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一年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運泰四年九月中旬,北邊蠻族南下,屠了邊城的一個小鎮。消息傳來,朝廷上一片嘩然。

    御史紛紛上書蠻族違背契約,是對軒轅王朝的挑釁,應予以回擊,以顯我朝之威。

    皇帝軒轅昭深當朝封太子為征北大將軍,統帥北大營五萬精兵出征。並命令在北邊鎮守的征遠侯和大軍配合,打擊蠻族。

    下朝後,御書房內,皇帝在和太子做最後的囑咐,“到了北邊不要馬上出擊,要探清楚虛實。蠻族人生性狡詐,一定要當心,你舅舅那邊也會給你支援。雖然這次出征我軒轅王朝的兵力佔據優勢,但切記不能輕敵。”

    “諾。兒臣一定謹記。”軒轅瀚承回道。

    “這次隨軍的太醫都安排好了?你自己的身子要注意了,出征再外也不要耽誤了。”皇帝還是很關心太子的身體。

    “請父皇放心,一切都安排妥當了。也請父皇保重身體,老是讓父皇擔憂真是兒臣的不孝。”軒轅瀚承對著父皇跪下叩首。

    “好了,起來吧。去和你母後道別吧,她也很擔心你。”皇帝把太子扶了起來。

    “諾。兒臣告退。”

    子時,幾道人影閃進御點房的院落內,軒轅瀚承熟門熟路地來到林家寶的房門前,輕輕地開門進入,留下了幾個暗衛守在院內。

    房內他的寶貝正在床上好眠,月光從窗戶外灑進來。看著在月光沐浴下的林家寶,睡顏是那麼的天真可愛。每次只要一看到,一整天下來的疲憊和煩惱都煙消雲散了。

    林家寶睡的很沉,小嘴抿著,嘴角微微上揚,仿佛在做著美夢。

    軒轅瀚承彎下腰低頭吻上他的眉心,在他的小臉上落下幾個輕輕的吻。從小小的酒窩吻到嘴唇上,軒轅瀚承怕吵醒他,不敢深入,只是用唇舌輕輕地舔著寶貝的唇瓣。

    “嚶唔……”林家寶好似感覺到了唇上的騷擾,把頭側向一邊,繼續著美夢。

    軒轅瀚承看著林家寶那露出的脖頸,在月光的映襯下,顯得有些慘白,但卻是那樣的誘人。

    軒轅瀚承克制不住,在那細嫩的脖子上來回輕輕的啃咬。

    突然,門外傳來細微的聲音,軒轅瀚承給林家寶蓋好棉被,輕輕地走了出去。

    “林嬤嬤,是你啊……”軒轅瀚承看向林家寶的房門,示意林嬤嬤跟他去院子里。

    “太子殿下,安竹他還小,才剛過了13歲,您這……”林嬤嬤起夜回來,就看到隔壁林家寶的房門微微敞開,她也就看到了太子殿下親吻安竹的那一幕。

    在深夜的院子里見著太子殿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她從一開始的驚訝震驚,到現在的習以為常,也算很淡定了。

    林嬤嬤是知道太子殿下對林安竹有著別樣的心思的,雖然並不知道為什麼會對這麼一個小雙兒那麼上心。但經過這半年和林安竹的相處,她也喜歡上了這個勤勞乖巧的孩子。所以會忍不住提了提。

    “林嬤嬤,我明日就要出征了,還望你對安竹多多照顧。”軒轅瀚承听出林嬤嬤對林家寶的維護,滿意的說。

    “諾。請太子殿下放心,一定不會有任何閃失。”林嬤嬤保證道。

    第二日,軒轅瀚承在滿朝文武的見證下,騎著他的坐騎,帶著五萬大軍離開了皇城。

    當大軍離開京城的時候,軒轅瀚承深深地往皇宮的方向看了一眼。

    那里有他的家人,他的寶貝,還有他的責任。這一戰,只許勝,不許敗!

    運泰五年五月,軒轅帝國對北邊蠻族的戰役取得了最終的勝利。軒轅瀚承坐在蠻族王城的大帳內,心中感慨萬千。

    這九個多月的時間,讓他經歷了戰爭的洗禮,性格也越發內斂,讓人猜測不到他的想法。

    這次的出征一開始並不順利,軒轅瀚承帶著軍隊到達邊城的時候,這邊已經進入了冬季。

    北邊氣候寒冷無比,京城過來的士兵不能適應,紛紛病倒。幸而軍隊里草藥準備充足,才沒有造成傷亡。

    蠻族知道軒轅帝國的軍隊前來,知道雙方兵力懸殊。蠻族不敢正面應對,經常在他們行軍路上埋伏或是夜里突襲。雖然都被擊破,但也造成不少的傷亡,令將士們頭疼不已。

    戰事一直膠著著一直到春季,軒轅瀚承施計引誘敵方部分主力,將其圍困埋伏,使得蠻族元氣大傷。

    軒轅瀚承乘勝追擊,經過幾場戰役就打到了蠻族的王城。

    由于有他舅舅征遠侯在後方坐鎮,糧草物資都跟的上。又經歷兩場大戰後,軒轅瀚承的軍隊順利的攻破了蠻族的王城。

    “太子殿下,征遠侯求見。”帳外的侍衛進來稟報。

    “請征遠侯進來。”軒轅瀚承話音剛落,看著一個穿著鎧甲身形壯實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

    “太子殿下,您剛下的命令,把蠻族滅族……這個……是否還要斟酌一下,等皇上的回復。”征遠侯王鎮是皇後的嫡親兄長,他在這次戰役上對太子的英明決斷的出色能力也很是欽佩。可是在處理戰俘的問題上產生了分歧。

    “不用了,父皇那里我也已經上了折子了。”軒轅瀚承理解征遠侯的想法,畢竟這一世,父皇和皇弟沒有因蠻族而死,他要滅了蠻族看起來太殘暴了。

    “可是,太子殿下,這樣對您的名聲不好啊!這蠻族里男女老少的都要處決……,或者只滅了他們的王族,剩下的都為奴可好。”

    “舅舅不要勸我了,我意已決。蠻族一直是一個狡猾頑強的民族,若是不斬草除根,就是為奴了,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必誅!若說到殘暴,他們所屠之村,哪個沒有老人、婦女和孩子。這次狠心下來,即解除了將來的隱患,又能對其他的小部落起到震懾,這是最好的決定了。名聲什麼的,我也不在乎。我想父皇也會贊同我的。”軒轅瀚承說道。

    “也只好如此了。”征遠侯也是知道太子分析的是正確的,唉!但這樣一來,太子怕是要背上殘暴不仁的惡名了。

    運泰五年五月,太子下令屠蠻族王城,不管男女老少,通通處決。整個城內血氣沖天,整整兩萬余人全部被絞殺干淨。世上再也沒有蠻族了。

    當皇帝收到消息,軒轅瀚承已經率大軍在回程的路上了。

    太子殿下將蠻族滅族之事在朝中引起渲染大波。

    御史們紛紛上書,稱太子殿下手段太過殘忍,有損軒轅王朝的仁義。

    更有甚者稱太子殿下功高蓋主,未經皇上允許就擅自下此命令,是對皇上的藐視,應該嚴懲。

    這些都被皇帝壓下,唉!想到太子才19歲,到底年輕氣盛,不會從長計議,這次處理的方法簡單粗暴,效果太過了些。

    皇帝在朝廷的壓力下,無奈取消了出城親迎的儀式。並在太子回宮後,讓他思過半個月,免了他的朝會,以示警戒。

    御書房內,皇帝軒轅昭深正在訓著太子。

    “這半個月,你就好好休息一下吧。下次可不許這樣行事了,你是未來的儲君。一個有著殘暴之名的太子,朝臣們怎麼想你。唉!罷了罷了,你還年輕,回去多想想。很多事情都要注意分寸,過猶不及。”皇帝一直以為二兒子比較沖動,沒想到大兒子也是如此。唉!不急,他身體還硬朗,還可以再教幾年,太子現在做的也很不錯了。

    “諾。兒臣明白了。”

    接下來一段時間內,關于太子殿下殘暴不仁的消息,傳遍了整個軒轅帝國。在有心人的傳播下,消息的內容愈演愈烈。

    什麼太子殿下令活埋了十萬戰俘啊,太子殿下喜歡虐殺小孩啊,甚至說太子殿下喜歡吃人肉等等消息都出來了,屢禁不止。

    百姓們本身就對消息真假的識別能力差,偏听偏信。對皇家的事情更是津津樂道,越是不讓傳播的越是好奇。

    永壽宮里,皇後剛讓周嬤嬤處置了幾個散播謠言的宮女太監,正生著悶氣呢。

    “母後您別生氣了,氣壞了身子就不值當了。”軒轅瀚承在一旁安慰道。“這次的事本沒有這麼嚴重,這是其中有著薛家在推波助瀾,所以才會如此。”

    “又是這個薛家,不過你父皇說了,他們也蹦不了多久了。”皇後想到現在已經臥病在床的太子妃很是解氣。

    “兒臣還要謝謝母後,這次出征在外,我宮中都處理干淨了。辛苦母後了,讓您多費心了。”

    軒轅瀚承這次出征並沒有帶元福,而是把他留在宮里配合母後清理他的太子東宮。

    趁他這次不在宮里,很多釘子都放松了警惕。現在這些人都被清理掉了,太子妃身邊的人也都被秘密的拿下了,套出了他們與歷王聯系的方法後都滅了口。現在和歷王聯系的都是軒轅瀚承的暗衛,並沒有讓歷王發現異樣。

    “和母後還說什麼謝呢。”皇後拍了拍太子的肩膀。

    說是不擔心,但想到現在的謠言對太子的影響,皇後還是忍不住擔憂。

    晚上皇上來到永壽宮寢宮,就看到皇後坐在床邊皺眉。

    “皇上,您看這謠言鬧的。本來我還準備承兒出征回來,就幫他納個側妃的。現在謠言滿天飛,大臣們心里怕也有想法。這人選不好定啊。”皇後對皇上抱怨道。

    “梓童別擔心了,朕已經在著手去辦了。其實謠言來的快去的也快。只要有新的消息,舊的就會慢慢地淡忘了。承兒的身子還需要調理,也還不急。”

    “是這麼個說法,不過承兒的名聲也要想法子彌補一下。”皇後想了想,突然靈光一閃,“皇上,您看,還有三個月就是中秋佳節了。若是下一道懿旨,讓宮人在中秋節與家人團聚如何,這可是前所未有的恩典了,這樣也算是為承兒積福了。”

    “這個主意不錯,章程還要再仔細一些。宮人與家人見面的地方,見面的時間都要安排好。宮人出宮時要搜身,還要多派些侍衛,可不能讓有的人鑽了空子。”皇帝想的比較多,“好了,明天朕會讓人安排好的。你不要多想了,我們早些安置吧。”

    御點房里林家寶正在揉著面團,听著玉靈和玉瀧聊天,“听說太子殿下是殺星轉世,身上的煞氣可厲害呢。”

    “玉靈你要死啊!太子殿下可是英明神武的大將軍、大英雄。”玉瀧听到玉靈這樣說太子殿下,生氣反駁道。

    “兩位姐姐不要說了,過會兒林嬤嬤過來听到就不好了。”林家寶勸道。

    “哼!”玉瀧冷哼。

    林嬤嬤滿臉笑意地回來了,一起回來的玉霜也難掩激動,“有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

    玉靈最起勁了,忙圍著她問︰“什麼好消息啊?什麼好消息?”

    林嬤嬤笑著宣布︰“今年太子殿下出兵蠻族大勝,為了慶祝,皇後娘娘賜了一道懿旨。在今年中秋之時,宮人們可以和家人團聚!”

    “真的嗎?真的嗎?所有人都可以與家人團聚,我也可以麼?”

    “都可以,到時候會按照宮殿分批安排的,每人都有一個時辰與家人見面。告示都貼出去了呢。”

    “太好了!皇後娘娘開恩啊!”大家听了都很激動高興,離家多年的她們,沒有比和家人團聚更好的消息了。

    一時間這個好消息在宮里傳播開來,宮人們奔走相告。紛紛感激皇上、皇後娘娘和太子殿下的仁德。

    就這樣關于太子殿下的謠言也就漸漸無人提起了。之後,又傳出薛家子弟的風流韻事,百姓的注意力也都被轉移了。

    林家寶自從得了這個好消息,就一直處于興奮狀態。到了晚上,在床上翻來覆去,開始想這想那的。

    不知道林家村會不會收到消息呢,爹娘他們會不會來看他。從林家村到京城路上可是要半個月呢,那麼遠的路呢,路上不知道會不會危險?半個月的路程,盤纏也是不少?不知道家里銀子夠不夠?

    林家寶越想越睡不著,起身出了門,走到了隔壁林嬤嬤的房門口。敲了敲門,“林嬤嬤,您睡了沒有?”

    “安竹,怎麼了,還沒睡呀。”林嬤嬤開門看見是林安竹,“快進來吧。”

    “什麼事呀?和嬤嬤說說。”林嬤嬤看著林家寶愁眉苦臉的樣子,關心地問。

    在宮里近兩年的時間里,林家寶早就把林嬤嬤當成了長輩。他一股腦把他的擔憂都和林嬤嬤說了。“嬤嬤,你說怎麼辦呢?”

    “別擔心啊,讓嬤嬤幫你想一想。”林嬤嬤家里是皇後娘家的家生子,就在京城,沒有林家寶的煩惱。

    “這樣吧,你可以寫一封家書,捎上些銀子回去。嬤嬤在御膳房采辦那有熟識的公公,讓公公送去驛站。”林嬤嬤想了想。

    “太好了,嬤嬤,真的能幫我送家書回去麼?”林家寶有些不放心。

    “沒事的,宮人們都是托采辦幫忙的。只要沒有帶不該帶的東西出去就行,不然在宮門口被查出來,大家都要遭殃。所以,一般采辦也只幫熟識的人帶。”

    “那真是太謝謝嬤嬤,我這就回去寫。”林家寶飛快地回去了。

    林家寶在房里寫了大半夜,又把自己的月錢銀子和賞銀都裝在一個玉霜姐姐給他繡的荷包里,想了想又把當初進宮家里給他的銀子裝了進去。他在宮里沒有什麼用錢的地方,家里肯定更需要。

    第二天一早,林家寶就把準備好的包袱給了林嬤嬤,有問了一些不會寫的字,讓嬤嬤幫忙填上。

    完成了這些,林家寶總算放下心來,開始數著日子等著中秋的到來。

    林嬤嬤沒有把東西交給采辦,而是交給了太子殿下的暗衛。

    當天晚上,林家寶的包袱就已經放在了軒轅瀚承的書桌上。

    軒轅瀚承打開信看了一眼就笑了。第一張紙上的說是書信,倒不如說是圖畫。

    紙上面畫上了一個小人正在做糕點,家寶畫的很仔細,連糕點上的花紋都畫的一摸一樣。空白的地方寫著,爹娘、大姐、大哥、二姐,小弟、小妹我想你們!

    第二張紙上字就多了,有些是林嬤嬤代寫的。軒轅瀚承想著以後還是要讓寶貝好好學字,看寶貝在作畫上也很有天賦,以後也可以讓寶貝好好學學。

    林家寶寫的大致的意思是他在宮里過的很好,現在在皇後娘娘宮里的御點房做點心。宮里的嬤嬤對他很好,宮女姐姐對他也很照顧。

    讓家人放心,他一切都好,就是很想念家人。他現在已經學會了做好多點心,他想將來出宮可以開家點心鋪子,以後自給自足。末了,還讓家人一定中秋節來看他。

    軒轅瀚承看完信,臉就黑了。他的寶貝已經把出宮後的生活都打算好了呢……這可不行!

    軒轅瀚承想想林家寶現在已經14了,雖然還是小了點。但先圈在身邊養個一、兩年,也就可以吃了吧。他都等不及了。

    軒轅瀚承吩咐暗衛把林家寶的家書,盡快送到沛縣的驛站去。心中暗自規劃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