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毒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晚上,軒轅瀚承就帶著元福,兩個人趁著夜色去了皇後的寢宮永壽宮。

    軒轅瀚承來到永壽宮的時候,皇帝和皇後剛用完晚膳,正在一起品茶談天。

    經歷了一世,再次看到父皇和母後,軒轅瀚承心中一陣酸楚。

    軒轅瀚承的父皇和母後在早年的皇位爭斗中相互扶持一路走來,相濡以沫。他一直很羨慕父母之間的感情。

    父皇一共只有五個兒子,其中兩個嫡子,三個庶子。父皇因為自己的經歷,對嫡庶之間規矩分明,早早就立了他為儲君,對他也細心教導。而他們嫡子和庶子之間年齡差距也比較大,他的庶弟都是父皇登基後,為了平衡朝廷,開了選秀後才陸續出生的。他的庶弟們從小就被灌輸忠君愛國的思想,一直到他重生也都是安安分分的,對他基本沒有威脅。從這些都能說明,父皇對母後的情意、對他的用心。

    皇後看到太子晚上突然過來了,疑問還沒問出話來,就被軒轅瀚承的動作驚著了。

    “父皇、母後”軒轅瀚承上前,一句話都沒說。先對著他們磕了三個響頭。

    “承兒,你這是怎麼啦?”皇後覺得軒轅瀚承今天有些不對勁,“這麼晚了你這是……?”

    皇帝感覺到軒轅瀚承肯定有事要說,揮手退下了宮人。

    只剩下他們三個人後,皇帝向軒轅瀚承詢問道︰“可是有什麼事?”

    軒轅瀚承把自己發現徐雪盈身邊宮女給他下了有礙子嗣的毒藥和這事是歷王聯合太子妃作下的等自己前世查到的事情都告訴了父皇和母後。

    “父皇、母後,兒臣不孝,御下不力,識人不清,兒臣有罪啊!”軒轅瀚承對著他們哽咽道。

    皇帝和皇後听了後都震驚無比,皇後一個踉蹌。“這是真的麼,這……這……”

    軒轅瀚承上前扶住正傷心的母後,安慰她說︰“父皇、母後放心,辛的發現的早,調理個兩三年就能痊愈了。”

    “這叫我如何放心,我的兒啊……”子嗣可是大事,怪不得兒子成親這幾年來只有兩個病殃殃的女兒。這薛家真是太狠毒了,她恨啊!薛太後活著的時候就對她這個皇後處處打壓。現在又是害了她的承兒……

    皇帝也十分的生氣,一把掌拍在桌子上。桌上的茶杯被震得聲聲作響。“薛家……歷王……”皇帝咬牙切齒道。

    他都登基幾年了還一直不死心。居然把手伸到了他兒子的後院里。

    “可有確切的證據?”皇帝問道。

    “徐氏身邊的宮女已經秘密拿下,太子妃宮中已經派人監視中,幾個負責傳遞消息的也已經在控制之中了。歷王比較小心,沒有留下把柄,表面上只能查到薛家。”軒轅瀚承嘆氣道。

    除了查到碧珠的家人控制在薛家人手里,其他和歷王有關的線索都沒有。

    “父皇,我想暫且不處置這些人,只是派人嚴密監視,先不打草驚蛇。等待時機成熟再一擊即中。我已經把徐氏禁足,對外稱是碧珠替徐氏邀寵沖撞了我,被我杖斃了。而太子妃我也會讓她漫漫的臥病在床的。”軒轅瀚承把自己的打算告訴了父皇。

    皇帝听了軒轅瀚承的計劃,表示贊同。目前為止也只能這麼了,如果不能掌握詳盡的證據,根本動不了薛家,反而會有更多的麻煩。他這個兒子一直是他的驕傲,少年時就立下赫赫軍功,處理起政務也日漸成熟。沒想到在女人和子嗣上會出這麼大的紕漏。

    “身子真的沒事麼,要調理兩三年那麼久?”皇帝關心地問。

    “回父皇,是的,太醫院的錢太醫已經為我看過了。要清理干淨我體內的毒素,再調理調理,需要至少兩三年的時間。對了,我這兩年是不能近女色的。”軒轅瀚承把關鍵給父皇和母後都說了。

    “這樣的話,也就是兩三年內沒有子嗣了。”

    皇帝嘆氣,兒子子嗣艱難是個大問題,這不說歷王,就是朝臣也肯定會發現問題的。

    “父皇,我知道你所想的,我已經想到對策了。”軒轅瀚承正色道︰“兒臣準備請戰出征北邊蠻族。”

    “什麼?出征蠻族?”皇帝有疑問,兩年前可是剛簽過契約的。怎麼突然要出兵呢?

    “胡鬧!身子都這樣了,怎麼還要去戰場?”皇後一臉的不贊同。

    “雖然我朝和蠻族簽訂了契約,可蠻族從來就不是個守信的,休整了兩年遲早會卷土重來,兒臣大膽預測今年秋收後就很有可能是他們重新南下的時機,不得不防啊!”軒轅瀚承又道︰“兒臣建議應該馬上加緊訓練精兵,如遇蠻族突襲,就可馬上派兵增援邊城。一舉消滅蠻族,兒臣請命前往!這樣既可以為父皇解決外族的騷擾,而且至少要在外一年半載,兒臣會讓錢太醫隨軍調理身體,這樣一舉兩得。”

    “這也是個辦法,但是你能肯定蠻族一定會突襲?”皇帝猶豫不決。

    “兒臣不能保證,但我想蠻族一向出爾反爾,有九成會成真的。”

    皇帝點頭,他這個兒子越來越出色了,想的比他還要遠。他不是那種對出色的兒子忌諱的皇帝,相反兒子越是卓越,他越是自豪驕傲。一直以來,軒轅瀚承也從來沒有令他失望過,所以他選擇相信支持兒子。

    “好吧,從明天起,你就去北大營吧。”

    “謝父皇,兒臣一定不服使命。”父皇還是一如既往的對他信任,軒轅瀚承萬分感動。

    從永壽宮出來,軒轅瀚承對等候著的元福說道︰“回宮吧。”看著星空軒轅瀚承舒了一口氣,說服了父皇和母後,一切總算是按著他的想法在改變了。

    對許多人來說,今夜注定是一個無眠之夜。徐雪盈听到她的大宮女被杖斃,她被禁足的消息,差點昏了過去。

    她不明白到底哪里出了差錯。太子殿下一直是寵愛著她的,要說邀寵,她也是經常去給太子送湯的。太子一向說她賢惠體貼,喝了湯後也大多會來她這里。

    現在居然把她禁足了,這是從來也沒有過的。可惜怎麼也沒能打听個消息來,真是急死她了。

    “小李子,再去給我打听打听。”徐雪盈對身邊的太監道,她有些擔心,不知道是否她在俞氏那邊動的手腳被發現了。

    想想又安慰自己,不會的,都讓人處理干淨了。沒有留下任何線索了,而且太子殿下如果真的發現是她害了皇嗣,應該就不會是禁足這麼簡單的。

    太子妃宮中,太子妃薛采裕也在擔心地問她的心腹王嬤嬤︰“碧珠那邊不會是……”

    “不會的,太子妃娘娘。已經查到,是碧珠在為徐氏邀寵的時候,言語沖撞了太子,才會被太子杖斃的。”

    “嗯,那碧珠的家人都要處理好了。”太子妃說道。

    “諾。娘娘請放心,一定辦的妥妥的。”王嬤嬤拍著胸脯道。

    但她們不知道的是,整個太子妃宮已經被控制住了,她們的一舉一動都有暗衛監視,任何的消息都已經無法傳遞出去了。

    軒轅瀚承從第二天開始,除了早晨參加朝會,幫著父皇處理一些政務。大多時間都在北大營,與將領們一起研究兵法,加緊訓練士兵。日子過的雖然辛苦疲憊,但心里充實。

    軒轅瀚承一想到他的寶貝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要進宮了,就抑制不住激動。這一世一定要好好安排,讓他的寶貝能再次來到他的身邊。

    就在軒轅瀚承算著日子,等待的時候,林家村也接到了宮里要招宮人進宮這一個重大的消息。而這個時候林家寶還不知道的是,這將是改變他一生命運的消息。

    林家村

    就在一天前的傍晚,林家村的里正宣布了一個重大的消息——宮中要招宮人入宮,而他們林家村有10個名額。

    村里的人們听到這個消息都很吃驚,大家議論紛紛。

    “安靜!安靜!大家听我說,這個消息千真萬確。我今天進縣城,縣太爺親口說的。這次我們林家村有10個名額。要求是的11歲至13歲的女孩或者雙娃子。我知道大家都不願意把孩子送進宮里,但縣里下了命令。完不成的話,整個村子都是要遭殃的。”里正繼續說道,“其實入宮沒有大家想的那麼可怕,入宮後每月可是有月錢的。今上仁慈,進宮後滿25歲就能放出宮,還會有一筆銀子,如果得了哪個貴人的青眼,那可是前途無量惠及家人呢……”

    里正說完,有些貪錢的人家已經露出了向往的神情。

    里正滿意地看著這些人,看來湊滿10個名額應該不會太難。里正決定再添一把火,“按照慣例,如果不想去的人家,符合條件的,每人要交5兩銀子。這個錢到時候會平分給10個進宮人家里,全是一點補貼。好了,大家想好了,就盡快到我這里來報名。十天後我可是要把名單報上去的。半個月後就要把人送到縣城集合。”

    里正說完話,大家慢慢散去。

    林大壯一家回到家里,個個都是愁眉苦臉的。連家里兩個小的也感覺氣氛不對,不敢言語。

    林大壯家是林家村里一戶普通的農家,林大壯今年40歲,生的熊腰虎背,是個地道的農家漢子。

    林大壯父母早逝,他早年獨自帶著年幼的弟弟林大力在村里生活。林大壯在地里是一把好手,人也勤勞肯干,靠著父母留下的薄田,和自己的勤奮,不但自己娶妻生子,還拉扯幫襯著弟弟,幫著弟弟娶親,全憑著自己創下了些許家業。

    林大壯和領村的張家結了親,娶的是早年爹娘幫他定的娃娃親張惠娘。張惠娘是個命苦的,爹娘病逝後,家里欠下一大筆債務。只剩下張惠娘和她大哥兄妹兩人相依為命,不想禍不單行,眼看著家中債務還清了日子也好起來了。張家大哥在外打工時,勞累過度,倒下了就再也沒有起來。

    大家都說張惠娘是個命硬的,把家里人都克死了,勸說林大壯別娶她。

    林大壯不信這些,還是依照約定娶了張惠娘。

    林大壯和張惠娘成親後日子過的很是不錯,小兩口蜜里調油的。讓一眾等著看他倒霉的人大跌眼鏡。

    林大壯和張惠娘早年相似的經歷讓兩人更加珍惜愛護彼此。都是吃過苦的人,且又都是勤奮能干的,日子也慢慢過的紅火起來。

    他們一共孕育了6個孩子。大女兒林錦兒已經嫁人,大兒子林家文今年也剛剛娶親。三女兒林莉兒今年13歲,二兒子林家寶是個雙娃子,今年12歲,這兩個孩子正好符合這次宮中招選條件。一時間真是愁壞了大家,哎!

    在大家沉默的時候,林莉兒突然說道︰“爹娘,你們不要苦惱了,讓女兒進宮吧,女兒會好好照顧自己的。”

    “不要,不要,我要二姐,去了我就見不到二姐了。”林秀兒和林莉兒最親近,听說姐姐要去什麼宮里,緊抱著她不放。

    一旁的林家才也在嘴里嘟囔著︰“那大海哥哥怎麼辦樣?大海哥哥說要做我二姐夫的。”

    林家才和林秀兒是一對龍鳳胎,是張惠娘三十幾歲生的,是他們最小的孩子,今年才8歲。

    自從龍鳳胎出生後,村里一改張惠娘命不好的傳言,都紛紛夸贊她命好,畢竟龍鳳胎是很少見的,也是吉利福氣的象征。

    “什麼大海哥哥,以後不許再提他了。”林莉兒性格潑辣,對著弟妹們訓斥道。

    周海是鄰家的大哥哥,周家與林家兩家人關系很好。林莉兒和周海也是從小一起長大,兩人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雖然兩人沒有訂親,但兩家人早已產生了默契,只等孩子大了就準備成親。

    “還是我去吧,我也可以的,我已經是個大孩子了,去宮里我不怕的。”林家寶說道,小臉上透著堅強。他是知道二姐和大海哥哥之間的情意的。大海哥哥平時也對他們很好的。雖然不舍得離開家人,但一定要進宮的話,他是願意去的。

    “好了,你們不要說了。宮里我和你爹是不會讓你們去的,我和你爹就是砸鍋賣鐵的,也一定會把錢湊出來的。放心,你們都是爹娘的心頭肉,爹娘一定會想辦法的。”張惠娘摸了摸林家寶的臉,安撫地道。

    林家寶雖然是個雙娃子,但他們從來不覺得他有什麼不好的,林家寶長得乖巧可愛,十分懂事。林大壯夫婦反而加倍的疼愛他,給他取名家寶。張惠娘覺得她能生出來龍鳳胎來,都是家寶帶來的好運。

    “爹娘,我明天就去縣城里書局找份工,看能否預支點工錢。”林家文想了想道。

    林家文長得像他爹,生的人高馬大的十分壯實。別看林家文長得粗狂,但他和他的名字一樣喜歡讀書。

    林大壯看他兒子喜歡讀書,咬咬牙供了他在村里的老秀才家讀書。林家文也是個爭氣的,讀書很刻苦,去年考出了童生。免了家中的田稅,老秀才也很喜歡他這個學生,還把小女兒嫁給他。今年年初剛成親,正是春風得意之時。村里的人哪個不高看他一眼。現在才知道,百無一用是書生啊!

    林家文的新婚妻子吳巧蘭擔憂的看著丈夫,但也不敢說什麼。吳巧蘭想著要不回娘家借點,但想到自己家里也不富裕,只靠著爹爹教書收入也不多。唉!爹爹曾說過憑丈夫的才華,來年考上秀才不是問題。現在丈夫要放棄讀書去打工,唉!

    林家文是最了解家里的狀況的,雖然免了田稅,但他剛剛成完親,家中剛花了一筆銀子。現在也就還剩下幾兩銀子。本來日子眼看著要好起來了,免了田稅,田里的收入都能存起來,到時候再攢點錢再買些田地,慢慢收入也就多了。而且家中弟妹都大了,到現在都還是擠在一間房里,還準備起大房子呢,這也是家里大家的期盼。而現在收成之時也還沒到,別說是要交十兩銀子了,就是五兩銀子也是拿不出來的。

    “不用了,都考上了童生了。你還是好好讀書吧,家里還指望你考中秀才呢!這樣以後家里的兵役、窯役之類的才都可以免了。家才也是到時候啟蒙了,你也要費點心。明天我和你娘準備去趟你大姐家,先問親家借錢應應急。好了,別擔心,有你們爹娘在呢,都去歇息吧。”林大壯安慰著孩子們,他就舍了一張老臉也不要孩子去宮里吃苦。

    一家之主都發話了,大家都只好懷著擔憂的心情去歇息了。

    第二天一早,林大壯夫婦早早就起來,準備進縣城。張氏正在囑咐著兒媳、莉兒和家寶,“午飯我都準備好了在鍋里,熱的時候要當心別燙到了。我和你爹會早點回來的。莉兒和家寶要幫著你們嫂子,照看好小的。”

    張氏正說著突然院子外面傳來了馬蹄的聲音。一看是一輛馬車駛了過來,趕車的伙計把馬車停好。車里下來一婆子,小心地扶著一個婦人下車。

    “大姐,是大姐回來啦。”龍鳳胎听到動靜出來,一看是好久不見的大姐姐,都激動地大喊。

    “哎呀,你怎麼回來了呀,你現在這身子怎麼還亂跑!”張氏看到大女兒懷著身子,小心地上去扶著她進屋。

    “都四個多月了,穩當了沒事。再說,我回娘家哪里是亂跑嘛。”林錦兒笑著說道。

    “都是當娘的人了,還撒嬌呢。你這樣出來,累你相公、公婆也擔心。”

    一旁的婆子在邊上陪笑道︰“親家太太放心,我們太太吩咐我和趙小子陪著少奶奶過來,趙小子駕車可穩了,一定不會有任何閃失的。”

    “真是辛苦你們了,這大清早的出來,都進來堂屋坐著喝口茶吧。”張氏對親家的態度很滿意,也笑著讓兒媳去泡茶,招待他們。

    要說這林錦兒的親事,也曾經是村里熱議過的。畢竟能嫁入城里,可是村里人人羨慕不已的事。

    張氏扶著女兒進了里屋坐下,說道︰“你看,你公婆對你多好啊,要好好孝順他們!”

    “那是一定的,現在婆婆還幫著我帶聰哥兒,我也省力不少。”現在三歲的兒子正是調皮搗蛋的時候呢。

    林錦兒現在生活幸福,感謝公婆的同時也更感恩父母。她的親事來自于她爹爹的一次善舉。

    她的夫家是縣城開布莊的秦家。秦家世代做布匹生意,也算是老字號的布莊了,有些固定的客戶,生意興隆。她的公公把每年賺到的錢都置辦了田地莊子,現在已經擁有百畝良田之多。

    有一次秦老爺在莊子收租回來,經過林家村的時候,不小心驚了馬,掉進了河溝里。那時候是大冬天,河水冰冷刺骨,又因為在城里長大的不會水,眼看著就要送了命啊。正巧林大壯在查看家里的田地,看到情況,立馬跳入河里救人,這才救了他一命。

    秦家對林大壯當然是萬分感謝的,在接觸之下,也喜歡上了這一家善良樸實的農家人。秦老爺在見到林家溫柔能干的大姐兒後就起了結親的意思。

    秦家有一獨子秦愷行,子承父業幫著父親打理家里的生意,是個優秀能干的孩子。秦家夫人一開始並不喜歡讓兒子娶個村里的,卻也不敢反駁丈夫的意思。但派人來相看後對林錦兒的相貌品行都很滿意。更重要的是和兒子的八字合了後很是相配,林錦兒更是被批出旺子旺夫的命。秦太太也就沒什麼好挑剔的了。

    林錦兒的出嫁是村里津津樂道的大喜事,那聘禮在林家後院里堆的滿滿當當的,看花了人眼。林家也是硬氣的,一樣沒留下,還用心又置辦點了嫁妝。使得迎親那天,秦家人都高看了一眼。村里大伙兒都很羨慕她的好命,能嫁到城里的大富人家,真是一輩子吃香喝辣不用愁了。

    而林錦兒嫁入秦家後,也一直恭敬孝順公婆,和秦愷行十分恩愛。第二年就生了一個大胖小子,取名秦子聰,小名聰哥兒。現在林錦兒又懷上了,秦太太現在對林錦兒這個賢惠能干可是滿意極了。

    “我這次是公婆讓我來的,在城里都听說了,咱們村里要招宮人,想到二妹和家寶都正是符合年齡的,很是擔心,那宮里可不是個好地方啊,說的再好也是去做奴才供人使喚的。”林錦兒說道,她可不舍得弟妹去那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

    “我和你爹也是這麼想的,正準備去城里,你就來了。”

    林錦兒把帶來的十兩銀子給了張氏,“想來大弟剛成親,家里可能周轉不過來。”

    “真是太感謝親家了,這次真是幫了大忙了,我們會盡快還上的。”林大壯看了女兒帶來的銀子感激道。

    中午張氏和兒媳用心置辦了些好菜,家寶和莉兒也幫著撿菜,龍鳳胎開心的圍著大姐說話。大家好好的吃了一頓,心情都比較愉快。

    下午大家一起送林錦兒上了馬車,張氏摘了很多後院自己種的蔬菜裝上車,再次讓大女兒給親家帶去感謝。

    林家人一起目送著馬車慢慢地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