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作品:《招財世子妃

    溫勛臉色變了變,若有所思的望了一眼甦漾漾後面亂成一團的侍衛和丫鬟。

    手一抬,守在旁邊的墨二就懂他的意思,親自出去處理去了。

    甦漾漾沉浸在重遇溫勛的喜悅當中,全然忘記剛剛是怎麼進來的了。

    “小哥哥,你怎麼在這里啊?”甦漾漾抬著小腦袋望向溫勛。溫勛一見這單純的眸子,想要斥責的話又咽了下去。

    只能別扭的瞥過眼,略有些不自然的說道︰“我怎麼就不能在這里了?”

    甦漾漾脫口而出︰“難道你跟我那短命相公相識?”

    溫勛皺眉︰“短命相公?”

    墨一想要說什麼,被溫勛抬手制止了,甦漾漾自顧自的說了起來︰“可不是嘛,我那惡毒的繼母根本就不是好心把我接回來享清福的,我昨天根本就是被綁了過來,我那相公身子骨嬌弱的很,拜堂都起不來,還用的大公雞呢。”

    一說到那大公雞,甦漾漾心中就覺得好氣喲,她可是一代靈貓,豈是能跟那等凡雞拜堂的。

    溫勛自是沒有想到,他那後母找來的人竟是甦漾漾,對于甦漾漾,他的感觀是復雜的,一面覺得她是單純的,一面又覺得她這個人很是奇怪。

    這也就導致了每次跟她在一塊的時候,就不自覺覺得她是個單純的女孩子,但是若是讓他單獨思考,就又覺得這姑娘是別有所圖。

    他那後母自是不可能給他找一個稱心如意的娘子的,他也只是打听了一下對方的身份,知曉是安定侯府家的嫡長女。這定安侯府家發展到如今這一代,已經有些落魄了,倒是嫡次女□□華名聲在外。

    這嫡長女倒是不曾听人談論過,仔細深想,才會想起這是安定候已故去的第一任夫人留下的女兒,自小養在鄉下,還有一個克親人的名頭。

    溫勛倒是聯想到了甦漾漾,只是沒想到,竟真的是她。

    難道江氏只是信了她那克親人的命格?所以才給他娶了這麼一門親事?

    溫勛不得其解,看甦漾漾的模樣,也不似是江氏派過來盯著他的,只是萬事還得小心為上。

    等甦漾漾將她這一遭奇異的遭遇都講了一遍之後,溫勛才搭話︰“所以你來找你相公,是做什麼?”

    甦漾漾本就喜歡溫勛,自是不會對他設防,把自己心中所想都告訴了他︰“我可以給他做個交易,我可以給他錢,也可以幫他續命,但是我不能做他的娘子。”她頓了頓,臉上飛起一片紅霞︰“我想做你的娘子。”

    溫勛︰“……”還是那個厚顏無恥的小姑娘。

    墨一沒忍住,偷笑了一下,這小姑娘都得償所願了,自己竟還不知……

    溫勛輕咳兩下,示意墨一不要露餡了。

    甦漾漾不知他們在打什麼啞謎,但是既然溫勛也在這東廂房,那他應該同她那短命相公是相識的,與他說說情,應當可以見到她那還未謀面的丈夫。

    “小哥哥,你可不可以帶我去見我那短命相公啊?”也不怪她這麼稱呼,她至今還不知自己嫁的人叫什麼呢,但是叫相公的話,那又怪難為情的,所以只能這麼稱呼了。

    溫勛听到“短命相公”這四個字,就忍不住頭疼,“你還真是被人賣了都還不知。”

    “我這不是被逼無奈嘛,若是有你在,我肯定不會被賣的。”呵~倒是無時無刻不愛拍馬屁。

    溫勛頓了頓,才同她說道︰“你這短命相公我知道,常年纏綿于榻,你怕是見不到他,不如這樣,你先在府里待著,等哪一日他好了,你再來看他。”

    “啊?可是我可以救他的呀。”甦漾漾都要主動犧牲靈氣了,這是一個對她很虧本的生意,結果對方還不領情?

    溫勛本就沒病,自是不需要她來救治,更何況,她一個小姑娘,哪里會什麼醫術?只當她是急于擺脫她那“相公”想出來的蹩腳借口。

    “他這事兒挺復雜的,你先暫且待著,放心,我與他相熟,不會為難你的。”

    “真的?”甦漾漾心中驚喜了,感覺解決了一個大事兒,又低頭問︰“那你呢?你會不會待在這邊,我是不是可以天天找你了。”

    溫勛被嚇得咳嗽起來,這姑娘竟然當著自己“相公”門口的面,要天天找別的男人?雖然這個別的男人就是他自己,但他怎麼還是覺得自己頭上綠油油的。

    “我怎麼教你的?姑娘家的要矜持,你都忘了?”

    甦漾漾癟癟嘴,“可是是你的話,就不用矜持啦。”甦漾漾也不知為何,總感覺溫勛身邊特別舒服,不僅僅是他那頭上的光圈接近透明,她跟在他身旁,就有一種整只貓都很舒服的感覺。

    如若不是這樣的“一見鐘情”,以她高傲的個性,是不會主動接觸一個人類的,更不會主動團人家身上。只是人貓殊途,小哥哥又一本正經的喜歡教育她,她追小哥哥的這段路途可真是任重而道遠。

    “現如今,你已是為□□子,是不可以隨意與男子接觸的,像剛剛那般撲過來,是不可以的……”

    “可是你不是說,他不會為難我的嗎?”溫勛一頓,他剛剛好像是說過這麼一句話,就見甦漾漾有模有樣的繼續說道︰“既然他不會為難我,那到時候我與他一刀兩斷了,就可以抱你了?”

    溫勛︰“……”他竟然被一個小丫頭給說的不知道怎麼回嘴了?

    “那我還是趕緊去找他解決這個事情吧,這個事情拖不得的。”甦漾漾說完 ,便想直接進去,墨一趕緊把這橫沖直撞的小姑娘給拉住了。

    “你那……嗯,身子骨不大好,是不怎麼見人的,你看我們也只是在外面等候來著。”墨一不知世子為何要隱瞞她真相,但是他一個做侍衛的,定然得幫忙隱瞞好。

    甦漾漾只好喪氣的停下腳步,這短命相公還真倒霉。她耳朵都沒听見里面的聲音,也沒感受到氣息,估計是真的命不長了。

    唉,可憐可憐。

    既是如此,那還是等夜深人靜的時候,看能不能悄悄地竄進來幫幫他,白天人太多,實在是人多眼雜,她可不能暴露了。

    甦漾漾暫且先將短命相公放置在一邊,溫勛才是最重要的。甦漾漾現在就是想要確認,溫勛現如今在哪兒,別到時候又跑了,她又找不著人了。

    “小哥哥,你現如今住哪兒啊?我都到京城來找你了,你可不能再一聲不吭把我留下了。”

    “你是專門到京城來找我的?”溫勛是被強制性留到了京城,但是心中還是有些擔憂在大河縣等待的甦漾漾,所以特地派人回去尋了的,可惜那時候甦漾漾已經被甦家的人給接走了。

    當時他還氣不過呢,覺得這小姑娘也太沒良心了些,有著榮華富貴,立馬就把他給忘了。

    甦漾漾可不知她的小哥哥心里吃味了好久,她說道︰“我在大河縣待了許久,你和墨一都沒有回來,我就想著到京城來找你們,我一個人又不識路,那個梁嬤嬤說甦家也是在京城,我就想著搭便車過來了。”

    “合著,你這是搭便車來的?那怎麼還弄得嫁人了?”

    甦漾漾癟癟嘴,這不是貓也有失前蹄的時候嘛,她哪里想到人剛到京城,就被限制了自由。

    “唉,此事真是說來話長了。”甦漾漾頓了頓,又蹲下仰著頭對溫勛說道︰“干脆以後我慢慢同你講吧。”

    溫勛︰呵,誰要听你講。但是又不自覺地點了點頭,“你最好乖一點,京城不比大河縣,更何況你如今還是嫁了人,萬不可以像之前那樣直接撲上來了。”

    “那是不是私下沒人的時候,就可以了?”

    溫勛斜了她一眼︰“不可以。”

    態度極其認真,甦漾漾不由得慫了慫︰“好吧好吧。”趁他不注意的時候,應該還是可以,甦漾漾心中暗戳戳的想。

    兩個貧了一會後,溫勛開始教她之後在府里應當怎麼做,原先的計劃不能用了,現在就看甦漾漾站不站在他這邊了。不過顯然溫勛想的有點多,甦漾漾完全就是他的小尾巴,他說什麼就是什麼。

    甦漾漾既是嫁到溫家來,是名正言順的世子妃,彼時甦漾漾還不知世子這個名頭只能一個,所以根本沒懷疑到自家短命相公就是小哥哥這個事情來。

    所以在溫勛吩咐她以世子妃的名頭,要賬房鑰匙時,她還老大不樂意了。

    “乖,幫他也是在幫我,我就住在東廂房,你若是有事,可以過來找我和墨一。”

    靜待一旁的墨一︰感覺世子像一個誘騙小孩子的拐子。

    甦漾漾點了點頭,既是幫小哥哥,還能找著機會來見他,那自是最好不過的了。

    “行吧,那我盡量,不過我不一定能夠成功哈。”那個江氏,看上去就有些可怕,哪怕是笑,都讓人覺得挺威嚴的。

    面對這樣一個在後宅斗的風生水起的女人,甦漾漾下意識覺得自己可能不行,要是打架的話,她還能撓對方幾爪子,但是要是斗智斗勇的話,她小貓咪可斗不過這些陰險狡詐的人類。

    “無礙,我會派人指點和保護你的。”除了墨一和墨二,還有墨三和墨四,指派給了甦漾漾,到時候一個暗中保護她的安全,一個明面上指點她。

    墨三是一個跟墨二一樣凶凶的侍衛,墨四古靈精怪一些,甦漾漾皺著眉頭避開墨三,對墨四說道︰“你可要保護好我呀。”

    墨四還是第一次見世子跟一個姑娘這般說話呢,倒是很好奇她怎麼找她幫忙,而不是找墨三保護。畢竟墨三的武功可是比他厲害很多的。

    “他太凶了……”

    墨三僵硬的臉扯了扯嘴角,看上去更加凶神惡煞。甦漾漾爪子捂臉,小哥哥身邊的人太可怕了。

    墨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