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突變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送走了大女兒,林大壯帶著銀子去了村長家,交了銀子。總算解決了這一樁事,一家人的心里都松了一口氣。

    晚上,林大壯和張惠娘躺在床上,就听見林大壯在嘆氣。

    “大力家準備把春兒送宮里去。”這事下午並沒有和孩子們說,憋了半天的事,等晚上回屋里才和張氏說了。

    “怎麼會,春兒都過14了,不符合啊。都到可以成親的年紀了,弟妹他們是怎麼想的?”張氏很吃驚。

    “大力和里正說了春兒虛歲剛過14,實際還沒到呢。”其實在村里就這麼些人,哪戶家里孩子多大,心里都有數的。

    “里正也同意啦?”張氏問。

    “是啊,里正大概怕湊不齊人,就同意算她一個名額。”

    “唉,作孽呦這麼狠心!”張氏知道大力家比他們過的還要寬裕的,沒想到啊……

    林大力是林大壯的弟弟,比他小五歲。林大力性格比較活絡,嘴甜,靠著一張巧嘴拜了村里的老木匠為師,學會了打家具的手藝。

    一開始兄弟兩人也很是和睦,林大力也知道哥哥一人帶著他很是辛苦。

    問題出在林大壯成親後,林大力有一次著了涼,生了一場病。雖然吃了兩貼治風寒的藥就好了。但林大力還是听信了村里張氏命硬的說法,認為張氏會克他。不管張惠娘對他多照顧、多好,林大力對他大嫂總是敬而遠之。

    林大壯和林大力倆兄弟之間的矛盾在林大力成親之後,日益強烈。

    林大力娶了同村柯家的小女兒柯美麗,柯美麗人如其名,生的十分貌美,是村里的一枝花。自打柯美麗及笄後,上門求親的人絡繹不絕。而柯家開出的聘禮也比較高,嚇退了一批人。

    林大力十分喜歡柯美麗,求著要娶她。林大壯看弟弟實在喜歡,就帶著聘禮幫著弟弟去求親。

    一開始兄弟倆成親後並沒有分家,還是住在一起。柯美麗從小在家比較受寵,很嬌氣,人又懶又貪。這樣一來,家事基本都落在了張惠娘一人的身上,林大壯看著自己媳婦又要帶孩子,又要做家事很是辛苦,對柯美麗很看不慣。而林大力又一直幫著她媳婦,矛盾的就一直積累著。

    終于在柯美麗連生了兩個女兒後,徹底爆發了。林大力夫婦覺得是張氏克他們,所以才沒生兒子,堅持要分家。

    柯美麗早就想分家了,她覺得林大壯一家孩子多,林大壯只會種田,賺的又沒有林大力多。林大力平時會做些木工活,幫村里人打打家具,收入不錯。柯美麗總覺得吃住一起,他們被佔了便宜,天天鬧著要分家。林大力嘴里沒說,但也沒有反對。

    林大壯無奈,只好分家,把家中的田地對半分。還把家中大多的現銀給了弟弟,請了村里的老人和里正一起見證。

    就這樣,林大力在村的另一頭蓋了房子住下。兩年後還真生了個男孩,使得林大力夫婦越加肯定了張氏克他們的事。兩家人漸漸來往的少了。

    村的另一頭,林大力夫婦正在為他們的決定暗自得意呢。

    柯美麗和林大力都是重男輕女的厲害,認為女兒都是陪錢貨。大女兒林春兒長的像林大力,長的一般,對她沒有繼承柯美麗的美貌,就更加不喜。眼看著林春兒快到了可以結親的年紀,柯美麗知道女兒沒辦法像林錦兒那樣嫁的好。林春兒這樣的樣貌、身形,要嫁人恐怕還要貼上不少嫁妝。

    這次宮中招人的消息出來,林大力就心思活絡起來。如果進宮里,不僅省了嫁妝銀子,還會有一筆補貼的銀子。以後還有月錢和安家銀子,想想真是天大的好事。

    林春兒雖然難過爹娘把她送去宮里,但想到里正所說的如果得了貴人的青眼,自己也能出人頭地。

    林春兒對于大伯家的林錦兒能嫁入城里也是很羨慕嫉妒的。但也明白自己的相貌無法,卻又不甘心,這次入宮應該是一次機會。

    十天一到,里正連忙拿著名單到縣城里交差。畢竟大多數人還是不舍骨肉分離,好不容易才湊齊十人。之後,里正把收來的銀子,分發給了那幾家人。約定再過十日就送人到縣城集合,統一送到京城去,讓各家回去準備。

    柯美麗拿著分來的銀子,去了縣城。畢竟是親生的,在送女兒走之前,她準備給女兒買一件新衣服。現在扯布自己做已經來不及了,就準備給女兒去成衣店買。

    買好了衣服從店里出來,柯美麗又去了點心鋪子。準備買些零嘴回去給家里兩個小的吃,特別是兒子最愛吃這家的點心了。

    這家點心鋪子做的點心味道很好,價格也實惠,生意一直很好。

    柯美麗到的時候,店門口已經排起了長長的隊伍,只好排在後面等著,就听到排在前面的兩個婆子在大聲說著城里的八卦消息。

    “你听說了沒有,王主簿家要給兒子娶妻沖喜,正托張媒婆呢?”

    “我也听說了,我家弟妹娘家就住在張媒婆家隔壁,說是準備出一百兩銀子呢?”

    “一百兩啊!這次王家可是出血本了呢。”

    “沒法子,王家就這麼一個兒子,現在病重在床,人事不知的。大夫看了都搖頭,只能靠沖喜了。”

    “唉,雖然是一百兩銀子,但萬一沖不好那女子可怎麼辦,一輩子就毀了。哪有好人家願意呢。”

    “是啊,听媒婆說王家只要八字合的上,不管相貌,就是村里的也是願意的。還說要是有沖喜後有個萬一,以後也同意改嫁。看來王家真的急得很啊!”

    柯美麗匆匆買了點心回去,一路上都在回想那兩個婆子的話。

    一百兩銀子啊,她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銀子啊,越想越是心癢難受。

    回到家後,柯美麗把這事說給了林大力听,“唉!你說怎麼沒有早點听到這個,女兒都要準備進宮了。”

    “我明天去城里打听打听。”林大力心思活,轉著眼珠說。

    第二天,林大力帶著林春兒的八字,找上了張媒婆家。

    張媒婆正犯愁著呢,消息放出去好幾天了都沒動靜,王主簿家又天天來催。听了林大力的來意,喜出望外。立馬拿了八字去合,還真合上了。趕忙去王主簿家報喜,總算可以交差了。

    王主簿家很著急沖喜,兩話沒說,就給了林大力一百兩銀子做聘禮。兩家人約定第二天就迎娶,林大力主動說會把女兒帶到城里客棧方便王家來迎親。王家自然樂意的,本就怕路遠會耽擱誤了吉時。

    林大力帶著一百兩銀子回家,一家人看到銀子都直了眼。一家人合計了下,準備明天一早就帶著春兒去城里。

    林春兒知道不能進宮了,仔細想了以後,還是覺得去沖喜比較好。

    一樣是博一下,自然是嫁入城里的官家要好。那可是九品的主簿的獨子呢,要是平時她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這要是沖喜沖好了,她就是正經的官家少奶奶了。比林錦兒嫁入的商家還要體面的多。

    要是沖喜沖不好,也說了,過了兩年也可以改嫁的。若是進宮等她出宮就要25歲了,要嫁人就難了。

    等忙碌了兩天,一切都木已成舟。林大力夫婦開始為進宮的名額發怵了。有了一百兩銀子,他們在村里也可以是頭一份了。但是如果得罪了里正,那他們在村里的日子也不會好過的。

    “去里正那邊把銀子退了,再交五兩銀子。反正春兒已經嫁人了,現在是王家人了。他里正敢得罪麼,王主簿可是縣太爺身邊得力的佐官呢。”柯美麗現在有錢了,底氣也足了。

    “你也知道里正這次湊滿10個人多難,現在少了一人……”

    “反正我家春兒本來年紀也過了,要是沒報名,他們不是也會少一個人嘛。讓里正找別家吧,反正我們家現在也沒有合適的了,二丫才10歲。對了,大哥家不是有兩個合適的麼,讓他們出一個唄,他家有個雙兒呢,養家里還不是浪費糧食。”柯美麗惡意地想。

    “這到也是,我這就上里正家說去。反正都到這地步了,大不了以後去城里住,反正有錢了怕什麼!”林大力也豁出去了。

    這天傍晚,里正帶著林大力夫婦來了林大壯的家。

    林大壯夫婦看到他們這個時候來了家里,對視一眼,心里有了不好的預感。

    果然,里正把情況說了一下,又把林大壯交的銀子退給了他,“大壯啊,你看雖然你們兄弟倆分了家,但一筆寫不出倆個林字。大力這次做的是不地道,稍後我們和族里會開祠堂請家法。但這次進宮,你家里肯定是要去一個的。”

    “你們怎麼能這麼做呢,出而反而的。我家是一早就交了人頭的銀子的啊。”張氏哭道,沒想到到頭來,還是要她的孩子進宮。

    林大壯在一旁捏緊了拳頭,就要揍林大力。

    林大力見狀,忙抱著他哥的腿,“哥啊,弟弟知道錯了。真的是被錢迷了心竅,我再出十兩銀子補貼你們。”

    林大壯不听還好,一听更生氣了,打的林大力哀哀叫。

    柯美麗看到大力被打,也上去護著,大哭大喊,“啊!大哥你別打了,你要打死他了。”

    “誰要你們的銀子!我們家不歡迎你們。”林家文听到動靜也出來了。

    “哼!你……你怎麼對長輩說話的啊。大哥、大嫂怎麼教的呀,還是個讀書人呢。呸!今兒,你們就是把大力打死了,你家也得出一人進宮。”柯美麗得意道。

    “大哥,其實我也是為你們好啊。你看你家的雙兒,年紀慢慢大了,他是雙娃子力氣小,以後也干不了重活、農活。要說嫁人吧,誰會娶了雙娃子做妻子的,你們又不願意讓他去做富人的妾侍。難道就這麼養在家中一輩子麼,去宮里多好啊。即省了開銷,減輕了負擔。他自己也能攢些銀錢,多好啊!”林大力一副為了哥哥著想的樣子。

    “大力說的沒錯,你們好好想想吧。還有沒幾天了,給孩子準備準備吧。”里正不給林大壯反駁的機會,丟下話就和林大力夫婦離開了。

    “爹娘,二伯說的對,我留在家里也沒有用,還是讓我進宮吧。我會照顧好自己的。”林家寶故作堅強的說,但眼淚卻已落下。

    林家寶從小就知道自己和別的孩子不一樣。沒有孩子願意和他一起玩。記得他四五歲的時候,有個人牙子上門來,說是要買了他去,富人家里稀罕他這樣的,被他爹娘趕跑了。他娘帶他出門的時候,總是會被人指指點點的。娘就會抱著他哭,但爹娘總是對他最好。家里有好吃的,好玩的總是先緊著他,哥哥姐姐也都十分疼愛他。就是後來龍鳳胎弟妹出生後,大家還是一如既往的對他好,他也很愛他的家人。

    張氏抱著林家寶也哭了,“家寶啊,你是爹娘的寶貝。爹娘從來沒有覺得你是累贅,爹娘真的是舍不得你啊!這殺千刀的林大力干出來的這事……嗚嗚……”

    林大壯沉默著,他知道已經沒有辦法了,如果湊不齊人數,整個村子都怕是要遭殃的,也不能怪里正的堅決。而他們家要選一個,家寶也是最合適的選擇。

    林大壯上前摟住他們,“家寶啊,不要怪你爹娘,去了宮里好好的,爹娘等你回來,以後就是爹娘不在了,還有你哥、你弟、你的姐姐和妹妹。你放心!”

    林家文發誓道︰“家寶你別擔心,以後哥哥養你,等哥哥有了兒子,就讓你小佷子給你養老、孝順你。”

    林家才也在一旁叫著,“還有我,還有我,我也要給二哥養老。”

    一時間一家人圍在了一起,抱做一團。

    既然接受了事實,林大壯一家人忙碌了起來。張氏忙著納鞋,嫂子吳氏忙著做衣裳,二姐林莉兒也準備給家寶繡個荷包。連龍鳳胎也一夜之間仿佛長大了,幫著做起了家務。

    林家文這幾天都沒有溫書,而是教家寶識字。以前也教過一點,他覺得家寶還是多學一些比較好。另外也和林家寶講了很多注意的事情,不要惹事,不要多管閑事、強出頭,要低調、不要與人交惡等等一些待人接物的禮儀等。林家文畢竟是讀書人,懂的比較多。

    林家寶仔細的听著,努力記下哥哥說的話。

    時間過的很快,到了集合的時候了。林家寶一家人和村里的其他九人的家人一起和里正去了縣城送行。

    “家寶啊,去了宮里要好好的。爹娘和你的兄弟姐妹都等著你。你二姐幫你繡的荷包要小心放好。里面有十兩銀子,到宮里也機靈點,有需要打點的不要省了,可以少吃點苦。還有記著你大哥說的話。”林大壯不放心的囑咐著。

    就在林家人的不舍中,裝載著林家寶等十人的馬車,由差役們護送著駛出了沛縣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