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第四十八章

作品:《對不起,我瞎

    林歇洗淨了身子披上衣服從浴桶里出來, 浴桶邊備著一雙高齒屐,三葉連忙在林歇的腳落地前把那雙高齒屐放到了林歇的腳下。

    這雙高齒屐還是夏夙送的,說是今年夏季在高門貴女之間流行起來的履式,可惜夏夙不在意京中潮流,直到入了秋才知道有這個東西,並覺得高齒屐穿了能讓她顯得高些,也不顧天氣不合適,就跑去買了三雙來, 非要夏媛媛和林歇陪她穿。

    結果自然是被將軍夫人給摁住了。

    夏媛媛和林歇兩個人的身子是一個比一個畏寒, 大冷的天氣蹬木屐跟討藥吃沒區別。

    于是這雙高齒屐便被封禁了,只是林歇突然發現洗完澡後穿木屐比穿布履要舒服些, 就養成了洗澡時在浴桶邊備高齒屐的習慣。

    林歇   踩著高齒屐走到床邊,拿了干棉布一邊擦拭頭發一邊往床上爬。

    三葉則是去把浴桶里的水給倒了。

    待林歇把頭發擦得差不多了,三葉突然進來, 說了一聲︰“長公主來了。”

    先前才說要讓三葉去找人,結果人還沒找,她就自己來了。

    倒也是巧。

    三葉替林歇拿來衣服, 幫著林歇穿上, 並問了一句︰“你打算怎麼救?”

    林歇︰“待會告訴你。”

    穿好衣服, 林歇就踩著木屐出了屋。

    木屐聲音不小,三葉怕半夏听見會出來, 就連忙去了半夏的屋。

    長公主依舊是一身的夜行黑衣,一臉的濃艷妝容,站在林歇院里的那顆大樹下, 看著林歇朝她走來。

    長公主傷好之後就來過幾次,不過因為有三葉在,聞風齋與長夜軍又向來關系不睦,她也就來得少了。

    最近一次來,還是因為林歇與夏衍訂婚之事。

    她特地來問了林歇,確定林歇確實對夏衍有意,才沒有像最初那樣,出手攪黃這門親事。

    屋里隱約傳來半夏與三葉說話的聲音,主屋與側屋都點著好幾盞明亮的油燈,溫暖的燭火透過窗紗,照亮了院落,也為林歇罩上一層暖色。

    長公主看著林歇淺淡依舊的笑顏,總覺得有哪里和以前不太一樣了。

    林歇問她︰“殿下來我這,可是有什麼事?”

    長公主回神,搖頭說道︰“沒什麼,只是過來看看你,听說你今日去鎮遠將軍府了?”

    林歇想起將軍府,臉上的笑意加深,應道︰“嗯。”

    長公主看林歇這樣,不免撫膺長嘆︰“居然有種女兒要出嫁的心酸。”

    林歇笑出了聲。

    正巧長公主來了,林歇也就提了提長夜軍的事。

    長公主一愣︰“讓明德想法子增加長夜軍的任務?”

    明德是靖國公的字。

    林歇︰“是,可以嗎?”

    長公主︰“可以是可以,但是為什麼要這麼做?如今朝野上下對長夜軍滿是怨言,不該能緩則緩嗎?”

    林歇搖頭︰“已經緩不下來了。”

    長公主見林歇說得認真,雖然不明所以,卻還是答應了林歇。

    除了長夜軍,還有一事林歇要拜托長公主,或者說,是拜托聞風齋。

    “有關鎮遠將軍回京一事,聞風齋若有眉目,能不能讓靖國公送些消息來?我去問他他定然不會給的。”

    長公主打趣︰“這你放心,事關你未來夫家,我必叫明德替你辦好這事。”

    林歇笑得無奈︰“我還沒過門呢。”

    長公主大笑,覺得林歇這副小女兒模樣有趣極了。

    等長公主走後,林歇收起了笑容,抬起雙手揉了揉腮幫子——

    笑太過,臉僵了。

    她其實並不會因為特別高興就一直笑個不停,只是這次,不得不笑。

    倒不是她想和長公主虛與委蛇,她只是想向長公主傳達一個訊息罷了。

    一個她很在意,很在意將軍府的訊息。

    靖國公陰詭狡詐,對長公主卻是一片赤誠真心,若長公主能因為她對將軍府的在意,而在靖國公面前表達出對將軍府的好感,那就算靖國公有拿將軍府做棋子的心思,也要先掂量掂量長公主的脾氣。

    只是對著長公主這般偽裝,叫她心里多少有些過意不去。

    頭頂檐鈴因夜風吹拂而叮當作響,身後傳來三葉的聲音︰“起風了,回屋吧。”

    林歇攏了攏外袍,腳下卻沒動︰“三葉。”

    三葉︰“你說。”

    林歇微微側頭︰“我已拜托殿下,要不了多久,長夜軍外出任務的次數便會增加,你想法子,安排他們在任務途中詐死。”

    三葉︰“詐死?”

    “嗯。”林歇點頭︰“每次詐死的人數與人選你自己安排,我沒將我的目的告訴長公主,長夜軍內部人員有多少,是死是活也只有陛下知道,只要安排妥當,應當能瞞過靖國公。能瞞過他,便不會有人知道你們做了什麼。”

    三葉不解︰“長夜軍若想撤出皇城不是什麼難事,你為何要讓我們用這種法子脫身?”

    林歇︰“長夜軍要撤出皇城確實不難,可撤出之後呢?長夜軍依舊會在,你們又要如何自處?倒不如徹底毀了長夜軍,這才叫真的脫身。”

    三葉還是遲疑︰“真的有必要做到這個地步嗎?”

    林歇轉身面對三葉,垂落的長發被夜風帶起,說出的話語也險些被頭頂作響的檐鈴蓋過,這不是一個說話的好環境,但至少能保證林歇所說的話,只有三葉一人听到——

    “有,先前廢帝在位,長夜軍隱而不出還可以說是廢帝的皇位來的不正,可當今卻是順應先帝詔書繼位。長夜軍若故技重施,只會叫人覺得長夜軍以武力自持,但凡皇帝不合意,便要撂挑子不干。這樣一來無論過了多久,無論皇權如何更替,長夜軍都會成為掌權之人的眼中釘肉中刺。既然信任不在,長夜軍也回不到過去,還不如直接毀了,也能免了被追查的麻煩。”

    三葉不語,沒說同意也沒說不同意。

    林歇知道她為什麼沉默,如果長夜軍僅僅因為死亡的威脅和她的三言兩語就能選擇叛逃,那長夜軍絕無可能趟過歲月的河流,歷經百年直至如今。

    林歇︰“我知道你們不一定會听我的話用這種方式離開,可我還是想試一試,若你們……”

    三葉打斷林歇︰“我知道了。”

    林歇︰“嗯?”

    “我們這些老人是不會離開的,但與你年齡相差不大的那些家伙,以及在你之後進入的新人……”三葉笑了笑︰“也許是受了你的影響,那些孩子似乎早就有些按捺不住了,我會安排他們,照你說的做。”

    “你們真的不走?”林歇問。

    三葉搖頭︰“不走。”

    林歇嘆氣,踩著木屐往回走︰“行吧,隨你了。”

    大不了她再想想別的法子,只要人沒死,就還有希望。

    林歇回了屋,踢開木屐爬到床上,三葉去給林歇拿來了一個湯婆子,塞到了林歇的被窩里。

    林歇在被子里脫掉了厚重的衣服,只著一件里衣,抱著被厚布裹著的湯婆子,臉上漸漸浮現出貓兒似的舒適愜意。

    雖然沒有夏衍抱著舒服,但也湊合了。

    啊……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抱著夏衍睡覺啊。

    林歇在被子里踢了踢腳。

    ……

    如夏衍所說,家宴之後的第三天他便去了軍營,就連中午也不曾來過書院。

    事實證明夏衍是對的。

    因為夏衍這一消失,再出現已是冬至前一天,若初次歡愛後夏衍失蹤這麼長時間才回來,她一定能被活活氣死。

    冬至過後再過一個月左右,書院便會閉院,直到年節後才會讓學生重新回來念書。

    書院閉院之前有一場大考,大考後還有年末大比,年末大比是眾多書院一塊聯手舉辦的,說是書院之間友好切磋,但因涉及各個書院的榮譽,誰都不會手下留情。

    不過那都是一個月之後的事情了,冬至將臨,一個不算特殊可也算不上尋常的日子,也要到了。

    終于回來的夏衍怕林歇著涼生病,就沒再帶林歇去舊書樓,而是直接與她和夏夙夏媛媛一塊在鋪設了地龍的食堂吃飯。

    君鶴陽自然不會錯過這麼一個能接近夏夙的大好機會,也跟著湊了過來。

    眾人說話間,夏衍正監督林歇喝湯,並問了林歇一句︰“十八歲的生辰,想怎麼過?”

    眾人頓時靜默。

    林歇苦著臉咽下那味道奇怪的藥膳湯,好奇地問了一句︰“你怎麼知道的?”

    夏衍︰“冬月廿七,你的定帖上有寫。”

    夏夙這才反應過來︰“林歇你是冬至那天出生的?”

    林歇把湯放下,點點頭道︰“嗯,听說我娘生我那年天氣異常得冷,還接連下了好幾天的大雪,家中的屋頂都被大雪壓塌了,唯獨產房沒事,我爹心有余悸,這才給我和我妹妹,取了安康安寧這兩個名字……我不想喝了。”

    林歇說最後五個字的時候勉強維持了一貫平靜的語氣,只在桌下狠踢了夏衍的腿,朝夏衍發了脾氣。

    夏衍隨便她踢,嘴上依舊冷酷無情道︰“喝完。”

    將軍府給林歇準備的三餐藥膳,方子都是找尋醫閣討的。

    陳晉知道此事後別提多樂了,只因他早早就想讓林歇一日三餐都改用藥膳,好慢慢調理她的身體,只是林歇一直都不肯,如今有了機會,陳晉立刻就將自己早早備好的藥膳方子拿去尋醫閣,讓尋醫閣找上將軍府,把先前給將軍府的藥膳方子改成了陳晉寫的。

    因是針對林歇的身子開得藥膳,那味道別提多難入口了。

    夏衍最開始也是心疼的,只能拿別的好吃的哄著她,讓她勉強把藥膳吃掉了大半,但等發現這些藥膳對林歇確實有用,他就開始狠下了心,要求林歇必須吃完,吃完了藥膳才能吃好吃的。

    就連過去一段時間沒來書院,他也特地叮囑了夏夙和夏媛媛,讓她們兩個看著林歇吃。

    林歇面對夏夙夏媛媛實在拉不下老臉耍賴,只能乖乖把藥膳都給吃了,等夏衍回來,她自然又犯起老毛病,吃一點就不吃,讓夏衍只能逼著她吃。

    等把小份小份的藥膳都吃完了,林歇捧著奶香四溢的蛋羹坐到了夏媛媛身邊,故意離得夏衍遠遠的。

    夏衍手癢要把人抓回來,被夏媛媛無奈攔下︰“好了好了,先說說林歇過生辰的事吧,我記得北寧侯府去年和前年都替林安寧辦過宴席……”

    話沒說完,夏媛媛就咬了咬自己的舌頭。

    林歇倒是不在意,吃著蛋羹接了一句︰“今年應該還是沒有我什麼事。”

    夏衍默了片刻,問了一句︰“能出門嗎?”

    林歇抬頭︰“出門?”

    夏夙一拍手︰“對啊,能出門嗎?能的話,我們大可以找家酒樓擺一桌,等吃完了再一塊去逛清平巷,听聞那邊新來了一隊雜耍班子,也能看個熱鬧。”

    林歇想了想,點頭︰“能。”

    作者有話要說︰  終于十八歲了!!!!(吶喊)

    蠢作者待會兒要修改前面章節的錯字和莫名多出來的標點符號,如果有更新提示那毫無疑問不是二更(喂)

    ————

    謝謝點心骸5756517兩位小天使的地雷!(蠢作者飛撲熊抱送上一個親親)

    謝謝冷偌離小天使的手榴彈!(先送上親親抱抱舉高高套餐,再把蠢作者的友風子水彩顏料雙手奉上,至于畫... ...還得再等等(遠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