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病了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軒轅瀚承听到母後和家寶都一起不見蹤影了,心中萬分著急。“再派人到乾清宮附近的宮殿里找找看。還有多派禁軍分成幾隊在後宮搜尋賊人,不能放過一個賊人。”

    “諾。太子殿下,我們抓到了薛松,是否要帶上來……”薛松大人怎麼說都是太子妃娘娘的父親,太子殿下的岳父,凌正峰向太子殿下請示道。

    “把他帶上來……”軒轅瀚承眼含著殺意道。

    薛松灰頭土臉地被押了上來,見到太子殿下那殺人的眼神。“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我是被歷王逼迫的,真的歷王逼我做的……”

    薛松覺得他真是太不走運了,明明剛開始的時候一切都很順利,有原來太妃身邊的嬤嬤在驪安殿里放火,引開了永壽宮里大半的侍衛。他也算好了時間,知道早上是後宮嬪妃們向皇後娘娘請安的時候。

    薛松想著就算到時候抓不到皇後娘娘,那也可以抓到一兩個宮妃做要挾。這樣他總有辦法脫身,沒想到他沖到永壽宮的時候一個嬪妃都沒見到。而皇後娘娘又被她逃脫了,之後禁軍又來的那麼快,他也很快被生擒。

    薛松沒想到的是,皇後娘娘為了和林家寶談話,早早就把嬪妃們打發掉了。

    “說……你們如何潛進宮來的?一共帶了多少人進來?”軒轅瀚承抽出身邊侍衛的佩刀,指著他薛松問。

    “我說,我說,太子殿下,是太妃宮里的嬤嬤,她有個干兒子在西直門當差,把守門的侍衛們都迷暈了,放我們進來的。我一共帶了兩百個人進來,其中一百是歷王的死士,還有一百是江湖上收買的亡命之徒。”薛松是知道太子殿下心狠手辣的,一骨腦地都說了。

    “你該死!”等薛松交代完,軒轅瀚承揮刀向著薛松。想起母後和乖寶都沒有消息,真是想一刀殺了這個老東西。

    薛松嚇得哇哇大叫︰“不……太子殿下饒命啊,您別殺我……別殺我……我是你的岳父啊……啊啊啊……”伴隨著薛松的慘叫聲,軒轅瀚承把薛松的一只胳膊砍了下來。

    “現在還有多少賊人沒有抓到?”軒轅瀚承問凌正峰。

    “回太子殿下,已經殺死八十多個了,抓住了一百多人。還有十來個人在宮里逃竄……禁軍正在加緊追捕,現已把所有的宮門封鎖了,不會放出一個賊人……”凌正峰回答道。

    軒轅瀚承回了平樂苑,在內書房里看著宮中的地圖,思考著母後和乖寶他們會藏在哪里,乖寶他從來沒有見過這些刀光劍影的事,一定被嚇壞了吧……

    軒轅瀚承一天一夜沒有合眼,一雙眼楮熬的通紅,眼里布滿血絲。軒轅瀚承端起宮人送來的參茶喝了一口,強打起精神。听見外面的宮人通傳禁軍統領在外求見,“快讓他進來。”

    凌正峰進來後向太子殿下請安,之後稟報︰“太子殿下,我等已在乾清宮附近的宮殿都找遍了,還是沒有見到皇後娘娘和林小侍。到是又抓到了好了幾個賊人,據他們交代也並沒有見到皇後娘娘他們……”

    軒轅瀚承眉頭緊鎖,母後和乖寶會在哪里了呢?一夜過去了,他們有沒有餓著,有沒有冷著……軒轅瀚承充滿擔憂,重生以來第一次感覺到那麼的無力。還有一些賊人沒有落網,他一定要早些找到母後和乖寶他們。

    軒轅瀚承再次看著後宮的地形圖,當看到西璃宮的時候,腦中閃過一絲靈光,抱著試試看的想法。“你帶些人和孤去西璃宮找找……”

    “諾。”

    皇後醒來發現時辰已經不早了,已接近晌午。昨日四更後她就堅持不住睡過去了,看著靠坐在牆上的林家寶。“家寶你一直沒睡嗎?”

    “家寶不敢睡,家寶守著皇後娘娘。”林家寶慢慢地站起身來,覺得腦袋暈暈的。“皇後娘娘您稍等,我去給你弄些早點……”

    “別弄了,乖孩子……本宮不餓,你先躺一會兒……”皇後看著林家寶深陷進去的眼眶很是心疼。

    皇後一生有些遺憾的就是沒有個女兒,雖說有兩個兒子,對她也很孝順,但到底沒有女兒來的乖巧貼心。看著林家寶皇後是越看越喜歡,這麼一個好孩子,雖是個雙娃子。但卻比女兒來的更乖巧更惹她憐愛……林家寶不會刻意地討好她,他所做的都是他發自內心的,都是最真實的表現。經過這次一天一夜的共患難相處,皇後對林家寶的喜愛達到了頂點,在心中暗自想著若是這次脫了險,她一定要好好嘉獎家寶……

    這時院子外面傳來了腳步聲,皇後和林家寶兩人警惕了起來,林家寶說︰“不知道是賊人還是來找我們的人?”

    林家寶拿起那把大刀,“皇後娘娘,您別出來。我去看看,若是賊人我好把他們引到別處去……”說著就沖了出去。

    “家寶你別去……”皇後來不及阻止,眼睜睜看著家寶跑了出去。

    林家寶拿著大刀悄悄跑到前面,找個小角落蹲下,想看看來人是誰?晌午的陽光有些刺眼,照得他頭暈目眩。好不容易看清楚了來人,是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林家寶跑上前去,把手里的大刀一扔,撲入軒轅瀚承的懷里。

    軒轅瀚承剛踏入西璃宮的院落,就听到乖寶的聲音,接著就看到他的乖寶拿著一把與他的個頭十分不相稱的大刀向他飛奔而來。

    “乖寶……我的乖寶,別怕……沒事了寶貝……”軒轅瀚承抱緊家寶,親吻著他。

    林家寶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淚水,嗚嗚地哭了起來。

    “好了寶貝……別哭了,相公回來了……”軒轅瀚承抱著家寶,在他耳邊柔聲地說。

    “嗚嗚……太子殿下,皇後娘娘還在屋子里。”林家寶在軒轅瀚承懷里抬起頭來說。

    皇後見到太子來了,提著的心總算放下。“承兒你們總算來了……”

    “兒臣來晚了,讓母後受驚了……”

    “這次多虧了有家寶啊……”皇後看著林家寶的眼神充滿了慈愛。

    林家寶倚靠著軒轅瀚承的胸膛,覺得好安心,整個人慢慢地放松下來。

    軒轅瀚承感覺到懷里人兒的異樣,“乖寶你怎麼了……”

    皇後看著家寶的樣子,也很擔憂。“家寶昨晚守著我一宿都沒睡,怕是困極了……”

    “困……”林家寶人一旦放松下來,覺得眼楮都睜不開了。軒轅瀚承見狀馬上打橫抱起林家寶,讓寶貝睡的更舒適一些。

    軒轅瀚承抱著林家寶回了平樂苑,把林家寶放在床上,親自給他換了衣裳,幫他蓋好被子,在林家寶的額頭上印上一吻。

    軒轅瀚承隨後回到內書房吩咐暗衛給弟弟軒轅瀚啟那邊發出信號,他已經得到消息,弟弟現在已經把歷王圍困在慈雲寺,而父皇也在向那邊趕。

    之後又與禁軍統領凌正峰確認了,剩余的賊人都被擒獲的消息。處理完後續的一些事情,軒轅瀚承回到平樂苑的寢室,輕手輕腳地爬上床,摟著寶貝入眠。有了寶貝在身邊,總算可以睡個好覺了……

    軒轅瀚啟那邊得了哥哥傳來的信號,知道了母後平安無事,立即下令開始全面進攻。

    軒轅瀚啟這邊兵強馬壯,很快就攻入了寺院里面。進院後迅速地解決了院子里頑強抵抗的死士們。

    軒轅瀚啟進到寺院里面住持的禪房就看到了熊熊的大火和黑色的濃煙。整個禪房已經被大火吞噬,“快救火……”

    軒轅瀚啟听到下面的侍衛來報,“二皇子殿下,找遍了整個慈雲寺都沒有發現歷王,應該是在住持的禪房里引火自盡了……”

    軒轅瀚承長長地做了一夢,醒來後精神飽滿。側頭看著身旁的寶貝還在睡,心想乖寶這兩日又驚又怕的一定累壞了……

    軒轅瀚承輕輕拂去家寶額前汗濕的發,突然發現家寶的額頭滾燙,心慌不已。“快來人……傳錢太醫……”

    林家寶病了,整個人燒得厲害,軒轅瀚承急得嘴上都起泡了。軒轅瀚承守在床邊,看著床上小臉燒得通紅的乖寶,心疼不已。

    錢太醫來給林家寶請過脈後對太子殿下說︰“林小主的風寒來勢洶洶,是由于寒風入體,又受了些驚嚇所導致的。微臣已經開了藥方子,小主用過幾貼後應該就能好轉。”

    “太子殿下,藥熬好了……”舒雅端著湯藥進來。

    “端過來吧……”軒轅瀚承扶起林家寶,讓乖寶靠坐在自己的身前。“乖寶,來喝藥了,喝了藥就好了……”

    “嗚……”林家寶已經燒得迷迷糊糊了,覺得自己仿佛置身于火焰山上,腦袋好重抬不起來,小嘴微張著向外呼著熱氣。

    軒轅瀚承看著寶貝的樣子怕是無法喝藥,“把藥給孤……”

    舒雅依言端著湯藥上前,軒轅瀚承端起湯藥喝了一大口,渡給乖寶。反復兩次終于把一碗湯藥都喂給了家寶。

    “嗚……嗯……苦……”林家寶皺著眉頭,吞下了苦澀的藥汁。

    “拿清水來。”軒轅瀚承又接過舒雅遞過來的清水喝了後渡給寶貝。之後又讓家寶躺下,把被子給寶貝都蓋好,林家寶又昏昏沉沉地睡去。

    皇後得知林家寶病了的消息也很是擔憂,每隔一兩個時辰都會派人來詢問林家寶的病情。

    軒轅瀚承合衣躺在寶貝身邊,就這麼守著乖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