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作品:《招財世子妃

    “就是,你……”

    甦漾漾都要脫口而出她是當初那只貓了,結果外面墨二突的剎住了馬車。冷然的聲音傳來︰“有刺客。”

    溫勛撩開馬車的簾布,外面來了幾個黑衣人,溫勛冷笑︰“區區幾人,就想拿我的命?”

    “取你狗命,我們幾人足矣。”

    黑衣人不多廢話,亮晃晃的刀劍就要刺過來。墨二霎時跳了過來,準備截住了對方的攻擊。

    溫勛嘴角上揚,將簾布直接放了下來,靜坐在馬車內。甦漾漾有些擔憂︰“墨二一個人能行麼?”

    “不必擔憂。”

    甦漾漾見他淡定的打坐,也放下心來,安靜的等待外面。她的听力較一般人要強一些,若是過會墨二打不過他們,她就抱著溫勛跑。

    只是這波刺客水平似乎不怎麼樣,還未堅持好大一會,就已經被全滅了。

    甦漾漾打開簾布,只看見許多黑衣人的尸體,墨二一派肅殺的模樣,看上去格外冷酷。

    “哇,墨二真厲害。”甦漾漾倒是不怕那些尸體,認真的夸了一下墨二,墨二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依舊凶凶的。

    甦漾漾慫了慫,躲在溫勛旁邊,還是墨一比較好。

    “世子,此地不宜久留。需得加快行程,避免二次襲擊。”

    溫勛點了點頭,對于這種刺殺,他並不意外,早就做好了準備。只是不知道這招引蛇出洞,到底能不能引來大主兒。

    此後,墨二加快了行速,馬車愈加顛簸,甦漾漾幾次都被顛到了溫勛的懷里。干脆作勢要趴在溫勛懷里不出來,溫勛哪里看不出小丫頭的想法。

    “給我老實坐著。”溫勛向來說一不二,甦漾漾起初還听話,可顛了幾次,把她也給顛的發毛,干脆賴到溫勛懷里不走了。

    溫勛作勢要將她推到一旁,甦漾漾卻順勢抱住他的腰身,引得他身軀一震。“甦漾漾,你別得寸進尺。”

    虧他還以為她改邪歸正了,可沒想到她愈加不要臉起來,賴在他的懷里不走了。

    甦漾漾慣會賣乖,听到溫勛的訓斥,並不以為意,這位就是個嘴硬心軟的主兒,之前他還嫌棄她掉毛呢,後來還不是照樣將她團在懷里取暖?

    所以,此時她昂著自己的腦袋,撲在了溫勛的懷里,死活不肯出來。“不要,我就要在這里。”

    “你再不出來,我可把你丟馬車外面了。”

    甦漾漾猶豫了一下,哭喪著臉︰“就抱一下,也不可以麼?她的模樣好似一只求抱抱的貓咪,一幅撒嬌耍賴的模樣。有那麼一瞬間,溫勛真想把她抱起來。

    不過,“不行,你還是個未出閣的女子,不可以隨意讓男人抱。”這姑娘根本就無男女之別的認識,他必須得好好糾正她這一錯誤的認知。

    可……甦漾漾哪里會將他當男人來看嘛,在她的心中,這就是她找來伺候她的,可現如今不僅顛了個不說,還不可以抱抱暖被窩了,那多委屈啊。

    她用實際行動來表明自己是真的不要撒手,愈發將溫勛抱的緊實。

    溫勛︰“……”總有一種自己是良家婦女,還被惡男強佔了的感覺。

    溫勛正要作勢將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頭給丟出去時,外面竟然又來了第二波襲擊。

    甦漾漾耳朵尖動了動,眼楮頓時瞪大︰“好多人。”

    顯然,第二波人要更謹慎一些,人數有之前的三倍之多。

    甦漾漾怕墨二應付不過來,“怎麼辦呀?墨二若是打不過他們怎麼辦?”

    “無事,先等著。”自然這一路不會只有墨二的,暗中還派了一波人守著,只是不到萬不得已,他並不想讓他們暴露出來。

    只是這次對方太過滑頭,不僅來的人數多,還將地上布置了柳釘,馬一蹄子踩了上去,直接受驚發狂,奮力奔跑了起來。

    馬車內的甦漾漾和溫勛被顛簸的到處搖晃,外面的人追著馬車跑了過來。

    情勢一下不容樂觀起來,畢竟溫勛的安全才是放在首位。溫勛也顧不得暴露自己身體其實很好並且還會武功的事情了。將甦漾漾夾在懷里,迅速破馬車而出。

    溫勛的身手比墨一和墨二還要高,只是因為平日需要偽裝,並沒有人知曉這位傳言中體弱活不長的病秧子是一個拳腳這般厲害之人。

    只是多了一個甦漾漾,溫勛打起來多了一些顧及。在一個飛鏢飛過來時,顧及到甦漾漾旁邊過來的刀,硬生生的被扎進了胳膊。

    溫勛悶哼出聲,甦漾漾被嚇住,“你沒事吧?”

    “你可閉嘴吧。”

    以一對多,再加上他們這邊拖著個累贅,終究不是對方對手,溫勛當機立斷,選擇抱著甦漾漾逃。

    甦漾漾武力值不行,跑還是可以的。愣生生的拖著溫勛將一群刺殺的人給甩到了後面。

    等二人跑到沒有力氣,甦漾漾才停下來,彼時溫勛已經臉色煞白,有氣無力道︰“我這是要被你給玩死。”知道甦漾漾能跑,可沒想到她竟然這般能跑。若是擱在平常,他尚且還能跟上一跟,這他受了傷,體力可跟不上了。

    甦漾漾剛剛被嚇到,貓的膽子本身就很小,一下子慌不擇路只顧著逃跑了,哪里還記著其他。

    “哎呀,我差點把你給搞忘了。怎麼樣?你還好麼?”

    溫勛此時的溫柔形象已經維持不住了,沒好氣道︰“你個小沒良心的,你莫不是上天派來折磨本世子的?”

    “我絕對是上天派來拯救你的。”甦漾漾其實也心虛,趕緊蹲下幫溫勛處理傷口。

    甦漾漾是個膽大的,還未給溫勛說一聲,便直接把胳膊上的飛鏢給拔了。溫勛本就受傷,又失了體力,竟直接暈了過去。

    鮮血直流,甦漾漾嚇懵了。

    這……

    甦漾漾趕緊把溫勛的衣服帶子扯了,將胳膊上的血給包住,她以前還未發現自己有招財功用時,還是在山里待過一段日子,所以對山林生活並不陌生。

    此時溫勛需得用草藥止血,她先將他挪到空地,再變身成貓,去找藥草。

    她的運氣一向不錯,在不遠處就有一顆,用嘴咬了一株下來,然後又飛快的跑到溫勛身邊。

    甦漾漾扒了他的衣服,將胳膊上的傷口上了草藥,她有些擔憂。畢竟人類真的很脆弱,要是因為這麼點傷口,他死了怎麼辦?

    她貓生唯一一次主動找的人類,都為她變成了人了,要是這麼死了,她多虧?

    甦漾漾抿著嘴,又將他拖到山洞,一言不發的守在他跟前。

    甦漾漾其實也累了,瞌睡也來了,變成了貓團在了溫勛身上,毛乎乎的身子給溫勛保暖。

    溫勛是到夜間醒過來的,醒過來並未看到甦漾漾,倒是有一只白色的貓,“小白,你怎麼在這里?”

    溫勛喜出望外,這小白他養了一月,很是通人性。可惜後來不知怎的,它就不見了。

    他在心里念叨了它很多次這只小沒良心的貓,沒想到竟是在這荒郊野外見到了小白。

    甦漾漾被他折騰醒,“喵喵”了兩聲,頓時清醒過來,查看了一下他的傷口。

    血已經凝固住了,看樣子那株草對人類也有用。

    甦漾漾放心的伸了一個懶腰,正要變成人身,卻見溫勛開始在找甦漾漾︰“甦漾漾呢?這丫頭跑哪兒去了?太不像話了,等我抓到你,定要你好看。”

    甦漾漾嚇得立馬停住了變身,他對待變成人後的她著實不太好,她在考慮要不要將她就是甦漾漾這件事情告訴他了。

    溫勛起身,發現自己的衣服已經成了碎布,臉上頓時五顏六色,十分不好看,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道︰“甦漾漾,我要跟你沒完。”

    甦漾漾大尾巴一甩,毛腳腳抖了抖,裝作沒听懂的樣子,在溫勛腳邊蹭了蹭。溫勛見到小白撒嬌,俯身將它抱了起來。

    “還是我小白最乖。”

    甦漾漾點點頭,這是在夸她。

    “不像甦漾漾。”

    “……”

    “就是個小混蛋,小流氓,小沒良心的……”

    “……”小沒良心的甦漾漾“喵”了兩聲,其討好的模樣實在刺眼,可溫勛很是享受這小白的撒嬌。

    在溫勛眼里,小白是一只很有靈性的貓,上一次也是他被困在山林,這只貓也正在山林里流浪,還是它帶著他們走出去的。

    只是墨二不讓他踫這種來歷不明的小東西,溫勛自持了不到三日,就給這毛茸茸的東西賜了個名字,還將它時時帶在身邊,後面更甚是將這個小東西帶上了床。

    雖然它後來不辭而別了,他雖是傷心,但他心里也知曉,像小白這樣的靈貓,怕是住不習慣人類居所,出去流浪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再次在山林里見到小白,除了驚喜之外,也沒有其他的懷疑。倒是有些擔心甦漾漾的安危,嘴上雖是說要她好看,但心中還是不願讓她出事的。

    溫勛醒過來之後,便放了信號彈,然後帶著小白尋了一圈甦漾漾。

    一路上,甦漾漾全程安靜如雞,乖乖的趴在溫勛的懷里,听他快把甦漾漾給從頭到尾數落了一遍,她還不知他嘴毒起來能這般凶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