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前世

作品:《重生之寵你不夠

    啟泰三十三年

    宣德殿御書房內燭火通明,穿著明黃色龍袍的中年男子,正在案台上認真的畫著,紙上是一個穿著豆青色宮侍服的少年,身形偏瘦,面容清秀,那少年站在一個畫工精巧小亭子旁,臉上掛著淺淺的笑。

    “元福,你看,我畫的像不像?”軒轅瀚承問向在旁伺候著的內侍總領太監元福。元福已經做了三十幾年的內侍總領,年紀比皇帝還要大上好幾歲,兩鬢霜白、臉上已布滿了深深的皺紋,元福在心里暗暗嘆了口氣,回答道︰“回皇上,奴才瞧著依稀是林貴人少年時的模樣。”

    “像麼”軒轅瀚承低語,其實少年的模樣在他的記憶里已經有些模糊了,記得最深的是少年有一雙水汪汪的大眼楮,一對小小的酒窩,笑起來格外乖巧可愛。想起少年最後染著鮮血的笑,三十年前那一晚的那一幕,只要一想起來任然刺痛著他的心。

    元福知道皇上又在想林貴人了。今日是皇上的生辰,原本皇帝的生辰自然是要宴請後宮百官作為賀的。但這三十年來皇帝的生辰一直是宮中的禁忌,三十年前皇上的生辰宴會上發生的事情一直使得知曉此事的宮人們對此諱莫如深。

    三十年前,軒轅瀚承為慶賀自己二十五歲生辰,特地舉辦家宴,由一直寵愛的淑妃主持。淑妃本是從五品知州之女,被賜予當時還是太子的他作太子侍妾。徐雪盈是個外表秀麗,性格溫柔似水的女子,深得軒轅瀚承的寵愛。要不是淑妃多年來一直無所出,軒轅瀚承早想封她為貴妃了。

    軒轅瀚承的皇後薛采裕為太皇太後薛氏母族旁支的嫡女,是皇爺爺臨終前賜的婚。薛氏是繼後,當時吏部尚書之妹。軒轅瀚承的父皇軒轅昭深為先皇的第三子,是元後王皇後所生嫡子,王皇後生產時難產血崩而亡。

    之後,先皇立了一直寵愛有佳的薛氏為繼後。薛氏更是拼著高齡為先皇晚年生下十皇子軒轅昭洪。軒轅昭洪是先皇的老來子,只比軒轅瀚承大一歲。

    先皇貪戀權位且偏愛薛氏所出幼子遲遲不肯立太子,導致皇子們間斗爭十分激烈。最後先皇的大皇子聯合五皇子逼宮,殺害二皇子,最終被三皇子也就是軒轅瀚承的父親鎮壓。先皇又驚又怒下一病不起,無奈之下只能傳位給軒轅昭深。薛氏的幼子雖然也是嫡子,但當時十皇子軒轅昭洪才十五歲,有心皇位也無能為力。

    于是,薛氏求著先皇把軒轅昭洪封為歷王,賜于一處物資豐富的藩地,還把薛氏旁支的嫡女賜婚于皇孫軒轅瀚承。薛家這些年在朝中勢力不斷擴大,暗地幫著歷王一直小動作不斷。一直到太皇太後病逝,薛家這才有所收斂,軒轅瀚承一直想除去薛家,但薛家在朝中已經盤根錯節一直沒有辦法一擊即中。

    所以,比起相敬如賓的皇後,溫柔美好的淑妃在他心中佔了重要的位置。

    萬萬沒有想到就是淑妃安排的歌舞,在表演完翩翩舞姿的領舞者上前領賞時。從舞者的水袖中白光一閃,一把閃著藍光的利劍向他刺來。那劍一看就是抹了毒的,在旁的侍衛連忙護駕,與此同時,舞群中又閃出幾個舞者與侍衛們打斗起來。一時間宮妃的尖叫和護駕的叫聲響徹宮殿。那領舞的舞者哪里還有剛剛柔弱嫵媚,武技十分的高超,招招致命,出手狠毒,目標直指軒轅瀚承,眼看鋒利的劍就要刺向他。這時軒轅瀚承胸前突然撲來一個人,為軒轅瀚承擋住了刺來的毒劍。

    危急時刻宮里的禁軍統領凌正峰帶著大批侍衛趕到,禁軍人數重多,刺客們漸漸處于弱勢,侍衛多人聯合砍殺刺客後,來到了軒轅瀚承的身邊,把他掩護到了安全的位置。不過片刻就把刺客們控制住,雖然被抓的刺客大多都在第一時間自盡,還是有少數被生擒。

    這時軒轅瀚承才看清懷中已經染滿鮮血的人,是一個他意想不到的人---林貴人林安竹。

    林貴人是個雙娃子,軒轅瀚承還是太子的時候有次喝醉了酒,偶然見了他穿著一身宮侍服乖巧的模樣,不知怎麼的心中一動,借著酒勁就強要了他。後來母後把林安竹賜給了他做小侍。一開始也曾喜歡過一陣子,當然在一眾貌美的侍妾,特別是還有一個溫柔可人的徐雪盈,林安竹怎麼也不會是特殊的一個。

    等他從邊塞出征回來後,得知林安竹失足掉入水中小產,而且以後再難有孕的消息後,子嗣稀薄的他對不小心失了孩子的林安竹很是失望。漸漸的就對他冷淡了起來,林安竹性格安靜乖巧,也不會邀寵,而且失去了孩子對他打擊很大,一直很傷心自責,性子越發的沉默不討喜,這樣一個不受寵的小侍,就慢慢的淡出了軒轅瀚承的視線。一直到他登基後,也就給他封了個小小的貴人。

    懷里的人比印象中還要清瘦,因為驟然失血陣陣發冷,身子在懷中不住的顫抖,傷口處已經泛著黑色。軒轅瀚承的心此刻慌亂起來,揪心的看著他臉上的五官慢慢滲出血來,“快!快傳太醫。”撫摸著染著鮮血的臉龐,怎麼也抹不完的血跡。

    “別怕,太醫馬上就來了。別怕……”與其說在安慰懷里的人兒,不如說是安慰自己。軒轅瀚承從來沒有這麼恐慌過,感覺心中有什麼重要的東西正慢慢流失。林安竹微張著滿是血的嘴想說什麼,無奈已經發不出聲音,勉強對他展開一抹淺笑,仿佛在告訴他不要擔心,眼中滿滿的依戀,陪襯著滿臉的血,觸目驚心。

    林安竹深深的看了軒轅瀚承一眼,慢慢的閉上了眼楮。

    “不……不……”軒轅瀚承失控的大喊。

    “皇上,太醫來了。”侍衛統領帶著太醫院的幾位太醫前稟報。

    “快……快來給林貴人看看。”軒轅瀚承道。

    太醫院院首看著皇上緊張的模樣,上前一步查看,皇上懷中的人早已沒了生息。

    “皇上,林貴人身中劇毒,已經……去了,請皇上節哀。”

    軒轅瀚承抱著林安竹,直直的看著他沒有說話。這時回過神來的嬪妃們紛紛上前,七嘴八舌地表示關切,皇後問道“皇上,皇上你沒事吧。”

    淑妃上前看著軒轅瀚承神情不對,一臉悲切地小心翼翼道“皇上,您沒受傷吧,剛才真是擔心死臣妾了。多虧了林貴人,不然……怕是……”

    軒轅瀚承看了圍在周圍的嬪妃,都是一副劫後余生的驚恐表情。皇後還是一如既往的端莊冷靜,淑妃徐雪盈已經哭的梨花帶雨。宋妃和俞妃護著各自的女兒,也是他現在唯二的子嗣,並沒有上前。再次看向懷中的人兒,林貴人的座位並不靠前,在當時那麼危險的情況下,不知道是怎樣的勇氣讓他奮不顧身的上前為他擋劍。

    禁軍統領凌正峰上前“皇上,共抓獲4個活口。”一旁的侍衛壓著都被卸了下巴的刺客。

    “帶下去,你親自去審問,務必問出主使。即日起,封鎖城門,馬上派人在宮內搜索可疑人物。讓京城都尉派兵在城里搜尋”對刺客的幕後主使,他心中已有了猜想,肯定和他的皇叔歷王有關。只是這些刺客是如何混入宮中樂坊,在他的壽辰上行刺,肯定是有內應,必須馬上找出來。

    “元福,把林貴人帶下去好生安葬,林貴人為救朕而死,追封他為林貴君。”軒轅瀚承逼著自己冷靜下來,他知道林安竹一直是愛慕著他的,他的死軒轅瀚承很難過,真的後悔之前對他的冷淡,他發誓一定會為他報仇的。

    審訊的結果出來,這些刺客都是江湖殺手,有人重金雇他們來宮中行刺,這些人並沒有見過主使,不過是他們都招認淑妃娘娘身邊的大宮女碧珠安排他們進入今日皇帝壽宴的樂坊舞群中。

    矛頭直指淑妃,碧珠被帶走後招認是淑妃娘娘買通宮外的江湖人士進宮行刺,薛雪盈得知後,大喊冤枉,說是有人陷害她。

    “稟報皇上,剛剛宮內侍衛發現坤寧宮上方有青煙冒出,像是有人往宮外傳遞信號。”元福听到侍衛剛傳來的消息,趕忙告訴皇上。

    “來人,擺架坤寧宮。”他也不相信是徐雪盈要害他,如果是皇後,那麼一切都說的通了。

    坤寧宮作為皇後的宮殿,莊嚴大氣。這時候的坤寧宮仿佛知道皇上要來,宮殿內外早已是燭火通明。

    “皇上,您來了。”皇後薛采裕端坐在正殿大堂之上,說話的聲音透著冷意。

    “信號是發給歷皇叔的吧,他們一定秘密從藩地來了京城。為什麼?為什麼?薛采裕雖然你是薛家之女,但朕自問也沒有虧待過你,從你做我的太子妃開始,對你不說恩愛也是對你敬重有佳,給了你該有的體面,登基後也封了你為皇後,就算日後要清理薛家,只要你安安分分的,朕也沒有準備動你皇後之位。為什麼還要背叛朕?”

    “體面,什麼體面,你專寵徐氏那個賤人,我堂堂一個世家嫡女都要和一個小官之女平起平坐了,就是我的體面。”皇後早已沒了平時的冷靜,不顧形象的尖聲道。

    軒轅瀚承看著皇後此刻瘋狂的模樣“住口,你這個毒婦。你自己心思歹毒,還要牽扯上旁人。淑妃比你溫柔賢淑的多了。我就知道碧珠是你的人,說,是不是你讓她嫁禍給淑妃。”

    “碧珠很早就是我安排在那賤人身邊的,她可是個能干的。呵呵!”皇後接下來的話,讓軒轅瀚承心中氣急。

    “你可知道你為什麼現在才只有兩個病弱的女兒麼?你的淑妃娘娘最愛給你做補藥羹湯獻殷勤了,每次里面我可都讓碧珠下了不少對子嗣有礙的好藥,這可是歷王好不容易為你找來的。所以這些年,你才少有子嗣,就是偶然有了,生出來也都是體弱多病早夭的。”

    軒轅瀚承心中怒不可擋,原來都是這個毒婦,他一直以為是他早年征戰殺戮過多,自己殺孽太多才使得自己子嗣稀少。

    皇後不理會他殺人般地眼神,繼續說道︰“當然了,這些夭折的孩子里也有你的愛妃手筆,你以為她真的是那麼善良,這些年她視碧珠為心腹,暗中讓她做了不少事,那些小產的嬪妃可都是她下的毒手。不然你以為她一個小官之女能有多大的能耐啊,還不是我暗中幫她,才不至于落下痕跡。”皇後得意的說道。

    “不,這不是真的。”軒轅瀚承不相信徐雪盈會怎麼做,徐雪盈一直沒有孩子。還說過會對他的孩子視如己出,他還想過把李嬪生的兒子抱給她養,可惜那孩子身子一直體弱,一場風寒後沒有挺過去就沒了。

    “不信,你可以自己去查,呵呵。軒轅瀚承你自以為自己是個文韜武略、智勇雙全的好皇帝。哈哈,還不是被我們兩個女人玩弄于鼓掌。”

    “你已經嫁給了我,還幫著歷皇叔。你這些年來做的,對你有什麼好處,這次的行刺一旦成功,你這個皇後的下場會如何,你知道麼?”

    “我從小進宮陪伴太皇太後,很早的時候就認識了歷王,我……我愛慕他,我願意為他做任何事。嫁給你為太子妃的時候我就知道,你不可能讓我生下流著薛家血脈的孩子,而我也不稀罕生你的孩子呵呵。我心甘情願的做歷王的棋子,為他辦事,為了他我什麼都不在乎。”

    “朕要廢了你!”軒轅瀚承听到皇後居然和他的皇叔早有私情,怒火中燒。

    “豈知這個宮中的嬪妃有誰不是為了名利為了權位,有誰是真心對你的。”皇後對著軒轅瀚承嘲諷道,隨即又搖了搖頭“真心對你的怕是有一個呢,林貴人那個傻子,可惜已經死了,死透了。哈哈哈哈!”

    軒轅瀚承听皇後提起林安竹,想起他的死,心中一片黯然。

    “他的孩子也是你的那個溫柔賢淑的淑妃娘娘做的,大冷天的被推入冰冷的池子里,再也無法懷孩子了,這個徐雪盈還是心狠啊,連一個雙兒都不放過。”要知道雙兒很有可能生下的還是雙娃子,而且林貴人又不受寵,對淑妃的威脅並不大。

    “這樣一個表面溫柔似水,其實心狠手辣的女人,你還當成寶貝了,真是有眼無珠啊。”皇後像是要發泄這些年來的怨恨,對軒轅瀚承大喊道。

    “朕要廢了你,還有歷王,還有薛家。朕一個也不會放過。”軒轅瀚承被皇後一連串的話打擊的體無完膚,但皇帝的尊嚴不允許這個女人看他的笑話。

    “晚了,晚了。歷王看到我發的信號,就知道計劃有變。肯定早就逃出京城了,一定不會有事的。哈哈哈哈,歷王他一定會成功的!”皇後說完,往旁邊的柱子上狠命的一撞,頓時鮮血如注,人順著柱子慢慢倒地。

    元福上去查看,摸摸皇後的鼻息。“皇上,皇後……死了。”

    軒轅瀚承回到御書房,今天經歷的事情太多,太陽穴隱隱作痛。如果皇後說的都是真的,那麼這些年他在後宮中就像個傻子一樣的無知。“元福,讓鄭融來見我。”鄭融是他的暗衛總管,平時專門用于在朝臣家中打探消息、執行秘密任務。是他的心腹之一。

    “參見皇上。”鄭融不一會就入御書房覲見。

    “去把碧珠給我單獨提出來,給我把這些好好查查,朕要知道的清清楚楚。從朕還是太子的時候查起。”軒轅瀚承吩咐下去。

    歷王果然接到信號後,就知道計劃沒有成功。領著人馬殺出西城門,逃回了他的藩地。同年起兵造反,歷王迅速地打下藩地周邊的幾座城池,自立為王,因其藩地物資豐富,兵強馬壯,易守難攻。軒轅瀚承與之對持了好幾年,才終于把他消滅。等親手砍下歷王軒轅昭洪的人頭,軒轅瀚承在心中默默的的說了句,“我為你報仇了。”神情中並沒有勝利後的愉悅。

    暗衛從碧珠口中得知了不少淑妃娘娘謀害皇嗣的證據,一查之下真的件件屬實。除了淑妃娘娘外,另外幾個嬪妃也查到不少事情。嬪妃之間的相互陷害,層出不窮。等這些罪證放到軒轅瀚承的面前,軒轅瀚承自嘲的笑了。居然沒有一個是干淨的,就是沒有謀害過子嗣,也是經常拿宮女太監出氣,手里都有著不少人命。軒轅瀚承不管徐雪盈的聲聲辯護,對她失望至極,把她打入了冷宮。

    而唯一干淨的的只有林貴人,他沒有陷害過別人,甚至因為不受寵愛反而被奴才苛刻,想到林安竹在宮中過的是這樣的日子,軒轅瀚承怒不可及。

    軒轅瀚承努力回想和他一起的點滴,很多細節都已經想不起來了。原來自己都不曾好好關注過他,後來的幾年軒轅瀚承瘋狂執著地收集關于他的一切。

    軒轅瀚承去了他住過的小小偏殿,看他宮里的擺設,從伺候過他的宮女口中了解他的喜好。知道他性格溫和,對下人也沒有脾氣。

    看著他臨摹過的一大堆字帖,軒轅瀚承紅了眼眶。軒轅瀚承有次隨意寫過幾個字教他,林貴人認識的字不多,對他滿滿都是崇拜,讓他很是受用。還記得順口說了句,要他好好臨摹以後要查看他的功課。但以後軒轅瀚承就忘了,再也沒有提起過了。

    等看到了厚厚幾疊的宣紙上寫滿的字,因為領來的宣紙的質地並不是很好,有些已經化開了,像是墨色的淚滴滑落開來。想到林安竹一個在冷清的宮殿中,靜靜寫字,等著他道來的場景,軒轅瀚承心痛萬分。

    軒轅瀚承甚至還去過他出生的小村莊。在離沛縣不遠的小山村,叫做林家村,就是他出生的地方。

    林安竹本名林家寶,是個雙兒。家中有兄弟姐妹六人,在家中排行第四。林家寶的爹娘沒有因為他是個雙兒而對他不好,反而給他取名家寶,寓意家中的寶貝,對他倍加疼愛。雖然家中窮苦,但爹娘疼愛,兄弟姐妹友愛。林家寶過了一個快樂的童年,他在家乖巧能干,小小的年紀就開始幫爹娘做家事,照顧弟妹,這也造就了他天真乖巧,不會心計的溫和性格。家寶,這樣一個寶貝一直就在他的身邊,而他卻忽略了,生生的錯過了他。

    運泰四年,林家寶十二歲進宮做宮侍,進宮後被改名林安竹,安排到御花園整理花草。十五歲那年被他強要了後,母後賜他做了小侍。一直安靜乖巧,在他登基後被封為貴人,住在偏遠的冷清的宮殿中,默默無聞的,直到為了幫他擋毒劍,七竅流血而死。林家寶死的時候才二十歲,就這麼在宮中度過了短暫的一生。

    “皇上,子時了,您該歇息了,明天還要早朝。”元福打斷了軒轅瀚承的回憶提醒道。

    軒轅瀚承一想到明天的朝會就一陣厭惡,又是商議立儲的事宜。軒轅瀚承早年身體經過太醫們的調理,身體里面的毒素也被清理干淨。後來重新選秀後,陸續有幾個皇子出生。

    軒轅瀚承當初廢了皇後之後,就一直沒有再立皇後。而這些皇子中的不是資質平平就是野心勃勃,隨著年齡的增長,在朝中開始拉幫結派起來,有了奪嫡的勢頭。

    軒轅瀚承再次看向桌上的畫的人像,想著如果他的寶貝的孩子還在的話,也該很大了。不知道會是一個調皮搗蛋的小子,還是像他一樣乖巧可愛的雙娃子。

    軒轅瀚承臨睡前一直在腦海里幻想這和寶貝還有孩子一起的美好場景,慢慢的進入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