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第四十一章

作品:《對不起,我瞎

    半夏整個人都呆了。

    這麼多東西, 還有許多大件物品,到底是怎麼穿過自己身後這片林子搬進來的?

    半夏不知道這些都是求娶她家姑娘的聘禮,還有心思回頭去看身後的林子。

    林歇看不見,只知道才出林子,扶著她的半夏突然停了下來,正疑惑呢,就听院子里傳來一個婆子的聲音——

    “可是大姑娘回來了?”

    那聲音伴隨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由遠至近。

    沒一會兒就繞過滿院堆放的聘禮, 走到了林歇面前。

    林歇還在迷糊︰“你是……”

    那婆子也是個見慣了大場面的, 即便是上門提親被人打發到了姑娘院里,也不見絲毫尷尬, 笑著應道︰“見過大姑娘,老奴是康王妃身邊伺候的,我們家王妃受鎮遠將軍府所托, 特來侯府,替鎮遠將軍家的三少爺提親來了。”

    提……親……?

    林歇當場便懵了,半夏也是一臉的吃驚。

    那婆子姓李, 人都叫她李嬤嬤, 是康王妃身邊出了名的能人。

    即便是清楚林歇在侯府是個不受寵的, 也知道林歇身有殘缺目不能視,與那鎮遠將軍府的三少爺算不上般配, 但也不見任何輕視,言行舉止皆與對待尋常貴女無異。

    “我們家王妃正在里頭等著大姑娘呢,大姑娘?”

    李嬤嬤輕聲提醒, 林歇這才回神,讓半夏扶著自己跟著這位李嬤嬤繞過滿院的聘禮,進了屋。

    三葉平時這個時候都在長夜軍干活,但幸好消息靈通,才听說將軍府那邊找了康王妃上門提親,立馬就從長夜軍那邊趕了回來。

    康王妃在榕棲閣等著林歇回來這段期間,也是三葉端茶倒水伺候著。

    管事那邊倒也知道康王妃怠慢不得,臨時吩咐廚下備了新鮮的點心,還調了人手過來伺候。

    可那些人不熟悉榕棲閣,也不敢滿院亂跑,最後竟是一點忙都幫不上。

    也是康王妃脾氣好,不然早早就甩袖子走人了。

    等到林歇進屋,等候許久的康王妃放下茶杯,說了句︰“可是林歇姑娘?”

    林歇朝著康王妃聲音傳來的方向行了禮。

    康王妃一眼打量過去,只見身著紅白院服的侯府大姑娘雖和二姑娘長得一模一樣,可也就那張臉長得像,沒有二姑娘活潑靈動的嬌憨氣,沉靜得像一潭水,光看這第一眼給人的感覺,倒是與夏衍那小子般配。

    她示意李嬤嬤將人引去坐下,親切地說道︰“何必見外,你若是嫁去了將軍府,也算是我外甥媳婦了。”

    將軍夫人未出嫁前是清河公主,與康王以及今上是一母同胞的嫡親姐弟,只是按例駙馬只能領閑職,將軍夫人為嫁鎮遠將軍,當年可是鬧出過不少風波,最後她如願嫁給了自己的心上人,卻也被先帝下旨剝奪了公主的身份,可她還是堅定自己的選擇,絕不後悔。

    雖然沒有了公主的身份,可畢竟是當今的太後所出,因而與各王府的關系都還算不錯,特別是康王府,康王妃還是將軍夫人出嫁前的閨中密友,不然也不會應允來給她家老三做媒。

    所以說是外甥媳婦,倒也沒錯。

    林歇面帶微笑,不知如何回答。

    康王妃也沒介意,雖說如今的女子不會像曾經那般提起婚姻大事就支支吾吾扭扭捏捏,但也從沒有听說過有誰會像林歇這樣,因為家中沒有長輩幫襯,而要親自面對上門提親的人,能應付自如才叫奇怪。

    康王妃知道自己今天這一趟算白跑了,卻也沒有立刻就走,而是和林歇聊了些與提親無關的事,坐了許久才起身離開。

    按照康王妃的身份地位,林歇應該將人送到侯府門口才不算失禮,可康王妃卻攔下了她不讓她送。

    等到人走了,半夏小小聲道︰“這位王妃可真是平易近人。”

    林歇扶額,哪里是平易近人,分明就是在為她挽留顏面,若真送到侯府門口被人瞧見,她一個姑娘家自己出面應付提親之人的事就人盡皆知了。

    “姑娘,這院里的東西該怎麼辦?”半夏問林歇。

    林歇嘆息︰“先放著吧。”

    等她想辦法把這門親事回了,再叫人退回去。

    嫁人是不可能嫁的,這輩子都不可能嫁,畢竟她這輩子也就只剩下寥寥幾年,總不好才嫁過去,就叫夏衍做鰥夫不是。

    可誰能想到夏衍會這般認真負責,動作也這麼快,這才過了一天,就讓人上門來提親了。

    將軍夫人居然也肯?

    ——這是林歇最想不通的。

    畢竟誰家挑兒媳不想挑個門當戶對才貌雙全的?就算這些都沒有,至少不能身有殘疾吧?

    她一個瞎子怎麼就入了將軍夫人的眼?

    林歇苦惱疑惑,卻也隱隱有些開心。

    林歇從沒想過未來。

    她會去想明天後天要干什麼,會去想下個月,下下個月,卻不敢去想一年後兩年後。

    因為她不確定自己能活多久。

    幾年——這是陳晉給出的一個就連他自己都不確定的答案。

    但是夏衍向她提親,居然給了她一種錯覺。

    一種她會有未來的錯覺。

    林歇坐在窗邊,本是在想該如何回拒的,卻想著想著,就發起了呆來。

    屋外三葉引誘半夏去偷看聘禮,確定半夏一時半會兒不會進屋,這才走進屋內,對林歇說道︰“我想個辦法讓蕭蒹葭回來,她是武人性子,向來不愛把事情弄得拖拖拉拉亂七八糟,只要她回來了,就一定不會不管……小未央?”

    三葉察覺到林歇的異常,喚了一聲。

    林歇這才回過神來︰“啊?你剛剛說什麼?”

    三葉只好又說了一遍︰“我說,讓蕭蒹葭回來處理這件事。無論你要不要嫁,都不該是你自己出面與康王妃說。”

    林歇對此沒有異議,只是問了三葉一句︰“那你覺得,我是嫁,還是不嫁?”

    三葉隨口道︰“你想嫁便同意,不想嫁便回拒。先前不是還說要及時行樂的嗎?”

    林歇倚靠在窗邊,平平靜靜便說出了在他人听來足夠驚世駭俗的話語︰“我說的及時行樂可沒包括嫁人,不過是想趁著男未婚女未嫁,與自己看上的人歡好一場罷了。

    “我知道夏衍是個認真的人,不然我也不會看上他,只是我想著,成親之事哪就能這麼輕易說定。我如今這個樣子,夏衍就是再認真負責,也不過是能為我拒絕他母親給他定的婚事,保證在我死前他都能是我的。可我怎麼也沒想到,他居然能說服他母親來向我提親……那位將軍夫人是認真的嗎?”

    林歇轉向三葉,問她︰“還是她根本不知道我是瞎子?不知道我是半路突然冒出來的?若她知道了,能否叫她後悔,讓此事作罷?”

    三葉默了片刻,問︰“那你究竟是想還是不想?”

    林歇也干脆︰“我不想同意,卻也不想拒絕。”

    三葉挑眉︰“所以?”

    林歇︰“若是將軍府那邊能後悔,不讓康王妃再上門來提親就好了。”

    這樣她就不用拒絕,也不用答應。

    三葉無語凝噎——鎮遠將軍府至今還是他們長夜軍攻不破的壁壘,他們要想在將軍夫人身上動手腳,根本不可能。

    但看林歇糾結,三葉又于心不忍,于是嘆道︰“那你去招惹人家干嗎?不招惹不就什麼事都沒有了嗎?”

    林歇何嘗不懂這個道理,可問題是,不招惹太難了。

    她一開始也想過不去招惹的,畢竟要死了還去撩撥他人動心,未免太不是人,可真去招惹了她才發現——

    不做人的感覺真好。

    三葉不攬自己做不了的事,索性不去管林歇,只說道︰“反正我會替你把蕭蒹葭弄來,在這之前,同意還是回拒,你自己決定。”

    說完,三葉便跑了,她可是急匆匆趕回來的,長夜軍那邊還有一堆的公務,她還得想辦法把蕭蒹葭弄回來,忙都能把她忙死。

    把蕭蒹葭弄回侯府顯然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做到的事情。

    林歇第二天照常起身出門,坐著馬車去了書院。

    將軍府請康王妃去北寧侯府提親的事還沒傳開,對林歇造成的影響也不大,只在中午去食堂的時候,夏夙和夏媛媛把林歇拉去了湖邊的亭子里用飯,說是現下天氣正好,不去可惜了。

    期間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誰都沒有說起夏衍要娶林歇的事,讓林歇松了一口氣。

    湖邊清風陣陣,吹散午後的悶熱。

    飯後三人又坐了一會兒,這才起身,回了各自的課室。

    夏夙與夏媛媛的課室離得近,夏媛媛回到課室後覺得不安,又去找了夏夙,憂心忡忡道︰“你說她不會拒絕吧?”

    和林歇一樣,夏夙和夏媛媛也是昨天下學回府後才知道將軍夫人找了人去侯府提親。

    夏夙當時就在心里哼了一聲,覺得自家外甥還算有擔當,沒佔了便宜就不認賬。

    夏媛媛卻沒夏夙這麼樂觀,她不知道昨日在茶室發生了什麼,夏夙也沒有把自己撞見的那一幕告訴她,所以在她的概念里,林歇還是那個會躲避夏衍,不願和夏衍說話的林歇。

    她擔心林歇明明喜歡夏衍,卻因自卑而拒絕這門婚事。

    夏夙只好安慰自家天真的小外甥女,告訴她林歇與夏衍兩情相願,這門婚事不會有太大變故。

    下學後,林歇回到府中,依舊沒听到蕭蒹葭回府的消息。

    她心不在焉地坐在窗邊,連晚飯都沒吃幾口。

    她知道,她只有“拒絕”這一個選擇,以將死之身嫁給毫不知情的夏衍,這簡直不是人能干出來的事情。

    突然,她听到了半夏的驚呼聲。

    半夏從昨天開始就被三葉慫恿去偷看聘禮,此刻听到半夏驚呼,林歇怕是半夏弄壞了什麼,就起身走到了門口。

    “怎麼了?”林歇揚聲問道。

    “姑、姑娘,”半夏結結巴巴道︰“這聘禮里頭,怎麼有把刀?”

    林歇愣住。

    刀?

    她想到什麼,連忙說道︰“在哪?拿來給我。”

    半夏將刀從盒子里拿出來,小跑著拿到了林歇面前。

    林歇接過刀,手掌撫過刀鞘,握住刀柄。

    微微拔刀,熟悉的手感讓她確定,這就是那夜她潛入將軍府,從夏衍房中拿起的那把長刀。

    收刀入鞘,林歇丟下還在原地震驚︰“哪有人下聘的時候往聘禮里面放刀”的半夏,轉身回到了屋內。

    林歇當然清楚夏衍在那夜就猜出了她是誰,也知道夏衍抱她回來的路上,說她就是林歇的話不過是哄她的,但她沒想到,夏衍會在聘禮里面放上這柄長刀。

    簡直就像是在說︰他要娶的不僅僅是林歇,還有未央。

    林歇將刀抱在懷里,刀鞘抵在胸口,隔著的衣服之下,是瘋狂亂跳的心髒。

    三葉回到榕棲閣,看到的就是林歇抱著刀一臉放空的模樣,頓時奇怪︰“哪來的刀?”

    林歇開口,聲音比她的表情還空︰“半夏從聘禮里面找出來的。”

    三葉察覺不對︰“你怎麼了?”

    “我……”林歇抱著刀的手緊了緊,像是自言自語一般說道——

    “我又不想做人了。”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沒有小劇場_(:]」∠)_

    謝謝點心骸 leven、離殊三位小天使的地雷(跳起來就是一個親親)

    謝謝冷偌離小天使的手榴彈(霸總式壁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