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側君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林家寶做了一個長長的美夢,夢里他回到了林家村。他和哥哥姐姐還有一雙弟妹在大樹下嬉戲,“家寶……你們別玩了,吃飯了……”娘親在自家院前喊他們。

    “來啦……娘我們這就回來……”林家寶開心地回應。

    林家寶在夢里和家人們一起用飯,爹爹對著他說︰“家寶啊……嫁人了……和你相公要好好的……”

    “嗯……”林家寶用力地點著頭。

    夢中場景轉換,絢麗的煙火在夜空中綻放。“乖寶……”相公軒轅瀚承出現在林家寶的面前,溫柔地喚著他。林家寶上前投入相公的懷抱,“相公……”林家寶與相公相擁著,相公抱著他在煙火照耀下的夜空里旋轉……旋轉……旋轉……

    好暈……林家寶從美夢中醒了過來,看見躺在他身側的軒轅瀚承。“相公……”

    軒轅瀚承很警醒,听到乖寶的聲音馬上清醒過來。“乖寶……感覺好些了嗎?”

    “暈……”林家寶感覺自己的身子軟綿綿的,使不上力氣。

    軒轅瀚承伸手摸了摸寶貝的額頭,“太好了,乖寶你不燒了……”

    “相公我剛剛做了個夢,夢里我回到了林家村。我和哥哥姐姐還有弟弟妹妹一起玩耍……還和爹娘他們一起吃飯可開心了……”

    軒轅瀚承挑眉,問︰“是嗎……還有夢到什麼?”

    “我還夢見相公了。”林家寶害羞地垂下眼眸,“我夢見相公和我一起看煙花,相公還抱著我轉圈圈……把我轉暈了……”

    軒轅瀚承听見家寶說也夢到他了,神情愉悅。他現在已經在寶貝心中和他的家人一樣的重要了,但他還遠遠不滿足,總有一天他會要在寶貝的心中佔到最重要的位置……

    皇後听聞林家寶醒來退燒後,派人送來了不少上好的滋補品。而林家寶這次與皇後娘娘一起歷險,並救了皇後娘娘的消息也在後宮流傳開來。

    後宮里很多人都在嫉妒著這個雙兒小侍的好運,能在那麼多賊人的刺殺中毫發無損,更是借機救了皇後娘娘,這下子與皇後娘娘有恩,以後怕是會有大造化了……

    林家寶燒退了後,軒轅瀚承放下心來。得知父皇和弟弟軒轅瀚啟已都回來了。前去乾清宮里與父皇他們商討關于處理薛家和歷王策劃的賊人潛入宮中事宜。

    軒轅瀚承得知歷王已經自盡葬身火海,對軒轅瀚承說道︰“皇弟這次做的很好!立了大功……”

    “若沒有太子哥哥盡快趕回皇宮確認了母後平安的消息,使得弟弟我少了顧忌,才能更好的進攻。”軒轅瀚啟不趕據功。

    皇帝軒轅昭深問二皇子,“可曾查實清楚了,那歷王生性奸詐,若是被他僥幸逃脫,後果不堪設想……”

    “父皇請放心,兒臣再三確認過了是歷王本人。那歷王的尸首雖是燒的不成樣子了,但從他身上殘留衣裳碎料配飾等依稀可以辨認出來,而那尸體的背後也有我所留下的箭傷。”軒轅瀚啟信心滿滿地說道。

    軒轅昭深听了後點頭,在心中思考著厲王逃脫升天的可能。“總之還是要謹慎一下,京城近期戒嚴,在京郊都安排再搜尋一下。另外對薛家和厲王家眷的處置也要加緊。”

    軒轅瀚承也擔心厲王若是僥幸逃脫肯定會卷土重來。“對厲王還是要趕盡殺絕已絕後患。他的子嗣家眷要盡快處置了,若是厲王還生還,他一定會有所行動……”

    皇帝軒轅昭深對太子的說法很贊同。“為了以防萬一,此次的監斬要多加派人手隱藏在周圍,若厲王有所動作也好一網打盡。”

    軒轅昭深看向太子眼里有些詢問的意思,“此次監斬事宜該有誰來主持?”

    “父皇,兒臣建議可以由二皇弟來主持,一事不煩二主,瀚啟他這次立下大功,這事也可以交由他來。況且,厲王還沒死只是我們的猜測而已,只要安排妥當多加些人手也不會有危險。想來瀚啟也大了,正好可以去歷城歷練一番。”軒轅瀚承向父皇建議道。

    二皇子軒轅瀚啟听了軒轅瀚承向父皇舉薦自己,把背挺的筆筆直,“父皇讓兒臣去吧,兒臣保證辦好差事。”

    皇帝想了想就同意了,“好吧,去了那邊切記不可魯莽,要小心厲王的余黨。”

    “諾。父皇請放心,兒臣會小心的。兒臣一定會把厲王的余黨都統統消滅干淨,為父皇分憂。”軒轅瀚啟發誓一定不辜負太子的舉薦和父皇的期盼,好好地完成此次的差事。

    “劉澤奇正好在洛城,兒臣會去信讓他配合二皇弟的。”軒轅瀚承對劉澤奇也比較看重,有他在二皇弟的身邊輔助,應該能夠順利行事。

    “諾。我一定與劉尚書一起好好配合。父皇那兒臣先回去準備去歷城的事了。”軒轅瀚啟已經摩拳擦掌的了。

    “那你先退下,回去好好準備吧。”軒轅昭深說道。

    “諾。兒臣告退。”軒轅瀚啟意氣奮發地走了出去。

    軒轅瀚啟走後,皇帝軒轅昭深對太子說︰“昨晚听了你母後說,這次全靠了你那雙侍……”

    軒轅瀚承也听過母後說了她與家寶一起歷險的經過,對家寶的舉動很贊賞也很心疼。

    軒轅瀚承笑著對著父皇回道︰“這是家寶應該做的……”

    “是個好孩子,你母後對他夸了又夸,听聞他病了很是擔心,現在他的病情如何?”皇帝對林家寶救了皇後也很感激。

    “家寶他年紀到底是小,也沒有經歷過這些,受了驚嚇後又受了寒,燒了一夜。現總算已退燒了,接下來還需要休養一段時日。”軒轅瀚承說起林家寶的病情,眼里掩飾不住的柔情。

    皇帝看在眼里,默不作聲。太子到底還年輕,想當年他自己又何嘗不是這樣呢……可惜作為帝王,他還是終究有許多的無奈……後宮與朝堂的關系向來密不可分,但願兒臣將來能比他處理的更好吧……

    “你母後說這次林小侍救了她有功,要重賞與他,和朕說了想封他為側君。你看如何?”皇帝問太子他的想法。

    皇後回去和皇帝說了這次驚險的一天一夜。說著林家寶的勇敢堅強,對她也是真心愛戴。皇後深受感動,當得知林家寶病了的消息也很是不安。想著要好好的對林家寶補償、重賞一番。

    皇後幾番思考後想著要給林家寶封個側君。這樣以後林家寶就可以名正言順的來永壽宮向她請安了。而林家寶的性子軟綿又很善良純真,在子嗣上以後也許也會有些困難。若是封了側君的話,太子側君相當于太子側妃的地位,這樣一來也不怕受太子其他侍妾的欺負。這樣一想真真是一舉多得的美事……

    “兒臣感謝父皇和母後對家寶的厚愛。兒臣願為家寶請封側君,請父皇成全。”軒轅瀚承跪下表情認真地說。

    “太子你可想清楚了,除了太子妃外,你按例還可以有三個太子側妃,現在除去一個後就還剩余兩個位置了。側君和側妃都是正三品,正是拉攏朝臣的最佳方式。好的世家大族對你將來的道路會帶來許多的助力。而林家寶雖好,但他的母族無法給你任何的助力……”皇帝和太子分析道。

    “兒臣已經考慮清楚。兒臣知曉父皇您的意思。兒臣並不希望依靠後宮來牽制朝堂,請父皇相信兒臣,兒臣不會讓您失望的。”軒轅瀚承跪在地上,對著父皇說著。經歷了前世的種種,他已經發誓今生只有林家寶一人。他以後不會再有側妃什麼的,也更不會為了她們的母族的勢力去納她們為妃。

    “好,朕相信你……”軒轅昭深看著渾身散發著堅毅的太子,心中很是欣慰。不知道何時起,太子身上所散發的王者之氣日益強烈。也許他的這個繼承人能做到他想而無法做到的事……

    “那朕稍後會下聖旨,等林小侍的身體痊愈後,擇日再舉行冊封儀式。”軒轅昭深說。

    “兒臣謝過父皇。”軒轅瀚承又恭敬地想父皇行了大禮。

    軒轅瀚承回到平樂苑的時候,林家寶正坐在床上斜靠著墊子,小口小口地吃著粥。

    “太子殿下……”林家寶看到軒轅瀚承回來了,眼中一亮。舒琴接過林小主吃完的空碗,識趣地退了下去。

    “乖寶感覺好些了嗎?”軒轅瀚承來到床邊關心地問。

    “我已經好多了,頭也不暈了。”林家寶回答道。

    軒轅瀚承看著林家寶確實精神了不少。“乖寶此次受苦了……那時怕不怕?”

    林家寶輕輕地搖頭,“家寶不怕,家寶知道相公會回來救我們的……”

    “我的乖寶……,沒有下次了,不會再讓你擔驚受怕了……”軒轅瀚承坐在床邊把林家寶摟在懷里,暗自在心中發誓不要再讓寶貝置身于危險之中。

    “嗯……”林家寶在相公的懷抱里覺得非常心安。

    舒雅端著一碗湯藥進來,“林小主該用藥了。”

    “我已經好啦……”林家寶弱弱地說著,看著那碗里黑漆漆的藥,昨晚那藥汁苦澀的味道記憶猶新。

    “小主,奴婢知道藥很苦,今日特意給您準備了蜜餞,喝了藥壓一下就不苦了。”舒琴跟在舒雅後面,把端著裝滿蜜餞的小碟子遞給林家寶看。

    “乖寶听話,你還沒好……要好好吃藥。”軒轅瀚承接過藥,端到了寶貝的唇邊。“或者讓我來喂你,就像昨晚一樣……”

    “藥很苦的,我自己吃……”林家寶搖頭,回憶起昨晚軒轅瀚承喂藥的方式,又是一陣臉紅心跳。

    軒轅瀚承最愛看寶貝害羞靦腆的模樣了……

    林家寶皺著秀氣的眉,乖乖地喝下了苦澀的湯藥。苦著一張小臉,林家寶剛一喝完藥,軒轅瀚承馬上塞了一顆蜜餞。

    蜜餞酸酸甜甜的滋味慢慢地驅散了口中的苦味。林家寶一顆吃完又接著吃了兩顆。

    “乖寶……今日有個好消息,此次你救母後有功,父皇會下旨封你為側君……”

    林家寶還沒有反應過來,舒雅和舒琴听到這個消息後都面露喜色,向林家寶恭喜道︰“恭喜小主,賀喜小主……真是大喜啊……”

    “那我以後可去永壽宮給皇後娘娘請安了……”林家寶開心地笑了,這樣他就可以每日去給皇後娘娘請安,也不會令太子殿下為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