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重生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軒轅瀚承一覺醒來,看著陌生又熟悉的寢宮,愣住了。這不是他入睡前的寢宮,這里是他還是太子時住的長樂宮。怎麼回事,怎麼一覺醒來會在這里,軒轅瀚承習慣性的叫了聲“元福。”

    “太子殿下,您起來了。”元福早在外面侯著,听見軒轅瀚承的聲音立刻入內。元福領著幾個宮人開始伺候軒轅瀚承穿衣、洗漱。

    “元福,你……你怎麼……”軒轅瀚承看著才20幾歲的元福,心中很是吃驚。再看著銅鏡中的自己年輕的模樣。吞下沒有問出口的話語,表面裝作平靜,心里已經掀起驚濤駭浪。問道︰“今天是什麼日子?”

    “回主子,今天是運泰四年,二月初七。”元福看著軒轅瀚承的臉色,絲毫沒有什麼疑問的回答道。前幾天俞主子生的小皇子病逝了。這已經是太子殿下早夭的第二個兒子了。主子最近心情一直郁郁寡歡,精神都有點恍惚了。

    “太子殿下,您可要保重身體啊,您還年輕,以後必定是多子多福的。”元福小心翼翼的說道。

    現在才運泰四年,自己居然回到了18歲那年。真真是不可思議啊!軒轅瀚承慢慢平復起心情,不管為何自己會回到過去,但既然老天這樣安排,那他一定不能辜負了老天的美意。他這一世一定要好好的過,不能再留一絲遺憾了。

    “太子妃派人來問,太子殿下可要一同用早膳?”元福听到下面宮人傳話,問道。

    “去傳話吧,孤一會就過去。”軒轅瀚承想到又要見到薛采裕,想起她上一世的種種作為,心中一陣惱火。

    “諾。”

    軒轅瀚承到來的時候,太子妃和其他的侍妾都已經等候多時。看到太子來了,連忙都行禮問安。

    軒轅瀚承落座後“用膳吧。”由一旁的宮女們開始布菜,軒轅瀚承用膳講究食不言寢不語。

    用完膳食後,喝著元福遞過來的茶。軒轅瀚承開始觀察起他現在後院的女人。現在是運泰四年,軒轅瀚承身邊的女人並不多。

    除去太子妃薛采裕外,還有三個侍妾。徐氏徐雪盈,俞氏俞芹和宋氏宋依雲。之前還有一個張氏,難產拼死生下個男嬰,就去了。可惜那孩子身子太差,沒幾天就沒了。

    這三人中宋依雲是最早跟在他身邊教導他人事的宮女,樣貌一般,只能稱的上是清秀,性格老實木訥。為他生育過2個女兒,第一個女兒生下來就夭折了,二女兒也是體弱多病,從小湯藥不斷。取小名康兒,現在3歲多,如若不出意外的話,平安長大以後就是他的大公主康平公主。

    “康兒最近身體如何?”軒轅瀚承問向宋氏。

    “回太子殿下,康兒前段時間著涼了,有些許咳嗽,太醫院的崔太醫來看過。開了些藥,康兒服用了湯藥後,現已經好多了。”宋依雲听到軒轅瀚承關心女兒的情況,有些許緊張的答道,怕軒轅瀚承怪罪她照看不周。

    軒轅瀚承點頭,“要多用點心照看,下人們若有不經心的,要好好敲打一番。”崔太醫是太醫院里專治幼兒疾病的太醫,對他的醫術還是比較放心的。

    軒轅瀚承又轉向俞氏問道︰“身子可好?”俞芹听到軒轅瀚承關切的語句,激動的回道。“婢妾身子已經好些了,太子妃娘娘派人送來很多上好的藥材,還讓太醫經常來給我請脈。婢妾……婢妾真是受之不起啊,都是婢妾沒用,沒有照看好小皇子。”說著又哽咽起來,滿臉悲切。

    俞芹和徐雪盈都是太子軒轅瀚承成親後,母後賞賜下的侍妾。徐雪盈溫柔可人,長相艷麗,他最是喜愛。俞芹性格活潑,身材小巧玲瓏,先後為他身下一女一子。女兒雖然也體弱,但也堪堪長到2歲了。長成以後會是他的二公主,康樂公主。

    俞芹生下兒子後可少沒得意,這可是太子的長子啊。可惜得意沒有多久,孩子還沒有滿月呢,就一場風寒要了小命。看著現在臉色蠟黃、神情憔悴的俞芹,再看向坐在她身旁特意表示關切的徐雪盈,已經知曉事情真相的軒轅瀚承心中暗自嘆氣。上一世怎麼自己就沒有看出徐雪盈的虛情假意呢。

    徐雪盈感覺太子在注視著自己,趕忙對著太子露出含情脈脈的眼神。

    “好了,你自己養好身子,你還有女兒要照顧,可不允許再出紕漏了。”軒轅瀚承對俞芹吩咐道。裝作沒有看到一旁徐雪盈關切的眼神。

    “諾。婢妾一定會好好照顧的。”為母則強,俞芹知道女兒是她現在唯一的希望了。

    “太子妃你也注意照看著一點。”

    太子妃薛采裕一副賢淑主母的態度,“太子殿下放心,身為孩子們的嫡母,我自然會用心照看。”

    軒轅瀚承用完早膳後,回到了內書房。最近他剛失了孩子,皇帝看他的心情悶悶不樂,特地放了他休息幾日,不用上朝。

    軒轅瀚承在書房內一坐就是一上午,簡單吃了點午膳後。吩咐元福讓鄭融來見他,鄭融來了書房後。兩人在書房內呆了一個時辰,鄭融走後。軒轅瀚承又在紙上回憶上一世運泰四年所發生的事情。

    幸好老天讓他回來了,很多事情還沒有發生。他可以好好規劃一下了。

    現在是運泰四年的二月,上個月歷王剛結束了對太皇太後的守孝,去了藩地歷城。也是從歷王就藩開始,他的歷皇叔開始在藩地上招兵買馬,暗自訓練士兵。他想要是從一開始把歷王的勢力扼殺在萌芽之中,那他以後就不用和歷王兵戎相見那麼多年了。

    除了歷王,運泰這一年還有一件大事發生,對他影響極大。運泰四年十月,北邊的蠻族南下,對邊塞的幾個小鎮燒殺搶掠,無惡不做,使得邊城的百姓過著民不聊生的日子。

    北邊的蠻族一直是軒轅王朝的一個威脅,他們是生長在草原之上的游牧民族,耕地極少,崇尚野蠻暴力,沒有禮義廉恥。每隔幾年就會到邊城來燒殺搶掠,所到一處,就會把村里的糧食和牲口搶光,再放火屠村。

    軒轅瀚承在運泰二年的時候曾經領兵出征,與之交戰。軒轅瀚承用兵勇猛,打的他們俯首稱臣,隨後簽訂了契約,答應不再來犯,並且每年都上京進貢。可是蠻族人生性無恥,更本不管契約盟誓,軒轅瀚承知道在今年秋收之後蠻族又會來襲。

    上一世父皇得知後勃然大怒,御駕親征,父皇帶著二皇子也就是他的嫡親弟弟軒轅瀚啟一起出征,一舉大獲全勝。直搗蠻族的王城,萬萬沒想到,在路上遭遇埋伏,他的弟弟為了保護父皇當場死亡。而父皇也身中流箭,傷了心脈。回京後強撐著傷體,把皇位傳給他後沒多久就病逝了。母後一下子失去了夫君和兒子兩個親人,沒多久也跟著去了。

    軒轅瀚承就在這樣倉促的情況下登基,所要面對的是一個風雨飄搖的江山。外有蠻族虎視眈眈,內有歷王野心勃勃,朝廷上還有不對付的薛氏一族。

    軒轅瀚承剛剛登基的時候可以說是困難重重,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滅了蠻族,為父皇和皇弟報了仇。隨後開始在朝廷之上,削弱薛家勢力,培養自己的親信。大力舉辦科舉,選拔人才,軒轅瀚承自認為自己做的不錯。

    可惜他忽略了自己的後宮,識人不清,不但讓薛采裕和徐雪盈弄的自己子嗣稀薄。還讓薛采裕聯合歷王,安排刺客行刺他。害死了他的寶貝!

    而這一世,他定會好好籌謀,不再讓他的寶貝再受到一絲絲的傷害。早在三十多年對家寶漫長的追憶中,就深深的愛上了他。這一世他軒轅瀚承就只要林家寶一個人。

    運泰四年這一年頂頂重要的就是他的寶貝要進宮,離現在還有一個月的時間。

    軒轅瀚承已經迫不及待的見到林家寶了,想到這里就萬分的激動,心情也雀躍了起來。露出了重生以來的第一個笑臉。

    書房門外傳來了元福的聲音“太子殿下,徐主子身邊的碧珠求見。”

    “讓她進來。”軒轅瀚承把剛剛寫的宣紙引火點燃。看著灰燼落入香爐之中。

    碧珠端著一個托盤,上面放著一只精致的湯盅,進來後向軒轅瀚承行禮後道︰“太子殿下,這是徐主子親手為您煲的雞湯,徐主子看您最近氣色不好,特意為您做的。徐主子還說……”

    “行了,湯留下,你下去吧。”軒轅瀚承打斷了碧珠的話,示意元福。

    元福會意上前一步,接過托盤。吩咐碧珠下去,碧珠還想說些什麼。看到太子看她的眼神,心中一冷。太子殿下的眼神,讓她不敢再言語,趕忙退了下去。

    軒轅瀚承看著碧珠走到門外後,對元福說︰“你馬上帶人把碧珠給我拿下,要快,搜她的身,動靜小一點。”

    軒轅瀚承猜測碧珠最有可能是身上帶著藥粉,在送來的路上下的毒。因為他對于入口的東西向來嚴謹,廚房內的規矩是最最嚴格,量她也不敢在那邊動手。

    “諾。”元福心想碧珠可是徐主子身邊得力的大宮女,太子殿下為什麼要拿下她呢。不過還是飛快的跑出去。帶著兩個侍衛叫住了還沒有出內院的碧珠,讓人一掌劈暈了她,把人帶了下去。

    不一會,元福滿頭大汗的回來了。對著軒轅瀚承說道︰“太子殿下,在碧珠身上的荷包里,發現了這個。”元福呈上了一個小紙包,還有稍許白色的粉末殘留在上面。

    “去太醫院,把錢春榮給我叫來。”軒轅瀚承神色復雜地看著面前的雞湯吩咐道。

    “諾。”元福趕緊吩咐手下去叫人。

    上一世徐雪盈送湯給他時,他總會贊嘆她的溫柔體貼。大多數情況下會去她那邊,就是不去她那邊,去了俞氏或宋氏那里,也會用了湯再去。每次喝完了,總覺得精神奕奕,殊不知那些湯里……唉……

    錢春榮是太醫院院首的兒子,從小在醫藥世家長大。在醫術上很有天賦,年紀青青已經在太醫院里當差。上一世多次作為軍醫隨他出征,醫術高超,對他也很忠心。

    不一會兒,元福領著錢春榮進了內書房。之後,屏退了下人,讓侍衛們都守在了院內。

    軒轅瀚承對錢春榮說道︰“你過來看看,這個是什麼,雞湯里面可有這個藥粉?”

    錢春榮一臉嚴肅的上前,小心翼翼地接過那紙包。先是聞了一聞,再用小指尖點了點殘留的粉末。放入嘴里細細品味,眉頭皺的死緊,又淺嘗了一口雞湯,湯里面除了些滋補的藥材味道之外,還夾雜著一絲絲特殊的香味,本很難發現,經過剛剛聞了紙包上的氣味後,可以肯定是同一氣味,這個味道是……

    “回稟太子殿下,這個是浣花草制成的粉末。雞湯里面確實加入了少量的浣花草粉末。”錢春榮答道。

    “浣花草?”元福在旁早已是嚇的一身冷汗,他沒想到碧珠身上居然隨身攜帶著藥粉,听名字就有不好的預感。看向桌上放著還在冒著熱氣的雞湯,元福恨恨地想到,自己用銀針怎麼就沒有測試出來呢。還好太子殿下英明,不然這個雞湯喝下去還怎麼得了。

    “你說說這個浣花草是什麼,有什麼作用?”軒轅瀚承雖然已經知道了一切,但還是裝作不知情地問向錢春榮。

    “浣花草是一種避子的草藥,藥性十分的霸道,對女子傷害極大。現在一般都已經用麝香、紅花等藥代替。所以浣花草已經很少有人用到了,也就一些下等的窯子還在使用。”錢春榮看過一本醫藥雜書,恰恰是有浣花草的記載,書中記載的氣味和他剛剛嘗過的味道一致,十分肯定。

    “那要是男子用了這個藥物呢?”軒轅瀚承繼續問道。

    錢春榮倒吸一口冷氣,回道到︰“要是……要是男子用了,對子嗣可是大大的不利啊!浣花草具有輕微催情的成分,用了後對陽元損害極大。如果用了後與女子行房,很難使女子受孕。就是僥幸讓女子受孕了,對胎兒的影響也很大。孩子生下來後,不是早夭,就是帶著娘胎里的毒素,俱是體弱多病的。”

    錢春榮一想到太子東宮里子嗣的情況,心中思緒萬分,他恐怕知道了個要命的消息了。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這……”元福也已經想明白這之中的關鍵,對著太子殿下很是擔憂。

    “這個可還有治?”元福急切地問道錢春榮,事關太子殿下的子嗣問題,他現在真是內疚的不得了。

    “太子殿下放心,這個藥性雖然霸道,與女子行房後,毒素就會留在女子體內,但對男子倒是不礙的。只要以後不要踫此藥物,再好好調理幾個月就能痊愈。對日後的子嗣也是沒有影響的。”

    軒轅瀚承滿意的點頭,現在才運泰四年,此事發現的早。比起上一世的情況自然是好的多,而元福听後更是大大的舒了一口氣。

    “錢太醫,為我調理身體一事,我就交給你來辦了。”軒轅瀚承吩咐錢春榮道。“另外,我會把這件事情稟報給父皇和母後。他們肯定會召見你詢問,若他們問起我的身體狀況,你就和他們說我至少需要二至三年的調理才能恢復。听明白了沒有?”

    “諾。奴才明白,奴才一定會好好為太子殿下調理好身體。”錢春榮對文韜武略、智勇雙全的太子殿下十分敬佩忠心,雖然有疑問但還是沒有多想就答應下來,太子殿下一定有他的用意。

    “那你回去好好準備吧。”軒轅瀚承囑咐道,向元福使了個眼色,元福會意恭送錢春榮出門。

    “奴才告退。”

    從內書房出來,元福把準備好的銀票悄悄塞入錢春榮的袖口中。對著錢春榮嚴肅道︰“這是太子殿下給你壓驚的,你收下吧。今天這個事情可不能向外人透露一個字。”

    “元公公,你放心,我就是死也不會透露出半句的。”錢春榮一直以來就對太子殿下萬分的信服,過了今天,他得知了太子的秘密。自己已經沒有別的選擇,只要自己好好追隨著太子殿下,好好的表現,他可以預感到自己的未來一片光明。

    元福回來後,向軒轅瀚承請示︰“太子殿下,這個碧珠如何處置?”

    “秘密的關押起來,好好審問,交給鄭融去辦吧。對外就說碧珠沖撞了我,被我杖斃了。過會兒去傳話,就說書房重地不是邀寵的地方,把徐氏禁足。”軒轅瀚承吩咐元福道。

    “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