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出巡2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林家寶應知府夫人的盛情邀約,前去知府府上坐客。知府府並不大,布置得很樸素大氣。五月的櫻花已經盛開,裝點著後院看著漂亮極了。

    用過午膳,知府夫人請了洛城最好的戲班子來唱戲。知府太太特意讓林家寶選了戲目,林家寶看著戲牌子,都是他沒有看過的,就隨意挑了一個。林家寶吃著茶點看著戲,覺著很有意思。知府夫人見林家寶看的認真,開心地說︰“林側君也愛看戲?”知府夫人已經三十好幾,平日最愛看戲了,沒想到林家寶小小年紀也喜歡戲曲。

    “皇後娘娘很喜歡看,我經常陪著看的。不過宮里的戲目和這兒的不太一樣。”宮里的戲目多為皇室特意編排的,其中嚴格把控很多忌諱的地方,一般都是吉祥熱鬧的戲。

    知府夫人听了林家寶經常陪皇後娘娘看戲,想著這個林側君可真真是個受寵的。

    戲台上正在演出著一出叫做鴛鴦扣的戲目。這出戲講的是名叫梁先的書生和林鴛兒的千金小姐在一場春雨後一見鐘情,兩人因著一枚鴛鴦扣定情。之後兩人不顧家人的反對私奔,兩人在一個沒有人認識的地方成親生活。雖然日子過得艱苦,但兩人都甘之如飴。林鴛兒靠著出色的女紅,供梁先讀書。梁先也不負林鴛兒的希望考上了狀元。然而,好景不長,梁先被公主看中,封為了駙馬。梁先逼不得已為了功名利祿拋棄了林鴛兒,而林鴛兒久久等不到梁先回來,最後听聞梁先做了駙馬的消息。萬念俱灰下,握著鴛鴦扣投了洛河。

    戲台上演林鴛兒的花旦面容姣好,唱作俱佳,那痴情傷心又絕望的唱腔令人動容,林家寶看了情不自禁地流下了淚水。

    戲罷,林家寶特意叫了那演林鴛兒的花旦上前,仔細一看那個花旦也是一個雙兒,頓時覺得有些親切。“你唱得真好!”林家寶示意身後的舒琴,舒琴上前給那花旦賞賜。

    “謝貴人賞賜!”那花旦拿著沉甸甸的賞賜,心中很是感激,跪下磕了頭退下。

    花旦回到戲班里,與他關系好的幾個雙兒上前圍住他。“听說今兒看戲的是太子殿下最喜愛的側君,是不是長得很美?唉雙兒做到他這個地步真是值了!快和我們說說……對了,可有給你賞賜?”

    另一個雙兒說︰“是啊,除了窮的娶不了妻的農家漢,哪還有人會娶雙兒為妻呢!”雙兒在軒轅帝國的地位一直很低。“听說那側君是宮侍出身,希望他以後能一直受太子殿下的喜愛就好了,那我們雙兒的地位也會提升一點。”

    “那個側君氣質出塵,絕美無比。性子也很溫柔,絲毫沒有貴人的架子,願上天保佑他。你們看……”花旦打開那一包賞賜,里面滿滿的銀果子,閃花了他們的眼。

    “哇!”數了數足足有三十多兩銀子,大伙兒都很開心。

    軒轅瀚承來接乖寶的時候,發現乖寶的雙眼紅通通的。瞬間冷下了臉,問︰“怎麼了,乖寶。你哭過了?”難道是乖寶被欺負了,受了委屈。

    “嗯,下午看了很感人的戲。鴛兒很可憐……”林家寶為軒轅瀚承講了戲的內容,說著梁先的負心和林鴛兒的痴情。

    “傻寶,下次不許再看這些悲劇,不許再流淚了。”軒轅瀚承拉著林家寶的小手命令地說道。軒轅瀚承他自己都舍不得乖寶為他流淚,如何會舍得乖寶為著其他無關緊要的人和事落淚。乖寶的眼淚在軒轅瀚承的心里可比珍珠還要珍貴。

    “諾。”林家寶乖乖地點頭。

    知府夫人站在一旁,完全不敢插話,太子殿下真是好霸道啊!

    軒轅瀚承看向知府夫人,“今日承蒙鐘夫人招待了……”

    “哪里哪里,林側君能來府上做客,已經令我們府上蓬蓽生輝了。”知府夫人連忙說道。

    出了知府府,軒轅瀚承帶著林家寶在洛城最好的酒樓用膳。酒樓的包房內早有人等著了,這人就是劉澤奇。

    “這是我曾經的伴讀,現任兵部侍郎劉澤奇。”軒轅瀚承向林家寶介紹,又對著劉澤奇說︰“這是你們以後的主子,以後見他與見孤一樣。”

    劉澤奇听了太子殿下的話,整了整衣服,面容嚴肅地行禮。“給林主子請安。”

    林家寶也回禮道,“劉大人免禮。”

    劉澤奇總算見到了太子殿下心尖上的人兒。林家寶和他想象中很不一樣,不過不可否認的是比他想象中的好太多。

    席間劉澤奇仗著來洛城的時日久,對洛城的景色、美食如數家珍,林家寶听得興致盎然。軒轅瀚承看著乖寶和劉澤奇聊得起勁,漸漸黑了臉。

    “乖寶快些吃,吃完帶你去逛夜市。”軒轅瀚承親自給家寶夾菜。

    “嗯。好吃……”林家寶吃著美味佳肴,大大的眼楮眯了起來,煞是可愛。

    軒轅瀚承溫柔地為乖寶擦拭嘴邊的醬汁。

    劉澤奇今日看到了與往日完全不同的太子殿下,有那麼的一瞬間他都懷疑太子殿下是不是別人假扮的。太子殿下何時那麼溫柔細心地對待過一個人,那愛戀的眼神看得他心里發麻。劉澤奇看向林家寶的眼神帶了些許審視,希望這個林側君能當得起太子殿下的寵愛。

    用完晚膳,軒轅瀚承把劉澤奇打發掉,之後就帶著乖寶逛起了洛城有名的夜市。軒轅瀚承身後的侍衛都穿著便服隱入人群里,只留元福和元慶在旁跟隨。

    軒轅瀚承拉著家寶的小手,在夜市上慢慢地逛著。夜市很熱鬧,人也很多。林家寶緊緊握著軒轅瀚承的手,即使是挑選小玩意,另一只手也不放開。

    整整一條夜市逛下來,林家寶意猶未盡,身後的元慶已經拿著大包小包的東西了。不過林家寶還是有些累的,走在路上看到有一家餛飩攤子。“我們去吃碗餛飩,歇歇腳吧。”

    軒轅瀚承自然同意乖寶的決定,正好這個攤子上沒有其他的客人,收拾的還算干淨。軒轅瀚承和林家寶坐了一桌。其他人都圍在他們周圍的桌子坐下。

    這個餛飩攤的主人是一對中年夫夫,那中年雙兒負責包餛飩煮餛飩,中年漢子就負責跑腿的工作,招待客人、收拾碗筷。

    那夫夫見自家的攤子被一下子全坐滿了,中年漢子連忙上前熱情地招呼,“幾位客官吃餛飩嗎?都是今日現包的新鮮著呢,有小餛飩和大餛飩,大餛飩是白菜豬肉餡的。”

    逛了夜市走了那麼多的路,晚膳早就消化了,林家寶想了想說︰ “給我們每人都來碗大餛飩吧。”說著詢問了軒轅瀚承,征得他的同意,軒轅瀚承當然沒有意見。

    中年漢子得了吩咐馬上交代愛人煮餛飩,人也在一旁幫忙,為愛人遞碗裝餛飩。兩人配合默契,不一會兒餛飩就煮好了。林家寶第一個嘗到,湯的味道很鮮,應該是用大骨頭熬出來的,餛飩很大只,調味恰到好處,林家寶一只接著一只把一碗大餛飩都吃完了。

    軒轅瀚承盯著林家寶吃餛飩的樣子,眼楮眨都不眨一下。

    林家寶被他看得不好意思,“餛飩很好吃的,涼了就不好吃了。”

    軒轅瀚承低頭吃著餛飩,他現在很滿意乖寶的好胃口,乖寶身上總算又長出些肉了,手感也更好了。

    林家寶他們一行人吃好餛飩,給了那對中年夫夫一個銀錠子,得到那對夫夫的萬分感謝。

    軒轅瀚承和林家寶雙手交握著離開,在路上林家寶問軒轅瀚承︰“我們以後也會像他們一樣麼?”

    “這輩子我們一定會相守到老。”軒轅瀚承發誓不管今生有任何困難,他都不會放手了。林家寶的手被軒轅瀚承緊握著,就這麼走著走著,他真希望能就這樣走到天荒地老……

    軒轅瀚承和林家寶他們在洛城停留了幾日,陪家寶看遍了洛城的美景後,他們上了一艘大船啟程先去湖州,最後再去要巡視的江州。

    這一艘大船是專為太子殿下巡視洛河運河而造,船身非常巨大,上有兩層高,下有一層,可以容納上千人。巨大的船在洛河之上乘風而行,十分的平穩。

    林家寶第一次做船,而且還是這麼巨大的船,和在陸地上的感覺不同,走在夾板上有些許的晃悠,看著滾滾的河水,林家寶覺著一切都新鮮極了。

    經過兩日的航行,船在湖州靠岸。同樣的已經有許多官員等候著了。

    他們在湖州稍作停留了兩日,軒轅瀚承巡視完湖州還沒有完工的河堤段,查看了進展的速度,和湖州的官員作了一些部署。

    之後就登船出發去了江州,又過了三日,總算到了江州。在江州見到了工部侍郎戴恆,軒轅瀚承看過了江州修築完成的河堤,對戴恆大加贊賞。“有此河堤,洛河桃花汛再不懼已。”

    戴恆得了太子殿下的贊揚,也很激動。“謝太子殿下的賞識,沒有太子殿下您的支持,我也無法做到這些。接下來屬下會繼續努力,盡快監督完成其他河段的河堤工程。”

    “戴大人勞苦功高,回去孤會在父皇面前為你請賞。”軒轅瀚承說道。

    幾日後軒轅瀚承處理完公務,開始帶著林家寶領略江州的風光。江州的運河已通,連通著洛河,分支四通八達。港口十分繁華,岸邊一間間商鋪,到了晚上依舊熱鬧無比。

    岸邊還有幾條畫舫,上面傳來悠揚的琴聲。林家寶听了贊道。“這些船真漂亮,琴也真好听!”

    軒轅瀚承見乖寶喜歡,吩咐身邊的元福,“去包一條畫舫。”元慶在一旁多嘴道︰“那是花船吧。”

    林家寶好奇地問︰“花船?船上是有花賞嗎?”

    軒轅瀚承被乖寶的表情逗樂了,“乖寶去看了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