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前奏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半個月後,林家村里的空地上里正正在宣布從縣城看來的告示內容,告訴村里入宮的家人可上京城在中秋節時團聚的好消息。

    村里人听到消息,都議論紛紛。

    “大壯,驛站有你家的信,我幫你拿回來了。”里正叫住林大壯家的一行人,“家文來看看,是你們家雙兒寄來的,好大一個包袱呢。”

    現在里正對林壯一家的態度很是親熱。林家文今年考中了秀才,現在也可是有功名的人了,見了縣太爺也不用跪的。

    林家文沒有理睬里正刻意討好的態度,接過包袱敷衍了兩句。

    村里人都听到里正的話,也好奇地大量那個包袱。有幾個人起哄說︰“林秀才打開大伙兒看看啊,你家雙兒捎什麼好東西回來啊?”

    之前進宮的10人里,只有住在村頭林家的閨女林嬌嬌捎回來東西,那林嬌嬌的娘那個得意的呀。逢人就說她家嬌嬌怎麼怎麼地好,現在在貴人娘娘宮里當差,很受賞識呢,還捎回來不少銀子呢。

    這次林家寶寄回來的包袱那麼大,村里的都盯著,猜測著他捎回來多少銀子。

    林家文不理會他們的起哄,和父親一起快步回了家。

    家里張惠娘扶著已經有六個月身孕的兒媳,“可是有什麼好消息?”

    林家文把里正宣布的消息說了,又很激動地說︰“家寶捎了東西回來!”

    一家人听了都很激動,連忙催促道︰“快打開看看……”

    自從林嬌嬌捎了東西回來後,他們也一直盼望著家寶也能捎信回來。家寶進宮已經一年多近兩年了,家中無時無刻不掛念,哪怕是個口信也能讓他們安心。

    一家人迫不及待地了打開了包袱,里面是一疊厚厚的信、一個精致的荷包,還有一包用帕子包好的應該是銀子。

    林家文首先展開信紙,林家文看了看,林家寶的字寫的比較大,開始給大家朗讀起來︰爹爹、娘親,我是家寶。我在宮里過的很好,我現在正在皇後娘娘宮里的御點房做事,專門給皇後娘娘做點心。

    御點房管事的林嬤嬤對我和好,教會了我做點心,我現在自己會做好幾種點心、糕點,都可好吃了。可惜你們吃不到,不過等我出宮後就能天天做給你們吃啦。我現在每個月有一兩銀子的月錢,還經常有賞賜,等出宮後,我就可以在縣城里開家點心鋪子。以後一定會賺很多很多錢,然後在城里買間大房子。我們一家人住在一起!

    爹娘、大姐、大姐夫、大哥、大嫂、二姐、小弟、小妹我真想你們!

    這次皇後娘娘開恩,中秋節你們一定要來看我哦。怕你們盤纏不夠,我把我攢的銀子和賞賜都捎回來了。還有之前給我帶進宮的銀子,我都沒用,在宮里也沒有花銷,都捎回來了。

    一定要來看我哦,家寶好想你們!

    听家文讀完信後,又看了家寶畫的畫,張惠娘抹著眼淚,“這孩子畫的可真好,那點心畫像真的一樣。”

    “看來家寶在宮里過的不錯,這下可以放心了。”林大壯也很開心,“孩子他娘,明天你去趟親家那里,錦兒也一直掛心著呢。”

    林家寶的大姐林錦兒知道家寶進宮的消息,傷心不已險些動了胎氣。還好有驚無險,生下一對龍鳳胎。樂壞了秦家人,秦太太對龍鳳胎稀罕的不行,更加信了當初林錦兒的好命格,在林錦兒出了月子後就把管家的權利交給了她,自己做起了寵溺孩子的好奶奶。

    林大壯打開帕子,確實有很多銀子。數了數,居然有一百三十五兩銀子。“這麼多銀子啊!

    “哇!哇!”龍鳳胎也很激動,這麼多銀子,可以買多少好吃的啊。

    “怎麼這麼多,不是一個月一兩銀子,加上之前帶進宮的二十兩,頂多也就應該三十幾兩?听說林嬌嬌才捎回來二十幾兩銀子呢。”林家文疑惑道。

    軒轅瀚承看到林家寶包了三十五兩銀子,就又讓人添了一百兩。想想又怕不妥,就吩咐都用碎銀子。所以林家收到的包袱才會變成比較大的一個。

    “這有什麼,家寶是在皇後娘娘宮里做事,皇後娘娘在後宮可是最大的,當然最大方了。賞賜的也多。”張氏不在意地說,一家人听了,除了林家文外,都覺得是這個理沒錯!

    林家文的妻子吳氏也想著,這下相公明年去徐州考鄉試的銀子也足夠了。

    林莉兒摸著那個精致的荷包,上面繡的花草好漂亮,荷包也鼓鼓的,把里面的都倒在桌上,“這荷包里面還有呢!”

    只見荷包里倒出了五個銀果子和三枚金瓜子。

    “呀!這個是金子做的麼。真好看!”小妹捏著一枚細看。

    “到底是宮里的,做的就是細巧啊。這個銀果子估計也有二兩重呢。”張氏在手里掂了掂重量。

    一家人開心地圍著桌子把玩起來。

    有了這一大筆錢,一家人商量下來。除去要上京的盤纏,和林家文明年要去省城徐州鄉試的花銷。

    剩下的銀子準備把家里翻新一下,再加蓋幾間房,把家擴大一些了。眼看著家里要新添人口了,孩子們也大了。房子的事情迫在眉睫了。

    本來想把銀子留著先供兒子明年鄉試用的,現在不用顧忌了。農村里蓋房子並不貴,人工加上材料,花上幾十兩就能蓋的很好了。

    還有有剩下的就準備再買上幾畝良田,現在不用交地稅,地越多收入也越多。

    把這畝田算在林家寶的名下,大家都沒有異議。若是以後家寶還捎銀子回來,都準備多多置辦田地。這樣家寶回來後,也有些依仗。

    荷包里的先留著不動了,萬一有個急事也能應急。

    第二天一早,張氏進城看望女兒,林大壯帶著林家文去里正家談蓋房子和買地的事宜。

    他們走後沒多久,林嬌嬌家的上了門。

    林嬌嬌娘昨天听說林家寶也捎了東西回來,很是好奇,今天一早就來打听消息。

    吳氏也不好趕她,由林莉兒扶著,只好請她坐下。“這一大早的,可是有事?”

    “我听說你家雙兒捎東西回來,就來問問。哈哈,你家雙兒現在在哪里當差啊?我家嬌嬌在貴人娘娘宮里當差呢!”林嬌嬌娘八卦地問。

    吳氏看不慣她的樣子,“我們家寶在皇後娘娘的宮里的點心房當差呢!”

    “皇後娘娘宮里的呀!”林嬌嬌娘頓了一頓,隨即又得意道︰“那就是廚房的雜役咯,我家嬌嬌可是在娘娘跟前的。你家雙兒捎了多少銀子回來。”

    “關你什麼事!”林莉兒听她說弟弟是雜役,生氣的說。

    “听說很大一包呢,不少銀子吧。”林嬌嬌娘不死心地問。

    “就不告訴你。”林莉兒潑辣地回她。

    吳氏也不想透露給她听,財不外露她是知道的。“沒多少,林大娘,我家還有事呢,我這也不方便招待你,你請回吧。”

    “哎呦,你當上秀才娘子擺架子了是麼?你不說我也知道,一個雜役而已,肯定是包了一大包銅板回來了吧,哈哈哈哈。”林嬌嬌娘見她們都不肯說,惡意地猜想。

    林莉兒拿出一個大掃把趕她,“你走不走!走不走!”

    林嬌嬌娘一邊走一邊罵地出了林大壯家,“死丫頭,這麼潑辣,小心嫁不出去。”

    張氏到城里秦家的時候都快中午了,秦家一家人都在。林錦兒見到娘也很高興,“娘你怎麼來了。”秦愷行看到了也上前給岳母行禮。

    張氏先和親家兩口子問好,又看了大孫子聰哥,和一對龍鳳胎。

    之後,把林家寶捎家書回來的消息都說了。秦家人听了也很替他們高興。

    “岳母,岳父和家文準備何時出發?”秦愷行問道,他心里有個想法。

    “他們準備八月底就走,路上要半個月呢。”張氏回答道,家里商量下來就林大壯和林家文去。她其實也很想去,但大媳婦到十月就要生了,家里還有三個孩子,都離不開人。

    “你們看這樣可否,這次讓我陪著一起去京城吧。我都沒去過京城,正好借此機會去看看。店里也壓著一些貨,我帶去京城探探門路。我這些貨都是好的,就是花紋在這邊有些過時,也許去了京城人們看著新鮮呢。到時候我再買些京里時興的布匹回來。”秦愷行很有商業頭腦,都打算好了。

    秦老爺听了也很是贊同,兒子成家立業了,是可以去歷練一下。對張氏說︰“親家母啊,愷行說的不錯,讓他一起去吧。家里馬車什麼都有,你們也不用花錢去雇,我再給多派幾個伙計、家丁一起護送,這樣路上也安全一點。”

    “那感情好呀,謝謝親家了。我回去和他們說。”張氏听了自然同意。

    中午秦家人又熱情地留了張氏用午飯,下午有用馬車送了她回去。

    張惠娘回去把秦家的意思說了一下,大家都覺得好。接下來,林大壯一家就忙碌了起來。

    就在林大壯一家高高興興地蓋房子,準備上京城的東西時。軒轅瀚承也在盤算著他的計劃。

    轉眼到了七月,軒轅瀚承開始重新參加朝會,朝廷上應對起事情也越發成熟圓滑,大臣們也都感覺到了太子殿下日益強烈的威壓,對他又是信服,又是懼怕。

    照例下午,軒轅瀚承來到了永壽宮陪母後用點心說話。

    皇後對太子經常來陪她很是欣慰,她的二皇子軒轅瀚啟喜歡舞刀弄棒的,不是經常過來。但是太子比較貼心,經常來陪她。來覲見的命婦們都夸太子殿下孝順。

    “承兒,我看過些天就是乞巧節了,我宴請一些朝中的未婚女眷進宮來可好。借此機會先給你選一個側妃如何?你現在身邊除了薛采裕就只有三個侍妾,太少了,她們年紀也都大了,我想你也不怎麼喜歡了。”皇後想著先納個側妃,等薛家的事情結束了,再好好選個太子妃,畢竟是未來的國母,要母儀天下,不能馬虎了。

    “母後,不用了。我還要調理個一兩年,現在納妃,恐怕不妥。”軒轅瀚承搖頭。

    “怎麼還要一兩年,這都過去一年多了。那錢太醫怎麼辦事的,不是說隨軍幫你調理的。”皇後有些惱怒。

    “母後不要怪錢太醫了,他也很用心為我解毒調理了。不過,出征在外,有時候難免顧不上。我現在體內毒素已清,就是調理上還欠缺些。”軒轅瀚承回復道。

    “那可怎麼辦,你這次出征將近一年在外還沒什麼,但你現在回來了。若是再一兩年不近女色,又沒有子嗣。這樣怕是要有太子殿下有疾的傳言了啊。”這是皇後所擔心的。

    “可是我現在還沒有調理好,力不從心的,雖是可以勉強行房事,但子嗣卻不會有的。”軒轅瀚承繼續和母後瞎掰。其實他身體早就康復了,但為了他的寶貝,他還是再拖上一兩年,他是不願意再踫其他女人了。

    “這可如何是好呢?”皇後擔憂道。

    “母後您別急,我想了一個辦法。”軒轅瀚承對母後道。

    “我想專寵一個雙兒,我只對這個雙兒特別寵愛,不再去其他侍妾那里。而雙兒孕育孩子要比女子艱難一些,那我一兩年沒有子嗣也是很正常了。”軒轅瀚承說出他的辦法。

    “專寵一個雙兒,這專寵于美的名聲……”皇後听了覺得這個主意還行,就是對太子的名聲還是有礙。

    “母後,這是最好的法子了。比起太子有疾這個傳言已經好多了呢。我還年輕嘛,英雄少年,愛慕美色也不算什麼。”軒轅瀚承繼續游說。

    “唉!這也只能這樣了。你可有人選了。”皇後問太子。

    “還沒有,還請母後為我物色一下。最好是母後宮里的。”軒轅瀚承不動聲色道。

    “周嬤嬤,太子說的你也听到了,明天把永壽宮里合適的名單給我。”皇後看向一旁伺候的心腹周嬤嬤。

    皇後和太子談話時身邊只留心腹周嬤嬤,她對周嬤嬤也很放心。

    “皇後娘娘請放心,我明兒就把花名冊給準備好了。”周嬤嬤很是自信地拍著胸脯道。

    軒轅瀚承听著周嬤嬤的話,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神情。

    與此同時,御點房的林嬤嬤收到太子殿下的暗衛給她的口信。林嬤嬤听了以後,眉頭緊鎖,嘆了一口氣。

    周嬤嬤得了皇後娘娘的吩咐就回去翻了永壽宮宮人的名冊。

    這一翻,周嬤嬤就傻了,永壽宮里一共才五個雙兒宮侍!其中兩個已經過20歲,還有一個才13歲,年齡15、16歲符合的才只有兩個。這兩個雙兒宮侍都是永壽宮里侍弄花草的,周嬤嬤特意去看了看人。

    這兩人都是相貌平平,一點也不出挑的。這如何讓太子殿下“專寵”呢。

    周嬤嬤在自己的房間里走來走去,這讓她明天如何向皇後娘娘交代呢。

    “叩叩……”周嬤嬤听見敲門聲,打開門一看是林嬤嬤,“老姐姐你怎麼過來了。”

    林嬤嬤提著一個食盒進來,“快要乞巧節了,我們御點房新研究了一款點心。周嬤嬤你在皇後娘娘跟前,最是了解皇後娘娘的口味。我這請你先幫我品嘗一下。”說著林嬤嬤把食盒放在桌上。

    “老姐姐你做的那肯定是好的,這皇後娘娘就愛吃你做的點心。”周嬤嬤和林嬤嬤都是皇後娘家的家生子,兩人之間有姻親關系,之後一起進宮,多年來也一直相互照應,以姐妹相稱。

    林嬤嬤把盤子拿出來,“你嘗嘗看,這是燕窩糕,這個模子也是新做的。”

    “這個喜鵲的造型好呀,老姐姐你用心了。皇後娘娘看了肯定喜歡的。”周嬤嬤拿了一塊放嘴里嘗了嘗,“味道真好!老姐姐你就等著賞賜吧。”

    “那就借你吉言了哈哈。”林嬤嬤也笑道,看著周嬤嬤放在桌上的名冊,“我看你好像在忙,我這沒有打擾你吧。”

    “唉!老姐姐我這正愁著呢,皇後娘娘想在咱們宮里給太子殿下賜個小侍,我看下來沒有一個符合的。這讓我如何交差呢。”

    “我們宮里的宮侍是很少的,這人選難辦吧。”林嬤嬤關心地道。

    “只有兩個符合條件的,但樣貌都太普通了。”周嬤嬤訴苦道。

    “那可怎麼辦呢,相貌不好,皇後娘娘肯定是不滿意的。”林嬤嬤附和著,“要說到相貌啊……我御點房里的雙兒的相貌到是很不錯的。”

    “唉可惜才13歲太小了。”周嬤嬤遺憾地說。

    “不是13歲了,上個月剛過了14歲的生辰,不過還是小了點。”林嬤嬤說著,“那長的到真是好,眼楮大大的像會說話似的,還有一對酒窩可討喜了。”

    周嬤嬤听林嬤嬤說的那麼好,想了想,“要不我把這三人都給皇後娘娘報上去吧,多一個湊數也好啊。”

    “是啊兩個人選太少了,多一個人的話名單上也好看一些。”林嬤嬤有心地引導。

    “嗯,就這麼辦了。”

    第二天,周嬤嬤把三個人選交給了皇後娘娘,皇後看了後,把花名冊重重地放在桌上,“周嬤嬤,你怎麼辦事的!怎麼才三個人選,里面還有個13歲這麼小的,湊數呢!”

    周嬤嬤連忙跪下,把之前想好的應答說出來,“皇後娘娘,這真不是我不用心啊。咱們宮里的宮侍太少了。只有兩個符合的,但長得實在是差強人意啊,這如何讓太子殿下“專寵”啊,我也只好再添上一個,雖然年紀小了點但相貌卻是很不錯的,不會辱沒了太子殿下。”

    周嬤嬤看著皇後娘娘的臉色好了一些,繼續說著“這個雙兒在御點房當差,人也乖巧懂事的。上個月剛滿14歲,雖是小了一點。但雙兒和女子不同,小一些正是鮮嫩的年紀呢。”

    “話雖是如此,但我怕承兒不喜歡。”皇後听周嬤嬤說了理由也沒辦法再怪罪她。

    “皇後娘娘,何不讓太子殿下看上一眼。要是不喜歡,那就只好在其他宮里的宮侍中選了。”

    “嗯,讓太子自己拿主意吧,是他要專寵的人,還是要他喜歡才行。周嬤嬤你去安排吧。”皇後並不想選其他宮中的人,不是自己宮里的總是不放心。而且從其他宮里選人,動靜也大了些,不妥啊。希望這個人選承兒能滿意吧。

    “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