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懿旨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七月初七乞巧節,御點房上下都十分忙碌。除去要給皇後娘娘制做的糕點,這一天她們還需要制作大量的巧果,用作乞巧節皇後娘娘送去各宮的節日應景糕點。

    巧果的做法是︰先將白糖放在鍋中熔為糖漿,然後和入面粉、芝麻,拌勻後攤在案上捍薄,晾涼後用刀切為長方塊,折為梭形面巧胚,入油炸至金黃即成。雖然做起來並不難,但要做的量比較大,林家寶他們一早就開始忙活了。

    “安竹,你先別忙了,和我先把燕窩糕送去皇後娘娘那。”林嬤嬤把一個食盒遞給安竹。

    “諾。嬤嬤我這就來。”林家寶放下手里的活,去洗手。

    “林嬤嬤,帶我一起去吧。”玉瀧對林嬤嬤求道。今天是乞巧節,她特地把之前繡了好久的精美荷包戴在身上。希望能在皇後娘娘面前露露臉。

    “不用了,安竹和我去就行了。你們三個抓緊做巧果吧。”林嬤嬤無視她的請求,玉瀧那點心思她哪里會不知道。

    玉瀧看著林嬤嬤帶著安竹離去,心中憤憤不平。

    林嬤嬤帶著安竹到永壽宮主殿的時候,就看到周嬤嬤等在殿外。

    “林嬤嬤你們可來了,皇後娘娘和太子殿下都在呢,正等著你的點心呢。”周嬤嬤對林嬤嬤使了個眼色。

    “這個是安竹吧,听林嬤嬤說,你現在的手藝也很不錯了。”周嬤嬤笑眯眯地看著安竹,對他的外形樣貌很是滿意,心想應該能交差了。

    “周嬤嬤好。”林家寶上前和周嬤嬤問好,听了她的夸獎有些靦腆地笑了。

    林嬤嬤走在前面,突然捂著肚子彎下腰,“哎呦,怎麼突然肚子好疼啊……”

    林家寶緊張的扶起林嬤嬤,“嬤嬤,你怎麼了?”

    “哎呦,肚子突然不大舒服,哎呦……安竹啊,你和周嬤嬤進去吧。我這個樣子去見皇後娘娘和太子殿下太失禮了。”林嬤嬤對安竹說道。

    “那嬤嬤你怎麼辦,要緊麼?”林家寶不放心地問。

    “我沒事,我去一下恭房就好了。你快去吧。”林嬤嬤說道。

    “諾。”林家寶提著食盒和周嬤嬤一起進了主殿。

    主殿里皇後和太子正坐著說話,皇後看到安竹端著點心進來,林家寶先上前跪下行禮。“御點房安竹,叩見皇後娘娘、太子殿下。”

    “免禮。”皇後仔細的打量了他一番。的確像周嬤嬤說的,是個容貌討喜的孩子。

    皇後看到盤子里喜鵲造型的糕點,“這是什麼糕點?造型很應景。”

    “回皇後娘娘,這是燕窩糕。是用麥芽糖、燕窩碎、糖和糕粉做的,味道清甜。今天是乞巧節,特意用了喜鵲的模子。”林家寶小心地回答。

    皇後看他回答的有條不紊,也不慌亂膽怯,對他的好感又多了幾分。

    軒轅瀚承看著林家寶乖巧的小臉,“你進宮多久了,覺得宮里如何,可還習慣?”

    “回太子殿下,安竹進宮一年多了。已經習慣了宮中的生活。宮里很好,我也和林嬤嬤學到了做點心的本事。”

    軒轅瀚承又問︰ “你是哪里人?家住在哪里?家里還有哪些人?可有兄弟姐妹?”

    “安竹是徐州沛縣人,家在離沛縣不遠的林家村。家中有爹娘,還有一個哥哥和兩個姐姐,還有一個弟弟和妹妹。”林家寶據實回答。

    林家寶說的,軒轅瀚承其實都知道。看著他的寶貝,一張小嘴一張一合地說話,心中一片火熱。

    “你家里子嗣興旺,很不錯。”軒轅瀚承加重子嗣興旺這四字的咬字,別有深意地說。

    皇後听了太子的話,也滿意地點頭,“你娘是個有福氣的。”

    “哈哈,你也是個有福的,拿著,賞賜你的。”軒轅瀚承把一塊如意玉佩遞給了林家寶。

    林家寶看著玉佩,愣了楞。

    “太子殿下賞你的,還不快謝恩。”周嬤嬤拉了拉安竹。

    “謝太子殿下!”林家寶拿過玉佩,甜甜的笑了。這是他第一次單獨收到賞賜呢。

    皇後和周嬤嬤相視一眼,知道太子這是滿意了。“今天的糕點很是不錯,周嬤嬤,帶他下去領賞吧。”

    “諾。”

    皇後看太子神情滿意也放下心來,“就這個了吧。”

    “是的,母後,就他了。感謝母後物色了這麼好的人兒。年紀是小了點,但也更好調╴教。”軒轅瀚承感激的看著母後。

    “你喜歡就好,我回頭和你父皇提提,沒有什麼問題的話,我就下懿旨了。”

    林家寶從永壽宮主殿出來,看到林嬤嬤正等在那里,快步上前。“嬤嬤,您好點了沒有?”

    “已經好多了。你呢?一個人去有沒有害怕。”林嬤嬤問。

    “沒有害怕。今天皇後娘娘夸糕點做的好呢!皇後娘娘和太子殿下還問我好些話呢。嬤嬤這是皇後娘娘賞的,還有這個玉佩,是太子殿下賞賜的。”林家寶把周嬤嬤給他的一包賞銀給了林嬤嬤,又把玉佩給她看。

    林嬤嬤看了看玉佩,又還給他。“太子殿下賞賜的,你就好好收著吧。”

    皇後和皇帝提了後,皇帝也覺得這個方法可行。立即派人調查林安竹的身家背景,沒兩天的功夫。關于林安竹從小到大的生活,家里的每個人,親戚關系、鄰里等等,甚至他家里祖宗幾代的情況都查的清清楚楚。

    “梓童,這次的人選的不錯。”皇帝贊道,林家世代農耕為生,身家清白。今年林家的大哥更是考中了秀才,成績優秀,來年中舉也大有可能。皇帝一向喜歡人才,“以後也是官身,這身世也不算太差了。”

    “是啊,皇上。這一家真是子嗣興旺啊。您看,這張氏生了一對龍鳳胎真有福氣。”皇後也很滿意。

    “梓童你看,這林家的大女兒去年也生了對龍鳳胎呢。”皇帝也很滿意。

    “若是也能為我們承兒生一對龍鳳胎就好了。”皇後感嘆道。

    皇帝想軒轅王朝的皇室中還沒有龍鳳胎誕生過呢。“如果真能龍鳳呈祥,朕一定重重的賞他哈哈!”

    皇後看了一下,八月初五是個好日子。就安排底下的嬤嬤去安排了。

    這天傍晚,一道皇後娘娘的懿旨,打破了御點房里的平靜。

    林家寶听到皇後娘娘的懿旨後,整個人都蒙住了。

    “安竹,快謝恩吧。明天一早,會有專門的嬤嬤來接你。”周嬤嬤親自過來讀皇後娘娘的懿旨。

    “謝皇後娘娘恩典。”林家寶一張小臉煞白,跪下來謝恩。

    “周嬤嬤,您看這孩子都高興傻了,哈哈。”林嬤嬤扶起安竹,對周嬤嬤笑著說。

    周嬤嬤也不在意,離去前又好心提點,“你們晚上好好整理準備一下,明天可別讓嬤嬤們等著了。”

    周嬤嬤和來傳旨的人走後。只听哇的一聲,林家寶哭了起來。

    “嬤嬤,我怕……”林家寶說著大哭起來。

    玉霜她們三個也圍到了他的身邊,給他道喜,讓他別哭。

    “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你哭什麼,別人求都求不來呢!”玉瀧酸溜溜地說。

    玉靈拍了拍玉瀧,“別說了,看安竹哭的多傷心啊。”

    “嬤嬤,我是不是以後都出不了宮了。嗚嗚……”林家寶不知道做太子殿下的小侍要做些什麼,但他隱約感覺他再也出不了宮了。

    “我好想我的家人,想著以後出宮和他們團聚,他們都等著我呢!”林家寶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安竹啊,你別哭了。你以後就是太子殿下的人了,好日子在後頭呢。也不一定就出不了宮,家人也未必見不了的。”林嬤嬤一邊撫著他的背,一邊安慰道。

    “是啊,安竹。你別哭了,眼楮要哭壞了。”玉霜也柔聲安慰,伸手給安竹到了杯茶,摸了摸茶壺都冷了。“玉瀧幫我加點熱水。”

    “安竹,你听林嬤嬤說。這是皇後娘娘下的懿旨,已經不能改變了。你只能接受,若你要抗旨啊,不但你自己小命不保,還要連累家人的。你自己想想吧。”林嬤嬤有些嚴厲的和他說。

    “嗚嗚嗚嗚……嬤嬤,我知道了。嗚嗚嗚……”林家寶也知道林嬤嬤說的是對的,就是止不住淚水。

    玉瀧端著托盤走過來,把茶壺放上,去一旁燒水的地方,心中越想越嫉妒。為什麼,安竹這麼好命!還不是林嬤嬤經常帶他去皇後娘娘那露臉,如果帶的是她,也許今天好命的就是她了呢!

    玉瀧越想越不甘心,看著滾燙的開水,心中冒出一個惡毒的念頭,若是安竹的臉毀了……

    “茶來了。”玉瀧端著托盤上裝著滿滿一整壺的開水,小心地上前,等走到安竹面前的時候,裝作不小心,身體一歪,把茶水潑向了安竹的臉。

    “哎呀!小心。”大家紛紛把安竹拉開。林家寶也下意識地用手一擋。

    “安竹,你沒事吧,有哪里被燙到啊?”林嬤嬤緊張的看著林安竹。

    “嬤嬤,我手疼。”林家寶的右手背上紅腫一片。

    “快用冷水沖沖,拿燙傷藥來。”林嬤嬤拉著安竹到水池邊。

    “我去拿燙傷藥!”玉靈快步跑出去了。

    林嬤嬤看見摔在地上的玉瀧,上前就一巴掌。“玉瀧你這是做什麼!”

    玉瀧捂著臉,不敢置信,嬤嬤從來沒有打過她,“嬤嬤,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腳崴了。”玉瀧哽咽地說。

    林嬤嬤是宮里的老嬤嬤了,真摔假摔會分辨不清麼?這個玉瀧居然起了這麼惡毒的心思,怕是不能留了。

    在一旁幫安竹沖洗的玉霜,也用失望的眼神看著玉瀧。

    “燙傷藥膏來了。”玉靈拿著藥膏跑回來。

    林嬤嬤小心地給安竹上藥,還好傷的不嚴重,只是有些紅腫,並沒有起泡。

    “安竹,嬤嬤陪你回去幫你整理一下吧,你手也不能動,然後你就早點休息不要多想了。”林嬤嬤拉著安竹走了。

    “嬤嬤,我也來幫你。”玉霜也一起去了,看也不看還跪在地上的玉瀧。

    “嬤嬤,我也來……”玉靈也快步跟上。玉靈雖然孩子氣,但也不傻,剛剛那一壺熱茶水分明是往安竹臉上潑的。想想真是氣憤,玉瀧怎麼可以這樣做呢!

    太子東宮的內書房內,軒轅瀚承得到林家寶被燙傷手的消息,眼神瞬間冰冷。再得到傷的不是很嚴重的時候,稍稍放下心。

    “元福,教引嬤嬤你都叮囑過了麼?”軒轅瀚承問元福。

    “回太子殿下,兩個嬤嬤那邊我都打點過了。”

    “你再去一次,把頂級的傷藥送過去。”軒轅瀚承吩咐元福。

    “諾。”元福退下。

    軒轅瀚承又招來暗衛,“和林嬤嬤說,那個宮女讓她處理一下。若她不願意照辦,你就幫幫她。”

    任何傷害他寶貝的,都將付出代價。

    書房外侍衛通報,“邱嬤嬤求見。”

    “請她進來吧。”邱嬤嬤原是母後宮里的管事嬤嬤,年近四十。為人嚴謹,行事老練,雷厲風行。太子東宮里能處理的這麼干干淨淨,都是她的功勞。使得太子東宮的後院都安分了不少。自從太子妃“病了”後,軒轅瀚承就把太子東宮里後院諸事都交由她管理。

    “叩見太子殿下,老奴來請示您一下。皇後娘娘賜的林小主,是安排在後院哪個院里?”邱嬤嬤叩見太子殿下,後道出來意。

    “不安排在後院了,就在平樂苑吧。你讓人重新把主殿布置一下。”軒轅瀚承早打算好了,平樂苑離他的內書房比較近,他自重生後都住在這里,比較清淨。周圍的景色也不錯,而且離後院比較遠。軒轅瀚承是不想讓那幾個女人靠近他的寶貝的。

    “把寢室布置的喜慶一些,你再挑兩個資質好點的宮女和太監,還有平樂苑以後都用內書房這邊的小廚房。”軒轅瀚承繼續吩咐道。

    邱嬤嬤一听,就明白這位林小主的不一般了。心里有了計較,以後關于這位小主的事都要用點心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