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作品:《招財世子妃

    一說起這個,江氏的臉色就有些不自然,之前那女戒抄的她還有些發怵,這個死病秧子,怎麼這麼能說?

    “墨兒,你有何話可說?”江氏給溫墨使眼色,溫墨冷笑一聲︰“既是這樣說,那你說我為何要采取這種手段要一個丫鬟?我若是真想要,直接問大嫂要不就是了。”

    “你問我要我就會給啊?你也太自大了。”

    “你……”

    “不管你是出于什麼目的才采取這種方式對待臘梅,這對大房來說都不公平,懇請母親給大房一個交代。”

    交代?交代個屁,江氏真是氣不打一出來,原本是想要質問他房里的丫鬟怎麼會爬上溫墨的床,現在卻被他們反咬一口,要給他們一個交代。

    “溫勛自幼沒了娘親,是母親在當家做主,母親既是對溫勛猶如親兒,應當不會徇私的吧?”溫勛瞥見溫倫過來,迅速說了這麼一段話。

    江氏自然也看到了溫倫過來,只好僵著臉回道︰“那是自然。”

    “既是如此,那希望能夠給漾漾一個說法,這丫鬟她喜愛的緊,還是個清白身子,就這麼白白的被糟蹋了,她多傷心。”說完,戲精甦漾漾立刻理會其中深意,擠出兩滴貓淚。

    “……”

    溫倫過來,詢問了一下什麼事兒,皺眉批評道︰“大過年這麼點小事都處理不好,趕緊解決了,要開始待客了。”

    “是。”江氏在溫倫的注視下,不得不秉公處理,溫墨給溫勛道歉,順帶將臘梅收入房里,給了個妾室的身份。

    甦漾漾哭著叮囑臘梅,一定要好好侍奉丈夫,好好听原氏的話。

    原氏的臉都綠了,看的甦漾漾心中暗爽。

    回去的時候,甦漾漾問溫勛︰“為什麼要讓臘梅進溫墨房里啊?”

    溫勛勾唇笑,有股子痞痞的感覺,他說︰“這臘梅是你繼母的人,待在你身邊始終不安全,不如就此送出去。那溫墨之前遞的那杯酒,應該有臘梅的功勞,既是如此,不如讓臘梅在他們房里鬧去。”

    臘梅今天雖然被打了一頓,但她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原氏已經看她不慣,兩個人若是鬧起來,那可就熱鬧了。

    江氏對溫墨一直抱有很大的期望,雖然溫勛沒怎麼把他放在眼里,但他時不時出來搗點亂,實在討厭。

    甦漾漾想象了一下臘梅跟原氏還有江氏一起生活的樣子,那必定是相當精彩了,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

    解決了臘梅,甦漾漾都心情愉悅,好好獎勵了一番青葉和其他的丫鬟。

    甦漾漾看人還是很準的,所以挑選的丫鬟都是品行比較好的。青葉最初來甦漾漾身邊的時候,有些怯怯的,再加上臘梅是個性子獨斷的,常常壓的她不敢上跟前說話。

    現在臘梅走了,她整個性子都活潑了些。

    年初三,陳彥來府里拜訪,一看到甦漾漾,就跟打了雞血似的。彼時甦漾漾正跟溫勛在玩投壺呢,她一個都沒投進去,正懷疑貓生,坐在小板凳上拿著箭在瞄。

    “哎!這個我擅長啊!”別的不說,吃喝玩樂,他陳彥最擅長了。最近也不知道哪兒得罪溫勛了,讓他天天在外面跑,現在好不容易過年休息了,自然就打上甦漾漾的主意了。

    倒不是看上甦漾漾了,畢竟大哥的女人,他可不敢踫,他純粹是對這個姑娘充滿了好奇心,所以屁顛屁顛的要跟她玩投壺。

    結果一旁的溫勛叫︰“漾漾,過來。”甦漾漾一向以溫勛馬首是瞻,他一叫,立馬丟下陳彥,跑到溫勛跟前。

    “相公,怎麼了?”

    “天有些冷,去把那件狐皮大氅拿過來。”

    “哦,好的!”甦漾漾也沒去想為啥要她拿,讓墨一拿不就好了?

    陳彥緩過勁兒來了︰“喂喂喂,大哥,你也太不近人情了吧?”這麼明顯的針對他一個?這是把他當什麼在防著?

    “你什麼時候離我家娘子遠點,再來說這個事情。”溫勛覺得這個人實在是不會看人臉色,三番兩次的和甦漾漾套近乎,把他這個正牌相公放在何處?

    “怎麼?之前你可不是這個態度的。”江氏給他張羅親事,想來都不是什麼好的親事,他之前也听到了傳聞,甦漾漾的名聲可是比較精彩的。

    那個時候他問了他,他的態度還是很堅決的,堅決不會讓那個女人近身。

    結果這才過了多久,現在護妻跟護什麼似的?男人啊,可真是令人琢磨不清。

    溫勛沒答他的話,開始問正經事︰“江南那邊的事情處理好了麼?”

    “已經處理好,到時候直接可以安置下來。”

    溫勛去江南大約是要待上一段時間,所以需要提前把那邊處理好,他如今的身份還是很危險。

    陳彥雖然看上去不靠譜,但是做事還是很靠譜的,溫勛點了點頭,只需要過完年,便可以動身了。

    “對了,你要把她帶去麼?”陳彥朝遠處的甦漾漾努了努嘴,這小丫頭單純,此次去江南,可以說凶險的很,一個不小心,可是小命都要沒了的。

    溫勛垂了垂眸︰“帶上吧。”甦漾漾是只小妖精,雖然平時看上去弱雞的很,但關鍵時候自己應該是能夠保命的。

    “嘖嘖嘖,不是我說江南的美女可都水靈的很,你若是帶上你家娘子啊,可怎麼找小美女快活呀。”陳彥突然大聲,自然是說給別人听的,這個別人就是甦漾漾。

    甦漾漾拿著大氅回來,就听到陳彥這麼說。甦漾漾眼楮瞪圓︰“有小美女嗎?”

    “你的關注點是在這兒嗎?”

    “不是你說江南的美女都很水靈嗎?”

    “……”他的重心不在這兒啊,“重點難道不是你家相公要去找小美女逍遙快活嗎?你難道就不擔心嗎?”

    甦漾漾歪著腦袋想了想,回道︰“不擔心。”

    “為什麼?”

    “我相公都已經長的這麼好看了,很難看上不如他的女子。”

    “你這……”真是膽大包天,居然敢當著溫勛的面說他好看,以往有女子這麼說他,下場都不太美妙的。不過……

    “那你怎麼就確定沒有比你相公長得還要好看的女子呢?”

    “我相公有我就好了呀,有我這麼聰明又有美貌的娘子,他怎麼會去外面找別的姑娘?”甦漾漾說這話完全沒有心虛和臉紅,因為她就是和溫勛學的,臉皮和溫勛同出一脈,厚的很。

    只不過溫勛是暗里自夸,小姑娘直接張揚出來。

    一旁听著兩人斗嘴的溫勛都沒忍住笑了出來,還沒看出來他的小娘子這麼自戀呢。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唉,世風日下,世風日下啊。 ”

    甦漾漾一點都不臉紅,她覺得自己說的就是實話。現在她的模樣經過靈氣的潤養,皮膚好的不得了,大約是吃的比較多,原先干癟的身材都長了肉回來,反正甦漾漾覺得自己超可愛的!!!

    年過的很快,好像沒有多久時間,就晃神過了。溫勛和甦漾漾的交際圈不大,所以在這種日子也熱鬧不起來。

    倒是正月初八的時候,有人主動找上門來了。

    來人讓甦漾漾心生警惕,這個小妖艷賤貨有點不一樣。

    溫勛一看到她就頭疼,轉身就準備往屋里走,結果被她抓住了。

    “哎哎哎!說話就說話,不要拉拉扯扯的。”甦漾漾一看到她上手,那護食的性子立馬上來了,將溫勛護在自己身後,不讓這女人挨著。

    “勛哥哥?你是誰,我跟勛哥哥說話,你攔著做什麼?”

    “我家相公才沒有妹妹呢,你亂叫什麼?”甦漾漾性子還算好的,平日里嘻嘻哈哈,還從未炸毛過。這還是第一次,對一個女孩子直接炸毛了。

    秦淑涵沒想到甦漾漾這麼強硬,不過她也不是好惹的,若不是她才收到消息,怎麼可能讓溫勛娶這麼一個野丫頭?

    “你算哪根蔥?敢這麼跟我說話。”

    “好了,淑涵,她是你嫂子。”溫勛一踫到秦淑涵,頭都要疼了。他同甦漾漾解釋道︰“這是我母妃堂兄家的孩子,以前在江南生活。”

    那就是一表千里的關系了,更加危險。甦漾漾不悅的瞪向她,還不忘問溫勛︰“可是我不喜歡她。”

    “先忍忍,過兩天就把她送走了。”

    “……好吧。”甦漾漾看人一向很準,這個女人不懷好意,她並不想溫勛與她久待。

    秦淑涵也是很生氣,沒想到溫勛娶了這個女人之後,竟然變得這般無情了。以前看在她是他母妃家那邊的人,他都要給她幾分薄面的。

    現在居然當著她的面說這麼傷人的話!

    這一切都是拜甦漾漾所賜,嫉妒心和仇恨讓秦淑涵看上去更面目可憎了,甦漾漾皺了皺眉,隨後“哇”一聲哭出來。

    溫勛被嚇了一跳,連忙問道︰“怎麼回事?怎麼了?”

    “你表妹瞪我,她還嚇我,好嚇人!!!”甦漾漾倒不是真被嚇哭了,但是她說的是實話,她話音剛落,溫勛看了過去,正好看到她沒有收回的凶狠表情。

    甦漾漾戲精上身︰“小哥哥,人家好怕怕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