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终章

作品:《重生之修复师

    三年后。

    “班长,博物馆那边打电话过来说他们最近刚接到一批汉朝古籍,破损得非常严重,希望你能过去帮忙一起修复。”程森一进工作室,整个人就安静了下来,说话声音都轻了不少,就怕打扰大家的工作。修复工作十分繁琐,最受不了嘈杂,程森虽然大大咧咧却也十分注意这一点。

    郭启辞正指导几个徒弟揭画芯的技巧,一听到这话头也不回道:“好,你跟他们说我明天就过去。”

    程森得了准确答复便轻手轻脚的出门了,如今的郭启辞在修复界里颇具盛名,不仅吸引了私人收藏家把手头上破损文物送来修复,就连博物馆也在束手无策的时候邀请他。郭启辞基本上都是义务性的帮忙,因此还挂了个名誉工作人员的名头,也算是个吃皇粮的。

    郭启辞在两年前建立的这个修复工作室,经过筛选考试考查等陆续收了六个徒弟。虽然只是短短三年,因为他的教学方法十分先进,这几个徒弟已经开始能做一些简单的修复工作,而大徒弟帆子则已经开始独立修复一些破损不太严重的画卷。

    程森则负责工作室的各项事务,程森报错志愿其实对修复术并不感兴趣,后来又看到这么繁琐更是不喜欢。可程森这人活跃,脑子也灵,郭启辞建立这工作室的时候他本只想着过来帮帮忙,结果觉得这事还挺有意思。毕竟是文物修复的学生,虽然技术不怎么样,可还是有一定的理论基础,处理事务的时候比外行要通透。

    于是程森大三开始就给郭启辞打工,不仅自己解决了学费和生活费,还因为工作的实际需要平时上课的时候更用功了。这把程妈妈乐的,在小区里没少炫耀。原本还为儿子未来干啥发愁,现在没毕业就挣钱了,甭提多美了。

    郭启辞有程森处理事务,自个更轻松了。这几年里重要工作就是带徒弟和修复古物,偶尔还会给一些修复师做培训,虽然年纪不大,却是业界里公认的修复大师。

    “师父,翟先生又来接你了。”一个徒弟抬头揉揉脖子,看到门口高大身影,眨巴眼一脸暧昧。

    郭启辞虽然工作时候很严谨,可平时却是非常好说话,徒弟们虽然敬重他却不会怕他。翟轶每天都会接送郭启辞,这两年风雨无阻。大家都知道翟轶的背景身份,能做到此实在不容易,郭启辞每次都惹来徒弟们善意的调笑。

    郭启辞早已习惯,完全不会羞赧,只是笑了笑道:“今天我有事先回,你们自由活动。”

    郭启辞挑的这几个徒弟谈不上天资聪颖,但是都很勤奋好学,他根本不用监督。

    徒弟们不由起哄,“师父,你们都老夫老妻了还去约会啊?这感情也忒好了吧。”

    工作室里氛围很轻松,虽然工作的时候全神贯注,可放松的时候都会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而且郭启辞这个工作室还有休息间和练身房,工作休闲两不误。

    “再吵吵罚你们全体打浆糊。”话一落大家伙闹腾得更厉害了,郭启辞没再理会朝着翟轶径直走去,“我们走吧。”

    翟轶颔首,领着他离去。徒弟们只玩闹了一会,又开始认真练习。郭启辞虽然很好说话却也十分严苛,之前拜他门下想学习修复术的不下百人,最后能留下来的只有他们六人,可见一斑。留下来的都是想学真本事的,而且只要努力郭启辞给的福利很好。郭启辞承诺,只要出师,房子就能给解决了,现在则先提供房子免费居住。大家伙不管是为了兴趣还是好福利都下了很大的功夫,若是淘汰,以后可就没这么好的事了。

    两人刚上车,郭启辞便将小二召唤出来。小二其实已经可以以实体自由出入空间,且可以在外边很长时间,但是他却不像万能王一样赖在外边,说这样不和规矩,任郭启辞怎么劝都没用。郭启辞便是送给他一堆电子产品,怕他会闷。小二拿到这些礼物的时候,小脸红扑扑的,明明很高兴又不像万能王一样用夸张的肢体表述自己的情绪,那强装一本正经的样子逗得郭启辞越发喜欢给他买东西了。

    小二依然如同第一次见到一般一板一眼的,“宿主大人。”

    “今天是打打和糖糖的生日,他们都想你了,今晚你就留在外边和他们玩吧。”小二虽然出空间的次数屈指可数,可打打和糖糖非常喜欢小二,小二也很喜欢他们,郭启辞有机会就将小二召唤出来,这种时候小二都会破例留在空间外边很长时间尽情玩耍。

    小二嘴角忍不住微微网上勾,可依然坐得直直的,认真点头,“是,宿主大人。”

    虽然已经相处了三年,可每次看到小二郭启辞依然忍不住摇头,万能王和小二未免差别太大了。想起万能王,郭启辞不由微微皱眉,“万能王现在怎么样了?”

    小二脸色瞬间黯然,“爸爸还没消息。”

    这三年郭启辞修复了许多文物,每天在空间里练习学习都保持二十个小时以上。加之收徒培训以及帆子开始可以修复,这让郭启辞迅速成长,使得万能王进阶可以脱离系统。已经消失数日,这次大劫也不知道能不能挺过去。

    正在开车的翟轶笃定道:“他不会有事的。”

    郭启辞听他这么一说瞬间安心下来,只要是翟轶说的,郭启辞都深信不疑。

    且这三年他足够努力,成就值积累得很多,将翟夫人翟老爷子和杨秀珍都修复了一遍,如今三人越活越年轻了。虽然时光不可逆,但是却让他们不会出现那些恼人的疼痛。

    不仅如此,郭启辞还用成就值救助了一个失明男孩重见光面,这使得郭启辞现在越发积极修复。而郭启辞修复术学得好,万能王的成功率也就越高。

    “爸爸,你们回来啦!咦,小二哥哥,你终于来了!”

    郭启辞和翟轶刚从车子里出来,穿得小洋裙跟个小公主似的糖糖以及穿着背带裤的打打从屋子里奔了出来,一看到小二,原本朝向翟轶和郭启辞的路线瞬间变成奔向小二。两个孩子围着小二叽叽喳喳的欢呼,要拉着小二一起去玩,完全把两个爸爸扔在一边。

    郭启辞和翟轶无奈对视一笑,糖糖和小二打了招呼又记起两个爸爸,她扑向郭启辞,卖弄道:“爸爸,糖糖今天和奶奶做了大蛋糕。”

    郭启辞一把将他抱起,亲了亲她红扑扑的小脸蛋,“糖糖真厉害!”

    糖糖笑得更灿烂了,打打这下也反应过来,也着急的朝着翟轶伸出手,就怕被落下,“大爸爸,抱抱。”

    翟轶却板着脸,“你昨天不是说自己是男子汉,不需要抱抱了吗?”

    打打这下着急了,紧紧抱住翟轶的大腿,“抱抱也是男子汉。”

    翟轶搓了搓打打的脑袋,依然没有抱起,打打看到糖糖在郭启辞怀里蹭啊蹭,心里越发不平衡了。不停蹬着小短腿,“爸爸,爸爸,要抱抱。”

    翟轶依然不松口,“不抱。”

    打打知道翟轶说一不二,瘪着小嘴又不敢哭,睁着大眼一脸委屈的望着郭启辞。

    翟轶一把将打打抱起放到自己的肩膀上,“骑马。”

    打打瞬间乐了,猛的拍手,“骑马马骑马马!”

    郭启辞看打打手舞足蹈晃来晃去吓了一跳,“打打,不要乱动,掉下来怎么办。”

    翟轶笑道:“不怕,我扶好的。”

    打打也跟着点头附和,“扶好的,扶好的。”

    郭启辞看打打不再闹腾,这才放心下来。

    打打兴高采烈的四处张望,“糖糖,小二哥哥,打打能看到好远哦!”

    糖糖看到打打这威风八面的样子,心里也痒痒,却没像打打一样闹腾,只是眼巴巴的望着郭启辞,却不敢提要求。

    “糖糖想不想骑马马?”

    糖糖眼睛一亮,轻轻的点头。

    郭启辞也将糖糖放到肩膀上,糖糖不似打打那么大胆,刚开始还有些害怕,紧紧的抱住郭启辞的头,挡住了郭启辞的视线。

    “糖糖,不要捂着爸爸的眼睛,爸爸看不到路了,不用害怕,爸爸抓着你呢。”

    糖糖这才松开小手,有些颤颤道:“爸爸,小二哥哥,真的能看到好远哦。”

    糖糖没坚持到客厅就让郭启辞抱着走,小姑娘比起哥哥还是胆小了些。打打越长大越发皮实,到处跑来跑去滚来滚去,一天要换几身衣服。而糖糖却一直很软糯,十分乖巧贴心。

    “妈,陆叔你们回来啦。”郭启辞一进门就看到杨秀珍和陆信,两人已经成婚,现在全世界到处跑,一边做慈善一边当旅游。

    杨秀珍现在除了透出来的质朴已经完全找不到从前灰扑扑农村妇女的形象,和陆信结婚之后脑门就没差刻着幸福两字。整个人精气神十足,看着就是热爱生活享受生活的人。

    陆信依然如从前那般儒雅,却多了一丝生动。

    杨秀珍笑得灿烂,“我们家的两个小宝贝的生日肯定要回来,打打糖糖,想不想外婆啊?”

    糖糖朝着杨秀珍伸手要抱抱,“外婆,糖糖想你了。”

    打打也急道:“外婆,打打也想你了。”

    杨秀珍抱着糖糖,一只手揉了揉打打的脑袋,“真是外婆的乖孙子,来,看看外婆给你们带的礼物。”

    打打和糖糖拍手欢呼,杨秀珍不忘叫上小二。

    没一会,郭启乾和郭启迪也过来了,郭启迪最是喜欢打打和糖糖,两个孩子也非常喜欢这两个舅舅,一看到两人就扑过去要举高高。

    郭启辞如今已经知道郭启乾和郭启迪两人关系,刚开始还吓了一跳。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可他之前一直把郭启迪当做自己的亲弟弟,两个人竟然会在一块,实在是没有想到。

    郭启乾今天眉飞色舞的,一直紧紧的盯着郭启迪,生怕对方突然不见似的。郭启迪一有个大幅度的动作,郭启乾就火急火燎的去阻止,结果收到郭启迪无数个白眼。那小心翼翼的模样不免这让郭启辞生疑。

    正疑惑,郭启乾无不得意道:

    “哥,我和启迪打算年底结婚。”

    郭启辞错愕,郭启乾和郭启迪虽然很早就在一起,可两人一直不愿意结婚。倒不是家里不同意,郭启乾现在撑起了郭氏,且有超越从前的趋势,根本无人能管。而郭启迪父母都是开明的,最关键失而复得已经让他们十分高兴,哪还会计较。可郭启迪就是不同意结婚,两人一直这么不明不白的同居着。

    “启迪终于同意啦?”

    郭启乾的笑容灿烂郭启辞瞧着眼睛都有些疼,如此外放的表情已经好久没在郭启乾脸上看到,“这次不同意也得同意。”

    郭启辞疑惑,郭启乾乐呵呵道:“启迪有了,我的孩子可不能是非婚生子。”

    郭启辞直接被口水呛住,“有,有了?”

    郭启辞一直没有承认打打和糖糖是自己生的,其他人也没问过。

    郭启乾意味深长的望了他一眼,“哥,你不会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吧?”

    “啊?”郭启辞愣了愣,瞬间明白过来。话已经说开,也就没必要隐瞒,“启迪的身体也跟我一样?”

    郭启乾笑着点头,望向郭启迪的目光充满柔意,郭启迪正被三个小不点围着,毫不在意其他。若不是耳根有些发红,还真以为郭启迪完全不知两人的私下谈话。“我们都没有经验,以后得找你讨教。”

    虽然男人生子着实奇怪,可有孩子确实是件高兴的事,郭启辞也为他们高兴,“随时欢迎,以后可以在我这生,我这东西齐全,还不会透露出去。”

    郭启乾正有此意,高兴的答应了。

    “现在几个月了,要不今天就做个检查?我这有B超机,可以看到宝宝的样子。”

    郭启乾眼睛一亮,“我去跟他说说。”

    郭启乾凑到郭启迪耳边说起这事,郭启迪耳朵更红了,扭捏了半天才点头。

    郭启迪不愿太多人围观,医生一到,便是跟着郭启乾到B超室里去查看。

    瞧得出两人都期盼这个孩子,虽然匪夷所思,但更多的是幸福,如同他一样。他和身边的人都过得很快乐,此生已足够。

    翟轶从背后搂住郭启辞,两人十指交叉,无名指上带的对戒碰撞在一起。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怎么,羡慕了?还想要一个?”

    郭启辞没好气瞪了他一眼,望向活泼可爱的两个孩子,心里软软的,不由道:“要是有,也挺好。”

    翟轶笑而不语,只将头放到郭启辞的肩窝,嘴角微微勾起,眼神里尽是柔意的望着正在玩闹的一双儿女。

    此时,魏立铭从门而入,而他身边竟是万能王!万能王朝着郭启辞俏皮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而另一边郭启乾和郭启迪也从房里出来,手里拿着一张纸,两人满脸笑意。

    郭启辞见屋里暖意浓浓,想起前尘往事,不由感叹:“我是何其幸运,才会有今生。”

    —全文完—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千千小说网 http://www.qq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