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行宮1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軒轅瀚承和林家寶掉入河里失去了蹤影的消息被快馬送去了京城,皇上見了曹嚴的請罪折子,大發雷霆。“軒轅昭洪不是死了麼!真是陰魂不散!”

    他的太子,他軒轅王朝的儲君……皇上一陣急火攻心,吐出一口鮮血,就昏厥了過去。

    “皇上……皇上您怎麼了。”趙庸上前扶住皇上。“快傳太醫!”

    皇上病了,乾清宮里氣氛低迷,皇後坐在床邊暗自垂淚。她的夫君昏迷在床,她的大兒子又生死未卜。她的天都要塌了……

    二皇子在一旁陪伴著,心中自責極了。明明都確認了厲王的死,他曾經還為了自己的功績沾沾自喜,唉……沒想到會是這樣,他等于間接害了太子大哥。

    皇上從昏迷里醒來,語氣虛弱地對皇後說︰“封鎖太子失蹤的消息,傳朕旨意去,讓兩江總督悄悄前去搜尋,務必……務必要找到太子。”

    這個消息對皇上的打擊太大,太突然了……

    軒轅瀚啟紅著眼眶,跪了下來。“父皇,兒臣有罪,都是兒臣的錯。”

    皇上對他擺了擺手,“不怪你……”。他現在沒有精力去責怪任何人,在心里思考著太子若真有不測的話,他該如何……一時間思緒紛飛……

    好在經過兩日焦急的等待,從江州又傳來了找到太子的好消息,得知太子只是受了點傷,他和林側君兩人都平安無事。皇上和皇後這才放下了懸著的心,真真是虛驚一場啊,皇上的身子也不藥而愈了。

    軒轅瀚承得知父皇因為他失蹤的消息而吐血昏迷,心中自責、懊惱不已。這次他的大意不但令他和乖寶陷入了險境,還累得父皇因他病倒,好在父皇沒有大礙。軒轅瀚承看著快馬送來的父皇的指示,父皇得知他受了傷,非常關心。特令他前往酈州的行宮休養好了再回宮。

    酈州行宮離江州不遠,坐船也就四五日。酈州行宮風景怡人,氣候很適宜休養。軒轅瀚承準備在酈州行宮多住一段時日,自己休養的同時也要為乖寶調養一下身子,這次乖寶先是在河里游了那麼久,後來又那麼勞累地做工賺錢,真是苦了他了。他得把乖寶消瘦了的肉補回來才行!

    晚上,在船上的臥室里,軒轅瀚承和乖寶說了,他們將要去酈州行宮住些日子。“酈州行宮很美,乖寶你一定會喜歡的,那兒還有溫泉呢,對你的身子也好。”

    林家寶听了很高興,抱著軒轅瀚承撒嬌。“真好!真好!好開心呀!溫泉啊……我還沒有見過呢!”

    軒轅瀚承愛死了乖寶此時開朗活潑的樣子,低頭吻住那花瓣般香甜的小嘴。林家寶很自然地張開小嘴回應他,一副任君多采擷的乖巧模樣。

    軒轅瀚承摟著乖寶的手在他的背後來回撫摸,慢慢地往下移,揉捏著乖寶的翹臀。把他壓向自己,讓乖寶感受自己的火熱。

    林家寶感覺今日相公很是不同,不似平日里的溫柔,今日的親吻就像是狂風暴雨,吻得他都來不及喘氣。“嗯……相公。”

    軒轅瀚承一把打橫把乖寶抱起,把他輕放在床上。看著乖寶信任依賴的眼神,“乖寶……我們不等生辰了好不好?”

    經過了這幾日的艱辛,他真的再也忍不住了,身體和心靈都叫囂著要把乖寶徹底佔有,只有讓乖寶真正成為他的人,他才能安心下來。

    林家寶感覺到相公的火熱堅硬,他明白相公一直為他忍得很辛苦。“好……”好字話音剛落,軒轅瀚承已經又低頭用力吻住了乖寶。他用靈巧的舌與乖寶交換著彼此的氣息,那甜美的味道令他沉淪。

    軒轅瀚承解開乖寶的里衣,在那細嫩的脖頸上留下一枚枚紅印。之後又來到鎖骨處,同樣留下點點印記。乖寶白嫩的身子展露在軒轅瀚承的眼前,胸前那兩顆紅豆嬌艷欲滴。

    軒轅瀚承一路吻下來,輕咬住一顆細細地舔╴吻。另一只手撫上另一顆紅豆,“嗯……呀……”林家寶的身子本就敏感,哪里經得住這樣,早已是呻╴吟連連了。

    軒轅瀚承好好疼愛了一番這兩顆紅豆,使得它們更加色澤晶瑩,也讓他忍不住一嘗再嘗。接著軒轅瀚承在乖寶的小肚臍上停留,雙手也來到了乖寶大腿內側,撫摸著那細膩柔滑的肌膚。

    “嗯……”林家寶覺得好熱,整個臥室的空氣都變得炙熱起來。

    軒轅瀚承一路向下吻著乖寶身上的肌膚,看著乖寶小腹上那淺金色小小花瓣形狀,這是象征著雙兒的胎記。

    軒轅瀚承握上乖寶的稚嫩撫弄著,雙兒的男性發育不全,乖寶的要比一般男性要小一些。但在軒轅瀚承看來是那麼的可愛。慢慢地分開乖寶的雙腿,軒轅瀚承把頭埋入其中舔╴弄起來。乖寶是第一次,軒轅瀚承準備把一顆心放到最柔,用最溫柔緩慢動作來疼愛他,讓乖寶能有個美好的初次體驗。

    “啊!相公你別……”林家寶不好意思地微微掙扎。軒轅瀚承抬起頭來,“乖寶,你是第一次,相公可不想傷到你。”軒轅瀚承探入一指,感受到乖寶體內又熱又緊,輕輕地抽動手指。

    “唔……”林家寶感覺到體內的異樣,有些緊張僵著身子,兩條腿都在顫抖。

    “乖寶別怕……放松……”好在乖寶因為是雙兒的關系,體內已經慢慢分泌出了潤滑。因著乖寶體內的濕潤,軒轅瀚承又加入一指,繼續為乖寶擴張著。

    林家寶漸漸覺著體內升起一種說不出的酥麻感覺,身體也慢慢地放松下來。無意識地張口喚著︰“嗯……相公……”

    軒轅瀚承見時機成熟,往乖寶腰下塞了一個枕頭。把乖寶的雙腿分的更開,壓了上去,慢慢把身體下沉,進入了乖寶體內。

    “啊!疼……相公……好疼。”林家寶的叫喊聲帶上了哭腔,他感覺自己快要被劈成兩半了。好脹、好熱!林家寶覺著連呼吸都疼……

    “好了,好了……乖寶……你忍一下,馬上就不疼了。”軒轅瀚承不敢動作,不停地親吻乖寶。在他的小酒窩上落下親吻,吮吸著乖寶敏感的小耳垂,忍下橫沖直撞的沖動,等乖寶慢慢適應。

    終于見乖寶眉頭舒展開,軒轅瀚承這才輕輕地律動起來。太美妙了,乖寶的體內又濕又緊,令他仿佛置身于仙境,沒有比與乖寶魚水交歡更美的事了。

    “乖寶……我的寶貝……”軒轅瀚承漸漸加快了動作,林家寶感覺到隨著相公的律動,陣陣快感向他襲來,這是他重來沒有過的感覺。

    “啊……相公……嗯嗯……”林家寶發出甜膩的聲音,雙手懷抱著相公的背,承受著相公對他的佔有。

    “乖寶,舒服嗎?相公弄得你舒不舒服?”軒轅瀚承身上滾燙的汗珠落下,听著乖寶動听的呻╴吟聲,更是賣力抽╴插著。

    “舒服……嗯……好舒服……”林家寶誠實地回答,身子已經化為一灘春水。

    軒轅瀚承與乖寶深吻著,大力沖╴刺幾十下後,終于釋放出了熾熱的種子。“乖寶我愛你!”

    林家寶還沒從剛剛的情事中回過神來,身子忍不住輕顫,也大聲地回應︰“相公我也愛你。”

    軒轅瀚承還在乖寶的體內沒有退出來,听了乖寶大聲的回應。心中暖意涌動,欲念又起。軒轅瀚承的欲望又慢慢抬頭,把乖寶抱起來,讓乖寶坐在他的身上。

    “嗯……好深……嗯……”林家寶感覺到體內的欲望又脹大起來。

    軒轅瀚承忍不住又要了乖寶一次,本來克制著想要溫柔的,但最後還是把乖寶做暈了。

    軒轅瀚承看著乖寶美好的睡顏,心中異常滿足。終于吃到嘴了,滋味比他想象中的要美一百倍。

    繞是軒轅瀚承一再努力地克制要溫柔了,也只要了寶貝兩次,但還是讓林家寶躺在床上兩天下不了地。

    等船到達酈州那日,林家寶的腿還發軟呢,是由軒轅瀚承抱著下船的。林家寶很不好意思,紅著臉一直把頭埋在軒轅瀚承的頸間不肯抬頭。

    在酈州港口等待的官員們,只見太子殿下抱著一個人兒下船,就知道這一位一定就是傳聞中倍受太子殿下喜愛的林側君了。

    軒轅瀚承他們上了來接應的馬車,一路被迎到了酈州行宮。下了馬車軒轅瀚承還是繼續抱著家寶走。

    “不用抱我啦,我可以自己走的。”林家寶小聲地說。

    “乖寶這兩日休息好了,晚上相公再可以好好愛你啊。”軒轅瀚承還是打橫抱著乖寶,在他耳邊說著令家寶臉紅心跳的情話。

    酈州行宮位于酈州以北,是一座極具江南風格的宮殿。取自然山水之本色,江南各種園林的特色。行宮里面亭台樓閣美不勝數,還有大大小小的湖泊,水榭建于湖與湖之間,跨水為橋,上面列著亭榭數座。榭在水中,兩旁空間廣闊,碧波蕩漾,四望皆成畫景,確有“飛角高騫,虛檐洞朗,上下天光,影落空際”的詩意。

    軒轅瀚承抱著乖寶在行宮走了一遍,領略了行宮里面主要的景色。“我們要在這行宮住上一段時日,乖寶以後可以好好的逛逛。”

    行宮里面伺候的宮人們見此情形,都十分詫異。太子殿下已經不是第一次來行宮了,重來都是面無表情的冷酷模樣。而如今太子殿下多麼寵愛林側君啊,路都不舍的林側君下來走。今日他們見識了太子殿下重視林側君的樣子,都在心里暗自決定要好好伺候這個林側君,不敢可有絲毫的怠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