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一章

作品:《蜜糖先生

    自從過年回家被七大姑八大姨圍攻洗腦後,江媽媽就重新調整了對江北的催婚攻勢,以前對外還虛假的推脫一下,表示年輕人有自己的想法,提倡自由戀愛。現在表面上的虛假已經沒有了,江媽媽已經徹底撕去了偽裝,積極和七大姑八大姨打交道,如今已熟練掌握了方圓十里單身男兒郎的信息,據江爸爸說,江媽媽現在對方圓十里外的單身男兒郎也有所了解,還計劃去隔壁縣尋找優秀資源。

    江北在家日子過得很煎熬,年初八開班,初六就積極向上的買回程機票上班去了——但是情況並沒有什麼好轉,江媽媽一兩天一個電話,內容自然都是哪里哪里有個什麼青年才俊。

    最近江媽媽更是電話頻繁,已經到了一天兩個電話的地步,催著問她和郜志豪有沒有聯系。郜志豪是張嬸子推給江媽媽的青年才俊,張嬸子是附近最靠譜的媒人,說成過很多親事,在一眾七大姑八大姨里頗有威望。

    但江媽媽是個理智的人,對她給說的青年才俊,也不是盲目高看,親自去偵察過才介紹給江北的,從一天兩個電話來看,她對郜志豪是滿意的不行。

    郜志豪,給人的印象彬彬有禮,說話很讓人舒服,江北和他聊天,也算合得來,所以當他約江北吃飯時,江北猶豫了一下還是答應了。郜志豪同她在一個城市工作,這也是江媽媽最滿意的一點,不過因為他公司出差,暫時還回不來,所以約的吃飯並不能立馬去吃,只是先提前預約了。

    今天工作不是特別忙,下午的時候,江北順帶去顏如玉圖書館踩了一下點,周日的時候,三葉的新書發售會在這里舉行,三葉是她負責的一位作家,已經出版了好幾本書,有了很大一批忠實讀者。

    顏如玉圖書館在大學城,地理位置很好,店內裝修也很有特點,所以去買書看書的人一直很多。

    江北過去的時候,書店里有很多大學生在看書,和他們一對比,一種自己果然很老了的感覺猝然升起。看看自己,一個即將二十七歲的老女人,再看看他們,青春年華,滿臉的膠原蛋白......

    那個時候自己也是如此,每天有很多時間去做各種美好的事情。

    江北眼楮掠過一對手拉手看書的情侶,眼神不自覺地有些遺憾和羨慕。她也有過這樣的年紀,愛過一個這樣的干淨少年,不過卻沒能有機會和他手拉手看同一本書。

    思緒回及到往事,江北嘴角不自覺勾起,眼底一片溫柔和落寞。不過是年少的一時輕狂,以為憑著滿腔愛,就山海皆可平,偏偏如今居然還越發忘不了。

    顏如玉的老板姓姜,是個非常有氣質的大美女。江北和她不止是工作上的往來,生活里也是很要好的朋友。姜玉見江北進來後 癥似的站著,就笑著走過來,手在她眼前晃了幾下︰“怎麼,書里的顏如玉把你魂兒勾走了?”

    江北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姜玉順著她剛才的視線看去,打趣般小聲說︰“羨慕了?”

    “羨慕的緊,二十七歲的大人了,還沒個男朋友。”

    姜玉帶著江北往書店里咖啡廳的方向走,邊走邊說︰“SZ大學這學期新來了一位老師,還不到二十八歲,一表人才,要緊的是還沒有女朋友,要不要我幫你要個聯系方式?我二十七歲時,女兒都三歲了。”

    “要啊。”江北跟著笑,“結婚了請你喝喜酒,奉上大紅包。”

    “說話算數哈,他經常來咖啡廳看書,下次他來我就幫你問問。”說著到了咖啡廳,姜玉找個位置讓江北坐下,然後去拿了一疊文件過來。

    核對了一遍發售會的安排,然後又具體討論了一些細節後,姜玉喝了一口紅茶,故作不滿的說︰“你過來最多就是找我討論工作,真是個沒情趣的人。”

    “什麼才算有情趣?”江北問。

    姜玉眼楮一亮,“那樣的。”

    江北回頭,一個穿著灰色毛呢大衣的男人視線轉過來,和她四目相對,空氣沉重的仿佛靜止了,心髒一下子被一只手抓緊,血液淤積到腦顱里。

    所愛隔山海,山海未可......平?

    “矜持點,已經是個二十七歲的人了,還像小女生一樣沒有定力。”姜玉並沒有察覺到氛圍的壓抑沉重,小小的敲了一下桌子,勾回了江北的注意力,“我去幫你拉條線,當當紅娘,後面還是看你的了。”說著就準備站起來。

    江北急忙制止她,低下頭掩飾性的喝了一口茶,“不用了,我已經有相親對象了。”

    話沒說完就被打斷了,姜玉笑著對走過來的人打招呼︰“陸老師,來看書?”

    “嗯。”來人聲音低沉,回答著姜玉的話,但是眼楮動也不動的盯在座位上要把頭埋進茶里的人,好像要把她頭頂盯禿了似的。

    垂感很好的西裝褲被熨的挺直,一幅摸起來很舒服的樣子,江北端茶的手控制不住有些顫抖,試了兩次都沒能穩定下來。

    來人仿佛不覺,自顧自地說︰“見到你真好。”

    姜玉終于察覺到了不對,側了下身子坐到江北旁邊,問陸錦州︰“你們認識?”

    陸錦州看著江北,等她回答,不自覺攥起的雙手泄露了他的緊張。

    江北小小吸了一口氣,放下茶盞,收起剛才猝不及防的情緒,抬起頭露出一個大笑容︰“一個朋友,已經很久沒有聯系了。”

    陸錦州眼楮一下子閃過一絲失望和落寞,但很快又振起精神來,沖姜玉友好的笑了一下,“是很久沒聯系了,沒想到還有機會能再遇見,我可以在這里坐下嗎?”

    姜玉看看江北,想拒絕,但是陸錦州已經自顧自的坐下了。

    空氣一時有些沉默,姜玉看看陸錦州又看看江北,覺得他們之間必定有故事,而且很有可能是一段並不簡單的愛情故事,腦海里洋洋灑灑腦部了幾萬字的愛恨情長後,陸錦州總算開口了,斟酌了好幾次,說的卻是普通毫無特點的︰“你過得還好嗎?”

    “挺好。”江北手指不自覺地來回翻弄桌上的文件,又干巴巴的補充了一句,“你呢?”

    “不好。”

    听到不好,江北心一緊,猛地抬起頭然後撞進陸錦州深邃的眼楮,他就那樣看著她,仿佛就等她抬頭看他一眼。

    江北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想,心里嘲諷的笑了一下自己,不過是自作多情罷了。他更加帥氣了,並且事業有成,怎麼可能過得不好。

    撞到眼楮里的視線又再次躲開,陸錦州呼吸屏了一下,大腦一瞬間有些斷線,好不容易才讓自己冷靜克制下來——不要嚇到她,慢慢來,她還在的,不會再突然消失了。

    視線從江北臉上移開,落到她小動作不斷的手上,陸錦州敏銳的捕捉到了文件上面的重要信息——晉江出版社,編輯,三月九號三葉新書發售會——姜玉注意到陸錦州的視線,不動聲色的把文件拿回整理好。

    陸錦州對姜玉友好的笑了一下,又看著江北,“你緊張的時候手上動作就不斷,你害怕我?”

    “沒有。”江北把手收好放到大腿上,抬起臉,陸錦州帶著一點壓迫性的看著她,“你結婚了沒有?”

    “沒有。”江北被他的眼神定住了魂魄,就像犯錯的小學生在面對老師一樣,大腦一片空白完全不敢說假話,回答完後才反應過來了些什麼,生硬的轉移了視線。

    剛才的眼神,強硬中還帶著點說不清的別的,讓江北感覺陸錦州還愛她,也恨她。

    酸楚梗塞在喉間,為自己可笑的想法,真是單身久了,見一個優秀的男人都覺得對方喜歡自己,她和陸錦州已經分別八年了,八年之久,其實除了懷念,別的真不能記得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