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作品:《招財世子妃

    皇宮。

    甦漾漾這不是第一次見皇帝了,這一次跟皇帝大眼瞪小眼,不由得皺眉再次強調道︰“皇上,之前真的不是我殺的江氏。”、“朕知道,但是您真的是只貓?”

    “……”甦漾漾眨眨眼,這人間的皇帝是怎麼回事?

    “您給朕變一個看看?”

    甦漾漾看了一眼自家星君,見他點了點頭,這才無奈變貓跳到溫勛的懷里。“喵!”

    “哇,真神奇了……”之前這溫勛來稟,還當他是為了逃脫責任,雖然在皇帝心里,也不是很相信溫勛夫婦會做出這種事情來,溫勛是個聰明人,要真想殺了繼母,早就不聲不響的動手了,怎麼可能會光天化日之下捅刀子的。

    只是,就算是他是皇帝,也得按照證據說話,這一次也是看在是自家人,這才給了機會面見的。只是沒想到,平日里一向穩重的佷子一張口就說自己的娘子不是人?

    然後一大堆亂七八糟的神神鬼怪的,把皇帝听得更楞。最後,選擇跟甦漾漾直接交流。

    如果她真的能夠變貓,那就說明他們說的是真的,如果不能,那就說明他們在說謊騙他,敢編出這樣的謊話,還有把他這個皇帝放在眼里麼?

    結果,親眼看到好好的一個人,蹭的一下變成了白貓。

    皇帝狠狠地揉了揉眼楮,別是他眼楮花了吧?

    “喵喵喵!!!”

    “難道你們真的不是人?”

    溫勛蹙眉,選擇最直觀的方式帶著皇帝上了一次天,然後給他指了指之前他下江南遇到的有問題的地方,直到皇帝站在地上了,都還久久不能緩過神來。只不過,皇帝到底什麼時候緩過來勁,那就不管他們倆的事兒了。

    出了宮,還需要將老鼠精和人參精它們安置好,到底是為了他們損失了那麼多的同族,不去安撫一下,也太對不起這些精怪了。

    老鼠精和人參精被安置在了別院養傷,雖然他們沒有和巫靈正面對上,但是經歷過一場大戰,也是傷的不輕,好在有人參精在,盡可能的減少了損失。

    一開門,便看見一道身影躥了個沒影,甦漾漾下意識去追,然後在角落里看到一個長得瘦小瘦小的人兒。聞著這熟悉的氣味︰“老鼠精?”

    “喵大,饒命啊……”

    好了,確定了,就是那只老鼠精。

    原來,人參精難得大方一回,直接用胡須煮了一鍋湯,然後它喝了之後,又踫巧遇到了個願意給機緣的人類,然後陰差陽錯之下,他直接化成人了。

    至于其他的老鼠,有那個頓悟的,已經可以開始修煉了,但是沒那個頓悟的,變得肥肥胖胖的,只希望到時候踫到貓兒的時候,能夠跑的快點,不然到時候可是貓兒的盤中餐了。

    人參精得意洋洋的說道︰“你們怎麼幫我?我可是幫了你們倆這麼大的忙。”這倆住天上的,肯定好多好東西,他幫他們這麼一大忙,還能不獎勵點他什麼?

    這家伙,還是之前那樣的性子。

    甦漾漾揮動了一下爪子,給他增加了一道福氣:“本招財給你增加了一道福氣,保你以後不會被別人抓住吃掉。”

    “我還是比較喜歡酒。”

    “想不想人參泡酒?”這人參精什麼毛病,一根人參就想著喝酒。

    人參精見這個貓兒變得精明,又可憐巴巴的看了眼溫勛,這位可是司財星君,可不會也這麼吝嗇吧?

    溫勛頓了一下,拿出一瓶玉液︰“天庭玉液,省著點喝。”

    小老頭高興壞了,胡子直接鑽進去,溫勛還沒來得急阻止,整個人參精就泡到了酒里。

    “……”算了算了,隨他吧。

    除了這兩個,還有陸山,他倒是沒受傷,還在店里幫忙,看到他們兩個人過來,也只勉強笑了笑。

    甦漾漾是只笨貓,一直沒有察覺到陸山的心意,但是作為最了解她的溫勛,不可能不知道,支開了甦漾漾。

    陸山自懸崖那一戰之後,便知道自己怕是再也等不到那只傻貓了。

    溫勛抬手,被陸山阻止︰“別給我任何東西,我幫你們是有我自己的目的的,與你無關。”

    他又說道︰“我知道,從今往後,可能不會再見到你們了,不過你放心,就算是在地上,我也是會監督你的,若是你讓她受傷了,我會在地上畫圈圈詛咒你的。”

    溫勛失笑,這個小妖精還真是有意思。

    “既然這樣,我就不送別的給你,這個東西你收下吧,對你有好處,若是有機緣,沒準咱們還能天上見。”溫勛最是會來財,所以不少人巴結他,給他送了不少東西,他翻了翻自己的小金庫,發現了一本最適合兔子精這種溫良的動物的修煉功法,別的他可以不要,但是這個他總該要吧?

    陸山听到可以成仙,猶豫了才收下,畢竟這誘惑實在是太大了。

    ……

    處理好所有的人和事物,兩個人便開始著手離開的事宜了。

    天上雖然好吃的也多,但是甦漾漾還是比較喜歡人間的東西,墨一沉默的給她做了不少小肉干,還帶了不少雞和魚。

    溫勛看著那滿袋子的雞魚和小魚干,忍不住頭疼︰“又不是下不來了,你干嘛帶這麼多?”

    “你不懂我們吃貨的樂趣。”眾所周知,司財星君是個最無趣的人了,陪他的無數個日日夜夜,基本上都是她在喵喵叫,而老冰塊一聲不吭。所以,這樣來看,還是在人間的時候,溫勛最可愛了,看上去高冷的一比,但實際上是個話癆,之前還抱著它使勁說使勁說呢。

    但是現在嘛……

    甦漾漾嘆著氣,跟著溫勛離開了人間,到了他們住的寢宮,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地下過了一千多年,天上不過幾年過去了而已,司財星君是個怪癖的性子,寢宮里除了它這只活物,其他的連個打掃的人都沒有,只能辛苦她這只小貓咪,慢騰騰的開始打掃,而司財星君則是去稟命去了,畢竟是受罰下去的,肯定回來之後,要給個交代。

    小貓兒趴在門口,也不知道天帝會不會為難他,之前也不知道他是因為什麼被懲罰的。

    溫勛從天帝那里回來,便看到了甦漾漾趴在了門口,像以前日日夜夜陪伴他的那般,一看到他,小短腿一登,就躥到了他的懷里。

    “你不是可以化人形了麼?怎麼還是一直成貓兒形?”

    甦漾漾當然不肯告訴這男人原因了,她一個守護寵物,把自家星君給睡了,這要是傳出去,她小貓咪的臉到底還要不要了?

    反正,她覺得還是裝傻比較好。

    天上是沒有白天黑夜的概念的,甦漾漾秉持了自己的本性,每天都呼呼大睡,倒是溫勛,似乎到了天上之後,變了許多,竟然開始關小小貓咪了?

    由于甦漾漾太能吃,周遭的神仙都比較喜歡投喂她,所以時不時有人來喂她東西吃。溫勛為了避免自家寵物變成一個大胖子,開始在天上遛貓。

    溫勛是天上地下難得的美男子了,又是天生福運的神仙,可是許多神仙都非常羨慕的那種,有不少的女神仙看到溫勛,都喜歡上前來搭話。

    這種情況其實在沒去人間歷劫的時候,都是經常發生的,只不過那個時候,甦漾漾一般都是當著面沒什麼,吃了人家送的小魚干,再暗地里搞小動作。

    但是現在自家星君都被自己睡了,這個時候別的女神仙再來搭訕,那可就太不把她小貓咪給放在眼里了,甦漾漾一臉超凶的盯著某位女神仙。

    女神仙是花界有名的仙子,人長得比花兒還美,一身輕紗衣顯得更加有仙味兒,那細腰大胸……

    小貓咪表示她酸了,怎麼同樣都是神仙,她就腰圓圓臉也圓圓。

    這回,甦漾漾沒有暗地里去找花仙子的麻煩。

    溫勛察覺到懷里的貓兒的異常,但是這回她竟然按兵不動?

    沒想到去了一趟人間後,竟然學會忍耐了?

    甦漾漾沒察覺到自家仙君的別有目的,只知道這個大豬蹄子,開始和各個女神仙走的很近,尤其是那個腰細臉白的花仙子,一會是鮮花餅,一會是是花蜜酥,甦漾漾一邊吃,一邊淚目︰“真好吃。”

    但是,自家相公還是不能夠讓的。

    這一天,甦漾漾穿著輕薄的紗衣,學著那花仙子,嬌滴滴的叫了一聲“仙君”。溫勛差點沒絆倒在石板上。

    甦漾漾的臉肉嘟嘟的,屬于可愛那一掛,那輕紗衣也不知道誰給她做的,做的長了一些,直接把小貓咪給繞了一圈,然後她一看到他,像往常那樣撲過來。

    然後,就悲劇了。

    甦漾漾一腳踩到了裙擺上,然後一跟頭栽了下去。還好溫勛反應的快,直接將某人給接到了懷里。

    “嗚哇,這破裙子,怎麼這麼長。”

    “誰給你做的?怎麼要這種風格的衣服?”

    “我難道穿著不好看麼?你說,是我穿著好看,還是那花仙子穿著好看。”

    甦漾漾這樣一說,他就明白了,這小貓咪是在吃醋呢,看到花仙子最近跟他走的比較近了,所以學著人家穿輕紗衣。

    “傻貓,人家花仙子跟你不一樣,你這麼可愛,干嘛跟人花仙子比?”

    “你是說 ,本喵不如她了?你這個大豬蹄子,你果然變心了,你還是我相公呢,怎麼到了天上就不承認了?你都睡了本小貓咪,你居然還想賴賬,你是個無賴星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