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番外幸福时光

作品:《重生之相逢未晚

    早上,林墨睡得正熟,忽然感觉被窝里挤进两个暖呼呼的小东西,俩小家伙还特别不老实,在他身上爬来爬去就算了,小爪子还捏着他的鼻子,让他想装睡都不行。

    他睁开眼睛就看到大儿子灿烂的笑脸:“daddy,起床,陪我们玩儿!”

    小儿子也扑过来,在他脸上留下一个湿乎乎的吻:“daddy,daddy,要游泳,要小鸭子。”

    09年的时候,林墨跟韩勋在加州登记结婚,韩家毫不避讳的给他们举行了隆重的婚礼,令不少人唏嘘不已。从03年到09年,六年时间里,韩家的变化不小。韩东旭大概是被弟弟有事没事秀恩爱给刺激到了,回M国竟然一改从前花花公子的做派,认真交往了一个女朋友,女孩儿是华裔,家里是做进出口贸易的,跟韩家是老交情,女孩儿年龄比韩东旭足足小了七岁,他俩刚开始将往的时候,韩东旭还被韩母敲打了一番,让他不要玩弄人家感情。韩东旭这次是动了真心,偏被冤枉的不惨,加上以前交过的那些女朋友中有几个实在不是省油的灯,韩东旭的追妻之路不是一般的坎坷。不过,不管怎么样,结局挺好,最终修成正果,婚后一年,赶在老大韩子杰的双胞胎儿子后面,生了一对龙凤胎,可把家里人给乐坏了。

    韩家的孙子辈里一下就从一个艾伦小豆丁,变成五个小豆丁。

    次年也就是06年年初,韩芷雯和韩芷静姐妹俩相继出嫁,韩芷雯嫁的是华尔街新贵兼大学同学查理,俩人地下恋情从高中就一直延续到现在。查理家境一般,但是很有志气,愣是靠一己之力拼成金融大鳄才向韩芷雯求婚。

    韩芷静的情路比较坎坷,交往过的几个男朋友,不是冲着她的色就是冲着韩家的财,谈不久看清这些人的真面目都分手了,兜兜转转见家里的兄弟姐姐都安定下来,她眼瞅着自己年龄一天比一天大也着急了,最后开始听韩母的话抽出时间去相亲,可惜相亲对象一次比一次奇葩,最后竟然还遇到了小时候的‘大仇人’,打小她跟世交李伯伯家的臭小子就不对盘,见一次掐一次,如今长大了也不例外。不过,大约真的是缘分,两人掐着掐着竟然掐出火花来了,趁着热恋的劲头,紧跟在姐姐的后面,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韩芷雯韩芷静姐妹俩结婚后没多久就传出喜讯,不多时双双诞下麟儿。M国没有计划生育,韩家兄弟姐妹婚后跟另一半感情都不错,婚后接连传出喜讯,到2010年底的时候,家里孙辈的男孩女孩儿加起来有足足十个,这还不算二嫂肚子里新揣的一个。韩父和韩母年龄大了,享受着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时,不免担心韩勋和林墨,两个大男人在一起,没个孩子始终不是个事。

    韩勋常年居住在Z国,偶尔回趟M国的家里,被那群小熊孩子们吵得要死,每每看着那些小侄子小侄女缠着林墨,他就酸得厉害,再加上他也不多喜欢小孩子,压根儿就没有养小孩儿的打算。

    他不喜欢,却架不住林墨喜欢孩子。韩母旁旁敲侧击的给林墨说想让他们代孕养个孩子后,林墨的心思也活泛了。韩勋一开始态度特别坚决,咬死了不想养孩子,还说如果林墨实在喜欢,就从他哥哥姐姐或者林书以后的孩子里过继一个。可惜,韩勋也就是绣花枕头表面上看着厉害,内里妥妥的一个妻奴。林墨都不需要说什么,就看着那些侄子侄女的照片闷闷不乐几天,韩勋自个儿就打退堂鼓了,主动咨询代孕一事。

    韩勋觉得真要代孕一个孩子的话,最好这个孩子能够同时具有他和林墨的基因。当下,M国一些前沿的生物实验室里已经具备了这种技术,但是技术不是很成熟,尚处于试验阶段,实验结果也不是特别满意,无法保证孩子生出来后会发生什么情况。韩勋深知林墨,面上看起来冷冷清清的,实际上心里比谁都重情,养个小狗病了死了他都要着急难过很久,更可况是养个孩子?

    没办法,韩勋只好退而求其次,通过资深代孕机构,为避免后续纠纷,由代理人出面,找了一个各方面条件皆优异的女人,用她的卵子受精成功后,为他们代孕了这对异卵双胞胎。美中不足的是,这女人本身就是个多国混血的混血儿,两个小宝贝生下来以后,虽然看起来都继承了他们父亲的黑发黑眼,但还是能够看出混血的痕迹。

    孩子刚出生的时候,胖嘟嘟的又有着同一个母亲的基因,看起来差异不大。现在长到两岁多,慢慢就能看出区别来了,大儿子韩智宇一双桃花眼简直跟韩勋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小儿子林智轩的凤眼跟林墨如出一辙,受到生物学母亲的基因影响,韩智宇和林智轩有着白种人特有的深邃轮廓和雪白的皮肤,同时兼具黄种人的精致细腻,随着两个小家伙从小小的肉团团慢慢长开,胖乎乎模样不是一般的漂亮可爱,乖乖听话的时候简直跟小天使似的。

    当然,如果是不乖的时候,绝对是两个不折不扣的小恶魔。

    从两个小家伙呱呱坠地,到他们现在能说会跑会调皮捣蛋,整个过程就是韩勋和林墨一部巨大的辛酸史,而这部辛酸史不过才开了个头而已……

    “你们爸爸呢?”林墨坐起来,抱着两个儿子,一人亲了一口,两个小家伙高兴得眼睛都眯了起来。两个小家伙穿着一模一样的超人睡衣,笑起来时有种莫名的神似,任谁见了都会说他们是亲兄弟。

    韩智宇奶声奶气地说:“爸爸在……在做早饭。”

    林智轩是个小吃货,不太欣赏韩勋的手艺,鼓着包子脸说:“要吃daddy的蛋黄泥,不要喝奶奶。”

    林墨拧拧儿子的小胖脸:“不乖乖喝牛奶,小心变成小矮子哦。”小儿子挑食的毛病不知跟谁学的,不合口味的东西不吃,看起来不漂亮的东西不吃,就连喜欢吃的东西出现频率高了他也要闹情绪,这一点真是相当的不可爱。前不久,林墨才从韩母那儿知道,韩勋小时候就是这毛病。

    林智轩才不懂什么矮不矮的,他就是不喜欢吃爸爸做的东西,小孩子脾气一上来就拧上了,抱着林墨的手撒娇:“就要蛋泥泥,就要蛋泥泥。”得,一着急连菜名都叫错了。

    韩智宇对蛋黄泥兴趣不大,他喜欢吃香酥脆甜的小饼干,他也跟着闹:“要小饼干,daddy我要吃小饼干。”

    “不行,早上只能喝牛奶,吃鸡蛋和水果。不乖乖听话的话,今天就不带你们去爷爷那里玩哦。”林墨虽然非常珍惜和疼爱两个宝贝儿子,但是遇到‘原则性’问题时,绝对不会让步。

    两个小豆丁想要‘点菜’,又想去乡下玩儿,纠结得小脸蛋都皱起来了,他们还没领会到‘鱼和熊掌不能兼得’这么深奥的问题,只一个劲儿的撒娇,见平时宠爱他们的daddy不松口,兄弟俩心有灵犀的扁着嘴眼看要开始撒泼,韩勋从外面走进来。

    “韩智宇,林智轩!”韩勋不过冷着脸喊了一声,两个小家伙立马乖乖收声,像是被逮着做了坏事似的怯怯地把小胖脸埋进林墨怀里。

    韩勋现在已经三十四岁了,外表看起来仍然是28、9的样子,气质却跟过去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他本就是富贵圈里浸淫大的阔少爷,又独自在Z国开疆拓土打造出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久居上位的气势绝对不是说着玩儿的。两个小家伙年龄还小,但是趋利避害的本能是天生的,面对林墨的时候,他们敢撒娇甚至撒泼,面对韩勋的时候,却只能乖乖的。哪怕,至今为止,就算韩勋气急了也没动过他们一根手指头。

    对两个小家伙来说,爸爸好可怕,黑着脸的爸爸好像大魔王,daddy救命!

    林墨早上有些低血糖,被两个小家伙闹得头疼,他悄悄对韩勋竖了下大拇指,小家伙们光顾着躲避爸爸的‘精神攻击’,完全没看到两个无良老爸脸上和煦的笑容。

    收拾好,坐到餐桌前,桌上有冲好的牛奶,煎好的培根、鸡蛋,全麦面包片,拌好的蔬菜、水果莎拉,还有两碗特地给两个小家伙蒸的肉末蛋羹。

    这两年多,因为要带孩子,韩勋和林墨还有各自公司集团的事情要忙,在小家伙们渡过婴儿期把他们从M国接到京城的四合院里后,韩勋专门从M国那边带了几个佣人阿姨过来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还给他们请了两个资深幼教。但是父子天性就是父子天性,无论那些人再对两个小家伙尽心尽责,他们始终更依赖他们的daddy和爸爸。

    早十多年前,韩勋就说过要跟林墨学厨,林墨原以为他开玩笑,没想到他还真下了决心去学。奈何他的天赋实在不怎么样,拿手的几样全在今早的餐桌上了。偏偏他还挺乐意做的,只要是休息空闲的时候,都会露一手。两个小家伙早让家里的厨娘、他们的daddy和经常过来玩儿的章莫章叔叔一干人等喂刁了嘴巴,不怎么欣赏爸爸做的蛋羹,但是碍于爸爸的淫威,挑食如林智轩也会乖乖把碗里的东西刮干净。

    林墨到底对两个小宝贝更心软些,在小家伙们吃完早餐后,在他们殷切的目光下,一人给了他们一袋自制的小曲奇饼干。

    “谢谢daddy。”

    韩勋颇有一家主的威严:“你就惯着他们吧!”忽然间,好像有点明白老头子指责老妈惯他时那种心情了。

    林墨依然微笑着看着两个小家伙,都不带给他一个眼神,“给他们一点饼干就叫惯了吗?你买的那堆玩具才叫惯吧?”

    没错,就是堆,而且一堆就是一整间屋子,什么超人、蜘蛛侠、钢铁侠、海陆空三系交通工具模型、高仿真手枪、各种毛绒公仔……目测两个小家伙从婴儿期能够玩到十岁以上。可怜林墨小时候就只玩儿过竹蜻蜓,铁皮青蛙,塑料枪,完全不能比。

    韩勋轻咳两声:“又不全是我买的,对了,给奶奶准备的礼物都带上了吗?”

    “你少转移话题,刚刚明明是你放进后备箱的。”

    “……真是白疼那两个小混蛋了,明明我比你尽责,他们居然更黏你,一点儿也不科学。”韩勋难得挫败道。两个小家伙刚到京城的时候,晚上不适应闹腾,都是林墨睡觉佣人哄他们,他在旁边看着帮着;主动给他们做吃的,不领情;他们喜欢的那些玩具哪个不是他给买的,可是两个小家伙看到他,时不时的就露出看到天敌一样的眼神,真不是普通的让人泄气。

    韩勋选择性遗忘了,每当两个小崽子跟他抢‘老婆’时,他那张黑脸是多么具有‘杀伤力’。

    “谁让你平时老是吓我们宇宇和轩轩的,对不对?”林墨坐在后排座照看两个孩子。

    小家伙们也不知到底听没听明白,居然一本正经地附和:“对!”

    韩勋:“……”有种被老婆和儿子们联手欺负的感觉,怎么破?

    ——————

    林墨自从大学毕业后,就开始大刀阔斧的打造他的餐饮帝国。除了火锅、药膳外,还开辟高级餐饮会所市场,有机食品市场,深加工农副产品如酸菜、咸鸭蛋、松花蛋、腌肉、腊肉、香肠等等,不仅国内畅销还远销海外。

    林墨接管了餐饮方面的工作后,林建就腾出手来专营物流。他们的物流公司创建早,有韩勋的ANX全力合作,起点比别的物流公司不知高了多少倍,再加上客户至上的服务理念和工作态度,这些年顺风顺水的发展下来,规模相当可观,早已购买了自己的飞机,其财力和背景是国内其他物流公司望尘莫及的,在业内稳稳占据着绝对的龙头老大位置。

    人找钱艰难,钱找钱容易。

    有了足够丰厚的资本,在遇到适合的项目时,林建和林墨都会顺势投资一些,多年经营下来,林建早已成了某财富排行榜的座上客。

    功成名就后,更多女人对林建趋之若鹜,可惜越是这样,他越乐意继续单着,于是还真就这么一直单着了。

    老太太现如今总算学会过她口中的‘地主婆’生活了,无他,主要是年纪大了,再想做田间地里的活也做不了多少了,只好打打养生拳强身健体争取长命百岁。

    林墨他们这次回去就是给她老人家祝八十大寿的。老太太实打实的年龄只有七十九,但是按照L县的风俗,八十大寿就是要在七十九的时候过,说是这样才能渡过‘九’劫,具体怎么个说法也只有老一辈的才清楚,反正大家都是这么过的。

    林书如今几经辗转还是去了Y国留学,仍然学的前世量子物理学专业,他这一世的起点比前世高得多,早在一年前就拿到了博士学位,如今在Y国一所世界闻名的大学里任教,并且主导着一项拥有划时代意义的物理研究,一旦实验成功,他很可能成为下一届XX奖得主,甚至被载入史册都有可能。

    当然,林书一贯觉得自己跟哥哥比起来还是差太远了,很少跟家里人提起他在学术上的成就。估计他说了,林墨也听不懂那些永远跟他绝缘的物理理论,但这些并不影响他大力赞助弟弟的实验室。

    林书从国外大老远赶回来,比林墨他们更晚些抵达老家,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不过,这次他可不是一个人回家了,还带了一个漂亮女孩儿,林墨和韩勋咋一看都觉得小丫头挺眼熟的,一时没想起来在哪儿见过。

    “林大哥,韩大哥,我是金诺,金爵的妹妹,好久没见你们不会不认得我了吧?”金诺个子高挑身材玲珑有致,温婉的瓜子脸,五官精致柔和,一头栗色的及腰长发,跟高大斯文英俊的林书站在一起,任谁都要赞一声天作之合。

    可任谁都想不到,当年盯着林书发花痴的小胖矮妞,不仅完成了毛虫到蝴蝶的华丽蜕变,还坚韧不拔的追到了心仪的‘男神’。不消说,金诺的性格绝对没有她看起来那么‘乖巧’。

    单瞧她那八面玲珑的妹控哥哥金爵,就知道金诺绝对也是个精灵古怪的主儿。

    “女大十八变,诺诺现在这么漂亮,你不说我还真没把你认出来。”林墨跟金爵关系一直很好,他倒是听金爵提起过金诺去Y国留学了,却不知道她竟然会跟林书走到一起。改明儿,得好好气气金爵这个妹控。

    金诺挽着林书的胳膊笑着说:“我一直都这么漂亮,对吧?”

    林书在感情上比较害羞被动,在Y国这么多年耳闻目濡也没什么改变,女朋友当着家人的面这么问他,耳朵一下就充血了,有些腼腆的点点头:“对。”

    韩勋在旁边暗骂大尾巴狼,想当年揍老子的时候,那手黑的哟。

    老太太没想到八十大寿的时候,林书还能给她带这么个大惊喜回来,乐得嘴都合不拢了。自从林墨和韩勋代孕生了韩智宇和林智轩后,老太太的目光就盯在了林书身上,奈何林书远在国外读书,她纵然有心无处使力,眼瞅着小孙子都快28了还没定下来,村里跟他同龄的孩子都上小学了,老太太心里很着急。也曾暗地里跟儿子讨论过,林书是不是也喜欢男孩子,要是真喜欢,把人带回来她也不会说什么的。大不了像林墨那样代孕一样有后不是?可林书这么些年愣是连朋友都没怎么带回过老家,今天忽然不声不响的带了个女朋友回来,老太太只差没乐疯了。

    她拉着金诺一个劲儿的赞,金诺也特别会说话,把老太太哄得相当开心。

    聊久了,林墨才知道,原来金诺竟然是在读博士生,而且跟林书学的是一个专业。这年头,这么时尚漂亮IQEQ皆高的女博士可不多,林墨妥妥的把未来弟媳放在天才的位置上,心里的想法跟老太太不谋而合——乖乖,他们俩以后结婚生出来的孩子得有多逆天啊?

    林墨和老太太仿佛看到了一个小号的林书奋笔疾书的模样。

    老太太这个八十大寿过得相当开心,即使早已跟她离了心的女儿一家没有来,有大儿子,小儿子,还有一屋子的孙子、重孙,老太太一张脸都笑成了菊花。

    林家这些年发得厉害,林建从来都不是忘本的人,他发了大财回过头来也狠狠带动了一把村里的经济,现如今,L县谁不知道青桐村是有名的别墅村?

    老太太八十大寿林建为她大办了一场,流水席足足办了三天,还专门请了老一辈人喜欢的地方戏班子过来唱戏。林建和林墨都不愿意太过张扬,没有对外说,只请了家里的亲戚和村里人,生意上的那些朋友都没请,老太太非常喜欢这样的安排,既满足了她作为老人的虚荣心,又不会太折腾。

    韩父和韩母赶在老太太大寿当天早上到了,因为韩勋跟林墨在一起乱了辈分,韩父韩母跟老太太只差了几岁,索性就依着老太太说的,两人喊她一声大姐,到林建那里,林建依着程缓缓的辈分叫,而林墨则跟韩勋喊两人爸爸妈妈。没办法,辈分乱了就是乱了,怎么喊都是错,索性怎么顺口怎么来。

    “爷爷,奶奶!”两个小豆丁常常跟韩父韩母视频电话,对二老一点儿都不陌生,也不怵韩父,小嘴巴不知有多甜,张开双手要抱抱的样子,萌得二老心肝颤。忙一人一个抱起来,小家伙们热情得在两个老人脸上留下无数湿漉漉的热吻。

    “哎哟,咱们轩轩真乖。”韩父抱着林智轩笑得见牙不见眼,说来也奇怪,家里那么多小孙子小孙女,第一不怕他的就数林智轩,第二不怕他的则是韩智宇。韩父现如今也是七十好几的人了,心肠越发软和,对家里的孙子孙女们再不复当初对儿女们时那么严厉,可惜家里的小孩子年纪要大些,在他们父母的教导下对爷爷都是格外敬重,正所谓敬而远之,老爷子总觉得家里的小孙孙们就没有林智轩兄弟俩跟他亲热,最起码像这‘热吻’的待遇是不会有的。韩老爷子不知道的是,在小家伙们眼里,跟‘恶魔’爸爸比起来,爷爷真是太慈祥有爱了。而韩勋因为是宠着长大的幺子,对老头子到底少了几分哥哥姐姐们的畏惧,更不会去教导宝贝儿子敬畏老头子,于是就形成了现在这样美丽的误会。

    林智轩长得像林墨,性子却不像,嘴巴可甜了,眼睛笑得弯弯的,奶声奶气地说:“爷爷,爷爷也乖。”

    “哈哈哈……”老头子活了几十年,约莫着还是头一遭有人这么赞他。

    韩智宇见弟弟有人夸,奶奶都不夸他,着急了,冲着奶奶表白:“奶奶,奶奶,我也乖。”

    韩母也大声笑了起来:“对,对,我们宇宇也乖。”

    大家笑着说着,很快就到了中午,林建早早给老太太订了一个三层高的大蛋糕,大中午的意思着点了蜡烛,老太太也虔诚的许了愿望。

    韩智宇和林智轩最近刚学了生日快乐歌,林墨和韩勋才起了一个头,两个小家伙一点儿也不怯场拍着小肉爪,奶声奶气地唱了起来:“……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唱完了中文,又用英文唱了一遍。

    大家跟着他俩一起唱着,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请来的摄像师飞快按下快门,将这美满的一刻永远定格。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耽美小说网 http://www..la】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