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側妃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御書房內,皇上翻閱著奏折,面露喜色地和太子說話。“此次洛河防汛工程進展迅速,江州一帶的堤防已經修築完畢,江州那一段的運河也已經開鑿好與洛河相通。軍民合作確實是不錯的主意,著實加速了不少。洛河工程一事,與民、與我軒轅帝國都是一個大大的功績。”

    “都是托了父皇的鴻福,才能進展得這麼的順利。如此下來,不出兩年的時間就能將湖州、江州、歷城、洛城由運河相通,水路運輸的便利和商貿的繁榮都為我朝帶來大大的好處。”軒轅瀚承說道,今世有軍隊參與工程,進展速度比前世完成的速度快了很多。軒轅瀚承前世是見證了運河都相通了後對軒轅王朝的影響的。

    “明年朕有意讓你代朕去巡視江州一帶……”皇上對太子說道。“你是朕屬意的儲君,朕也希望你能在即位前多看看我軒轅帝國的山山水水,這樣你才能更了解民情。”

    “諾。兒臣一定不辜負父皇的期望。”軒轅瀚承跪下承諾道,他一直很感恩于父皇對他的教導與栽培,今生他一定會好好的打理父皇傳承給他的江山。

    皇上又和太子說起了明年選秀的事情,“明年三月的選秀,你母後的意思是為你娶太子妃、納兩個側妃。若這次選秀里面你有中意的也可以再挑選幾個?你身為太子,如今身子也調理得差不多了,後院的人是時候增加一些了,你現在後院的人也太少了,不像個樣子……”

    軒轅瀚承沉默了半響,抬頭看向父皇問︰“母後可有說了人選?”

    “太子妃的人選還沒有定下來,你母後說溫家的嫡女溫文倩不錯,你看呢?側妃的話,禮部侍郎的嫡女張純薇、北廣總督的嫡女姚玉嵐都是不錯的人選。”皇上說著,問太子︰“你可有屬意的人選嗎?”

    軒轅瀚承想了想說︰“禮部侍郎的嫡女倒是不錯的側妃人選,張侍郎在朝中文臣之中很有威望。而姚玉嵐的父兄都已位居高位,兒臣並不想娶有這樣母族的女子做側妃。另外兒臣不想馬上再迎娶太子妃,畢竟對外宣稱薛氏剛剛病逝,也已免了她入皇陵的資格。若是明年馬上再娶太子妃,未免顯得有些涼薄了。溫家的嫡女听說是給好的,弟弟也不小了,也是時候娶正妻了。”

    皇上听了太子的話,深深的看了太子一眼。“不想娶太子妃,真是因著這個原因麼?”

    “兒臣不敢欺瞞父皇,兒臣以為在母後屬意的三個人選和來年選秀的秀女中並沒有能勝任太子妃的女子。”軒轅瀚承據實以答,這一世除了他的乖寶沒有人能走在與他並肩的位置。

    皇上听了太子的話,嘆了口氣。顯然太子的回答並不令他滿意。“等來年選秀之時,再做定奪吧……,總之明年選秀你至少要再納一個側妃。”

    “諾。父皇……明年去江州路途遙遠,兒臣想帶林側君一同前往。”軒轅瀚承對皇上說道。

    皇上想了想後點頭同意,別有深意地說︰“帶著側君一同前往也不是不可以,但朕要提醒你,作為儲君,子嗣是最為重要的!”

    “謝父皇恩典,兒臣明白,兒臣不會讓父皇您失望的。”軒轅瀚承鄭重地說道。

    軒轅瀚承從御書房出來,並沒有馬上回平樂苑,而是直接去了永壽宮,單獨見了母後,軒轅瀚承和母後說了今日他和父皇說的關于選秀的事。

    “那張純薇出自書香門第,性子溫順人也長得美,可是看著身子有些弱……將來在子嗣上,本宮有些擔心。本官倒是覺著那姚玉嵐更好一些,要不你兩個都納了吧。”皇後說了心中的顧慮。

    “兒臣並不喜歡姚玉嵐,小小年紀就傳出了京城第一才女之名,京城可不乏名門才女,有底蘊的大家族女哪個不是才華橫溢的。但為何單單傳出了這麼一個剛剛及笄的女孩為京城第一才女呢,可見其是個很有野心的女子。兒臣身邊還有家寶,經過徐雪盈的事,兒臣不想放一個這樣的女子在東宮後院里。”軒轅瀚承斬釘截鐵地說著他對姚玉嵐的不喜。“至于張純薇的身子,母後您不用擔心,兒臣身邊的錢太醫的醫術高超,可以讓錢太醫好好為她調理一下身體,想來到明年三月選秀應該也好了。至于溫文倩是個好的,還是給弟弟留做正妃好了。溫文倩比弟弟大一歲,性子沉穩配有些性子急的弟弟剛剛好。”

    皇後听了太子的話也覺得有理,皇後見她的兩個嫡子兄友弟恭,太子也能處處為二皇子著想,心中很是欣慰。對于太子的提議,皇後也覺得不錯。而太子又提到了家寶,皇後想著家寶的性子也有了思量。“那先讓錢太醫去為張家小姐瞧瞧吧,至于其他的就再看看吧,明年的選秀也還是有許多好的世家女子……”

    走在回平樂苑的路上,軒轅瀚承吩咐跟在身邊的元福。“叫錢春榮來內書房見孤。”

    錢春榮來到太子殿下的內書房,這兩年下來,他現在已是太子殿下身邊的心腹太醫。“太子殿下您有何吩咐?”

    “你去想辦法了解禮部侍郎嫡女張純薇她現如今身體的真實狀況……孤要盡快知道確切的消息。”軒轅瀚承只記得前世張純薇在來年也就是運泰八年病逝,但不記得確切的時日,不知她能否撐得到選秀?

    “諾。”錢春榮馬上就去查探。

    錢春榮經多方打探後,把他調查到的結果向太子殿下稟報︰“那張小姐的身體狀況很差,雖然在脈案只顯示她身體虛弱,需要靜養。但從大夫開的藥上面,已經使用了大量的虎狼之藥在維持著,想來這張純薇的體內的髒器已經開始衰竭……”

    “若是由你來為張純薇診治,她還有希望康復嗎?若是不行,能否盡量延長她的壽命,讓她支撐到選秀結束。”軒轅瀚承向錢春榮問道。

    “臣不敢保證,需要前去為張小姐請脈後才能知曉。但一定會竭盡所能為張小姐醫治。”錢春榮說。

    “你盡快去一趟張家……”軒轅瀚承又在錢春榮耳邊輕聲吩咐了一些事情,之後就讓他退下了。

    禮部侍郎張廷輝的府上燈火通明,張夫人抹著眼淚,焦急地看著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女兒。張純薇自從宮里回來就著了涼病倒了。

    張廷輝生氣地說著妻子,“誰讓你自作主張帶純薇進宮去的?純薇她的身子都這樣了,你還帶她出去,還是帶去宮里?明年就要選秀了,若是純薇入了皇後娘娘的眼該當如何?你想過後果嗎?”

    張夫人支支吾吾地說︰“我想皇後娘娘召見,總是不好推脫的。明明這幾日純薇的身子好些了,我這才帶她去的。哪里想到會這樣啊……”

    “王大夫怎麼說?”張廷輝問妻子。

    “王大夫說,純薇她怕是拖不過這個冬日了,嗚嗚……”張夫人哭得更傷心厲害了。張夫人一共生了三男一女,對唯一的女兒格外地寵愛,奈何女兒從小身子羸弱,大病小病不斷,真是讓她操碎了心。

    張夫人看著女兒一天天地長大,眼看著到了可以定親的年紀。但女兒這些年經常地請太醫來看病,京城圈子里都知道了張家的女兒體弱多病,張純薇的親事無人問津。張夫人就和張侍郎想了個辦法,從去年開始凡是女兒病了,他們都不請太醫來看了。張家對外宣稱張純薇的身子好多了。京城里見張家確實沒再請過太醫,都以為張小姐的身體有所好轉。其實張家是偷偷地請了民間一個據說是妙手回春的王大夫來醫治,那位王大夫有些能耐,吃了王大夫開的藥後,女兒確實有所起色。

    所以張夫人開始著急地張羅起女兒的親事來,在張夫人的心里,是想著盡快給女兒找戶人家嫁了。要說明知道女兒這樣的身體,還想法子隱瞞下來,還想找人嫁了,張夫人也是萬般無奈。在軒轅王朝,未婚逝去的女子是沒有資格葬入張家祖墳的。而要是定了親就是有夫家的人了,這樣女兒萬一去了,也不至于落得做孤魂野鬼,總算是有個歸處。

    一開始一切都很順利,女兒在民間大夫的醫治下漸漸好了起來。京城里面也都知道張小姐身體好多了,又到了可以說親的年紀,也陸續有媒人上門來。張夫人正忙著相看呢,就得了皇後娘娘的召見了,不想女兒從宮中回來後就得了風寒一病不起。大夫更是說了女兒熬不過明年開春了,張夫人和張侍郎都覺得太突然了,無法接受現實……

    張夫人和張侍郎不知道的是,他們所請的民間神醫其實醫術平平,而張純薇的身體早就是強弩之末了,平日里都是用了很多大補的虎狼之藥吊著而已,所以一個小小的風寒就使得她的身體迅速地垮了下來。

    這時府里的下人來報,“老爺、夫人,太醫院的錢太醫來了。”

    張侍郎和張夫人很詫異,他們並沒有請太醫。張侍郎突然想到,太醫院里姓錢的太醫只有兩個,一個是太醫院院首,並不可能親自前來。另一個就是太醫院院首的兒子,這個小錢太醫現在可是太子殿下身邊的紅人呢。

    錢太醫為張純薇請了脈,發現她的脈很亂,看了她之前用的藥方後,仔細斟酌重新開了新的藥方。張夫人吩咐下人馬上去熬藥。

    之後錢春榮與張侍郎夫婦兩人密談了許久,張夫人終于露出了笑容,她一直以來為女兒擔心的事得以解決。不管太子殿下源于何目的,他們張家對太子殿下都充滿感激。

    平樂苑里,林家寶認真地翻看著賬冊,臨近年底了,邱嬤嬤把這一年平樂苑的賬務都交由林側君查驗、核對。林家寶看的很認真,他這一年來已經和邱嬤嬤學到了很多有用的本領,這些都令他受益匪淺。

    軒轅瀚承陪在林家寶的身邊,並不插手。看著乖寶和邱嬤嬤說著平樂苑里的宮務,見乖寶所說的條理清晰,處置的也都很妥當。軒轅瀚承知道寶貝在這宮務上是花費很多的心思努力的,心中又是欣慰乖寶的成長又對他很是心疼。林家寶所為他所做的努力他都看在眼里,這樣一個寶貝怎麼不讓他想掬在手心里呢。

    晚上,軒轅瀚承和林家寶躺在床上,軒轅瀚承和林家寶說了明年帶他一起去江州出巡的事。

    “真的嗎?我可以一起去嗎?”林家寶開心極了,他從小在林家村里長大,之後被送入宮里,重來沒有到過別的地方。對這次能和太子一起出行充滿了期待。

    軒轅瀚承接著又說了,明年三月選秀之事。毫不避諱地對乖寶說了他對選秀的安排,說了張純薇命不久矣,而他會納她為側妃……

    林家寶回憶起與他又過一面之緣的張家小姐,只記得她那縴細的身形和仙女般的面容。“張小姐她真得治不好了?好可憐,她那麼美,像個仙子一樣……”

    “已經讓錢太醫去看了,會盡力去醫治她的。”軒轅瀚承摟著林家寶,“乖寶,別難過……”

    “所以乖寶要一直健健康康的……”軒轅瀚承說著,“從明日開始,相公來教你一套五禽戲,你要好好學,每天都要練上一會兒,對你的身體有好處……”

    “諾。一定和相公好好學。”林家寶主動環上軒轅瀚承的腰,“相公也要好好的,不要太辛苦了,相公要一直陪著家寶……”

    軒轅瀚承听了乖寶的話,心中一片火熱。用力吻住乖寶的小嘴,晚間福利的時辰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