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歷王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軒轅昭洪不敢相信地看著皇帝軒轅昭深和太子軒轅瀚承還有二皇子軒轅瀚啟和大批侍衛由遠及近。

    “不可能……不可能……”歷王看向薛貴的眼神充滿殺氣,“是你……是不是你背叛了本王……”若是眼神能殺人,薛貴怕是早就化為了灰燼。

    “沒有……我沒有,歷王殿下。臣明明收到了臣兒子的信號。”薛貴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就憑這些計量就想造反,簡直是不自量力。”軒轅昭深不客氣地說道。“歷王你最好素手就擒,耽誤了祭祀的吉時,你將罪加一等……”

    軒轅瀚承拍了拍手,他身後的侍衛隊伍里冒出一隊的弓箭手,拉弓對著歷王他們……

    “外面還有五千軍隊等著你,歷王叔你逃不掉的。”軒轅瀚承看著歷王說道。

    “哈哈哈哈,想拿下我沒那也容易。”軒轅昭洪猛地把離他最近的薛貴拉至身上,又迅速把現在靠前位置的謝長清挾持。

    在軒轅昭洪動作的一瞬間,弓箭手就放箭。薛貴被擋在歷王身上前,身上已經插滿了箭。

    “哈哈你們再放箭啊……讓謝丞相成為軒轅王朝以來第一個被射成刺蝟的丞相吧哈哈哈……”

    “放開丞相,朕留你全尸。”軒轅昭深沉聲道,一時間大家不敢動作,氣氛有些焦灼。

    “皇上,不用管老臣的安危……”謝長清不顧自己的危險掙扎道。

    “都給我讓開……如果不想這老東西死,就給我乖乖讓路。”歷王把刀抵在謝長清的脖子上。

    “好……朕讓你離開,別傷害丞相……”軒轅昭深無奈,他雖然很不想放走歷王。但他不能罔顧謝長清的性命,更不能寒了臣子們的心。

    軒轅昭洪帶來的人向他聚攏,把軒轅昭洪和謝長清兩人圍在最里面。慢慢地向外走,軒轅昭洪把謝長清強拉上馬,囂張地說︰“軒轅昭深你奈我何……哈哈哈哈……”

    軒轅瀚承帶著騎兵去追,對父皇說︰“父皇快些祭天吧,兒臣去追……”

    “我也去……”二皇子軒轅瀚啟也騎上馬,向著歷王逃離的方向追去。

    快馬飛馳了許久,終于見著歷王他們的影子。歷王見狀把謝長清拋下,軒轅昭洪不敢真殺了謝長清,謝長清在朝中威望頗高,深受文臣們愛戴,若是殺了謝長清,他恐怕要被天下讀書人唾罵。

    軒轅瀚承他們不得不減速上前先救起謝丞相。軒轅瀚啟不甘地看著歷王的背影拉開了弓。只听嗖的一聲,軒轅昭洪背部中了一箭,險些掉下馬來。軒轅昭洪沒想到那二皇子軒轅瀚啟的箭術那麼好,他騎馬奔出那麼遠了,居然還會被射中……好在沒有傷到他的要害。

    軒轅瀚承扶起謝長清,“丞相您沒事吧?”

    “太子殿下,老臣無礙了。你們快去追歷王吧……”謝長清只是受了點驚嚇,身上有些擦傷,並無大礙。

    軒轅瀚承吩咐幾個侍衛護送丞相回去。軒轅瀚承自己和弟弟帶著騎兵們繼續追去。

    沿著地上的血跡,他們不至于失去歷王的蹤跡。一路上他們不曾停歇,不停地追逐著。好幾次都快要趕上了,歷王就會派他的死士們攔截。雖然軒轅瀚承他們騎兵眾多佔據優勢,很快解決了他們,但還是為歷王贏得了逃命的時間。

    “歷王身邊沒剩多少人了,不過他們逃的方向不向是往歷城,而是去往京城……”軒轅瀚啟追了大半天,說出了心中的疑問。

    “歷王可能還有安排……不能讓他去京城……”軒轅瀚承產生了不好的預感……

    “追……”

    經過一天一夜的追逐,雙方都精疲力竭。歷王沒想到那軒轅瀚承那麼狠,一直緊追著他不放。害得他連休整的時間都沒有,身邊的死士越來越少。軒轅昭洪一行人又饑又渴,但他還是苦撐著,一直有個信念在他心中支持著。他還有後招,只要到了京城和他另一群死士匯合,他就有信心能東山再起……

    歷王身邊的侍衛扶著歷王下馬,“歷王殿下您休息一下,天色暗了此處隱蔽一些,屬下給您找著些食物和水……”

    歷王讓身邊的死士給他包扎傷口,背上的箭傷雖然不重,但失血過多,軒轅昭洪感覺有些暈眩。“給我找些水來,我們立時就走……快些到慈雲寺再說。”

    “諾。”

    歷王問向他的心腹,“你說薛松那邊會成功麼?”軒轅昭洪經過了今日的變故,心中也在隱隱擔心。

    “歷王殿下您放心,您給這薛松一百個以一擋十的死士,又給了薛松那麼多金銀讓他收買江湖高手,還動用太後娘娘最後留給你的釘子。肯定能成功的……”事到如今心腹心中也不確定,只好安慰歷王道。

    過來一會還不見取水的侍衛,軒轅昭洪感覺到了危險,“不好,快走……”

    歷王他們騎馬奔馳了一小會兒,就听到後面傳來了馬蹄聲,是太子軒轅瀚承他們又追上來了。

    軒轅瀚承他們這一天一夜都沒有停歇,在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攔住歷王,不讓他踏上京城一步。這一天一夜下來,繞是軒轅瀚承身後的騎兵隊是精英中的精英,也都覺得疲憊不堪。

    在這一天一夜中,他們僅有過一次稍作停留。軒轅瀚承下令殺了一匹戰馬,僅以喝馬血來補充體力。軒轅瀚啟對哥哥更是欽佩不已,他已經有好幾次都支撐不住了,但還是咬牙堅持下來。

    軒轅瀚承追上歷王他們,一馬當先地與侍衛們拼殺起來,“歷王叔你逃不了……”

    歷王軒轅昭洪身邊只剩下三十多人,根本不是軒轅瀚承他們的對手,很快處于弱勢。

    軒轅昭洪要看著身邊的死士一個個倒下,突然哈哈大笑。“軒轅瀚承你別得意,你以為本王沒有後手嗎?再過半個時辰的時間,我的人要是沒有見到我,皇後她就別想活了……”

    “你說什麼,你把我母後怎麼了。”軒轅瀚啟听了緊張地大吼。

    “哈哈昨日一早薛松應該就會帶著死士們潛入後宮,皇後還有你父皇的妃嬪,哦呵呵……也許還有太子你的什麼新寵,都已在我的掌控。若我沒有按時在約定的地方出現,再過半個時辰香後就是她們的死期。”軒轅昭洪得意地說。

    軒轅昭洪他早就做了兩手準備,若是失敗了,他也早想好退路。他行事前特意見了薛松,把他和太子妃薛采裕的秘密都和薛松說了。當時薛松就嚇傻了,他沒有想到他的這個嫡長女會如此大膽。事已至此,他也只好追隨歷王殿下了。軒轅昭洪對他許諾,若是大事能成,等他登基之後會封薛采裕的嫡妹為貴妃,並為薛松加官進爵。

    薛松听從歷王殿下的安排,計劃潛入後宮。目標直指皇子、皇後和後宮嬪妃,抓住他們和歷王匯合,這樣如果歷王失敗,有他們做要挾,他也能安全順利地反回歷城。若是成功了那些皇子、皇後她們自然也是個死……

    軒轅昭洪沒想到這次祭天,皇帝會把所有皇子都帶去。不過沒關系,只要抓到皇後或是一兩個嬪妃就好。那些嬪妃連著前朝,若是皇帝不顧他她們的安危執意要置他于死地。那軒轅昭深也無法向朝廷交代。只要有了這些護身符他就可以不用擔心軒轅昭深在短期之內進宮歷城,他也可以休養生息,擴充自己的實力。

    “軒轅瀚承你敢不顧你母後的安危嗎?哈哈,若是你們不放我走,可是有很多人與我陪葬……”軒轅昭洪見軒轅瀚承他們愣住了,大笑著和僅剩的死士們上馬離開。

    “皇兄我們怎麼辦?母後她……”軒轅瀚啟不甘心地問哥哥,同時也很擔憂母後的安危。

    “我已經派人跟上他們,他們是騎馬的沿途會留下痕跡。務必要查出來他們約定的地點,不要驚動了他們先查探清楚。”軒轅瀚承對弟弟說道,“放出信號給父皇引大軍前來,找到他們的約定地點就立刻包圍他們。”

    “諾。我明白了,一定不能放過他,若是母後有什麼,我一定要把他千刀萬剮……”軒轅瀚啟怒氣沖天。

    軒轅瀚承吩咐侍衛爬到樹頂,往京城方向眺望。“太子殿下,在皇城上方冒出濃濃黑煙……”

    軒轅瀚承听了心中一緊,他的乖寶……

    軒轅瀚承當機立斷地說︰“我帶一半的人先回京城。歷王的話不一定屬實,宮中禁軍眾多,想要挾持也沒那麼容易。我要親自回去看看……”

    軒轅瀚承對弟弟說︰“歷王所說的半個時辰,就說明他的落腳處里這不遠,可以往京城近郊附近搜索。我回宮看了,若是母後他們平安無事就立刻發信號給你。”之後軒轅瀚承又囑咐弟弟不要魯莽行事,查明了歷王的藏身地後一定等大軍前來才能采取行動。

    軒轅瀚承帶著一小隊人騎馬往京城趕去,他的乖寶一定要好好的……他真的承受不起再一次失去寶貝……

    歷王軒轅昭洪狼狽地帶著十來個人趕到了慈雲寺。他母後在世的時候經常來此燒香,寺里的住持曾受過他母後的恩惠。京城慈雲寺在他母後逝去後,就漸漸不受重視,香火也不旺盛,這里也是他在京城最隱秘的角落點,這次他來京城都住在這里,最是安全可靠。

    住持見歷王殿下滿身鮮血,“歷王殿下,歷王殿下……您沒事吧……”

    “薛松他們人呢……”軒轅昭洪抓住住持問道。

    “老衲在此等了一天一夜了,都不見薛大人他們……怕是……”住持回答道。

    軒轅昭洪听了後氣血上涌,他洪捂著胸口,終是沒有忍住一口鮮血吐了出來。“怎麼會……怎麼會……薛松這個廢物!”

    “歷王殿下……”住持趕緊扶住歷王。

    歷王在心里想著脫身的辦法,他不想死,他不甘心……

    這時住持身邊的小和尚來報︰“不好了,不好了。寺院被軍隊圍住了,在外面的士兵已有千人之多,後面還有士兵源源不斷地前來……”

    軒轅昭洪眼前一黑,上天是要亡他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