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系統

作品:《[綜]中原先生有話說

    就像無數的狗血文一樣,太宰治首先是名非常寶貴的異能力者。

    同樣的,她有一個存在感幾乎為零的系統。

    以至于在听到這熟悉的機械音的時候,少女有些驚訝的挑了挑眉,【哦呀,阿殺你竟然還活著?】

    然後,在剛才還叫喚得厲害的系統,在听到少女的聲音後,又開始裝死了。

    好在太宰治並不在意這些。

    這是個看臉的時代,長得好看的人總會有各種各樣的優勢,這一點,太宰治一直都是知道的。

    就拿她家單細胞的小矮子來說,當年在擂缽街,要不是因為她長得好看,大概某[羊之王]看都不會看她一眼吧。

    【你說是不是啊,阿殺?】

    這個過于非主流化的代號,是太宰治為她在三周期綁定的系統取得名字。

    全名‘超完美自殺系統’的阿殺,在三周期找上了太宰治。

    那是一個非常微妙的時期。

    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學園里的風雲人物,無數男生們青春萌動時期的夢的太宰學姐,向某人告白了。

    然後,更加理所當然地被拒了。

    甚至是逃一般地迅速搬離了學園附近的小窩。

    畢竟太宰治一直都知道中也他挺有錢的。

    具體來說就是那家伙在她十二歲獨自上學之後,給了她一張不限額的黑卡副卡。

    要不是因為自己剛剛失戀,說實話,看小矮子落荒而逃的樣子,其實還挺有意思的。

    可惜小矮子逃走了。

    雖然給她說出的理由是出差,要臨時前往歐洲三個星期,但整件事背後,不過是兩人的心照不宣。

    而阿殺就是在這個時候出現的。

    ——你渴望一場超完美的自殺嗎?

    ——不覺得在失戀之後來一場高空下樓是一件非常符合此時心境的自殺嗎?

    ——你真的了解自殺的三十六個小技巧了嗎?

    ——你知道哪種自殺方法最痛苦了嗎?

    太宰治突然就收回了自己已經伸到天台上的護欄外的腳,“啊,算了,沒意思。”

    或者說好好的自殺氛圍都被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三無產品給弄沒了。

    【太宰小姐,您不想體驗一回自殺的完美快感了嗎?】

    太宰治覺得這是個好問題。

    一直在中原中也面前裝著他想要的乖乖女形象,玩著你好我也好的過家家游戲的少女,差不多也厭煩了。

    特別是在小矮子落荒而逃之後,她現在的心情真的超級糟糕啊。

    少女危險的眯起眼,斂起散落在耳畔的頭發,隨意的別在耳後,少女直視虛空之中圓滾滾地球狀物體,覺得自己實在沒辦法昧著良心承認這家伙是根據自己內心真實心願誕生的產物。

    因為它實在是太丑了。

    沒有所謂的未來金屬感,只是光禿禿的球形就算了,顏色還是黑不溜的那種。

    真的不管怎麼看,都和人美心甜的自己不是同一個系列。

    也就仗著還未綁定‘超完美自殺系統’那家伙不能讀取太宰治過于豐富的內心世界罷了。

    但是不得不說,說了這麼多廢話的‘超完美自殺系統’有一句話說到了太宰治的心中。

    她實在是太無聊了啊。

    毫不猶豫的將自己給賣了之後,太宰治覺得這家伙大概是個瑕疵品吧。

    和所有賣出商品一樣,在買之前有多麼的心動,在付錢之後就會有多麼的懊悔。

    作為三無產品的阿殺,在公布了參加三周後的結業典禮這個範圍宏達的任務之後就開始了消聲滅跡的隱居生活。

    直到她決定將平川麻美送到警察局時,這家伙突然跳了出來。

    【阿殺,偏離了什麼設定?】

    系統在裝死了,盡管不知道原因,但是它芯片里記載的三萬五千七百八十二種應對方式中,每一個都有教導它,這個時候不能開口。

    【權限不夠,宿主無法查詢代號001問題。】

    【權限不夠……】

    好了,太宰治皺著眉,已經基本可以確定,這個系統不僅是個三無,還是個傻的。

    或許這就是復讀機的奧妙吧。

    “你殺了我吧。”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從小到大,連條魚都還沒殺過的太宰治覺得被她束縛在身下的少女是不是對她的形象有什麼誤解。

    “我覺得有問題還是應該找警察。”

    “你到底想怎麼樣!”平川麻美突然掙扎了起來,“如果這樣的話!如果這樣的話!我的人生就全毀了!”

    沒有學校會願意錄取履歷表上有這樣一個污點的學生!

    她家只是普普通通的薪資家庭,除了她以外,還有一個哥哥和兩個妹妹,如果她因為這種事情被所以學校拒絕錄取的話,那她就全完了。

    父母不會有多余的錢為她疏通關系,也不會想到拿出多余的錢為不受寵愛的二女兒上下奔波,甚至對這個略顯拮據的家庭來說,或許少供一個成績馬馬虎虎的女兒繼續學業,還是一種減壓。

    她已經十五歲了,在封閉的鄉下,在那些老太婆口中,已經到了可以嫁人的年紀。

    哪怕還沒到領取結婚證的年齡也無所謂,先相看好男方,收取了彩禮錢後,請村子里德高望重的老人幫忙主持婚禮,再擺上兩桌酒席,就代表結婚了。

    少女哭著鬧著,她開始感到害怕了。

    試圖用眼淚柔化太宰治的心。

    可惜,“不好意思平川醬,我今天其實很趕時間。”

    而且她並不覺得將平川麻美送到警察局有什麼不好。總比缺人缺瘋了的某地下黑醫把人挖到Mafia,然後在某一天將人坑地連骨頭渣都沒有的好。

    這麼想想的話,太宰治覺得她真是人美心善的好女孩兒啊。

    可惜平川麻美並不那麼想,在意識到了自己的眼淚攻擊無效之後,少女在極度的恐懼之後,開始謾罵起來,她近乎嘶吼一般,叫太宰女表子,說她當著一套背著一套,說她……

    平川麻美說不下去了,因為一只縴細的手,死死地掐在了少女的脖頸,太宰治歪著腦袋,微微一笑,“繼續啊,平川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