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出巡3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林家寶上了畫舫後才明白了花船的意思,畫舫上根本沒有花,只有幾個穿得少少的女人彈著琴,琴聲雖然很好听,但他不喜歡她們對著他的太子殿下拋媚眼。林家寶無趣地喝著花茶,軒轅瀚承不許他喝酒,他只好乖乖地喝花茶了。“我想回去了。”

    軒轅瀚承摟著家寶,親了親乖寶微撅著的小嘴。本來包這條畫舫就是為了滿足乖寶的好奇心而已,他感受到了乖寶的些許醋意,心情愉悅地對著元福說︰“吩咐他們把畫舫靠岸吧。”

    “諾。”

    這時畫舫的船尾突然發出了巨大的響聲,整個畫舫搖晃了起來,那兩個女人尖叫了起來,軒轅瀚承厲聲地問︰“怎麼回事?”

    “稟太子殿下,有刺客!刺客把船給鑿開了個洞。侍衛們正在與他們交手。”元福看外面的情況,焦急地稟報。

    軒轅瀚承感覺到了船的下沉,“快靠岸。”

    這次上船因著畫舫很小,上面也就只有兩個琴姬和幾個龜奴。軒轅瀚承只帶了幾個侍衛上船來,這次是他大意了。

    軒轅瀚承護著林家寶走到了外面,打斗還在繼續,船已經發生了傾斜,看著四周已經遠離了岸邊,不知道置身何處。

    軒轅瀚承看到了一個他意想不到的人,歷王軒轅昭洪!軒轅昭洪臉上多了幾道疤痕,面目猙獰,人也蒼老了許多。“軒轅瀚承我等你多時了。”

    軒轅昭洪被二皇子圍困在慈雲寺,他和他的替身換了服侍,從寺里的密道逃了出去。軒轅昭洪帶著兩個心腹死士往歷城趕,不想路上踫到了劫匪。劫匪人數眾多,他們不但被搶了銀兩,還都受了重傷。他們只好找個地方先養傷,等他們養好了傷。趕去歷城就得知他的子嗣家眷全部被處決,歷王的心腹屬下死的死、被抓的抓,看著一切塵埃落定,絕無東山再起的可能,軒轅昭洪一夜白了頭。

    此次听聞太子巡視江州的消息,他們早早守在了江州。好不容易見了元福包租畫舫,軒轅昭洪和兩個心腹死士,悄悄潛入了船尾,鑿破了船,就是為了與太子同歸于盡……

    “軒轅昭洪!”軒轅瀚承咬牙切齒地叫著歷王的名字,看著已被制服的軒轅昭洪,听著軒轅昭洪瘋狂的大笑聲。“本王什麼都沒有了,能與你這個儲君一起死也是值了!哈哈哈哈!”

    軒轅瀚承上前一刀結果了他,宿命就是如此,今世軒轅昭洪還是死在了他的手上。

    “太子殿下,這船支持不了多久了,快要沉了。”侍衛焦急地說,他們腳下的夾板已經開裂。

    軒轅瀚承看著滿臉擔憂的林家寶問︰“乖寶會游水嗎?”

    “會一點,以前大哥教過我的……”林家寶想了想說道。

    “別怕,乖寶,不會有事的。”軒轅瀚承對其他人吩咐︰“快速往岸邊劃,實在不行就下河游回去,這里應該離岸邊不遠。”

    “諾。”元福、元慶都嚴肅地點頭,還好今日上船來的人都會水,沒有人提出異議。侍衛們都用手大力地劃起來。

    這時船上的兩名琴姬哭鬧起來,“奴不會水啊……大人您救救我……”一個女子走在搖搖晃晃的夾板上,向軒轅瀚承這邊撲過來。

    軒轅瀚承身邊的林家寶被她冷不防的一撲,一個站不穩掉入河里。軒轅瀚承伸手去抓,只來得及抓住乖寶的一片衣衫,他好不猶豫地跟著乖寶躍入河里。船上傳來了元福他們和侍衛們的驚呼!“太子殿下!林側君!”

    河水很涼,林家寶努力回憶著游水的姿勢,不讓自己沉下去,但是喝了好幾口水。軒轅瀚承游到林家寶的身邊,帶著他往畫舫的方向游,眼看就要游到船邊了,意外卻發生了。只听 的一聲,船尾整個斷裂開來。巨大的沖擊向他們兩人襲來,一堆斷裂的木頭撞向他們,一下子把他們打的很遠。

    軒轅瀚承生生挺住那撞擊,盡可能地為乖寶遮擋。一根尖銳的木頭隨著沖擊力,貫穿了他的左肩。軒轅瀚承悶哼一聲,咬牙忍住。

    林家寶听見聲音,“相公你怎麼了?”

    軒轅瀚承喘著氣,他的胸前已經是血紅一片了。“相公沒事,乖寶別擔心,我們游到岸邊就好了。”

    林家寶奮力地游著,抬頭望去只見茫茫的河水,哪里還有畫舫的影子。軒轅瀚承漸漸覺得左手抬不起來,眼前發黑但他還是用力地蹬著腿。游著游著,看到河面上漂浮著的大木頭,兩人趴了上去總算省力了一些。

    林家寶這時才發現軒轅瀚承受傷了,“相公你受傷流血了……嗚嗚……”

    “相公沒事……小傷而已。”軒轅瀚承安撫乖寶說。

    林家寶他們漫無目的地游了好久,總算看到了陸地。此時的軒轅瀚承已經昏昏沉沉的了,失血過多的他支撐著游到岸邊,就再也動彈不得了。

    “相公你醒醒……我們到岸邊了,相公……相公。”林家寶焦急地喚著軒轅瀚承。

    軒轅瀚承听見耳邊乖寶的聲音,他很想回應乖寶,但他已力不從心陷入了昏迷。

    軒轅瀚承再次睜開眼的時候,發現他置身于一間破茅草房里。他的腦袋還是有些暈,看了四周並沒有發現乖寶的身影。軒轅瀚承心里有些急了,他只記得和乖寶一起游到了岸邊,之後他就沒了意識。

    吱呀一聲,房門被打開了。“哎呀你總算醒了。”一位胖胖的大嬸走了進來。“你可把你家那雙兒急壞了,他這幾日不知道抹了多少眼淚呢!”

    “請問這位大嬸,我家雙兒人呢?”軒轅瀚承打斷了大嬸的話,焦急地問。

    “這位後生你別急,你家雙兒去村頭那一家做壽桃了。你可真是個有福的,你家那雙兒的手藝真是沒的說。那壽桃做的又快又漂亮,味道還很好。”大嬸熱情地說了這幾日所發生的事。

    大嬸的相公王大叔在砍柴的時候發現了林家寶他們,這時林家寶正拖著軒轅瀚承往村里走著。王大叔是個心善的,連忙上前幫忙把他們帶回了自己家。

    王大叔夫婦兩人都很熱心,連忙請了村里的赤腳大夫看病。這時候軒轅瀚承已經發起了高燒,傷口也因為泡了長時間的河水而化濃,情況很是危急。經過大夫的努力,處理了軒轅瀚承的傷口,情況總算穩定下來了。林家寶自己卻病倒了,還好村里的這位大夫醫術高超,林家寶很快的好了起來。

    林家寶好一點了後發現了一個重要的問題。他和軒轅瀚承兩人身無分文,身上的錢袋子和配飾什麼的全被河水沖沒了。他們抓藥的錢還是王大叔一家幫忙墊付的。大夫說了軒轅瀚承情況有所好轉,不出兩日就能醒來,林家寶還想再給相公買幾只雞炖湯補身體呢,現在還欠著王大叔一家的錢呢,王大叔一家也不寬裕,唉他們沒錢可不行。

    林家寶等自己好了一些就馬上在村里找活干了。正好村里有酒席,他就去幫廚了。之後經王大嬸介紹去給村里的富戶做點心,那家富戶做大壽,林家寶就毛遂自薦做了壽桃。富戶見了林家寶做的點心非常精美,很是喜歡。就出錢請林家寶做了一百個壽桃和各式各樣的點心。林家寶忙活了兩天總算賺了幾兩銀子。

    林家寶打听到了他們現在呆的小山村在江州的東面,距離江州有大半天的車程。他和軒轅瀚承要回江州,他首先要把車費給賺足了。

    林家寶勞累了一天回來,就听見王大嬸說︰“林鴛兒,你相公醒了!”

    林家寶听了馬上快步跑進去,看到在床上做起身來的軒轅瀚承,“相公你醒了,感覺好些了嗎?”

    “我好多了,乖寶這兩日你受苦了。”軒轅瀚承滿是心疼地說。

    “我不苦的,我這兩日把車費賺好了,等相公你身子好些了,我們就雇車回江州。”林家寶都打算好了,軒轅瀚承看著寶貝仿佛一夜之間變得成熟堅強了,心里抽疼,他可以想得到他昏迷不醒的日子里,乖寶是有多麼的驚慌失措和擔憂著急。

    林家寶突然拍了拍他自己的小腦袋,“對了,我給相公熬了雞湯,我去拿……”

    林家寶小心翼翼地端著一大碗雞湯進來,喂軒轅瀚承喝。“相公你多喝一點,快些好起來吧。”

    軒轅瀚承喝了一半,推回給乖寶。“你也喝點,這兩日辛苦你了。”

    “我已經喝過了,相公你喝吧……” 最後林家寶和軒轅瀚承兩人你一口我一口,喝完了一大碗雞湯。

    “對了,剛剛王大嬸叫你林鴛兒?” 軒轅瀚承突然問道。

    “嗯我想著還是用個化名比較好,就說了這個名字。”林家寶得意地說。

    “傻寶,那相公我不是成了那負心漢了麼。”軒轅瀚承捏了捏乖寶的小鼻子。

    “哈哈,相公才不是呢!”林家寶自己也哈哈笑了。

    接下來兩日,林家寶繼續給村里富戶做點心,總算把車費湊齊了。軒轅瀚承肩上的傷口也好的差不多了,林家寶就和村里的車把式約好了明日一早就啟程送他們去江州。

    第二日一早,林家寶和軒轅瀚承兩人謝過了王家夫婦,帶著王大嬸準備的干糧上了路。

    林家寶看著他住過幾日的小山村,突然有些不舍這樣可以大聲叫著軒轅瀚承相公的日子。軒轅瀚承見乖寶情緒低落,用沒受傷的手摟住他。

    軒轅瀚承在乖寶的耳邊說︰“乖寶別難過,等回去了,相公會派人回來好好答謝他們的。”

    “呦,兩口子真熱絡呀,才剛成親吧。”給他們趕車的中年漢子說道,“想當初,我和我家婆子也是這樣,每天都親熱的不行,唉年輕就是好啊。”

    那趕車的漢子話特別多,“听說你們是王家的遠方親戚,是去江州探親嗎?”

    “是呀。”林家寶回答車夫道。

    那漢子看了看軒轅瀚承又問︰“我看你這後生儀表堂堂,是做什麼營生干什麼活計的?”

    軒轅瀚承沒有答話,林家寶想了想說︰“相公不做營生的……嗯不做工的。”

    那漢子一听,又打開了話匣子。他對著軒轅瀚承語重心長地說︰“後生啊,你雖娶了個雙兒,可也不能薄待了他。我听說你家雙兒是個手藝好的,但你一個大男人可不能不干活,靠你家雙兒養活吧!吃軟飯可是要不得的……”

    軒轅瀚承听了臉色黑得不能再黑了。林家寶在一旁還沒有听明白,疑惑地說︰“相公身子還沒養好呢,不能吃很硬的飯,不然不好克化了的。”

    軒轅瀚承听了哭笑不得……

    那趕車的漢子就這麼一路絮絮叨叨地對軒轅瀚承說著吃軟飯的壞處,總算到了江州城。

    迎面走過一小隊兵,軒轅瀚承見領頭之人,馬上大喊一聲︰“曹嚴!”

    領頭的正是驃騎將軍曹嚴,他這幾日神情緊繃。太子殿下和林側君在江州運河失蹤,這個消息令他們和江州的官員急得上火。若是太子殿下他們有個萬一,他們都小命不保啊……

    曹嚴那日得了元福他們回來相報的消息,馬上派人在江州運河各支流尋找,這幾日始終一無所獲。曹嚴在心里想著,那請罪的折子已經送了上去,他可以預想得到皇上的震怒,天子一怒,伏尸百萬啊……

    當曹嚴听到太子殿下的喊聲,馬上循著聲音回頭。曹嚴見到太子殿下激動地說︰“太子殿下!見到您沒事真是太好了。”曹嚴馬上下馬給太子殿下還有林側君行禮跪拜。

    曹嚴一跪下,他身後的士兵們也跟著跪下。“給太子殿下請安!給林側君請安!”這時候周圍的百姓也回過神來,也一起跟著跪下了。

    趕車的漢子傻了眼,他身子有些發抖地跟著眾人一起跪下。在心里默默地想著,哎呦我的老天爺啊,我剛剛說了一路吃軟飯的家伙居然變成太子殿下了!

    作者有話要說︰太子殿下︰說我是吃軟飯的。大不敬!

    喵喵︰我好怕怕呀=^╴^=

    太子殿下︰馬上安排我和乖寶的船戲,本太子就饒恕你。

    喵喵︰船戲,已經有了呀!

    太子殿下冷哼,“不許裝傻!”

    喵喵︰床戲船戲?太子殿下發音不準哦∼()/∼太子殿下以眼殺人

    喵喵︰好啦好啦,床戲船戲都會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