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驚險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林家寶這邊還要從前一日說起。向往常一樣林家寶一早就去給皇後娘娘請安。

    林家寶到的時候很早,他每次都是頭一個到。等他到了之後,陸續會有後宮的嬪妃到來,漸漸的家寶也與她們相熟了。

    等皇後娘娘來了後,林家寶和後宮嬪妃們一起向皇後娘娘行禮請安。之後皇後娘娘會說些後宮的公務事宜。這些說完後也會聊些後宮的事情,說起這次的祭天大典,三位一同去的皇子母妃一臉與有榮焉。林家寶坐在末座安靜地聆听。

    林家寶听到太子殿下他們還有一日就回來了心中很開心。林家寶目送太子殿下離去的背影時,就忍不住開始想念……夜里沒有了太子殿下的懷抱,林家寶輾轉難眠,相公快些回來吧……

    大家剛說了一會兒,皇後今日早早地打發她們散去,對著嬪妃們說︰“今個兒就到這,都早些回去吧……”

    “諾。”嬪妃們紛紛起身向皇後娘娘告退。

    林家寶也起身告退後準備離開。

    “安竹你留下來……”皇後叫住林家寶。

    嬪妃們中有的露出了幸災樂禍的表情,除夕夜那晚太子殿下帶著林小侍出席並讓他坐在太子妃的位子上,這事大家都看在眼里。沒想到當時皇上和皇後娘娘都像沒注意到一樣,根本沒有予以斥責。看來今日皇後娘娘準備要把林小侍敲打一番了。

    林家寶依言留下,看到其他嬪妃看他的眼神有些不明所以,他不知道皇後娘娘為何要留下他……

    “安竹你到我跟前來……”皇後對林家寶說道。

    “諾。”林家寶走上前,來到皇後娘娘的面前。“皇後娘娘您有什麼吩咐?”

    皇後看著面前的林家寶,這個林小侍確實是個討人喜歡的孩子。看著林家寶那純真清澈的眼眸,沒有人會不喜歡,難怪太子會有些沉迷了。而林小侍最寶貴的是他在太子那麼寵愛他的情況下,還能保持著本性,不驕不躁,不忘乎所以,實在是難能可貴的。

    皇後在心中嘆氣,可惜是個雙兒……子嗣上到底比上女子,可惜了……

    皇後想著態度溫和地對林家寶說︰“安竹啊,以後除了太子帶你來永壽宮,平日里你就不用來永壽宮請安了……”

    林家寶听了後愣了一愣,“皇後娘娘可是安竹哪里做的不好?”

    這時周嬤嬤急急忙忙地進來,“啟稟皇後娘娘,驪安殿著火了……”

    “怎麼回事?火勢大麼?”驪安殿是離永壽宮比較近的一座宮殿,曾經住著先皇的太妃,後來太妃過世後就一直空置著,怎麼會著火呢?皇後娘娘在心中疑惑。

    “回稟皇後娘娘,不知怎麼的就燒起來了。可能是天氣干燥吧,老奴已經命侍衛們去救火了。相信很快就能撲滅,不會蔓延到永壽宮來。”周嬤嬤回話道。

    “多派些侍衛過去,查看一下著火的原因。務必把火都滅干淨了……”皇後對周嬤嬤吩咐道。

    “諾。”周嬤嬤又退了出去。

    皇後轉頭看向林家寶,“剛剛說了,以後永壽宮你不用日日來請安了,你可明白?”

    林家寶有些莫名,他覺得每日向太子殿下的母後請安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他也能感覺到皇後娘娘對他的善意,他對皇後娘娘也一直很恭敬。林家寶每日都會早早前來,風雨無阻,至今都是如此……

    皇後問林家寶︰“你在請安的時候可有見過宋氏和俞氏?”

    林家寶想了想回答︰“未曾見過……”他確實從沒在永壽宮里見過宋氏和俞氏,現在想來是有些奇怪的,她們怎麼不來向皇後娘娘請安呢?

    “這就是了,按理說作為太子的侍妾是沒有資格來給本宮請安的。所以你才從來沒有在請安的時候見過他們。你看每日來給我請安的嬪妃就十來個人,但皇上的後宮又何止這些人呢……只有在嬪級以上級別的才能向本宮請安……”皇後看著林家寶臉上滿是失落的表情,這真是個什麼想法都寫在臉上的孩子啊。

    皇後不自覺放柔了聲音說︰“你是個好的,但宮里有宮里的規矩,宮里品級嚴明,是不好逾越的。這樣下去對太子對你都不好,御史們也會抓住太子的話柄有所行動的。”

    “皇後娘娘,安竹明白了,安竹一定會恪守宮規,不給太子殿下惹麻煩……”林家寶重重地點頭。

    這時,周嬤嬤領著永壽宮的侍衛長進來。“皇後娘娘,不好了,薛松他領著大批的賊人潛進後宮,正往永壽宮這邊殺來。想來那驪安殿的火也是那些賊人放的,就是為了引開侍衛們……”

    “這該死的薛家,這是要造反嗎?”皇後怒氣沖天,問︰“現在永壽宮還有多少侍衛?”

    那侍衛長回答︰“現在永壽宮里還剩二十幾個侍衛可以抵擋一陣,那些賊人有近百人之多,直奔永壽宮而來,請皇後娘娘早做安排。”

    皇後逐漸冷靜下來,“拿我的鳳令去找禁軍統領讓他盡快調遣禁軍前來。”

    皇後把鳳令交給侍衛長,“快去……”

    “諾。”侍衛長雙手接過鳳令,飛快地退了出去。

    “快去拿套宮女的衣裳給我……”皇後向周嬤嬤吩咐道。她要做兩手準備,若是禁軍不能及時趕到,她也不能作以代斃。既然是沖著永壽宮而來,那就是沖著她而來的。

    “皇後娘娘您快換上,院子外面的侍衛堅持不了太久了。”周嬤嬤焦急地說。

    皇後把宮女的衣裳套在外面,“把殿外面守著的侍衛都叫進來吧。我們去乾清宮,那邊侍衛比較多,去那兒安全一些。”

    幾個侍衛退了進來,身上都負了傷。元慶也進來了護在林家寶身邊。

    皇後看著有些害怕卻強忍著的林小侍,安慰他︰“別怕,禁軍馬上就到了,我們先去乾清宮躲避一下。”

    皇後經歷過早年激烈的皇位斗爭,逼宮什麼的都是見過的。想著林小侍到底年紀小,哪里經歷過這些。

    “皇後娘娘我不怕了……”林家寶握著拳頭說道。

    皇後對林家寶的表現還是比較滿意的,好在他沒有哭哭啼啼的。

    皇後和林家寶他們有侍衛們護衛著,向後院快步急走。

    前院的侍衛們漸漸支持不住,已經有人沖了進來。領頭進來的薛松眼尖地看到皇後,大喊一聲︰“皇後在那里,歷王說了誰能抓到皇後娘娘,賞銀一萬兩黃金。”

    此話一出,就有賊人往這邊沖來,侍衛們紛紛上前抵擋。

    剩下的侍衛們繼續護衛皇後娘娘和林家寶他們前行。越來越多的人沖過來,一時間廝殺的聲音在林家寶的耳邊響起。

    林家寶他們身邊的護衛越來越少,艱難前行著。林家寶身邊的兩個暗衛也加入拼殺,有了這兩人的加入。情勢有些許好轉,但奈何對方人數眾多,兩個暗衛也疲于應付。最後還是被賊人鑽了空子向他們襲來。

    一個賊人眼看著要抓住他們,就被侍衛們聯合砍殺。但後面還有不要命的人源源不斷地前來,眼看著身邊的侍衛們都被賊人們纏住。元慶也撲了過去,抱住前來的賊人。“皇後娘娘、林小主你們快走……”

    “元慶……”林家寶眼里含著淚水,撿起侍衛掉落在不遠處地上的大刀,扶著皇後娘娘快跑。

    皇後跑出了沒多遠,腳下一個不穩摔在地上。

    “皇後娘娘您沒事吧?”林家寶上前扶起皇後娘娘。

    “嘶……我腳崴了……”皇後平日哪走過那麼多路。

    林家寶想都沒想就背起皇後娘娘往前走,皇後娘娘人到中年體重不輕。林家寶感覺到身上一沉,但還是咬咬牙撐了下來。

    林家寶使出渾身的力氣,背著皇後娘娘拼命地往前跑著。

    林家寶慌不擇路地跑了很久,專挑宮中的小道,幾個來回下來,倒是把賊人都甩開了。

    皇後看著脖子上臉上都是汗水的林家寶,想著他這麼瘦小的身子背著她跑了那麼久……心中很是感動……

    皇後見四下無人,“放本宮下來吧,累壞了吧……本宮自己走。”

    林家寶用手擦著汗,“皇後娘娘我不累,我再背著您跑一會兒,可不能讓壞人抓到您。”

    好在林家寶到底是村里長大的,腳力還行。接著林家寶又忍耐著跑了一些路。“皇後娘娘我跑的時候沒看路,這里好像不是往乾清宮的方向……”

    “沒關系,我們先找個地方藏起來。宮里禁軍眾多要對付那百余人肯定不是問題,我們只要找個隱蔽之所先藏起來,不要給賊人抓到。皇上和太子殿下他們也快回來了……”皇後知道若是沒有林家寶拼命地背著她跑,她恐怕早就被抓了。若是被用來要挾皇上他們就不好了,還好有林安竹在……

    林家寶又盡力背了皇後娘娘一段路,皇後見他實在累的不行,“快放本宮下來吧……”

    林家寶把皇後娘娘放下,他的背早已被汗水浸濕。林家寶用一直緊握在手里的大刀支撐著地,攙扶著皇後娘娘繼續往前走著。這把大刀對林家寶來說非常重,但他不敢松手,若有個萬一,用這把刀他也可以保護皇後娘娘。

    “安竹,這里的路你認識嗎?”皇後問林家寶。作為皇後出行很少步行,一般都有步輦出行。皇後看向偏僻莫生的宮道,想著這里應該會安全些吧……

    林家寶看了看四周,回答道︰“回皇後娘娘,安竹進宮的時候嬤嬤要求背過宮里的路線,而且這里我來過。再過去就是西璃宮了,安竹入宮後第一個月就是在那里度過的。”

    林家寶想了想後對皇後娘娘說︰“皇後娘娘要不我們就去西璃宮吧,那兒安竹比較熟悉。而且現在沒有新宮人進來,那邊是閑置著的沒有人,應該比較隱蔽的。”

    皇後想了想也很贊同,說︰“就去西璃宮吧。”

    語罷兩人不趕耽擱,快速地往西璃宮走去。

    到了西璃宮後發現確實如林家寶所說的一樣,一個人也沒有。林家寶帶著皇後娘娘找到了管事嬤嬤曾住過的房間,這也是西璃宮里最好的一間房間。

    長時間的空置使得房里積起了一層灰。“皇後娘娘您稍等我來收拾一下。”林家寶找了快布擦拭了起來。

    皇後娘娘也沒有光看著,也來幫著林家寶,不一會兒就大致收拾好了。

    “皇後娘娘您的腳好些了嗎?”林家寶扶著皇後娘娘在床邊坐下。

    “已經好多了,你也坐下吧,今日多虧你了。”皇後見了今日林小侍的所作所為,心中異常感動,對林家寶感激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