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進宮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出了沛縣,看著離家鄉漸行漸遠,馬車里都響起小聲的哭泣聲。

    一行人又花了一天多的時間,來到了省城徐州的驛站。在這里陸續有其他幾個縣的來集合。

    等了一天的時間,終于集合完畢。一共十輛大馬車,由官差開道向著京城出發。

    原本坐10人比較寬敞的馬車,現在擠了20個人,顯得很是擁擠。

    每輛車都有一個管事的公公跟著。林家寶他們一輛車的管事公公姓趙,35歲上下,個子不高,人很精瘦。表情十分嚴肅,對他們也很嚴厲,大家都很怕他。

    一路下來,大家也慢慢熟識了。特別是一個地方出來的人,大多都形成了小團體。而從沛縣出來的就林家寶一個雙兒,被隱隱排除在外。林家寶也沒有主動湊上前,乖巧地听從管事公公的安排。趙公公看他本本分分的,對他態度還算和藹。

    路上走了近半個月,他們終于來到了京城郊外的驛站。

    這個驛站很大,馬棚里已經有許多馬車停靠著。這里聚集著全國各地送來的人。

    “都下車,帶好你們的東西。不許說話,不許東張西望,都跟著我走。”

    大家下來馬車,都不趕說話,低著頭跟著,趙公公把他們帶到一間大通鋪的屋子安頓下來。屋里有幾盆清水,讓他們淨面洗手。

    之後又帶著他們去用晚膳,每人給他們發了一碗玉米粥和一個粗面窩窩。雖然簡陋,但比起一路上的干糧餅子要好了很多。一天下來也很餓了,大家狼吞虎咽的都吃完了。

    趙公公又讓他們去如廁,之後把他們帶回大通鋪,鎖上了門。

    大家進了屋子後都紛紛搶先好鋪位,同村的也互相幫著霸佔有利的位置。林家寶人長的小,力氣也小。一下就被擠到了門邊。

    林家寶也不想和她們搶,抱著自己的小包袱,睡在了床鋪的最外面的位置上。

    “喂,你睡過去點。別靠著我!”睡在旁邊的女孩朝林家寶凶道。

    這個女孩也是林家村出來的,對著林家寶很是惡聲惡氣的。看著他仿佛是什麼髒東西一樣。

    林家寶沒有說話,只是把身子往門邊挪了挪。

    一天下來也很累了,大家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天不亮趙公公就把他們都叫起來,用過早膳後,大家又上了馬車。

    馬車進了京城,到了皇城停下。下了馬車大家都被這座巍峨的城牆給震撼到了。

    林家寶看著那朱紅色的城牆,很高很高,城牆連綿不絕看不到盡頭。在晨光的照耀下,紅牆黃瓦的宮殿格外莊嚴。今天是宮人進宮的日子,宣武門早早地開放。

    首先他們被帶到了外五所,接受第一輪的篩選。

    第一輪篩選很簡單,主要是看看是否相貌整齊,口齒清楚,身上有沒有殘疾、異味等。

    雖然過程簡單,但這次將近有千人進宮,等待的時間很長。

    林家寶被分派到了一隊都是雙兒的隊伍里面,很順利地通過了第一輪篩選。等隊伍里的人都篩選完畢,已經是中午了。

    接著他們一隊人被帶去用午膳,到底是宮中膳食也好些。

    一人有一碗菜粥,還有白饅頭管飽。菜粥里面不光是菜,還有些肉沫。他們這些人一路上趕路都只有干糧,都好久沒有踫葷腥,聞著香味紛紛吞了口水。

    林家寶喝了口粥,味道很鮮美好吃,不覺加快了吞咽的速度。

    “是白面饅頭呢,真好吃啊!我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饅頭呢。”一個雙兒大口咬著饅頭道。

    “真的耶,好吃,好吃。”一旁的幾個雙兒也齊聲附和道。

    “切!幾個白饅頭而已。”一個長相精致的雙兒不屑地說道。

    林家寶也看著手上的白白的饅頭,白饅頭林家吃的很少,因為家里人多,一般都是參了玉米面一起吃的。

    林家寶咬了一口饅頭,慢慢咀嚼,有些淡淡的甜味,真的很好吃。

    今天的午飯大家都吃了很多,林家寶吃了兩個饅頭和一碗粥。林家寶摸了摸小肚子,這是近半個月來吃的最飽的一頓了。

    下午又有管事公公來領他們,把他們帶到一間大澡堂,讓他們洗干淨自己。

    然後,他們需要一個個進一間屋子里,光著身子讓兩個老嬤嬤查看。

    林家寶僵著身子站著,按照老嬤嬤的要求轉了一圈。又去一張小榻上躺好,讓嬤嬤檢查下身。

    其中一個嬤嬤看他長的好,還在他身上摸了一把,“這身皮子真滑溜。”

    林家寶羞的漲紅了小臉,不敢動也不敢說話。

    檢查完,老嬤嬤讓他起身。一嬤嬤用毛筆蘸著桌上瓷碗里的守宮朱砂,往林家寶手臂內側一點。

    之後,嬤嬤們也沒有為難他,讓林家寶穿好衣服出去。

    林家寶出了屋子,來到了一個大院子里。先前檢查好的人已經等在一邊了,林家寶上前和他們站在一起。

    林家寶對著手臂上鮮紅的小點看的出神,這個就是象征著貞潔的守宮砂痣。

    突然從院子的另一頭傳來喧嘩的聲音,從另一屋子里,一個女孩被拖了出來,“嬤嬤饒命啊,嬤嬤饒命啊!饒命啊!”女孩大哭大叫。

    幾個太監把女孩摁在地上,掄起又長又粗的木棍就往女孩身上打。

    “當宮里是什麼地方,髒的臭的都能進來。敢到這里來耍奸的,就是一個死字。”一個老嬤嬤當著一院子的人,大聲說道。

    那女孩的哭叫聲由大到小,後來已經細不可聞,只剩下棍子打在肉上的聲音。

    血順著棍子濺了出來,那女孩的下半身已經是血肉模糊了。

    周圍的人看的都嚇死了,都不敢出聲。幾個膽子小的,都險些暈厥。

    林家寶看了兩眼就不敢再看,臉色煞白。

    不一會,那女孩被確認斷了氣,就被拖走了,地上留下了一大灘血跡。

    這是林家寶第一次看到死人,也是第一次了解宮中的殘酷。暗暗地告訴自己,一定不要犯錯,家里人都等著他呢,要好好的出宮。

    等他們這一隊雙兒全部檢查好,已經又到了晚膳時間。

    一隊人又去用了晚膳,晚膳和午膳是一樣的肉末菜粥和饅頭。

    經歷了下午的事情,大家的面色都不好。

    林家寶想到下午看到的那一幕,就有些反胃。勉強著自己喝了一碗粥吃了一個饅頭。

    這時候,管事公公陪著一位身穿灰色宮服的嬤嬤進來,大家看到了都放下碗,站起身來。

    “這一位是席嬤嬤,接下來一個月的時間里,你們要好好跟著席嬤嬤學習宮規。”管事公公介紹道。

    “我是席嬤嬤,你們這三十個雙兒宮侍,在接下來的一個月里都歸我管。從明天起,你們都要和我學習宮中的規矩禮儀。現在我先給你們發宮侍服,入了宮就不能穿你們自己的衣服了。現在你們先去換上,然後拿好自己的東西,到這邊來集合。我帶你們去住的地方。”

    “諾。”

    元福發現這幾天太子殿下很奇怪,特別是今天。

    太子殿下早朝結束後,並沒有處理政務,而是坐在內書房發了半天呆。表情看起來是那麼的……愉悅,那麼的……亢奮。

    下午就更奇怪了,太子殿下也沒有去北大營,而是帶著他在宮里亂晃。

    而且越走越偏,專挑宮里偏僻的小道走。

    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 “太子殿下,您這是要去哪里?”這再走下去,都到外五宮了。

    這時,遠處一隊身著豆青色的宮服的人正向這邊走來,軒轅瀚承看到那宮服的顏色,心中一喜。

    軒轅瀚承快步上前,元福連忙跟上。

    席嬤嬤帶著一隊宮侍走在宮道上,看到遠處來了兩人。

    為首的人穿著襟口綴著金邊的絳紫色常服。身後是一太監跟著,走近一看這不是太子東宮的元福麼。

    那為首的這位就是……,“參見太子殿下!”席嬤嬤上前行禮跪下。

    席嬤嬤一跪下,身後的林家寶等人也急忙跟著跪下。

    “你是……?這都是準備去哪兒?”軒轅瀚承向席嬤嬤問道,眼楮卻在她身後搜索著什麼。

    很快軒轅瀚承就找到了他朝思暮想的人。林家寶一身豆青色宮侍服,跪在那邊,軒轅瀚承握緊了拳頭,克制住自己上前。

    林家寶這時才12歲,小臉上還透著稚氣。穿著寬大的宮侍服,人顯得格外嬌小。寶貝的臉色並不好,低著頭,依稀看到那兩個小小的酒窩,真是可愛!

    “回太子殿下,老奴是外五宮的席嬤嬤,今個是新宮人入宮的日子,我身後是這次入宮的宮侍。這次進宮的人比較多,外五宮住不下,老奴正準備帶他們去西璃殿安置。”

    “都起來吧。”軒轅瀚承一雙眼楮緊盯在林家寶身上,“快些帶他們去安頓好吧。”

    “諾。”

    軒轅瀚承戀戀不舍地又看了兩眼,就快步離去。如果再不走,他怕他真的會激動的抱住林家寶。現在還沒到時候,他也不想嚇到他。

    “西璃宮啊……”軒轅瀚承開心地低語。

    元福對太子殿下的神情很是疑惑,太子殿下剛剛的眼楮一直盯著那群宮侍,難道是看上了誰?

    元福想了想又搖頭,剛剛他也沒有見到哪個漂亮出挑的啊。而且這些宮侍年紀都很小,都還沒有長開呢。他肯定是想多了。

    林家寶他們這些宮侍每天上午都要跟著席嬤嬤熟記宮規,下午則學習行為舉止,禮儀做派。

    幾乎進宮來的都不識字的,他們只能死記硬背那些拗口的宮規,還要記下宮里的路,去尚衣局、御膳房等一些宮的路,是他們必要記住的。除此之外,他們還要知曉什麼地方是禁止進入的等一些禁忌。

    這些對于林家寶來說,並不困難,大哥教了他一些字的,只要用心便能記住。背起來要比別人快一點。

    禮儀做派行為舉止,對他們來說卻要更難一些。走路要低首、垂眸、含胸,無聲響。如何行禮跪拜都是有講究的。

    答話時,口齒要清楚,語句要簡練。聲音要不輕不響,語速要平穩,不快不慢。

    還要學習泡茶,練習端茶送水。手腳要麻利,卻也要輕巧,放在盤里的杯碗器物,都不得發出聲響,茶水更不能灑出來。

    林家寶學的很認真,每天都要練習上百次。

    元福經過近一個月的時間,肯定太子殿下是看上了西璃宮里的哪個宮侍了。

    太子殿下幾乎每天都要去西璃宮,偷偷的躍進院子里,從窗子外向里面偷看。每次元福跟著都是提心吊膽的。

    甚至太子殿下還會爬到西璃宮院里的樹上,眺望院子里的宮侍。

    哎呦!我的太子殿下啊,您這是要做什麼呀!這要是被宮中巡邏的侍衛看到了,可如何是好啊!太丟人了啊!元福都要瘋了。

    他跟了太子那麼久,從來不知道太子殿下有這種嗜好。喜歡雙兒還是年紀這麼小的啊!

    元福真的是好奇,到底是怎樣的一個雙兒,把太子殿下勾的如此模樣。

    這天在內書房里,軒轅瀚承把元福叫到跟前,擯退了所有下人。“我想你也猜到了,那西璃宮里有你將來的主子。我現在交代你一件事,務必要辦好。你和我母後宮里御點房的林嬤嬤交情如何?”

    軒轅瀚承想來想去還是決定把家寶放在母後宮中,自己的宮里還沒有清理干淨,他不放心。

    御點房是母後宮中專門做茶點、點心的小廚房,平日要做的活不多,不是很辛苦。御點房里人也不多,紛爭也少。

    林嬤嬤他是知道的,是母後的陪嫁,是家生子,與母後的心腹周嬤嬤有姻親。林嬤嬤手藝了得,在母後面前也是有點臉面的。

    而且林嬤嬤脾氣好,對下面的宮人不會輕易打罵。先把他的寶貝放在那里,他也能放心些。

    “這個……交情還是不錯的。”元福斟酌道,他在宮里的人緣還是蠻好的。

    軒轅瀚承點點頭,“讓林嬤嬤把人挑到她的御點房里做事,照顧些點。他的名字叫林家寶,在宮里叫安竹,12歲,沛縣人。眼楮大大的,臉上有兩個小酒窩。你去趟小庫房,這次要是沒辦好,你以後也不用在我身邊跟著了。”

    “諾。奴才一定會辦好了。”元福看太子殿下表情嚴肅趕緊回道。

    元福得了太子的吩咐,去了皇後娘娘的永壽宮。

    元福來到御點房的時候,林嬤嬤正在和幾個宮女做著點心。看到元福來了,放下手里的活迎上前。“元福公公,這個時候你怎麼來了,可是太子殿下有什麼吩咐?”

    “那什麼,太子殿下上次在皇後娘娘這里,吃了這御點房做的芸豆糕,十分喜歡。回去東宮的廚子也做了,太子殿下說味道不一樣。這不我就來了。”

    “那我這就去做,元福公公你稍等啊。”林嬤嬤听到太子殿下喜歡吃她做的點心,也很是開心。

    “嬤嬤你先別忙,讓手下去做吧。我這也不急的……呵呵……”元福連忙拉住林嬤嬤。

    林嬤嬤看了元福的神色,知道他是有話要說。吩咐了身邊的宮女讓他們去做糕點,自己拉著元福出了廚房,來到後排的屋舍。

    林嬤嬤把元福帶到了自己的房間。林嬤嬤作為御點房的管事嬤嬤,房間比較大,有內外兩間。

    林嬤嬤把他帶到外間坐下,“元福公公可是有什麼事?”

    “林嬤嬤,我們也是老交情了。實不相瞞,我這次來是真的有事情要求你。”元福對著林嬤嬤道,“這次宮里進了新人,明天就要分派了。我呢有個遠房親戚也在其中。我想林嬤嬤你人和藹和氣,手藝又那麼好,要是能到您手下做事就好了。”

    “就這事啊,也不是什麼難事。”林嬤嬤還以為是什麼辣手的事呢,她這邊本來人就不多,多要一個人過來不是問題。

    “那我可當您答應了啊!哈哈,林嬤嬤你這次可幫了我大忙了啊。”元福激動地把林家寶的情況都和林嬤嬤說了。

    “我那親戚人很乖巧懂事的,以後要勞煩林嬤嬤多照顧了。”元福說著,從胸口摸出一個錦盒,遞給了林嬤嬤。“听說嬤嬤下個月生辰,這是小小一點心意,嬤嬤您可別嫌棄。”

    “哎呦,公公您還真是客氣。放心好了,一定會照顧好的。”林嬤嬤笑著收下了。

    兩人又說了會兒話,林嬤嬤和元福回了廚房里。

    “林嬤嬤,芸豆糕已經做好了,您看看。”林嬤嬤手下年紀最大的玉霜,正端著糕點給嬤嬤檢查。

    林嬤嬤看了看形狀,拿了一個品嘗。點點頭,“做的不錯。”又給了元福嘗了幾個。

    “就是這個味道,真好吃啊。林嬤嬤教的好,在您手下做事那真是有福了。”元福大力夸贊道。

    林嬤嬤也很得意,玉霜是她的得力助手,把她的手藝也學了七八分。

    之後,元福把點心用食盒裝好,回去交差了。

    元福一走,另外兩個宮女也圍上來。“嬤嬤真厲害,連太子殿下也惦記著我們御點房的糕點呢!”年紀最小最活潑的玉靈說道。

    “是啊!跟著林嬤嬤學做點心,我們真是有福啊。”年紀稍長的玉瀧也在一旁拍馬地道。

    林嬤嬤听了自然是高興的,“好了,就你們嘴最甜了,快去做事吧。”

    夜里林嬤嬤回到了自己房里,打開了錦盒。里面放著一塊玉牌,那玉質水頭很足,通透極了。上面雕刻著青松和壽字,很是精致。林嬤嬤把玉牌拿在手上把玩,愛不釋手。

    玉牌的下面放著一張疊的方方正正的銀票,林嬤嬤暗想這元福真是周到。

    展開銀票一看,林嬤嬤一雙眼楮瞪的老大。銀票的面額居然是一萬兩銀子,真真是嚇了她一跳啊。

    這麼多的銀子啊!

    林嬤嬤想這個要照顧的恐怕不是元福的遠房親戚那麼簡單吧……想到元福的背後……唉!這都應下來了,也只能照辦了。

    林嬤嬤小心地把銀票收好了,早早就歇下了。她準備明天一早就去西璃宮領人,可不敢耽擱了。

    西璃宮內,林家寶住的屋子里,大家就明天要被分派到哪里,七嘴八舌地討論呢。

    “要我說啊,還是分到哪個得寵的貴人娘娘宮里,我們的日子也好過。”一個雙兒說著。

    “哪有這麼好的事情啊,听說很多宮里都不要雙兒宮侍的。而且皇上最愛皇後娘娘了,那永壽宮可不是好進的。”另一個雙兒反駁他。

    “是啊,我跟管事公公打听過了,我們最多去的地方是尚工局、尚林局和御膳房。”

    “要是能進太子殿下的東宮做事就好了。”一個長的精致的雙兒說著,“那次我偷偷看了一眼,太子殿下長的英俊不凡,聲音也很溫柔呢。”

    “太子殿下啊……”一個雙兒神神秘秘地放低了聲音,“我听席嬤嬤和幾個公公聊天,說有個宮女不小心沖撞了太子殿下,馬上就被杖斃了呢。”

    “真的啊,太可怕了。”大家都不自覺想到了進宮第一天看到的。“真可怕啊……”

    “要我說啊,還是去御膳房好啊,有很多好吃的呢。”一雙兒說道。

    “哈哈你就知道吃啊……”大家都笑了,對明天的擔憂和恐懼也消散了不少。

    林家寶在睡前默默地想,希望老天爺保佑,可千萬別把他分到太子殿下宮里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