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作品:《招財世子妃

    甦漾漾在溫勛這里賴了三天後,不得不變成人去解決“負心漢燒雞店”的問題了。

    最初給燒雞店取了這麼一個名字純粹是為了賭氣,完全沒有想到因為店名的原因,居然讓燒雞店火了起來。

    但隨之而來的問題也來了,大多數傷心的女子進店里來買東西,其相公就會貼上渣男的標簽。這店名本就有人看不慣了,現在正好,一群“渣男”進來要砸店。

    偏生甦漾漾這個老板有好幾天沒有出現在店里,這出了事都不知道找誰。

    還好有個伙計記得老板跟世子似乎是舊識,所以找到世子這邊來了,剛好甦漾漾在溫勛懷里,听到這件事,才想起來自己還開了店的。

    溫勛派了墨四去處理這件事情,甦漾漾也窩不住了,從溫勛懷里跳了下去,去為她的“負心漢”燒雞店打抱不平去了。

    此時此刻,“負心漢”燒雞店門口。

    對“負心漢”燒雞店有意見的男人都到場了,這家店實在太可惡了,竟然想以種方式做生意。

    甦漾漾仗著比墨四的速度快,先到達店里。店里的伙計一看到她來了,趕緊給她講明情況。

    這“負心漢”燒雞店,誰買誰負心,這樣實在是太影響夫妻感情了,這群人非要摘了她的牌匾,要她重新換一個。

    甦漾漾皺眉抬頭看了看自己的牌匾,好貴的呢,一兩銀子一個字,足足要了三兩銀子。

    “要我換名字也可以,只需要把你們的娘子都叫過來,到時候我考慮換不換。”

    “廢話那麼多做什麼?你不換,我們今天就不走了。”

    “這位大兄弟,你別是沒有娘子吧?”甦漾漾我是見過這個人,當初她找燒雞店的伙計時,這個人來找過她,只不過她沒有要他。她對人的氣味很敏感,這個人以為自己打扮打扮,她就不認識他了?

    甦漾漾這麼質疑他,他一陣噎住,反駁道︰“誰……誰沒娘子了?我早已經娶妻了好嘛?”

    “哦?那在場的各位有誰是認識他的嗎?能否告知我一下他是否早已娶妻?”

    “你這個人……”

    周圍有不少看熱鬧的,都把目光集中到他的身上,他暫時做了一些偽裝,但是人的聲音是不會變的。現在大家都在看他,自然是能看出點破綻。

    “這……這不是王老二嘛?他什麼時候娶妻了?他不是萬年老光棍嘛。”

    “對對對,我就說這個人怎麼這麼眼熟,穿太多簡直差點沒有認出來。”

    現在天氣已經很暖和了,大多數人都已經換上了輕薄的衣服,唯獨他還穿著厚衣服,帶著帽子。起初混在人群中,大家都沒注意到,現在這麼一看,可不是有古怪嘛。

    墨四趕到的時候,甦漾漾正把王老二給揪出來,他與甦漾漾混的熟,哪怕她和溫世子吵架了,也依舊是對她極好的。

    “這里交給我吧,我定給世子妃查出來到底是在搞破壞。”

    有墨四幫忙,事情很快就查明白了,原來是另外幾家燒雞店,覺得“負心漢”燒雞店就是在賣噱頭,惹人眼紅招人嫉妒了。

    所以給一些妻子買了燒雞的丈夫煽風點火,所以才有了這麼一出。

    甦漾漾嘆了口氣,覺得自己當初還是太任性了。不過……

    “不瞞大家說,這家燒雞店是我當初負氣所為,店名也完全是因為當初的心情才取名的負心漢,也完全沒有想到會因為這個店名而活起來。”

    “我很感謝大家能夠喜歡上燒雞店的燒雞,但是同樣我不希望有人進來買,因為那就意味著這個世界上就多了一個負心漢。”

    “我不知道進我店里面來買燒雞的女子是否是遭遇了傷心事,但我還是想要每個姑娘都能遇到良人,幸福美滿一生。”

    “剛剛我想要你們將你們的娘子帶過來,就是想讓你們問她自己哪里做的不好,惹得人家傷心了。不是人家說你渣,你臉面上過不去,而是人性本渣,才沒有臉面呢。如果想要臉面,就好好的對待自己的娘子。”

    “從今天起,我把對面的鋪面也買了,名叫良人,也賣燒雞。”甦漾漾最後一句可謂是說的豪情萬丈,人家買個鋪面做生意都要看看風水,好好琢磨琢磨。她倒好,全憑心情做事。

    “世子妃,您就這麼喜歡燒雞?”墨四低聲問她。

    “說實話,我也吃膩了。”自從自己開了手機店之後,每天都有免費的燒雞吃,每天吃一只,她都要吃膩了。

    但是她也只開過燒雞店哇,也不知道開別的能不能行。

    “要不賣烤魚?世子妃不是挺喜歡吃烤魚的麼?”

    “這個好這個好。”都是烤東西的,應該不難。

    甦漾漾又興致勃勃的說道︰“改了,良人店賣烤魚,等什麼時候我的負心漢烤雞店沒有客人之後,我就把那個負去掉,換成痴,希望各位大兄弟好好珍重,好好對待自己的娘子,莫要讓她們傷心。”

    說實話,她的這一番話確實是說動了不少人。在這個男權社會,很少有人會問他們,是不是自己做錯了什麼?為什麼對方會傷心呢?

    還是甦漾漾一席話提醒了他們,要想不讓妻子到負心漢燒雞店來,最好的辦法是讓她開心。

    可以說,甦漾漾這一席話不知拯救了多少家庭。

    等人群散去,甦漾漾發現了一道熟悉的氣味,之前人多味道雜,加上她正忙著沒注意,現在卻是聞到了。

    “行了,出來吧。”甦漾漾現在也沒有當初那麼生氣了,畢竟做貓的時候,在他那里多多少少打听到了一點東西。

    他不是喜歡秦淑涵,是因為秦淑涵當初掌握了消息,他找了她的,只不過是暗中派人去找的。

    搞清楚了這兩件事情,甦漾漾開心死了,只不過她也要面子的,總不能自己屁顛屁顛的跑回去,那多丟人啊。

    所以,一直扭捏著,一邊等溫勛來接她回去。

    溫勛從過道中走了出來,看到甦漾漾,嘆氣道︰“怎麼發現我的?”

    “我聞著你的味兒了。”

    甦漾漾說的實話,但是在別人听來實實在在的事說著情話了。墨四識趣的退下,順帶著把其他的圍觀的人都給拉走,免得被這二人誤傷。

    “你這是什麼鼻子啊?我隔這麼遠都能聞到。”

    自然是貓鼻子。

    “你來這里做什麼?”甦漾漾轉移話題,溫勛也沒有揪這鼻子這個問題過不去。

    “自然是來替我娘子替天行道的。”

    “那為什麼來的是墨四?你還躲起來,事情解決完了你才出來。”

    “那不是害怕你連我這個負心漢也打嘛。”說到這個,溫勛皺著眉頭看了看牌匾︰“這個確實該換。”

    “不換,至少現在不換。”

    “怎麼?還在生我的氣啊?”要是傳出去,他頭頂上可是頂著三個大字“負心漢”。

    他可是冤枉的,他可從來沒有做對不起甦漾漾的事兒。

    “我身心都可是你的,你可不能睡了不負責,到時候我就要在你的旁邊開一家負心女店。”

    “……小哥哥,你什麼時候這麼會開玩笑了?”

    溫勛不自在的摸了摸鼻頭,還不是陳彥教的撩妹三十六計,說是像他那麼一種溫潤的人設,是留不住甦漾漾這種有著有趣的靈魂的姑娘的。

    他仔細的反思了一下,好像真的是這樣。只不過當他真正的實踐出來的時候,好像效果有一點點奇怪。

    “都叫我小哥哥了,是不是代表原諒我了?”

    “原諒你倒是可以,但是你得保證以後不可以去找別的野女人。”

    “好,不過你也要答應我,再也不可以獨自一個跑了。”

    “好,下一次我再多帶兩個人。”最好是把臘梅帶上,不然她基本的吃住都成問題,墨四也要帶上,有安全感,至于墨三那個行蹤不定的,就直接忽略不計了。

    見她有模有樣的開始規劃起下一次出走,溫勛無奈的握住她的手,不讓她數到底帶幾個人了。

    “甦漾漾,你就是嫌我命長了。”所以才想氣死我。

    “我……”話還未說出口,卻被溫勛給堵了個嚴實。

    這是溫勛第一次主動吻她,兩人之前,僅限于甦漾漾時不時的偷香一個,偶爾會親到溫勛的薄唇。

    而這一次,則是溫勛主動吻她,伸舌頭的那種。

    甦漾漾剛開始太激動,瞪著大眼楮看溫勛,溫勛無奈的伸出手,把她的眼楮給捂住。

    “吻的時候要閉眼楮,要專心。”溫勛抵在她耳朵低聲道。甦漾漾感覺有些癢,笑著“哦”了一聲,任由溫勛攻城略地。

    甦漾漾的唇溫潤柔軟,還帶著她偷吃的肉干味道,溫勛的唇薄且涼,兩者接觸在一起,滋味著實美妙。

    溫勛和甦漾漾還是第一次如此親密,以往的小打小鬧可不算數,這可是實打實的夫妻行為了。

    任由兩個人吻到喘不過來氣,溫勛才放開甦漾漾,緊緊的把她抱在懷里,有些留戀的舔了舔唇角。這滋味好像確實很美妙……之前一直考慮到兩個人同房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卻忘了除了同房,兩個人其實也還可以做親密的事兒呢。

    溫勛不由懊惱,這是錯過了多少福利。

    甦漾漾被親的暈乎乎的,這做貓可沒有親吻這一說,除了用鼻子嗅氣味之外,可不會親小嘴。

    果然做人還是有好處的,至少親親是真的好玩。

    甦漾漾從溫勛的懷里鑽出來,滿懷期待的望著溫勛︰“相公,我還想要親親~~~”

    “……”行,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