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作品:《招財世子妃

    初次到燒雞店的時候,甦漾漾便初步了解了那孩子的病情。屬于先天性疾病,藥石吊命,無法根治。

    她也不能根治,也不知怎麼治療,但是能夠用最簡單粗暴的靈氣將他的心脈護著,可保二三十年的壽命。

    能保二三十年壽命,兩夫妻也心滿意足了,兩人這輩子最遺憾了的便是沒有給兒子一副健康的身子,從生下來就離不開床榻。

    甦漾漾把人治好之後出來,見溫勛若有所思的望著陳氏兩夫妻,神色有些愴然。

    “怎麼了?相公小哥哥。”

    溫勛笑笑︰“沒想到你竟然還會治病。”

    甦漾漾不在意的揮揮手︰“都是小意思了。”只不過是用靈氣護住了心脈,不過這點功力對普通凡人而言,好像也挺厲害了。

    “不過我得多睡兩天了,有點耗心力。”甦漾漾打了個哈欠,回屋便直接倒頭就睡。

    她說的簡單,但實際上還是用了她不少靈力,她需要睡上幾天才能夠補回來。

    只是她這一睡,把溫勛給睡了個措手不及。原本以為她是有什麼特殊的法子救治的,結果人救好了,她自己先睡過去了?

    而且這一睡,就睡了將近三天,任誰都沒有叫醒。溫勛都找來了不少神醫幫她看了,結果脈象都正常,但是人就是不醒過來。

    等三天後,甦漾漾醒過來,溫勛的臉已經憔悴的不成樣子了。

    “相公,你怎麼了?”甦漾漾睡了太久,聲音有些啞。

    “甦漾漾,你……你也太不負責任了。”見她醒過來,溫勛松了一口氣,但與此同時,那氣也上來了。

    “你說你怎麼那麼能睡?這一睡,就睡了三天?豬都沒有你睡的多。”

    “那不一樣的……”豬怎麼能和它比?

    “你啊,你要氣死我。”溫勛點了點她的頭,成功戳出紅指印。

    甦漾漾︰“……”睡一覺起來,似乎她相公變傻了。

    溫勛︰“……”太不禁戳了,他偏了偏頭,不自然道︰“我有事情需要問你,你認真回答我。”

    這也是溫勛這三日思考了許久的東西,最終還是說服不了自己甦漾漾是一個普通人。

    初見她時,她就挺特別的,初還以為這姑娘腦子有問題,心生憐憫之心,才收留的她。

    後來接觸久了,才發現這姑娘心思過于單純,太過于信任他,有時候懂常事,有時候又不懂,原以為她和那些矯揉造作的女子是同樣的,但是他發現好像又不是。

    甦漾漾總是刷新他對女人的認知,現在又刷新了他對人的認知。

    一個人命中帶財,做什麼都招財,這是有的,命理之事玄之又玄,他活了這麼久,倒是相信的。

    但是能救人呢?救完了人就仿佛用掉了精力一樣,然後大睡三天三夜呢?

    這種劇情,他只在茶樓的畫本子上看到過,女鬼為了救陽間的人,不惜用自己的陰氣去換陽間的人壽命。

    那甦漾漾到底是什麼身份?

    溫勛一時不知道是該害怕還是還慌張了,但事實證明,他還是慌張多于害怕,若是甦漾漾從此不醒,或者是能夠陪在他的身邊的日子不多了,那他得後悔死。

    現在他就後悔了,他讓甦漾漾去開什麼鋪子?又不是沒有錢,讓她一個小姑娘去拋頭露臉,你的良心不會痛麼?

    溫勛就這樣一邊痛斥自己的良心,一邊擔心甦漾漾的安危,把好好的一副美男模樣,搞成了滄桑大叔。

    如今甦漾漾已經醒過來,他終于松了一口氣,但是之前思考的事情是不是得問了?

    但是問出口溫勛又猶豫了,話本子里的故事結局大都不好的,人鬼殊途,最終故事的結局不是分開就是別樣的淒美。

    他淒慘了二十幾年,可不想再淒慘了啊……

    一時之間,溫勛的臉色那叫一個精彩。

    甦漾漾還是第一次見這樣的溫勛呢,臉上變幻莫測的,可沒有往常那般雲淡風輕了。

    等了好一會,溫勛都沒有問是什麼事兒,她不由得開口問道︰“相公,到底是什麼事兒呀?”

    甦漾漾是真把自己當人類了,想要好好陪溫勛這一輩子的,至于下一輩子的事兒,下一輩子再說。

    溫勛愣了一下,回道︰“沒事,我突然又不想問了。”

    剛剛見甦漾漾認真的叫他相公,他突然想通了,干嘛執著于她的身份?只要她還在他身旁,他努力對她好,珍惜這一輩子,不就好了?

    話本子里通常最終的結局都很淒慘,主要還是源于男人太過于弱小和懦弱,他們在听到自己妻子是異類的時候,就害怕了,而不是出來保護自己的妻子。

    他溫勛怎麼能做那樣的人呢?

    不過眨眼間的功夫,溫勛已經把自己定格成了一個偉大深情的相公,要好好護著小娘子才對。

    然後甦漾漾就發現,她的相公仿佛變了一個人。

    溫勛對甦漾漾,其實好的一點都不明顯。除了幾個近身侍衛能夠發現出一點貓膩外,外人頂多覺得世子有了些人情味兒,和女人接觸了。

    至于甦漾漾……她只知道世子相公是一頂傲嬌的人,明明特別喜歡她,結果非不承認。

    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偽裝的溫勛同小白貓說甦漾漾好可愛,完全能夠配得上他。小白貓︰喵喵喵?

    以上還是她大睡三天三夜之前的表現,之後甦漾漾發現,她相公好像變得有些……騷了?

    比如這天,她從溫勛的懷里醒過來,睜開眼就看到她家相公正深情款款的看著她。

    甦漾漾愣了一下,眨了眨眼︰“早啊。”

    溫勛勾唇︰“早,今天又是愛你的一天。”

    嗯???

    甦漾漾下意識去摸他的額頭,沒有發燒啊,于是她疑惑的問道︰“小哥哥,你怎麼了?”

    溫勛拿下她的手,認真的看她一眼,然後說道︰“你難道沒有被我的魅力所折服?”

    額……

    完球了……她的相公,八成是被鬼附身了。

    隔日,溫勛收到一碗黑乎乎的水,甦漾漾飽含期待的讓溫勛喝下去,溫勛皺著眉頭喝了下去才想起問這是什麼。

    “這是符水,我倒是要看看,是哪個小鬼敢上我相公的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