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相看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一日林家寶去給皇後娘娘請安,皇後和家寶一起用過午膳後,皇後對家寶說︰“家寶,你先別回去,一會兒有命婦們帶著女眷一道來向本宮請安,你一起見見吧。”

    “諾。”

    永壽宮外的太監來報︰“北廣總督夫人攜女、禮部侍郎夫人攜女、西靖伯夫人攜女求見。”

    “宣她們進來吧。”皇後這段時日過得很舒心,自己的兩個嫡子都那麼的出色。年初除去了歷王和薛家,從此就再沒有後顧之憂了。到明年太子身子也調理得差不多了,現在她也能安下心來為兩個兒子先相看起來。雖然選秀要在來年舉行,但好多世家大族的命婦們都已經開始磨拳擦掌行動起來。

    這次來的三位千金都是皇後心目中非常屬意的人選,皇後就想著讓家寶先和她們見上一見,熟悉熟悉她們的性子。

    北廣總督夫人、禮部侍郎夫人、西靖伯夫人三人各自帶著女兒上前拜見皇後娘娘。

    “拜見皇後娘娘,給皇後娘娘請安!”

    “免禮。”皇後看著眼前三個如花似玉的女孩兒,“真真是花兒般嬌嫩的年紀啊……看著她們三個,唉本宮覺得自己都老了。”

    “皇後娘娘您雍容華貴、國色天香,可一點都不老呢。”西靖伯夫人對皇後娘娘稱贊道。

    皇後看著西靖伯之女溫文倩,“倩兒轉眼都這麼大了,本宮還記得你在襁褓中的樣子呢……長得可真好啊!”

    “小女子溫文倩給皇後娘娘請安,皇後娘娘謬贊了。”溫文倩上前給皇後娘娘行禮問安。

    西靖伯之女溫文倩今年16歲,溫家乃世家大族,溫家先祖還曾尚過公主。溫家幾經沉浮,卻在軒轅王朝始終佔據著一席之地,可見其家族底蘊深厚。溫文倩的一舉一動堪稱世家嫡女的典範,雖她的容貌不是最出色,但一身淡然嫻靜的氣質令人忍不住贊賞。

    這個溫文倩不論是家世背景或是性子樣貌都是皇後心中太子妃和將來國母的不二人選。皇後看著溫文倩,滿意地點了點頭。

    皇後看向坐在西靖伯夫人身旁的禮部侍郎夫人張氏和她女兒張純薇,“是叫純薇吧,本宮還沒有見過呢……真是個可人疼的孩子啊。”

    禮部侍郎張廷輝是翰林學士出生,門生眾多,在文臣里也頗有威望。如今禮部尚書年事已高,張庭輝是接任的最佳人選。

    要說容貌張純薇長得是在場三個女孩中最美的一個,真真是人比花嬌、我見猶憐……可惜美中不足的是張純薇身子嬴弱,是個早產兒,先天不足,從小體弱多病。

    張純薇今年14歲身形縴細,皮膚白皙,有一種病態的美感,很能引起男子的保護欲……

    皇後又看向北廣總督夫人和她的小女兒姚玉嵐,“這就是我們京城的第一才女吧?姚夫人真是好福氣,嫡子嫡女都如此得出色。”

    皇後所說的嫡子是北廣總督的嫡長子姚玉剛,現已是征遠侯手下的得力大將了。姚玉剛年紀輕輕就憑著自己的武藝考上了武狀元,之後到了征遠侯麾下,如今姚玉剛他剛過而立之年就已任都尉一職,前途無可限量。

    征遠侯王鎮是皇後的嫡親兄長,王鎮鎮守北邊多年,戎馬半生現已到中年。北邊的最大威脅蠻族已滅,皇帝有意調王鎮回京。而接替王鎮的位置人選里,王鎮最屬意姚玉剛。

    姚玉嵐的父親是北廣總督,管轄北廣一帶,也是位高權重的。有這樣的父親和嫡兄,姚玉嵐的身份做個太子側妃自然不在話下。

    而姚玉嵐自身也很優秀,姚玉嵐是姚夫人的ど女,從小倍加寵愛,用心培養。姚玉嵐自己也是個要強的,琴棋書畫樣樣把尖。去年姚玉嵐才13歲,在先皇公主舉辦的賞花宴上,她的一首詠荷詩艷驚四座,才女之名漸漸在京城中流傳開來。

    姚玉嵐為人清冷高傲,當剛剛听皇後娘娘夸溫文倩長得好,她心里是很不服氣的。在場三個女子之中最出色的自然是才貌雙全的她了。

    姚玉嵐知道皇後娘娘宣她們進宮的目的。她很有自信,若說天下還有哪個男子配得上她,也只有文武雙全、身份貴重的太子殿下了。本以為自己也許只能做個太子側妃了,沒想到听到了太子妃病逝的消息。真是老天爺也在幫她,太子妃的位置她是要定了。

    姚玉嵐知道溫文倩將是她最大的競爭對手,溫文倩的家事背景更勝她一籌。而張純薇這個病西施她到是不擔心,看著就是個短命的肯定不是她的對手。

    “皇後娘娘,這是小女子為皇後娘娘抄寫的佛經。听聞皇後娘娘喜歡禮佛,特意抄寫了金剛經以表敬意,還請皇後娘娘笑納。”姚玉嵐雙手遞上抄好的佛經。

    皇後身邊的周嬤嬤上前去取後交給皇後娘娘。皇後翻看了一下,“這麼漂亮的瘦金體本宮還是第一次看到呢!”

    皇後見家寶也在一旁看著,就把佛經隨手給了林家寶。“家寶你也來看看吧……”

    “這字寫得真漂亮啊……”林家寶看了那字,由衷地贊美道。

    皇後也給她們介紹了林家寶,“這是太子東宮新晉封的林側君。”

    眾人一起向林家寶行禮,大家都打量起這個傳聞中的林側君。姚玉嵐在心中對這個雙兒側君是看不起的,可氣的是她居然要向一個宮人出身的雙兒行禮,心中很是不平,暗暗發誓總有一天要讓這個林側君向她行禮跪拜。

    等她們走後,皇後問林家寶,“家寶你覺得這三位千金如何?”

    “自然都是極好的,都是那麼的出色,家寶自愧不如……”林家寶隱約明白了皇後娘娘問話的用意。

    “家寶你也不用自謙,本宮听聞你把太子宮里的宮務管理得很好……這三位的性子都不錯,你應該能和她們處得來。”皇後拉著林家寶的手說,“家寶你別擔心,不管如何你還有本宮呢,以後有本宮看著不會讓你被欺負了的……”

    午後軒轅瀚承摟著林家寶午睡,看乖寶翻來覆去,“乖寶……怎麼了有心事?是母後和你說了什麼嗎?來和相公說說……”

    林家寶仰躺在軒轅瀚承懷里,說著今日他在永壽宮里見到的三位千金小姐。“皇後娘娘說讓我以後和她們好好相處……”

    “乖寶你不用擔心這個……還記得相公的承諾嗎?”軒轅瀚承側身面對著林家寶,深情地與他對視著。

    林家寶看著軒轅瀚承的眼楮,滿滿的愛意他能感受得到。他很想相信軒轅瀚承的承諾,軒轅瀚承也一直用行動來證明,這近兩年來真的只有他一個人。可是……

    “別多想,相公會有辦法的……安心睡吧……乖寶現在的首要任務就是好好保養身子,多長肉、多長個兒。”軒轅瀚承捏捏了乖寶的小鼻子。

    “嗯……我知道啦……為了以後生寶寶……養好身體!”林家寶知道若是他能為太子殿下多添子嗣,皇後娘娘一定也會很高興,會更喜歡他的。

    “真乖……將來乖寶你就像你娘一樣,我們生六個孩子怎麼樣?”軒轅瀚承又想了想,搖了搖頭,“六個太多了,怕你身子吃不消……嗯生四個就好……嗯……三個也可以……”

    “好……”林家寶在心中認真思考著軒轅瀚承所說的話,他若是像他娘親一樣生六個孩子,兄弟姐妹相互陪伴著長大……想著想著就慢慢沉入了夢鄉……

    軒轅瀚承沒有睡著,在心中回憶著前世里家寶說的姚玉嵐、張純薇、溫文倩三人。

    姚玉嵐前世也是他的妃子,是個很有野心的女人,仗著父兄位高權重,一心想讓她的兒子繼承皇位。這樣的女人,軒轅瀚承是不會再讓她再進到宮里,有機會接觸到家寶的。

    張純薇軒轅瀚承是印象深刻的,張純薇是京城有名的病美人,從小體弱活到及笄已是不易,雖是堪稱絕色,但紅顏薄命,軒轅瀚承記得張純薇好像在運泰八年就香消玉殞了……

    溫文倩的話軒轅瀚承記得前世因為父皇和母後接連逝去。溫文倩那時剛給祖父守完孝,之後就是國孝,再之後溫家又有長輩陸續去世。溫文倩因守孝耽誤了花期。後來嫁作宗室王爺做繼妻。溫文倩不愧是世家嫡女,對那王爺先前的孩子們視如己出,行事處世處處彰顯世家主母的典範,得到京中女眷的一致贊譽。軒轅瀚承想著這個溫文倩應該是個好的,今世她應該不會耽誤了花期,溫文倩的家世人品配他的弟弟軒轅瀚啟到是不錯的人選。

    前世軒轅瀚啟英年早逝一直是軒轅瀚承心中的遺憾。軒轅瀚啟去的太早都還沒有成親,沒有留下個一兒半女的。軒轅瀚承前世只好把自己的小兒子過繼到弟弟名下,這樣弟弟以後也算是後繼有人了……

    這一世軒轅瀚啟由衷地希望弟弟能早些成家立業,將來能兒孫滿堂、長命百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