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作品:《招財世子妃

    甦漾漾想逃,可現在的她就是砧板上的貓咪,想逃也逃不了了,林氏怕她反抗,派了十個壯漢盯著她。

    在壯漢的死亡凝視下,甦漾漾只得乖乖收好爪子,等待機會再逃跑。

    林氏到底是顧及面子,所以給甦漾漾的嫁衣什麼的,都是上好的面料,各類首飾也都看的過去。

    甦漾漾的爹,甦明啟,嫁女兒過來看了兩眼,對于這個從小就沒有養在身邊的大女兒,他自是沒有多少感情的,但到底是他與余氏唯一的女兒,她出嫁的時候還是要看兩眼的。

    甦明啟的光圈雖沒有林氏那麼黑,但到底還是有很重的顏色的,甦漾漾不喜這個人類,所以對甦明啟沒甚熱情。

    相看兩厭。

    甦漾漾被綁上花轎,心甚堵,恨不得化身小貓咪,逃了便是。可這麼多人看著,她不好變身,只好氣鼓鼓的在紅蓋頭下等待。

    只是壯漢實在盯得緊,直到拜堂,她都沒有尋著機會。

    拜堂時,甦漾漾竟是跟一只大公雞拜的,甦漾漾心中郁氣,想她貓中頂尖,竟落得同此等凡雞拜堂的地步了?

    男方這邊的說辭是溫勛病重,無法起床,只得公雞來代替。大家心知肚明,這溫家的嫡長子是個命不長的,時不時要大病一場。

    被皇帝派去大河縣,陰差陽錯立了一功,回來就病倒了。

    而且這溫家世子,是不怎麼管事的,連成親這樣的大事,自己都做不得主,全憑江氏一手操辦。

    這甦家嫡長女哪里是個好的呀,听聞出生便克死了自己的母親,這些年一直被養在鄉下,且不論她上不上得台面,就她那專克身邊人的命格,就夠體弱的溫世子喝一壺了。

    只是在場的人都是心里門清,萬不會在此刻說出得罪人的話來。

    甦漾漾天生福運,那公雞就是個普通凡雞,甦漾漾稍加威嚴,大公雞就害怕的開始抖擻起來,撲騰的厲害。

    抓公雞的小廝預備強制性要制住它,可發了狂的公雞也不是那麼好惹的,尖嘴一啄,小廝疼的放開了公雞。

    大堂之上,一片慌亂。

    禮官趁機說了一串討巧的話,先讓人把甦漾漾送到房里,剩下的就該他們說好話了。

    甦漾漾這堂雖然沒有拜,但官府已經備案,甦漾漾的身份已然成了溫家媳婦。

    只是甦漾漾不知這些,就算是知曉,也不會在意,那相公也不知美丑,看那林氏就不像個好心的,鐵定給她尋了一門差親事。

    既是如此,那只得逃了。這也怪不得她了,甦漾漾的這個爹娘實在太不像樣了些。

    只是被押到新房,甦漾漾都沒有尋著機會逃走,臘梅和青葉還一直守著她。

    尤其是臘梅,生怕她跑了,如廁都跟著去了的。

    甦漾漾︰“……”貓生艱難。

    直到晚上,按習俗需得與新相公喝合巹酒,只是這新相公身子骨不好,連榻都不能起,所以這環節也都省了。

    眾人也都心中清楚兩個人是什麼情況,也不會在這時不懂眼色來鬧洞房,眾人散席,屋內只剩甦漾漾還有兩個丫鬟。

    不知是江氏還是林氏派了十幾個人守在外面,甦漾漾想要用靈力逃脫也不是不可以,但若是那樣,極有可能被抓個原型。

    早知如此,當初就應當好好學習武力,只是現如今後悔也來不及,只能慘兮兮的被臘梅和青葉折騰,卸下一身累贅,然後同臘梅、青葉大眼瞪小眼。

    “從今往後,你就是世子妃了,萬不可這般隨意做了。”臘梅見她煩躁的癱在榻上,開始糾正甦漾漾的儀態。

    甦漾漾被迫坐正,才開始問臘梅︰“那我得坐在這里多久?”

    “等世子開了,世子妃就可以睡覺了。”只是可惜,世子根本就不會來。

    臘梅可沒告訴她這個,她巴不得看這個鄉下來的憨貨多吃點苦頭。主母派她盯著甦漾漾,怕她害了侯府,就這蠢女人的憨模樣,早晚得玩完。

    只是現在還不到撕破臉皮的時候,她慣會做表面功夫,比青葉那個悶葫蘆要討巧的多。

    殊不知,在甦漾漾心里,早就已經分出了個是非好歹來。

    甦漾漾對喋喋不休的臘梅說道︰“臘梅,你去探一下外面究竟是一個什麼情況。”

    “怎麼我去啊?青葉去不行麼?”

    甦漾漾雖不懂人情世故,但誰好誰壞她分得清的,她認真的點了點頭,“就是你,你是我的丫鬟,我命令你去,自然就你去。”

    臘梅臉上的笑容一僵,氣呼呼的出去了,嘴里念叨著︰有什麼了不起啊,不就是個鄉下來的小姐嗎?還當自己是個富貴命?

    她也是心中氣不過,原是做了兩手打算,若是甦漾漾在溫府過的好,那她這些天的努力也就沒有白費。若是混的不行,到時候去主母那邊領賞就行。

    可偏生甦漾漾就是一個木頭人,她怎麼笑臉相對,她都沒有把她放在心上,反而是把她當作下等丫鬟的使喚。

    甦漾漾的耳朵能夠听見普通人听不見的東西,這臘梅背後說她壞話呢,她自然是听見了。

    她就知曉這個人類明明心腸不好,卻還非要做出一副很關心她,很為她做打算的樣子。

    哼,想蒙騙過她?也不看看她是誰。

    支走了臘梅,她開始吩咐青葉幫忙,“你幫我引開一下門外那些人的注意力。”

    青葉皺眉︰“世子妃,您想做什麼?”

    “自然是走了,難道你想留在這里?”

    “可是,可是……可是我們不能走呀!”青葉是一個老實孩子,不怎麼會說慌,林氏也是看中她這一點,才將她派到甦漾漾身邊的。

    甦漾漾這要離開,對她而言,可是大事。

    青葉哭著拽著她的袖子,“不能走。”

    甦漾漾倒是考慮錯一點了,這青葉雖是個好心腸的,但是為人太過死板,違背準則的事情堅決不會做。

    這若是讓她來幫助她逃走,只怕是艱難。

    甦漾漾原是打算讓青葉搗鼓出一點動靜,然後她變成原型離開的,這青葉不配合,她的計劃就實施不了。

    “哎呀,你怎麼就死腦筋呢?”

    “奴婢不敢,若是世子妃你逃走了,那奴婢只怕是會受懲罰。”

    “受什麼懲罰?”

    青葉瑟縮了一下,咬著咬著嘴唇說道︰“輕則發賣,重則被打死。”

    婢女的身份卑賤,她又不會說話,若是還帶著新成婚的世子妃逃婚,只怕是小命都保不住了。

    思及此,眼淚是大滴大滴往下落。甦漾漾只身一貓過了很多年,倒是看過一些人類自私的一面,但以前都是作為旁觀者,這一次若是因她而造下罪業,只怕是她會後悔很久的。

    已然邁出窗的腿腿收了回來,這小丫鬟比她還會賣萌討巧。

    “算了算了,我先不走了。”

    青葉頓時停止抽泣,水汪汪的大眼楮望著她,“真的?”

    甦漾漾手一揮︰“真的。”她思考著要不要同那個病弱相公做個商量,她可以幫他渡點靈氣,讓他能夠活的長一點。

    但是要是做他的娘子,那是萬萬不可的。

    現在她是人身,對于人類而言,睡在一起可就是要一輩子都逃脫不掉了。

    她還想找溫勛呢,再怎麼也得找他暖被窩,嫁給他當娘子那肯定很有趣。

    甦漾漾喜滋滋的想了想溫勛小哥哥,等臘梅故意拖著回來時,她已經在榻上睡的正憨。

    這一夜,青葉都沒敢合眼,直到第二日看到甦漾漾還在,她才松了一口氣。

    原是甦漾漾和新相公一起去敬公婆茶的,可是她就沒有見過她那病弱的相公。

    直到現在她才想起來這事兒,“對了,我相公在哪兒?”

    臘梅回道︰“奴婢昨兒去問了,說是在東廂房,但是世子身子骨弱,見不得外人。”

    甦漾漾點了點頭,“哦”了一聲,就沒有下文了。臘梅又問︰“世子妃這是準備找世子麼?”

    “沒有,我去見見我的公公婆婆吧。”

    江氏是一個看上去很精干的女人,溫勛的父親溫倫是個濃眉大眼的男子,一身威武氣概。

    甦漾漾看了看兩個人頭上的光圈,倒是沒有想到,她這公公頭上的光圈倒是挺純淨的。

    因她那相公起不了床,所以這流程一省再省,禮畢後,江氏讓甦漾漾去東廂房看看她的新婚相公。

    甦漾漾應了下來,這都成婚了,她連對方叫什麼,長什麼模樣都還不知呢。

    甦漾漾踱步走到東廂房門口,卻被門口的侍衛給攔住了。

    “我是你們的世子妃,你告知一下便行。說我有點事情需要 同他商量一下,不會耽擱太長時間的……”甦漾漾剛說完,便感受到一道熟悉的氣息。

    是溫勛小哥哥!!!

    甦漾漾沒想到溫勛竟在她新相公的廂房里,飛奔著就竄了進去,守門的侍衛根本沒有反應過來,世子妃便“飛了”進去。

    後面一片兵荒馬亂,甦漾漾全然不顧,像第一次那樣,撲到溫勛跟前,當然,這力道還是控制了些許的。

    溫勛還未來得及躺床上,身上便接了個人,將這人往上一抬。

    甦漾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