第39章 行宮2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沛縣城里,林宅今日迎來了杜知縣的到訪。林大壯夫婦和林家文都在廳堂里接待杜知縣。張惠娘親自為杜知縣上茶。“知縣大人您請用茶。”

    杜知縣接過茶笑眯眯地說︰“本官是剛接到了個好消息,太子殿下和林側君已經到了酈州行宮。太子殿下特意下了命令,會派侍衛護送林側君的家人們去酈州行宮與林側君團聚。”

    林大壯一家听了這個好消息都很激動,張惠娘喜極而泣︰“真是太好了,好幾年沒見家寶了,也不知道他現在是高了還是胖了。太子殿下真是太好了!”

    林家文對杜知縣抱拳,“勞煩知縣大人您親自前來告訴我們這個好消息,學生感激不盡。”

    “林舉人客氣了,本官也是剛接到了太子殿下的指示,就趕來給林舉人你們報喜了。兩日後太子殿下會派侍衛過來接你們,本官呢也會派一些捕快一起護送你們。這兩日你們就好好準備一下。對了,太子殿下指示里也說了要接秦家一同前去行宮團聚。本官也派人去通知了,想來他們此時也得知了這個喜訊。那本官就先告辭了。”杜知縣交代好了一切,就先走了。留下了依舊欣喜異常的林家眾人。

    林家兩個小的得了要見二哥的消息,都開心地跳了起來。

    吳巧蘭抱著兒子也很激動,對著胖兒子說︰ “博哥兒我們要去見你家寶叔了,去行宮啊,那可是皇上住的地方哦。”

    林家文的兒子林廣博已經兩歲了,听了娘的話也口齒不清地嗷嗷叫︰“寶書!寶書!”那可愛的樣子,引得林家人都哈哈大笑。

    秦家得了縣太爺派人送來的消息,全家都興奮極了。秦老爺笑得合不攏嘴,“此次能去行宮,真是天大的臉面啊。”

    秦太太說著︰“我就說我們錦兒是個有福的,我們秦家去行宮啊。我們這兩日好好地準備一下,可不能失了禮。”

    兩日後,林大壯一家和秦愷行一家,每家坐了兩輛大馬車,在大批的侍衛們護送下出了沛縣城。

    剛在官道上走了沒多遠,就被一輛馬車攔住了去路。“什麼人?”侍衛首領大喝一聲。

    幾個侍衛上前查看,這時馬車上陸續下來幾個人,原來是林大力一家,林大力和柯美麗帶著二女兒林夏兒和兒子林家財。還有林春兒和她的夫君王學博。林大力有些緊張地對侍衛們喊著︰“我們是林家人,我們是林家人。”

    侍衛首領向林大壯他們請示,林大壯、林家文和秦愷行下了馬車。林大壯見了林大力他們問︰“大力,你們怎麼在此?”

    “大哥,我們這不是听聞你們要去行宮見家寶嘛。我們也是很久沒見家寶了,怪想念的。這不我們就來了,等你們好半天了。”林大力說著,又看了看秦愷行,又說道︰“我說大哥你也太偏心了,連秦家也叫了,怎麼忘了自己的弟弟呢。不管如何我都是家寶的二叔呢,現在佷子出息了,也不讓我們一起去行宮見見呢!”

    原來王主簿在縣衙听說了太子殿下派人接林大壯一家去酈州行宮的消息,回家後一家人就盤算起來了。最後林春兒回了娘家和林大力他們說了,眾人都不想放過這次去行宮的機會,錯過了這次這輩子他們也許就再也沒有這樣的好機會了。

    王主簿對著林春兒說︰“兒媳啊,你公公我在主簿的位置上都呆了這麼多年了。你想法子和林側君提提……”

    林春兒點頭表示明白,就是為了她自己她也會提的,若這事能成,那以後她在王家就真的能說一不二的了。

    林大壯有些猶豫,他們和秦家都是太子殿下邀請派人來接的,但並沒有提到林大力一家。“這個……畢竟是去行宮,我也不好擅自做主的。”

    “大伯,我們真的也很想念家寶弟弟的,您就讓我們一同去吧。難得家寶弟弟能和親人團聚,我們親戚們一起見了,人多也熱鬧啊……”林春兒繼續游說著林大壯。

    一時間,林大壯他們都有些為難。“這……”

    “宮里有宮里的規矩,若是貿然前往行宮怕是不妥當……”林家文說著,他並不想林大力一家去,總覺得他們家太過勢利,當初為了錢送女兒去沖喜,害得家寶進了宮。現在家寶當了側君又一家子黏了上來。

    侍衛首領見狀,好意上前對他們說︰“既然都是林側君的親戚,要不就跟在車隊後面一起去吧。應該是無礙的,我們還是不要耽擱了時辰。”他是見過太子殿下對林側君寶貝的模樣,多些親戚見面而已,想來太子殿下不會因這小事怪罪的。到是太子殿下吩咐要在六月初六林側君生辰前,把林側君的家人們安全護送到達,他可不敢耽擱了。

    林大力他們听了高興地跟在後面上路了。柯美麗摟著兒子林家財高興地說︰“哈哈哈,去行宮啊,等我回來可以好好和那些富家太太說道說道了。”

    林家財眼珠轉了轉,等他回來也可以在書院里好好炫耀一番了。

    林莉兒坐在馬車里,听了林大力他們一家還有林春兒夫婦也要一起去行宮,不開心地說︰“他們為什麼要一起去啊,太子殿下又沒邀他們去。”

    林莉兒很不喜歡林大力一家,自從他們害得家寶進了宮,她就再沒給過他們好臉色。他不喜歡林春兒一副官太太的模樣,先是喜歡炫耀,覺得自己高人一等。後來,家寶成了側君,又對他們家刻意的討好。還有那個林夏兒也是很討厭,每次來他們家,見了什麼漂亮衣裳、首飾都想討要。有一次還看中了妹妹林秀兒的珠釵,那可是太子殿下送給林家每個女眷的見面禮,怎能給她要去。林莉兒把她罵了一頓,林夏兒也不在意,沒過幾日又像個沒事人一樣,粘了上來。

    對于宴席花會什麼的林莉兒因為已經定了親,是從來不去的。都是娘親帶著吳巧蘭、秀兒前去,那林夏兒每次哀求著要一同參加。小小年紀就開始知道在太太們面前表現,一心想嫁入富貴權勢人家。

    “準是沒按什麼好心!”林莉兒憤憤地說。

    張惠娘安撫了二女兒,“好了,你別氣了。馬上要做新娘子了,你這脾氣也改改,別老是這麼火爆的。等到了行宮我們多看著大力他們家一點,應該不會有什麼差錯的。”

    六月初五那日,林大壯他們終于到了酈州行宮。

    林家寶這幾日過的很愜意,行宮里面風景如畫,處處鳥語花香。又有相公在一旁相伴,真是神仙過的日子呢。

    此時,軒轅瀚承正陪著乖寶在湖邊做畫,湖邊的景色已躍然紙上。“乖寶畫的真好!”說著,軒轅瀚承從家寶的身後抱住他,耳語廝磨。這幾日軒轅瀚承也是身心愉悅,每晚都與乖寶水乳交融,慢慢也漸入佳境。

    軒轅瀚承想起昨晚的情事就有些心猿意馬,彎腰舔著乖寶敏感的耳朵。

    林家寶被軒轅瀚承弄得分了心,筆下頓了頓。“呀……別……”

    軒轅瀚承聲音略帶沙啞地說︰“乖寶我們去午睡吧。”

    “不要……不想午睡。”林家寶搖了搖頭,在行宮住的這幾日的“午睡”,他哪里有真真睡過,都是被相公……

    軒轅瀚承也知道他這幾日有點過火,自己就像是個毛頭小子一般,但每當對著乖寶他總是忍不住。乖寶就像是一份美味佳肴,他向往已久,當等待許久終于得到後,他當然不可能淺嘗而止了。

    這時元福走了過來,上前對太子殿下行禮,“太子殿下……”

    軒轅瀚承放開乖寶,對元福招了招手。元福會意上前在太子殿下耳邊說了些什麼。軒轅瀚承听了唇角微揚。擺手讓元福退下後,和乖寶說︰“乖寶,明日就是你的生辰了。今日有驚喜等著你,保準你會喜歡。”

    軒轅瀚承拉著乖寶走到一座偏殿,進去之前,林家寶好奇地問︰“是什麼驚喜?”

    軒轅瀚承笑而不語。

    林大壯他們一行人被帶到了一間大的偏殿等候,看著殿里雕梁畫棟,精美的擺設都令他們看花了眼。魚貫進入的宮女們為他們奉上茶水點心,元慶對著林大壯說︰“林老爺你們請稍候,林側君一會兒就來。”

    林大壯、林家文和秦愷行是見過元慶的,稍稍少了一些拘束。林家文知道這個是弟弟身邊的公公,很是客氣地對元慶說︰“有勞公公了。”

    張惠娘因著馬上就要見到家寶了,有些激動,很是坐立不安。吳巧蘭抱著博哥兒不讓他亂動,博哥兒正是好動的年紀,看著宮殿里面的東西樣樣新鮮,好奇地看來看去。

    林莉兒、林秀兒和林家才三人雖然也好奇,但還是乖乖地坐著喝茶,不敢亂動。

    秦老爺和秦太太兩人也慢慢品著茶。林錦兒邊喝茶邊看著她的三個孩子。她的大兒子秦子聰已經七歲了,頗有一副小大人的模樣。對著弟弟妹妹已經屹然一副大哥哥的樣子,秦子聰對著三歲多的龍鳳胎弟妹說︰“你們可不許亂跑……”弟弟秦子明和妹妹秦紫月也很听哥哥的話,不敢亂跑,乖乖地吃著點心,嗯真好吃呀。

    林大力一家也是滿是興奮地在殿里走來走去,林家財看著宮殿里面的擺設器物精美無比,在心里盤算著他們的價值。

    林春兒的夫君盯著宮女看個不停,想著宮里的到底不一樣,連個宮女都是這麼好看,再看看林春兒唉一副村姑模樣,若不是有林側君這一門好親戚他早想休了她。

    這時偏殿的門被打開,林家寶進來後第一眼就看到了他的家人們,“爹!娘!”林家寶向張惠娘跑了過去,撲進了她的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