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第四十七章

作品:《對不起,我瞎

    何須提醒, 光是听夏衍說這句話的聲音,林歇就想起了先前在書房,花瓶還沒被推倒前她和夏衍在做什麼。

    若沒夏衍的父親突然出現,今晚回北寧侯府之前,她還能和夏衍在書房的榻上好好纏綿一回,只可惜現下時間不夠了,若這時與夏衍胡來,只怕要拖到夜深, 北寧侯府那邊見林歇遲遲未歸, 必會親自來人詢問。

    且就算時間夠吧,她也不好在夏夙院里與夏衍發生什麼, 若真這麼做了,很難說夏夙會不會氣得拿刀砍了夏衍。

    天時地利人和,樣樣沒有, 林歇簡直沮喪。

    見林歇終于想起,並一臉的不開心,夏衍被她這副模樣逗笑, 並將她從椅子上拉起來, 自己坐下, 然後再抱著她坐到自己的腿上。

    林歇靠在夏衍懷里,提醒了一句︰“你可別亂來, 小心夏夙進來見著你在她屋里欺負我,拿刀把你砍了。”

    夏衍笑著踫了踫林歇的唇︰“先前可不見你在意這些。”

    無論是最開始的那一吻,還是在書院里肆無忌憚地挑逗, 林歇從來不曾在意過時間地點,哪怕曾是在四面透風的小池塘邊的亭子里,她也敢跨坐在夏衍腿上,撒嬌耍賴地討個親吻。

    林歇拿手指戳了戳夏衍的胸口︰“先前你又不肯要我,不過親親抱抱,在哪里又有什麼關系,如今總算是把你撩撥到不能自已了,我總要多考慮些,免得又像剛才那樣被打斷,你不憋悶,我還難受呢。”

    “那我可真是謝謝你了。”夏衍握住林歇亂戳的手,說道︰“但是再多考慮一點,好嗎?”

    林歇不明白︰“比如?”

    “比如……”夏衍靠在林歇耳邊低聲道︰“日後別胡亂撩撥我,我忍不住。可我也不想只要了你一次就放你回去,不想在要了你之後還是一人孤枕入眠,更不想你在回去後獨自一人面對清寂的院子,第二天還要撐著不適的身子去書院。”

    曾經何時,夏衍站在林歇房中,提一句男女之事都會渾身不自在,如今卻能在夏夙的房里抱著林歇,在她耳邊淡定自若地說這些听起來沒羞沒臊的話。

    這絕對是林歇的功勞。

    林歇為難︰“可你我還沒成親,我根本不可能在將軍府里過夜。”

    夏衍提議︰“提早婚期?”

    林歇抽回自己的手︰“說半天你是在這等著我呢?”

    夏衍︰“那就沒辦法了……”

    林歇心底難受,都快覺得夏衍剛剛那些話都是為了讓她提早婚期才故意這麼說的了。

    誰知夏衍接著說道︰“也不知你院里的丫鬟若是發現她家姑娘房里夜夜有人,會不會被嚇到。”

    林歇一愣。

    夏衍︰“不過今晚不行,我父親多半會把你的身份告訴我母親,我得留下來應付我母親。”

    林歇這才听明白,她抓著夏衍胸口的衣服︰“你去我那?”

    夏衍看著林歇滿是驚喜的模樣,知道林歇高興,也知道這天底下除了他,只怕再也沒有別人能讓林歇露出這般孩子氣的模樣,胸口也是滿滿漲漲的愉悅,逗弄一樣反問︰“不可以嗎?”

    “當然可以。”林歇說︰“那明天……”

    夏衍︰“明天也不行。”

    林歇收起笑容,不滿地踢了踢腿︰“為什麼?”

    夏衍︰“後天我得去一趟軍營,不知何時回來。你難道要讓我把你折騰一夜,然後一大早就丟下你,還好幾天不見蹤影嗎?你受得了我可受不了。”

    林歇知道夏衍是在顧忌自己的感受,可還是嘖了一聲,晃著腿用後腳跟去踢夏衍的小腿,嘴里小聲嘀咕︰“我才沒這麼嬌氣,剛剛還說能夜夜房里有人呢,騙子。”

    然後那一張罵夏衍騙子的小嘴就被夏衍用唇堵住,再也罵不出聲了。

    夏夙從主院回來,雖然不知道是姐姐還是姐夫撞見了夏衍欺負林歇的現場,但真的一點都不妨礙她去給她姐姐上眼藥,各種譴責夏衍是怎麼一個欲求不滿的禽獸,致力把一切過錯都推到夏衍頭上,畢竟林歇這麼無欲無求隨性佛系,絕對不可能是主動的那個。

    所以只能是夏衍欺負林歇,才不是林歇還未過門就言行出格!

    小姐妹濾鏡足有八丈厚的夏夙一進屋就看見夏衍抱著林歇放在腿上親,她又是一聲尖叫,差點沒掄起花瓶去砸夏衍。

    夏衍抱著林歇跳窗出來,見時間不早了,就讓人去叫了被帶來後就安置在下人院的半夏與北寧侯府的車夫。

    並在之後同來時一樣,騎著馬一路護送林歇回了北寧侯府。

    北寧侯府後院。

    蕭蒹葭屋里,林淵整理好剛剛看完的書信,起身回到里間,看著坐在榻上淺酌小酒神思不寧的妻子,過去從背後將人擁住,問︰“遇到什麼煩心事了?”

    蕭蒹葭回神,搖了搖頭︰“沒什麼。”

    低垂的眼眸看著手里的酒杯,里頭還輕輕晃著半杯淺青色的幽竹釀。

    林淵听出了妻子的口是心非,他拿過蕭蒹葭手中的酒杯,將剩下半杯酒一飲而下,隨後就把酒杯放到了矮幾上,叩出一聲輕響︰“你最近看起來有些不開心。”

    蕭蒹葭轉過身,覺得自己這樣把事情憋在心里確實沒什麼用,于是便仰起頭,想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說出來,可這一仰頭就看到了林淵敞開的領口中露出的胸膛,其上留著數不清的鞭痕與烙傷,一道一道,都是舊疤,卻也叫人觸目驚心。

    還是說不出口。

    面對曾因林歇而遭受過折磨的林淵,她無法說出那些覺得林歇可憐的話。

    總覺得說了,對他也是傷害。

    蕭蒹葭毫不懷疑丈夫會為了自己而去嘗試重新接納林歇,可她卻不願因自己的憐憫而且傷害自己最愛的人。

    蕭蒹葭將額頭靠在林淵胸口,低聲道︰“真的沒什麼。”

    就這樣吧,她心疼林歇,那便由她來彌補,總不能因她善心大發,就強迫林淵也去原諒林歇。

    慷他人之慨,她做不到。

    林淵抬手抱住自己的妻,也不逼她非說不可,只是輕聲告訴她︰“若有需要我的地方,一定要告訴我,知道嗎?”

    蕭蒹葭︰“嗯。”

    ……

    回到侯府,半夏舉著燈籠扶著林歇穿過林子,路上林歇問半夏︰“將軍府好玩嗎?”

    半夏十分開心︰“好玩!”

    將軍府里除了將軍夫人與夏媛媛,其他人似乎都沒有隨身帶著丫鬟婆子長隨護衛的習慣,所以進了將軍府之後她就被帶去了別處,沒能與林歇一塊,但過來陪她的將軍府的丫鬟對她可好了,先是帶她去花園玩,後又領著她去吃飯。

    因她是林歇帶來的,甚至還有好奇的丫鬟與府中的護衛跑來與她說話,而她又不是怕生的性子,不僅不會覺得難以適應,反而會因為有人這般圍著她而覺得開心。

    才走出林子,半夏就看到了在院門口等候的三葉。

    三葉近來總是因為長夜軍的公務借口家中有事離開,半夏對她也總是沒好氣。

    但今天半夏開心,見了三葉也給了個好臉,甚至還很大方地讓三葉伺候林歇洗澡,自己去干了燒水這樣相對辛苦些的活。

    榕棲閣的主屋內沒鋪地龍,取暖用的還是炭火,少不得要將窗戶打開透透風。

    夜風吹散屋內的水汽。

    林歇靠在坐浴桶里,懶洋洋地不想動彈。

    三葉坐在小板凳上靠在浴桶外,背對著林歇提醒道︰“水冷了說一聲。”

    林歇“嗯”了一聲,過了一會兒才問︰“讓你去查的事可有眉目了。”

    那日知道了鎮遠將軍回京之事,她就特地回來問了三葉。

    三葉告訴林歇,朝堂之上並無關于鎮遠將軍回京一事的商討,只知道在陛下下旨召回鎮遠軍之前,曾見過靖國公。

    林歇知道靖國公的野心,三葉等人卻是不知道的,既然與靖國公有關,林歇便沒讓三葉動用聞風齋的力量去查,而是直接用了他們長夜軍自己的人。

    其實按規矩來講,三葉不該再听從林歇的命令,也不該在明知林歇對夏衍的情誼,也知道鎮遠將軍府若有事,林歇定不會放任不管的情況下,替林歇去查這些,可人都是有私心的。

    若在無人知曉長夜軍的年代,長夜軍或許還可以維持一如既往的運行機制,揮舞著冷血無情的刀劍,拒絕林歇這般不合規定的要求。

    可如今人盡皆知長夜軍,陛下的屠刀又高懸于他們長夜軍的頭頂,還有知根知底的秀隱山背叛在先,他們早已成了驚弓之鳥,行事也不過是在勉強維持章法,若說還有誰是能讓他們一心去相信的,便也就只有他們長夜軍內部的自己人了。

    而他們也清楚林歇,知道林歇哪怕是離開了,也依舊是他們的人。

    “陛下似要將鎮遠軍派去南境。”

    “南境?可是南夏有異動?”

    三葉搖頭︰“不清楚,早在半個月前,我們長夜軍的防衛便被陛下從御書房和議政殿內撤了出來。”

    林歇坐起身,使得浴桶內揚起一片水聲︰“這麼快?”

    三葉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是啊,比預想得還要快,也不知是發生了什麼,竟連幾年的時間都沒有了,只怕最晚明年年初,陛下便會……”

    林歇打斷三葉,問道︰“我離開後,長夜軍可還有收新人?”

    三葉搖頭︰“沒了,哪有功夫培養新人。”

    林歇對三葉道︰“你明天,替我叫長公主來。”

    三葉直起身回頭,正好對上林歇那雙什麼都看不見的眼,她問林歇︰“你要做什麼?”

    林歇說︰“救你們。”

    三葉一愣,心底涌起的第一反應便是荒謬︰“不可能,我們……”

    林歇打斷她︰“長夜軍能在廢帝登基之時全身而退隱而不出,如今為什麼不可以?”

    “陛下順應先帝遺詔登基,是長夜之主,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三葉的語調不復平日的吊兒郎當,一字一句,沉靜得如同最初的林歇。

    林歇很是大逆不道地問三葉︰“現今在那龍椅之上的人,真的還是先帝曾一心想要扶持的三皇子嗎?”

    廢帝囚禁三皇子,並非只是單純的限制其自由。

    殺其子,奸其妻,千般折磨萬般羞辱之下,三皇子早就已經變了。

    先帝曾一度確信三皇子不會為權勢所迷,能成為為國為民的一代明君,可他沒想到,滔天權勢改變不了三皇子的心性,那來自兄弟的折磨卻可以。

    三葉听到林歇所問,眼底浮現出不敢置信的神情。

    長夜軍的職能注定了他們這些無父無母受培養長大的孩子不會擁有正確的是非價值觀,他們不需要知道什麼禮義廉恥,不需要知道什麼仁信道義,他們只需要擁有絕對的武力,只需要被灌輸忠君的思想。

    上一任君主是他們長夜之主,上一任君主選擇的繼任者也是他們長夜之主,他們要做的,只有听從,其後哪怕是被忌憚,他們也只會跪著等待刀刃落下,再無措害怕,也絕不會起一絲一毫的反抗之心。

    這就是長夜軍。

    若非陛下已然瘋魔,任何一個有理智的君主都不會把這樣一把好用的刀給折斷。

    所以此刻,明明是在為其尋求活路,三葉卻用近乎懼怕的語氣問林歇︰“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林歇沾著水的手撫上三葉的臉,她從未听三葉用這種聲音說過話,一時間竟有些遺憾自己無法看見她此刻的表情。

    林歇回答三葉︰“我知道,可這就是我的想法,我不願你們就這麼死了。

    林歇和三葉他們終究是不一樣的,長夜軍里的人都如三葉一般連自己的名字都沒有,僅以數字或任務時取的假名相稱。

    可林歇有名字,她在最初的最初,是叫林安康,與同胞姐妹林安寧僅有一字之差,後對外改名林歇,對內她有了“未央”這個日後叫人聞風喪膽的名字。

    林歇入長夜軍時已經六歲了,她的爹娘對她的教導遠比長夜軍要早,且當時是廢帝在位,長夜軍在灌輸忠君思想方面還是很嚴謹的,為了不讓林歇弄錯效忠之人,他們也是等到林歇能夠理解之後才慢慢告訴她,她要效忠的是皇帝,且必須是上一任君主承認的皇帝,而非如今在位的廢帝。

    各種因素的影響,導致林歇在這方面遠沒有她的前輩固執死板。

    三葉看著林歇久久不語,直到林歇因水冷打了個噴嚏,她才一手把林歇按回水里,又去提了熱水來往浴桶里倒。

    整桶熱水傾瀉而下,三葉放下空掉的桶,替林歇拿來盛放澡豆與棉布的托盤,說道︰“……你真的變了很多。”

    林歇拿過澡豆與棉布,想在水再次涼掉之前擦洗好身子,便隨口問了句︰“怎麼說?”

    三葉扯扯嘴角︰“你先前即便是不願我們去死,也不會非要想辦法讓我們活下來。”

    林歇“哦”了一聲︰“因為那會兒覺得,若這是你們的選擇,我也沒必要干涉。”

    听之任之,林歇的佛系其實遠超他人的想象。

    三葉放下托盤︰“那為什麼又改變主意了?”

    林歇撇撇嘴︰“因為有人把我寵壞了,他讓我覺得,我可以再自私一點。”

    林歇的語調帶上了面對夏衍時才會有的稚氣,三葉從未听過林歇用這樣的聲音說話,她的視線無法從林歇臉上挪開,因為那張向來風輕雲淡毫無所求的臉上,浮現了本該只有林安寧才會有的任性——

    “所以我不管你們是怎麼想的,反正我不想讓你們死,死了……就真的什麼都沒了。”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終于在天黑之前更新了!(留下開心的淚水)

    ————

    謝謝清笙笙和巫妖兩位小天使的地雷!(蠢作者百米助跑跳起來就是一個親親)

    謝謝冷偌離小天使的手榴彈!(听說你想要發簪的圖紙,我看你就是在為難我胖虎(掏出紙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