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中舉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運泰六年二月,皇上命二皇子軒轅瀚啟親去歷城監斬厲王的子嗣和家眷。軒轅瀚啟此行非常順利,不但圓滿地完成了監斬的任務,還消滅了歷王的所有余黨。經查余黨的行動都是由歷王的死忠屬下自行組織的,與歷王沒有關系。歷王一脈的子嗣親眷全部都處決了,也沒有發現歷王的任何蹤跡……看來歷王應該真的是已經喪生于那場大火之中了……

    三月,二皇子軒轅瀚啟回京,一時風頭大盛。二皇子年紀輕輕就立了大功,15歲就已經能獨立辦差,而且還完成得如此出色。一些心思活絡的臣子們都在暗自盤算,現在除了太子妃和兩個太子側妃的位置還有空缺外。那二皇子也是還沒有正妃和側妃的呢……

    二皇子正式入朝,從此也進入了朝臣們的視野……

    皇帝見嫡二子也開始能獨擋一面了,很是欣慰。兩個嫡子是他心中的驕傲……看來軒轅帝國興盛的日子不遠了……

    徐州知府石旗山沒多久就從邸報中得知林家寶晉封為太子側君的消息。

    “這個林家寶將來真是個不得了的人物啊……”石旗山在心里想著。

    石旗山回到府里和夫人一說,石夫人得知了這個消息也很吃驚,這個林家寶居然在短短一年不到的時間就升上了側君的位置……

    “可惜那林家的二女兒已經定了親,剩下的一雙兒女還小沒到定親的年紀。”石夫人有些遺憾地說道。不然若是能攀上親,那對相公將來的仕途也是很有幫助的。

    “先派人送一份大禮過去吧……”石旗山對夫人說道。

    沛縣城里,知縣杜項亨也得知了這個天大的好消息。趕忙和師爺說︰“快備轎,本官要親自去給林家報喜……”

    林家村里見到縣太爺來了後又是一陣轟動,當听到縣太爺對林大壯家說了林家寶晉封為太子側君這個好消息。整個村子都熱鬧起來了,村里人紛紛奔走相告,林家村真的是出了位貴人了……

    林大壯一家也被這個好消息砸暈了,林大壯不敢置信地問︰“家寶他做了太子的側君?這可是真的?”

    “林老爺啊,這邸報上都寫著呢,是千真萬確的消息。本官特意來給您老報喜的……”

    “勞煩知縣老爺親自前來,快請入寒舍用茶……”林家文請杜知縣進屋里去。這時林家的院子外已經聚集了許多看熱鬧的村里人。

    杜知縣的師爺這日正好踫到王主簿,客氣地向他問好︰“王主簿啊……你們家的姻親真真是不得了啊……”說著和王主簿說了林家寶晉封太子側君的消息。

    王主簿回家後也開心地宣布了這樁喜事。林春兒心里又是高興又是嫉妒,本來想著林家寶做了太子小侍也就是听起來好听,其實在普通人家也就相當于是個通房之類的。沒想到她這個堂弟這麼有能耐……好在她娘家現已與大伯家的關系恢復了,這下她可真是可以挺起腰板子了……

    林春兒想得不錯,王家人從此對她的態度大有不同。婆婆更是新買了兩個小丫頭伺候她,在她的一應用度上都提升不少,還主動交出了管家的權利。就連林春兒提腳賣了相公的兩個通房丫頭,她的相公也是非但沒有責怪她,還對她更加的溫柔體貼、甜言蜜語。林春兒為此得意了許久……沛縣乃至徐州有名望的家族也都知道王主簿的兒媳是林側君的堂姐,那些貴婦女眷們經常會邀請她參加這個賞花會那個什麼詩會的。雖然她一向是在張惠娘和林錦兒她們的身邊作陪,但她依舊樂此不疲。林春兒帶著她的妹妹林夏兒不放過任何一個在徐州上流宴會上露臉的機會。林春兒覺得這才是她想要過的官家少奶奶生活……

    林夏兒見識了這些錦衣華服、精致美食,發誓將來她也要過上這樣的生活……

    林家寶晉封為太子側君的消息陸續在整個徐州流傳開來……

    林大壯一家現在成了林家村里的香饃饃。近的遠的都來攀關系,這林家眼看著就要飛黃騰達了,村里人都想著來沾上些關系……

    林大壯一家不堪其擾,每日都要接待許多徐州的名門望族上門拜訪,還要打發許多許多媒婆。那林家才和林秀兒的親事都已經有人惦記上了……更有甚者村里還有許多人家托媒婆來說願意送女兒來林家做妾……

    林家文現在成了村里眾女子最想嫁的男子,沒有之一……林家文本來長得五大三粗、熊腰虎背的,雖是個讀書人但家里姐妹弟弟眾多,家境又很一般。所以並不討村中女孩的喜歡。只是沒想到後來林家文自己不但考上了秀才,免了家里的田稅、兵役和徭役。家里地也多了,親弟又在宮里成了貴人。眾女子再提起林家文的時候都是一副傾慕不已的表情……

    吳巧蘭的娘前幾日還在夸孩子他爹,夸他這個學生教得好、女婿選得好呢……吳巧蘭的娘听了納妾的消息,擔心不已,急忙趕來。

    林家文听了岳母的擔憂,哭笑不得,“岳母大人請放心,我從來沒有過要納妾的念頭……”

    “是啊,親家母別擔心……我們林家啊是絕不納妾的……”林大壯也在一旁對吳氏保證道。這些日子里居然有人想送兩個如花般的女子來給他做妾,氣得張惠娘這兩日都沒給他好臉色看。林大壯也很冤枉啊,他都是有孫子的人了唉……

    林大壯一家再次閉門謝客,但依然有些不死心的人上門來……林家實在沒辦法,悄悄在鎮上買了個三進三出的小宅子,把家里的地暫時交給周海一家看著,一家人搬去了鎮上。

    林家搬家一事只告訴了少數親近的人家,之後又買了一些下人,有了門房看門,每日打發掉了些不必要的人,日子總算清淨了不少。林家文這才總算能靜下心來溫習……

    秦家,林錦兒剛從林家新宅那里回來,林家的宅子離秦家不遠,走動起來倒也方便。

    “錦兒你回來了,親家那邊安頓得如何?可還有什麼需要添置?下人夠不夠用?”秦太太見兒媳婦回來,關心地問。

    秦家前段日子已經開始與皇商齊家和作,生意擴大了不止一倍。每月都賺得盆滿缽滿,秦愷行每日都充滿干勁,一心想要發展壯大秦家的基業……

    秦太太認定了林錦兒是秦家的福星,對這個兒媳越發的看重。听聞親家一家要來鎮上住一陣子,十分的高興。

    “都安頓好了,並不缺什麼了。”林錦兒回道。

    “那就好,那等過段時日,等親家他們空了。我們秦家再正式地拜訪一下親家。”秦太太想著兩家人住得近了,往後好經常走動走動。

    轉眼到了十月,林家文到徐州參加鄉試。發榜後只見林家文的名字排在頭一個。林家文考了鄉試第一名,得了解元。林家隨即大放鞭炮慶祝,之後在鎮上最好的酒樓大擺宴席,宴請恩師親朋,徐州知府、沛縣知縣等徐州叫得上名號的大人物,不是親自前來就是派人送來賀禮。林大壯喝的滿面通紅,這一年來家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兒子們都這麼有出息了,真好……

    接下來的日子,林家的應酬又多了起來。從此林家一躍成為了徐州的新興家族。

    林家文並沒有因為這次中了舉得了解元就自得自滿。林家文已經決定不參加明年的會試,他準備給自己兩年的時間沉澱充實自己,再去參加會試。不然以他現在的能力再考中進士很有可能,但要在匯聚了全國各地優秀舉子中脫穎而出、名列前茅,他是辦不到的。

    現在林家寶有了太子側君這個身份,他林家文作為家寶的大哥,作為林家未來的支柱,必須要勤奮刻苦地努力再努力,為了家寶,為了親人,為了林家,為了他自己。林家文覺得自己肩負的責任重大……

    林家文把決定和他的恩師也是他的岳父說了,得到了他老丈人的贊許。林大壯一家也很支持大兒子的決定。

    林家寶收到了林家寄來的家書,得知了大哥中了舉人,還得了解元的消息也非常替大哥高興……

    軒轅瀚承提前知道了消息,還特意去調閱了林家文的試卷文章,不排除由林家寶太子側君身份帶來的對考官們的影響,但林家文的文章確實作得不錯,很有才氣。

    上一世林家文雖考上了舉人但名次並不靠前。而林家寶逝世後,林家文也放棄了參加會試的機會,只是在沛縣開辦了家私塾教授課業,了此余生,再也沒有參加過科考……

    軒轅瀚承想這一世林家文是有所努力的,將來對他來說倒是一個可用之才……

    林家寶開始提筆在回家書了,現在林家寶的字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工工整整的小楷躍然紙上,林家寶先是給家里的每一個人問好,接著說了他在宮里日常生活,說了太子殿下和皇後娘娘都對他很好,他在宮里過得很開心很幸福……

    林家寶寫完家書後會給軒轅瀚承看,林家寶覺得他能與家人通信已是天大的恩賜了。若是他不小心在信里提到什麼不該提的事情就不好了,所以林家寶寫完都會交由軒轅瀚承檢查。

    軒轅瀚承笑著拿著家寶寫的家書查看,他其實並不在意信上會有什麼忌諱,不過看乖寶這麼小心謹慎的,他也樂的配合。快速看完了乖寶寫的家書,軒轅瀚承提筆給家寶改錯字,沒錯……就是改錯字,這個錯字可不是白改的,一個錯字就是乖寶的一個香吻呦……

    所以當林家文在家里朗讀家寶寄來的家書時,嘴角總是不自然的抽搐。托弟弟家寶的福,林家文經常能見識到太子殿下的墨寶……

    家寶的信上常常能見到被改的錯字,那字體一看就不是出自家寶之手。那寫的人是誰呢,一看這筆鋒凌厲,個性張揚的字體哪里還猜不出是太子殿下呢……

    林家文有些擔心,弟弟在太子殿下眼皮子底下寫信,自然都說過得好,就是受了委屈肯定也是不能提的唉……

    改完錯字,林家寶把家書裝入信封里封好。軒轅瀚承一把就把林家寶抱上了書案,“幾個吻……嗯……乖寶?”

    “三個……”林家寶老實地回答,家寶主動環上軒轅瀚承的脖子,獻上自己的香唇。改錯字送香吻已是他們的小情趣了……

    軒轅瀚承陶醉在寶貝的主動獻吻之中不可自拔……

    太甜了……軒轅瀚承漸漸掌握了主動,加深了親吻。雙手也在家寶的上前撫摸著。“乖寶……我的寶貝,真想一口吃了你……”軒轅瀚承已經起了反應,在家寶的小耳垂上重重的吮吸著……

    “嗯……家寶願意給相公吃……”林家寶想起皇後娘娘說的要他為太子添子嗣的話,鼓起勇氣對軒轅瀚承說。

    軒轅瀚承深深地吸氣,在乖寶耳邊說︰“不……乖寶,我們再等等,寶貝再養養身子,等明年乖寶你十六歲生辰那日,相公我一定要好好疼愛你……”

    軒轅瀚承打定主意要等寶貝滿十六歲才踫他。前世他在家寶十五歲的時候要了他,後來乖寶懷孕,被徐氏那個賤人設計掉入冰冷的湖里,失了孩子,還傷了身子不能再孕……雖然今世徐氏已死,但軒轅瀚承還是怕歷史會重演,對于家寶今生他真的是不敢作任何的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