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出巡1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轉眼到了運泰八年的春節,林家寶晉升為側君之後,軒轅瀚承經常帶著他出席皇宮舉辦的各種宴會慶典。

    林家寶每次都會乖乖伴在太子身邊,他的言談舉止十分得體,令人感覺很舒服。皇後有時候召見朝中女眷時也會叫上家寶在一旁作陪。久而久之,後宮嬪妃和朝臣女眷都認識了這一位備受太子殿下和皇後娘娘寵愛的林側君。

    運泰八年三月,全國各地五品以上的官員送女進京,為期運泰八年的選秀開始了。經過家世背景、樣貌等等層層篩選,通過初選後留下了三十幾位住進了儲秀宮,在這里她們還要住上一段時日,學習宮規,展示才藝,被觀察完品行後,才最終能決定她們的去留。

    溫文倩和張純薇都很順利地通過了初選,張純薇經過幾個月來錢太醫的救治,現如今的她除了瘦弱了些,表面看來已與常人無疑。

    張純薇隱約感覺到自己時日不多了,她也知道了太子殿下與爹娘的約定。有一股信念支撐著她,她知道爹娘都是為了她。張純薇想著一定要達成父母的心願,這樣她才能不留遺憾地離去……

    姚玉嵐這次並沒有能參加選秀,軒轅瀚承既然不想讓她進宮來自然不會給她任何機會。姚玉嵐在選秀前幾日,突然身上發起了紅疹。那臉上紅疹密密麻麻的,看得令人發怵。姚玉嵐氣急敗壞地罵著是有人要害她,但姚夫人查了好久也查不到任何的蛛絲馬跡。請太醫來治也沒有好轉,姚家只好無奈為女兒稱病,姚家原本對選秀很有期盼,姚玉嵐對放棄了此次的選秀很不甘心。

    皇後得知姚玉嵐沒法參加選秀的消息,嘆了口氣說︰“可惜了……”

    御花園的一角,秀女們參觀著御花園里美麗的景色。今日皇後娘娘邀請共賞御花園,眾秀女們都很努力地在皇後娘娘面前展露自己最好的一面。

    皇後看著這三十位之中,最出色的還是當屬溫文倩和張純薇兩個。另外在這三十位中還有兩個雙兒,想來是听說了太子殿下喜歡雙侍才送進宮來的。皇後見他們兩人都是大家庶子出生,長得也沒有家寶討喜可愛,想來他們注定是要無功而返了。

    在御花園的另一頭,軒轅瀚承帶著弟弟在涼亭里向遠處秀女們的方向眺望著,涼亭的地勢比較高,他們看得十分清楚。

    “太子大哥,我們還是回去吧,怪不好意思的。”軒轅瀚啟看到那麼多年輕貌美的秀女,有些害羞地說。

    “二皇弟你也不小了,也到了娶正妻的時候了,母後正在幫你物色呢……你自己喜歡什麼樣的?”軒轅瀚承問弟弟。

    “我……我……母後喜歡就好,挑得定是好的。”軒轅瀚啟摸了摸他自己的腦袋,憨憨地說。

    “那是你的妻子,當然要你喜歡才行。”軒轅瀚承指著遠處正在答話的溫文倩,“你看那個穿湖綠色衣裳的小姐如何,這是靖西伯的嫡女溫文倩,知書達理,才情樣貌都是頂好的。母後與我都很屬意她當你的皇子妃。”

    軒轅瀚啟順著太子指的方向看去,只見那溫家小姐氣質優雅仿佛仕女圖里走下來似的,軒轅瀚啟的一張俊臉瞬間通紅,磕磕絆絆地說︰“我……全憑母後的主意……”

    軒轅瀚承看在眼里,了然于心。之後軒轅瀚承就對皇後說了弟弟對溫文倩有意,皇後听後想了想,還是有些遲疑,“這個溫文倩本是為你挑的太子妃人選……”

    “君子不奪人所好,弟弟既然看中了,做哥哥的自然要成全。”軒轅瀚承說道。

    “難為你處處為弟弟所想了。”皇後對太子夸贊道。“好吧,既然你弟弟喜歡,兩人也很相配,本宮會和你父皇說的。那太子你呢?可有中意的?”

    “張侍郎的嫡女,兒臣想納為側妃。”軒轅瀚承對皇後說道。

    “張純薇是個不錯的,身子也看著好多了。”皇後也應許了。

    軒轅瀚承對皇後說︰“兒臣明年一定讓您抱上皇孫……”

    皇後听了笑了起來,“那母後就等著太子的好消息了。”

    最後張純薇和溫文倩都被留了牌子 。溫文倩回家後,靖西伯夫人連忙問道︰“在宮里過得如何?皇後娘娘可有經常找你說話?可有見到過太子殿下?”

    “沒有,皇後娘娘都是叫幾個秀女們一起見的。不過宮里的嬤嬤和太監都對我格外照顧……”溫文倩回答道。

    “傳聞這次會給太子殿下重新娶太子妃,你既然被留了牌子,那……”西伯侯夫人想著不論家世人品,她的女兒都是太子妃的不二人選呢……

    “母親我們等旨意就知道了。”溫文倩知道對于這次的選秀家里是抱有很大期望的,但她並沒有感覺到皇後娘娘對她的特別。

    一日後聖旨下達,禮部侍郎嫡女指給太子做太子側妃,時間就定在下個月。而靖西伯嫡女指婚于二皇子為皇子妃,來年的二月舉行大婚。

    張侍郎一家接到聖旨並沒有覺得意外,領旨謝恩後,張侍郎夫婦心中終于舒了一口氣。

    靖西伯一家接到聖旨後還有些回不過神來,怎麼會突然成了二皇子妃呢。不過等回過神來後,溫家還是十分歡喜的,做皇子妃也是天大的恩典了。

    四月張純薇強撐著病體,強作正常地進了宮,當晚就臥床昏迷不起。軒轅瀚承封鎖了消息,只是對外稱張側妃進宮那日有些勞累病了,皇後對此頗有微詞,覺得這個張純薇也太弱不禁風了。不曾想這個張側妃一直病著不見好轉,之後反而越病越重了,終于在四月下旬的一個清晨病逝了。張純薇病逝的消息令後宮內外都很吃驚,明明選秀時候看著挺好的女子,怎麼嫁給太子殿下後就重病不治了。一時間,朝野內外都很側目,從前關于太子殿下天煞的傳聞又流傳開來。

    皇後在永壽宮里大發雷霆,“太醫是怎麼醫治的,怎麼就會不治了呢?”皇後心里非常憤怒,她就說張純薇身子弱,偏偏太子想娶唉,這下太子命硬之說又要卷土重來了。

    “請母後息怒,也許是兒臣以前殺戮太盛,張側妃她被我給克到了。”軒轅瀚承安撫著皇後,又情緒低弱地說。

    皇後听了太子低落的語氣,馬上反駁道︰“太子你不要听信這些,是那張純薇福薄,哪里會是你克的?你看家寶不是好好的,我看著前段日子家寶還長高了一些呢。”

    “家寶有母後的拳拳愛護,自然是福澤深厚的。”軒轅瀚承對皇後說道。

    皇後听後心情也好轉了一些,又對太子說︰“你下個月就要出巡了,準備的如何了?家寶也要跟著去,要多帶些人隨同伺候才行。”

    “謝母後關心,都準備妥當了。”軒轅瀚承想著,家寶的生辰在六月,他會準備一個驚喜給他。總算等到乖寶過十六歲生辰了,他真的是迫不及待地想要下口了。

    五月初,太子殿下帶著林側君前去洛城、江州等地巡視。

    軒轅瀚承帶著林家寶,元福、元慶、舒琴、舒雅隨行,由驃騎大將軍曹嚴率兩千親兵跟隨護衛。

    軒轅瀚承他們第一個目的地是洛城,接著再由洛城坐船,經洛河前往江州。

    林家寶一路上都很興奮,趴在窗邊看著沿途的風景,喜悅之情溢于言表。軒轅瀚承看著乖寶快樂的樣子,覺得以後有機會一定要經常帶他出宮逛逛。

    “等到了洛城,相公帶你好好逛逛。”懷抱著乖寶,軒轅瀚承承諾道。洛城是一座很繁華的大城,相信乖寶能玩的開心。

    林家寶開心地點頭,瞬間對洛城充滿了期待。

    走十幾日的路程,途徑幾座城後,他們的隊伍終于看到了洛城的城門。洛城城門前洛城和周邊省城的文武官員已經早早地等候著了。

    軒轅瀚承下了馬車,兵部侍郎劉澤奇率領官員們上前跪下相迎。“恭迎太子殿下。”

    “免禮。”軒轅瀚承看了前來相迎的官員,問︰“戴恆不在?”

    “戴大人還在江州巡查河堤,未能前來。”劉澤奇回答道。

    洛城的知府鐘克杰上前對太子殿下行禮說︰“太子殿下一路辛苦了,臣已為太子殿下準備好了接風宴,請先到住處安頓。”

    軒轅瀚承聞言想著乖寶也累了,翻身上馬,他身後的精致豪華的大馬車跟隨其後。眾官員已經打听到,這一次出巡,太子殿下帶著他最心愛的林側君同行。想著林側君應該就在這輛馬車上了,不知道是何等的樣貌令太子殿下寵愛無比。劉澤奇心里也很好奇,盯著那輛馬車看了半響。

    當天晚上洛城官員為太子殿下舉行了接風宴。宴會是前後兩個區域分開,前面官員們和太子殿下一道。在後面由知府太太和一班官員太太陪著林側君。

    知府太太見這位林側君年紀不大才14、15的樣子,性格親切有禮,也不擺架子。心暗自想著原來太子殿下喜歡這樣的雙兒啊……

    在宴席上知府太太很熱情地介紹了洛城的風土人情,請林側君享用洛城的特色美食。

    林家寶很認真的聆听知府太太對洛城的介紹,用心品嘗了洛城的特色菜。知府太太見林側君很有興趣地听她說話,覺得很得臉,更加賣力地說著洛城的歷史古跡。一旁其他的官員夫人也不甘示弱,趕忙在林側君面前獻殷勤,宴席上一時氣氛熱烈。

    林家寶很得體地回應她們每人的話,沒有絲毫不耐。令一眾官員夫人都有如沐春風的感覺,林家寶也都在她們的心中留下了很好的印象。知府太太都想著怪不得太子殿下會這麼的喜愛這位林側君,有這樣一個人兒伴在身旁,怎能不使得太子殿下舒心愉悅呢!

    晚上林家寶和軒轅瀚承回到住處,他們住的地方是由洛城一位巨富商賈獻上的。臥室早已被舒雅和舒琴收拾好了,兩人洗漱好後,軒轅瀚承摟著家寶躺在雕欄玉砌的大床上。“乖寶今晚表現的真好!”

    林家寶得了軒轅瀚承的夸獎也很開心,“我和皇後娘娘學的,皇後娘娘召見朝中女眷時候,我經常會在旁邊看著的。這次和相公出巡,我當然要好好表現,不給相公丟臉。”

    軒轅瀚承摟著乖寶親吻他的小酒窩,“乖寶你隨意就好,不用去刻意表現什麼……”

    “知府太太很熱情,她邀我去知府府上做客,我可以去嗎?”林家寶期待地問。

    “當然,只要你喜歡,不過要多帶一些侍衛陪同。這幾日我要先處理些公務,過後就帶你在洛城好好逛逛……好了,寶貝。我們早些睡吧……”軒轅瀚承說著說著,已經解開了家寶的里衣,伸手探入乖寶的胸前。

    林家寶抱著相公的肩膀,任由相公在他的身上撫摸、親吻,相公現在每晚都要把他脫得光光的,連看他的眼神都感覺要噴出火來。

    生辰的臨近使得林家寶又害羞又充滿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