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作品:《招財世子妃

    賭場的地下通道直接出了城,兩個人在城外的京郊走到了天黑,才看到了城門。

    甦漾漾松了口氣,對仍然喋喋不休的涂長松說道︰“公子,就此別過吧。”

    “唉!小兄弟,都到城門口了,我送你一程吧,你看你這麼瘦弱,這黑燈瞎火的,多危險。”

    甦漾漾咬了咬牙︰“不必。”

    “你放心,我別的不說,逃跑功力一流,到時候我拉著你跑就行。”

    甦漾漾︰“……”跟這個人完全無法溝通,她搖了搖頭,算了,不跟這人扯了,現在也到了城里,沒了危險,她也就放心離開了。

    只是事與願違,涂向南跟一塊牛皮糖一樣,非要黏著甦漾漾走。

    甦漾漾惱了︰“大兄弟,你要做啥啊?”

    “那個……”涂向南有些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突然羞澀起來。

    甦漾漾丈二摸不著頭腦,這位公子不是壞人,她能看得出來,但是也不至于對她這麼熱情吧?她不過是幫他掙了幾千兩,難道就因此要賴上她了?

    他不會是發現她有特殊的能力了吧?甦漾漾還記著溫勛說的話的,所以並沒有像之前那樣給人說招財,而是搞了些奇奇怪怪的,對方只會當她有點手段。

    甦漾漾不動聲色,在考慮趁涂向南不注意的時候溜走的可能性,卻見涂向南突然抓住她的手,深情的說道︰“我,我從來沒有想到,我會遇到你,你讓我感覺到了生命的希望,我……”

    甦漾漾眼楮都瞪大了,涂向南在說什麼?

    還未等她反應過來,黑夜中出來一個人,拉著甦漾漾掙開了涂向南捉著她的手,甦漾漾感覺到熟悉的氣息,沒有掙扎。

    “你是誰?你……”

    溫勛不悅的審視了對方兩眼,臉沒他好看,身高沒他高,看樣子是哪家的紈褲子弟,在得出對方的威脅不大的結論後,溫勛查看了一下懷里甦漾漾有沒有受傷。

    甦漾漾扎著個丸子頭,個子小小的,像個招財小童子似的。就她這幅模樣,別人是怎麼相信她的胡言亂語的?

    “小……小哥哥,你怎麼來了?”甦漾漾有些驚喜,溫勛可是什麼事兒都指派的手下去做的,現在他居然親自出現在外面,而且這一看居然來找她的!

    小哥哥肯定是喜歡她!

    溫勛看著明顯興奮過頭的甦漾漾,狠狠的捏了下她的鼻頭︰“你也不怕被人賣了。”

    甦漾漾咧嘴。

    兩個人旁若無人的恩愛起來,涂向南一臉受傷。沒想到他才剛遇到一個真命之子,這段緣分就要斷了。

    萬沒有想到,小公子竟然已經有人了……

    溫勛是教訓了甦漾漾後,才看向涂向南的,這個男人竟然趁著他不在的時候挖牆腳?現在還一副哭唧唧的模樣,難道想要以可憐博得同情?

    幼稚至極。

    “趁我還沒生氣之前,你可以選擇離開。”

    涂向南不理他,只看向甦漾漾,一副心碎的模樣︰“慶幸的是你也喜歡男人,不幸的是你已經有他了,不過我會等的,他若是對你不好,我就是拼盡全力,也會護你周全。”

    溫勛皺眉,這話怎麼有些不對勁,甦漾漾從溫勛懷里鑽出來一個腦袋來︰“小哥哥對我很好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小兄弟……”

    “你叫她小兄弟?”溫勛反應過來哪里不對勁了,這叫什麼事兒啊,穿成男裝也惹了風流債?

    在涂向南眼里,溫勛的好樣貌可比不得一見傾心的甦漾漾,所以對于溫勛的問話,他一個字都沒听進去。

    溫勛第一次被人給無視了個干淨……

    “我不會打擾你的,我會默默的守護你。”自從感受到自己對女人不感興趣之後,他就做好了孤身一人一輩子的打算了。

    為避免別人看出來,他一直花名在外,實則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會遇到忍不住表白的男人,他的一言一行,就連頭發絲都符合他的心意。

    所以他沒忍住,帶著他一直跑,一直跑,才換的那麼短時間的相處。

    現在夢破碎了,他該醒了。

    一旁的溫勛默默的將甦漾漾整個身子都包在懷里,用披風遮住,不悅的看向涂向南︰“你這輩子都別想了。”

    涂向南這才抬眼仔細看溫勛,發現他長的這麼好,瞬間有些難受。

    也是,好看的人總是喜歡跟好看的人一起玩的。

    他一臉憂傷的說道︰“你既與小兄弟在一起了,我也不會做那硬拆穿人都事兒,但是你給我記住了,我會一直在小兄弟身邊的,若是你對他不好,我涂向南不會放過你的。”

    “……”

    甦漾漾躲在溫勛懷里,耳朵尖都紅完了,這個小公子怎麼這樣肉麻啊,她都給他留面子不讓他說話了,怎麼他跟倒豆子似的全倒出來了?

    溫勛按了按懷里拱的甦漾漾,良久,才回道︰“我會對她好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說完,護著甦漾漾離開了,留下涂向南一人在原地傷懷。

    甦漾漾是被抓回去的,像拎後脖子那種,乖乖巧巧一動不動一聲不敢吭的回到了府里。

    溫勛身上的氣壓有些低,甦漾漾有些心虛,殷勤的替他脫衣服,拖靴子,然後屁顛屁顛的差點拿毛巾替他洗臉了。

    “好了,我自己洗。”溫勛嘆了口氣,接過毛巾,先自己洗漱,甦漾漾見狀,飛快地摸了臉,然後爬到了床上,整個人鑽到了被子里,然後拱了拱,最後露出一顆亂糟糟的腦袋。

    “怎麼?這是做什麼?”

    溫勛原本還想做做樣子的,但是看甦漾漾搞怪,又沒忍住出聲。

    “我給你暖被窩,我先睡熱乎了,然後你再來睡,就不會冷了。”甦漾漾眨巴眨巴眼,一臉欣喜的模樣。

    平日里,她最怕冷了,睡的時候總是往他懷里鑽,每天念叨的就是要他暖被窩的事兒。

    現在倒是反過來,知道給他暖被窩了?

    溫勛竟然生出一種為人父母的感覺,為孩子付出太多,孩子端個水都覺得感動。

    甩甩腦子里不切實際的想法,溫勛掀開被子躺進去。

    作者有話要說︰

    小劇場——

    溫勛︰你是不是看上了我的肉體才愛上我的?

    甦漾漾︰還有小魚干和花容月貌

    溫勛按倒某漾,今天又是想揍甦漾漾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