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蜘蛛的殘忍、不合的觀念

作品:《火影之我的手辦軍團

    鵝毛般的大雪下了一整夜,整個大地都披上了一層銀裝。

    一片被白雪所覆蓋的矮小村子附近。

    在初生太陽的照耀下,晶瑩的皚皚白雪閃閃發光,為凋零的樹干增添了一份別樣的姿色。

    只是在那被白雪掩埋的深處,一抹殷紅卻怎樣也無法抵消曾經發生過的淒慘。

    一間十分簡陋的屋子內,炊煙緩緩順著煙囪裊裊飄出。

    “咳...”

    伴隨著一聲咳嗽,水無月凜緩緩醒了過來。

    睜開眼楮,看到的是修葺完好的屋頂,盡管也充滿了修修補補的痕跡,但總歸是不會透風漏雨。

    腦海中還情不自禁回想起了自家那個破爛的屋頂,臉上露出一絲無奈。

    不過下一刻,水無月凜卻是臉色一愣,反應過來。

    這是在哪!?

    感到驚訝的他連忙想要起身,結果,虛弱的身子卻是剛剛一動便又倒回在鋪在地板上的被褥上。

    “咳咳...”

    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一塊已經脫色的毛巾從他的額上掉落。

    “你醒了。”

    這時,一聲平靜的聲音緩緩從屋子一旁的角落傳來。

    水無月凜听到這個聲音,顧不上咳嗽,連忙向旁邊看去,頓時臉色一驚,腦海中飛速閃過昨晚所發生的畫面,不由有些結巴道。

    “你..庫洛洛..你是真的!?”

    “不..咳咳..我是說昨天發生的事情不是做夢!?”

    只見在屋子的一角,庫洛洛正依靠著牆壁坐著,黑白分明的眸子此刻十分平靜的注視著咳嗽的小臉微微漲紅的水無月凜。

    此時的他原本向後攏起的一頭黑發向前垂落著,劉海隱隱遮著額上的正十字紋。

    身上卻是穿著一件洗的脫色的粗布麻衣,與他白皙的膚色極為不符。

    不過倒也沒有因此降低一絲魅力,修長完美的身形使得他即便穿著如此樸素的服飾,卻也難以掩蓋他與眾不同的氣質。

    在看到庫洛洛的著裝之後,水無月凜連忙扭頭看向身上。

    果然,在一層單薄的被子上,正蓋著庫洛洛原本所穿的厚實大。

    這個發現倒是讓水無月凜有些不好意思。

    就在他想要說什麼的時候。

    只見庫洛洛忽然起身,向前走去。

    在一旁燃著的火堆上,微微垂掛著的鐵鍋內,漸漸彌漫出一股濃郁的粥香。

    “剛好你醒過來,吃點東西吧,在這家人家里並沒有發現什麼可用的藥物,之前也只能用熱毛巾給你祛祛寒。”

    說到這的時候,他瞥了水無月凜一眼,話語頓了頓,然後緩緩道。

    “你現在的身體狀況,太虛弱了,等好一些我會去給你找一些補身子的東西來好好調養一下你的身體。”

    听到這話,水無月凜瞥了一眼之前掉落在地的毛巾,不由有些尷尬。

    這還是第一次被這麼細心的照顧,看庫洛洛的樣子似乎一夜沒休息,這倒是讓身為病人的他有些內疚,只能小聲道。

    “謝謝你啊...”

    听到水無月凜的話,庫洛洛的動作倒是稍微停頓了那麼一下。

    不過緊接著就順手將一碗用木碗乘著的熱騰騰的粥遞到了水無月凜的面前。

    早就不知道餓了多久的水無月凜此時也顧不上客氣。

    接過粥,顧不得燙,小口小口的快速喝了起來。

    而在一旁,一直悄無聲息觀察著水無月凜狀態的庫洛洛看到他此時的活力,也稍稍松了口氣。

    在水無月凜喝粥的時候,他安靜的走出屋子。

    不一會兒便帶了一些囤積的木柴和碎碳回來,往一旁的火堆中填了填,使得屋子內始終維持著合適的溫度。

    整整喝完一大碗熱粥,水無月凜這才感覺身體暖洋洋的,漸漸恢復了一絲活力,忍不住興奮道。

    “實在是太幸福了...吃飽肚子的感覺!”

    庫洛洛輕輕扭頭看了他一眼,贊同似得點了點頭。

    在說完之後,水無月凜看著他,臉色有些猶豫。

    不知道該開口怎麼問。

    他十分好奇為什麼庫洛洛會出現在他目前所在的這個世界,明明他是動漫里的人物。

    還有就是不清楚為什麼庫洛洛好像對自己挺不錯的樣子...

    難不成是因為他從手辦變過來的所以認識自己?

    可自己現在的身體也是水無月凜的身體啊,只是個六歲的孩子...

    一股股怪異的思緒使得此時的水無月凜不知道如何開口詢問自己的疑惑。

    不過就在這時候,庫洛洛卻是看著他,聲音平靜的開口道。

    “凜,你再在這里休息會兒吧,我去給你找些東西補補身體。”

    听到這話,水無月凜面對庫洛洛本就有些壓力,情不自禁點了點頭。

    不過隨後反應過來,連忙搖手道。

    “啊,不..不用這麼麻煩了,我吃了東西之後現在感覺挺好的!”

    庫洛洛眼神平靜的看著他,水無月凜倒是有些不敢與他這種目光對視。

    畢竟是前世動漫中的領袖人物,與他這麼近距離接觸,讓他這個普通人隱隱有些壓力。

    只見庫洛洛搖了搖頭,輕聲道。

    “抱歉,我無法答應你的要求,你的身體目前實在太虛弱了...”

    “總之..我會盡快趕回來的...”

    在留下這麼一句話之後,庫洛洛拉開門從屋子里離開了。

    在腳步聲遠去之後,水無月凜這才有些郁悶的搖了搖頭。

    究竟發生了什麼啊,他現在是一頭霧水。

    先是莫名其妙重生,接著又莫名其妙的召喚來了庫洛洛,關鍵他自己都還不知道這究竟是什麼原因!

    人家別人穿越不是又有主神,又有系統的嗎...

    他怎麼連點提示都沒有,難道完全靠自己摸索嗎?

    想到這麼復雜的事情,他不由感到有些頭疼。

    忽然間,他表情一愣。

    誒,我好像沒有告訴過庫洛洛我的名字吧...他怎麼知道我叫凜?

    看樣子又多了一個困惑,水無月凜有些無奈,只能等庫洛洛回來再問了。

    而此時,在外面的村莊里。

    貧瘠的村子中,即便是寒冷的冬天,也有不少的人家早早的就準備出門,前往被雪覆蓋的深山里面抓捕一些過冬的獵物。

    一身單薄麻布衣物的庫洛洛走在雪地中有些顯眼。

    在遇到一個外出準備捕獵的村人之時,他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聲音十分親切道。

    “請問一下你知道附近的藥店在什麼地方嗎?”

    原本包裹十分厚實的村人在看到有些另類的庫洛洛時還有些警惕。

    不過听到他親切的問話和友好的態度,再加上明顯不俗的氣質,便沒有再擔心,反而耐著性子回答道。

    “藥店?哦..你說的藥鋪是吧,往西邊走一個時辰的路,在那邊的城鎮里就有。”

    听到這話,庫洛洛親切的笑了笑,溫和道。

    “麻煩你了。”

    說完,便邁步,準備向西走去。

    “不麻煩,那邊的醫師要價可是挺黑的。”

    “像我們這種小村子的平時有個什麼感冒發燒的病災,自己搞點山上的芨芨草,也就挨過去了,你還別說,這座山上的芨芨草可是特別的管用。”

    听到他的話,庫洛洛眼楮微微一亮,停下了腳步,扭頭看著他。

    “芨芨草?”

    村人听到問話,止住步子,從身後的背簍中抓出一把在這冬天還略微發綠的草,有些得意道。

    “雖然是小村子,但是學會倚靠山神的話,過的也不比鎮子上的人差,喏,這就是芨芨草。”

    看到村人手中的芨芨草,庫洛洛想了想咳嗽的水無月凜,然後看著他,輕聲問道。

    “可以把這個給我嗎?”

    听到這,村人本來得意的表情微微一頓,有些尷尬道。

    “雖然這東西不值什麼錢,但冬天山上並不多,我這要上山捕獵好幾天,就是帶著這點以防萬一的。”

    對此,庫洛洛的表情有些遺憾,輕聲道。

    “那真是可惜了...”

    村人也是跟著點了點頭。

    不一會兒,雪地中一片殷紅。

    庫洛洛將冬天里鮮少的綠色草藥小心揣進懷里,然後扭過頭,眺望西邊的方向。

    他臉上的表情十分平靜,輕聲喃喃道。

    “可惜已經無法使用念了...”

    說到這,他輕聲道。

    “應該是身處不同的世界了吧...既然如此,恐怕是沒法找到辦法解決那家伙的念能力了。”

    “而且...原本對我做出的預言應該也會出現偏離...”

    “不...或者說那段預言已經無效了才對...”

    無奈了的搖了搖頭,低聲道。

    “在想什麼啊,凜的身體是目前最重要的,之前那份虛弱看起來可不像是正常生病所引起的,究竟發生了什麼呢?”

    “兩個時辰的往返路程啊...速度要盡快了...”

    話音落下,他的身影迅速向西疾奔出去。

    而此時,位于村子里的屋子內。

    感覺身體好一些的水無月凜正裹著庫洛洛留下的大,好奇的觀察著此時他所在的屋子。

    本以為是借宿的,可沒想到屋子的幾個房間中都沒有其他人存在。

    直到,他看到一抹殘留的殷紅。

    臉上的表情凝固成了一抹震驚,內心的情緒也掀起了波瀾,有些驚慌又有些憤怒的說了句。

    “蜘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