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十三章

作品:《對不起,我瞎

    今晚長公主倒是來了,還帶著先前說好要拿給林歇的異國檐鈴。

    林歇接過陶瓷的檐鈴,听長公主突然埋怨——

    “君蕤又在書院闖禍了。”

    “你說他怎麼就這麼愛與同窗起爭執呢,上回也是,直接把人推進了湖里。”

    “這樣也就罷了,問他是怎麼回事他也不說,我找書院先生問吧,書院先生也不知道,竟是連那些個被欺負的學生都因懼怕不敢說出原因。”

    “你說我是不是一點都不會教孩子,葳丫頭還算好,除了最開始要和安寧同書院,與她弟一塊磨著我求了許久,那之後也就沒再任性了。可君蕤就沒消停過。”

    “這次還把禮部尚書家的孫子給打了,禮部那老家伙本就看我不順眼,今日更是拿這件事來借題發揮,說我家兒子這樣不懂禮教都是因為家中無人教養,還讓皇兄趕緊把我攆回家去相夫教子,唉——好煩啊……”

    長公主原先是不會找林歇埋怨這些事的,現在這麼說,多半是因為林歇也在書院里的關系。

    林歇不喜歡安靜,面對長公主的埋怨,她是不會覺得 碌摹br />
    而且有件事,她很在意︰“君蕤沒告訴你他為什麼動手?”

    長公主︰“就是沒說我才頭疼,他要是肯告訴我,哪怕理由是瞎胡鬧,我也能有個法子。”

    林歇想了想︰“關于這個,我或許可以告訴你。”

    .

    第二天早上,半夏過來伺候林歇起身,連翹沒來。

    林歇問了句︰“連翹還是不舒服嗎?”

    半夏撇撇嘴︰“不舒服算什麼,她死了最好。”

    直白簡單的詛咒,林歇听著反而舒服。

    “姑娘,這是什麼。”半夏替林歇整理被褥的時候,注意到了林歇昨晚隨手放在枕邊的陶瓷檐鈴。

    林歇繼續開動她的小腦瓜,編造謊言︰“婆婆給的檐鈴,和別的不同,我就一直放在床頭的櫃子里了。”

    “床頭櫃子里……有這個?”半夏略有些遲疑,但看林歇一臉理所當然,也就信了。

    不過三天,林歇已然習慣了書院里的日子。

    梅班的姑娘與她相處融洽,關系最好的是前桌與左邊桌的金姑娘。

    先生們也不再躲著不理她,圍棋課的先生更是喜歡找她下棋,也總是拿她們倆的棋譜來課堂上講解。

    只是香道茶道課的先生對她有些不滿,半夏打听後才知道,原來那些對林歇的才能感到意外的先生們沒少在其他先生面前炫耀,香道茶道的先生听了,興致勃勃也來挖掘寶藏,結果發現林歇就是不擅長自己教授的學識,自然是失望的。

    女紅倒還行,有半夏在,先生對她也算和顏悅色。

    但這些都是課室內的先生,需要到教場上課的騎射課師傅對她還是一如既往,不多關注。

    林歇自然也是希望那位前禁軍副統領這輩子都不要注意到她。

    可是騎射課待在樹下坐著等,還是有些無聊,林歇就讓半夏帶著自己到處走走。

    一邊走,半夏一邊告訴林歇,附近都有什麼。

    “這邊的課室繞過去就是食堂了,食堂另一邊是東苑,這里我們經常來,也沒什麼新奇的……咦?”

    半夏突然停住腳步,還做賊似的拉著林歇躲到了拐角後邊。

    林歇︰“怎麼……”

    “噓!”半夏示意林歇別說話,並且湊到她耳邊小聲跟她說道︰“姑娘你小聲些,別被發現了。”

    林歇不太懂半夏撞見了什麼,需要她小聲些別被發現,直到她隱約听見不遠處傳來的女子的聲音,她才明白半夏的話是什麼意思。

    “……夏公子別怪世子爺,是我求世子爺幫我約夏公子出來的。昨日與夏姑娘在食堂發生了口角,此事實屬誤會,我想和夏姑娘解釋,可夏姑娘根本不理我,我、我真是……”

    女孩的聲音說著說著,染上了哭腔,林歇就是看不見,也能想象得到這位姑娘梨花帶雨的模樣。

    然而林歇非但不覺得可憐,反而有些想笑。

    因為林歇記得這個聲音,這個哭得梨花帶雨的姑娘,分明就是昨天拿夏夙當筏子找她麻煩,結果反而被她和夏夙氣走那位。

    事後夏夙特地給她形容過,說這姑娘當時的臉紅得比她頭上戴著的紅瑪瑙頭花還紅。

    也就是說,這位紅瑪瑙姑娘想和夏夙道歉,結果夏夙不理她,于是她找“世子爺”,約了一位“夏公子”出來,想請這位“夏公子”代為轉達歉意。

    雖說皇室有皇室專門的書院,但凡是總有例外。

    比如致遠書院里就有好幾個皇室出身的,其中包括康王世子,以及長公主家那對隨了長公主姓的龍鳳胎。

    龍鳳胎曾在去年分別得了世子與郡主的位份,可要說和鎮遠將軍府走得近的世子爺,也就只有康王世子了。

    而康王世子約出來的夏公子,毫無疑問,應該就是鎮遠將軍府家的三子——夏衍。

    昨天夏夙暗示這位紅瑪瑙姑娘想要嫁入鎮遠將軍府,恐怕是說中了。

    林歇好笑地靠在牆上,和半夏一塊听起了牆角。

    林歇看不到,半夏則是因為喜愛刺繡眼神不如一般人好,所以兩個人都不知道,在她們躲著偷听牆角的時候,那邊被偷听的夏衍微微側頭,看向了她們藏身的地方。

    紅瑪瑙姑娘哭了半晌也不見夏衍安慰,在心里嬌嬌俏俏地哼了一聲,想著將門出身的男人果然都是榆木腦袋,也不知道哄哄落淚的姑娘,等哪日她入了將軍府,必要把這塊百煉鋼化作繞指柔。

    于是她擦了擦眼角,帶著嫩嫩的鼻音說道︰“讓夏公子見笑了,只是被夏姑娘誤會一事,實在叫我心里難安。”

    夏衍收回視線,看向眼前的姑娘,問道︰“你說誤會,是什麼誤會?”

    紅瑪瑙姑娘一愣︰“就是、就是昨日,我不是有意說夏姑娘的,我只是覺得她的一言一行代表了將軍府,希望她能離北寧侯府家的大姑娘遠些罷了。”

    此言一出,林歇第一反應就是伸手抱住半夏。

    果然半夏剛剛是想沖出去的,她被林歇拉住了還想開口罵人,卻又被林歇先一步捂住了嘴。

    那邊夏衍又問︰“你怎知北寧侯府的大姑娘,不堪為友。”

    紅瑪瑙姑娘微微揚起下巴︰“這誰不知道,若非不堪,景央郡主為何這般厭惡旁人提起她,而且我去尋夏姑娘說理之前,景央郡主也說了,將軍府堂姑娘這般行事,確實有損將軍府的顏面。”

    景央郡主,君葳。

    林歇低頭把眼楮抵在了半夏的肩膀上,心想完了,長公主昨天還在她這夸了君葳比她弟弟省心呢。

    這也就算了,最嚴重的是,君蕤一個人在書院仗勢欺人還可以說是巧合,如今君葳也這樣,就像是坐實了女子不在家相夫教子會危害子孫後代一般,只怕禮部尚書更加有話要說了。

    本朝女子走到如今這個地步並不容易,自從有男子因自己的無能怪罪女子牝雞司晨後,越是位高權重的女子,越是容易被人放大錯誤,所以林歇這次是真的有點生氣了。

    如何教育龍鳳胎稍後再說,耽誤之急,是先把這件事情,小事化無。

    無論如何都不能把這個把柄遞出去。

    耳邊夏衍與紅瑪瑙姑娘的聲音還在繼續——

    “將軍府的顏面不勞姑娘與郡主費心,姑娘可能不知道,我與夏夙關系不好,你就算找我,我也沒辦法替你在夏夙面前說情。”

    紅瑪瑙姑娘︰“可、可是……”

    夏衍︰“告辭。”

    夏衍走得干脆利落,紅瑪瑙姑娘追了幾步後終于消化掉了夏衍最後說的話,臉再度紅了個透,她跺了跺腳,又踢了踢一旁的大樹,最後實在羞憤難當,捂著臉跑掉了。

    林歇直到這時,才松開了半夏。

    半夏沒把怒火發泄出去,此刻氣得渾身都在抖︰“就算是郡主,怎麼可以這麼過分,僅憑自己的喜好就來為難姑娘!”

    林歇滿腦子打算,實在沒心情安慰半夏,只能抬手拍了拍半夏。

    而在拐角的地方,剛剛離開的夏衍不知何時折回,又從那里走了出來。

    夏衍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多管閑事。

    真要找個理由的話,大概就是他長這麼大,也是第一次遇到有人能和夏夙做朋友。

    他雖表現的很討厭夏夙,可心里也是把夏夙當成自己親妹妹的。

    妹妹的朋友,照顧一下也是應當。

    所以他對林歇說了一句︰“如有必要,我可以替你在先生那里作證,證明是景央郡主故意指使人去羞辱你。”

    這事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

    主要是不好好解決了,很難說君葳以後還會不會用同樣的手段來找林歇麻煩。三人成虎,再多幾個像紅瑪瑙姑娘那樣把上位者的喜好當成金科玉律的人,林歇的名聲遲早要被毀干淨。

    然而對一個自知命不久矣的將死之人而言,比名聲更重要的,是長公主的仕途與天下女子入朝為官的權利。

    林歇知道自己不及朝堂上的女官風光霽月,可身為女子,她也希望這世上的其他女人也都能過得越來越好。

    所以絕不能讓作為女官之首的長公主,因此事被貶斥。

    林歇也知道,夏衍這是一番好意,自己就這麼拒絕,站在夏衍的角度來看,實在是有些不識好歹,所以她彎腰道歉,並給出了一個十分說得過去的理由——

    “多謝夏公子相助,只是林歇在府里的日子並不好過,得罪了長公主只會讓我過得更加艱難,還請夏公子當今日之事不曾發生,林歇在此謝過了。”

    筆挺的背脊彎下弧度,林歇身後的半夏不解地喊了聲“姑娘”。

    林歇的反應大大出乎了夏衍的意料,夏衍先是後退側身,躲開了林歇這一禮。

    然後才愣愣地看著林歇道歉的姿態,心里說不清是什麼滋味——

    稍微有些不滿自己的好心被人白白浪費,更多的是無法接受林歇委曲求全的模樣。

    他習慣了想要什麼就去爭取,從小到大唯二的兩次失敗結果就是兩位兄長的死與被父親扔來書院。

    所以他不理解林歇任由自己被人欺負的做法。

    甚至有些,惱火——

    “廢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