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作品:《招財世子妃

    甦漾漾乖巧的點了點頭,沒把他的話放在心上,作為一只貓,很難將這麼多事情放在心上,所以她真的只對自己感興趣的東西抱有強大的記憶力墨二是一個很嚴肅的侍衛,看上去一派肅殺的模樣,若有所思的盯了一眼甦漾漾,差點讓它炸毛。甦漾漾暗戳戳的退後,退到了隊伍最後面,遠離了墨二。

    大河縣的富紳自發捐款捐糧,溫勛作為朝廷下派來賑災的主要官員頭子,自然是要好生感謝一番的。

    原意是想要備點酒菜好生感謝一番,卻不曾想這些人送了東西,直接就要離開了,好似生怕他們會感謝他們。

    溫勛不由納悶,難道他是猜錯了?這些人難道真的這麼有善心?

    也不怪他將人心想的那麼復雜,無奸不商,沒有任何價值的東西,商人怎麼會去觸踫。原意是以為他們有所求,所以想著備酒菜感謝一番的同時,看能否滿足他們所求。

    可眼下這些人居然天黑也要離開,實在讓他心生琢磨。

    讓墨二將這些東西全都登記造冊,那些富紳所捐的款與東西也都需要記載下來,回京復命的時候,他順道為這些人求點便利。

    現如今,溫勛所居住的宅子是大河縣城里的一個閑置的宅子,溫勛不喜與別人同住,所以單獨挑了這個宅子,沒有與其他同來的官員一起居住在知府安排的宅院里。

    溫勛此次過來,並未帶太多伺候的人,也就兩個侍衛和幾個身邊伺候的人,廚房里的幫忙的伙計都是在這邊招的人。

    甦漾漾跟著跑了一路,都沒有機會同溫勛說話,只好預備逮著機會,夜晚的時候去他的房里,看能否商量一下,讓他暖個被窩什麼的。

    甦漾漾作為一只受萬千寵愛的招財貓,雖然開了靈智,但到底跟人類的思考方式有所不同,也正是因為如此,她也沒有覺得把溫勛拖到自己被窩里這個想法有多麼異想天開。

    貓,對于自己喜歡的東西,從來都是勢在必得。

    夜半時分,正是好竄進溫勛房里的時候,甦漾漾貓著身子,躲過了墨一和墨二的巡查,跳進了溫勛的房里。

    彼時溫勛並未在床上,他有幾日未沐浴了,身子覺得不舒服,讓下人燒了水,此時正躺在木桶里,盡情自在的享受皮膚在熱水中的滋潤。

    屋外有小雨聲,有墨一墨二守著,他自然不覺得他沐個浴會有人進來,是以當他看到貓著腰湊他的木桶前的少女時,還以為自己泡澡出現了幻覺。

    “你……你怎麼……”溫勛第一反應是站起來,赤果的全身面對著甦漾漾,甦漾漾眼楮一眨也不眨的看著他,他才反應過來這樣不妥,又坐下蹲到木桶里。

    他的語氣有些氣急敗壞︰“你怎麼進來的?墨一呢?太不像話了……”溫勛胸中悶氣,想要叫人進來,可一想屋內這情景,到時候更加會說不清。

    甦漾漾無辜的望著他,看他的模樣,比他拿著狗尾巴草逗她的樣子還要可愛,她也心生了逗弄他的心思。

    她不僅沒有害羞的轉過頭,反而是趴在了木桶邊沿,小手戳了一下他的胳膊,成功看到溫勛要炸毛。“信不信我叫人把你丟出去?”

    甦漾漾搖頭,“你不敢。”說完,還咧嘴給他笑了一個,成功將他氣的七竅生煙。

    溫勛抱著胳膊,盡量讓自己的身子藏在花瓣下,不被這小色|女看光,惡聲惡氣道︰“你你怎麼知道我不敢?”

    “因為你害羞。”而且,還好面子。甦漾漾跟他相處了一個多月,自然知道這個人類基本秉性。比如,他其實身子康健的很,卻還要坐在輪椅上裝腿瘸,時不時還需要“大病”一場。

    再比如,他表面上其實是個溫和的人類,但實際上卻是一個話嘮,還是個特別臭美的人類,她不止一次听到他說他魅力大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在甦漾漾的腦子里,他是一個極好面子的人類,自己洗澡被人看光光了,他是不好意思叫墨一他們進來的。

    甦漾漾歪打正著的把溫勛此人的秉性猜對了,此時他在甦漾漾毫不掩飾的眼神下,臉上染上紅霞,偏生還不能奈甦漾漾如何。

    “你,知不知羞的?給我背過身去。”溫勛見她一點反應都沒,氣急敗壞的指揮她轉身。

    甦漾漾乖乖的轉身過去,又想起什麼,又轉過來︰“對了,我是來同你有話講的。”

    溫勛剛好站了起來,被甦漾漾這一轉身,又一屁股坐了下來,他都要服氣了,咬牙切齒道︰“甦漾漾,你若是再轉過來,我立馬讓人把你丟出去。”

    “哦~好吧。”甦漾漾極不情願的轉了過去。其實很多時候,她還是很會看人臉色的。乖乖的听了溫勛的話,背著溫勛開始絮絮叨叨道︰“小哥哥,咱們商量個事吧,我想要跟在你身邊,我雖然其他的不怎麼會,但是我會招財的,你應該也看到了,今夜我招了一次,立馬就有錢來了……”

    話還未說完,溫勛已經將衣服套好,並氣呼呼的拎起甦漾漾,將甦漾漾丟到了門口。

    甦漾漾原本是要被摔倒在地的,可她的身形靈活,一個反轉,險險的站了起來,驚呼︰“小哥哥,你怎麼這樣?”

    溫勛這輩子都沒對一個女子這般惱怒過,他的涵養都被丟到了一邊,墨一和墨二听見動靜,趕緊到門口,就見世子已經被氣到手抖,而他指著的女子,可不就是甦漾漾?

    墨一和墨二對視一眼,他倆剛剛可是守在外面的,甦漾漾一個不會武功的女子,可怎麼進來的?

    這下,墨一就算是再對甦漾漾有好感,也不敢拿世子的安全冒險了,墨二直接拎著甦漾漾,到了大堂,一副要審她的模樣。

    甦漾漾最是怕墨二,被他拎著,只感覺自己被扼住了命運的喉嚨,可憐兮兮的想要沖溫勛求救,可惜後者顧及自己的形象,回去換衣服去了。

    甦漾漾跪在大堂上,墨二凶凶的盯著她,質問道︰“你是如何進到世子房里的?”

    甦漾漾指了指那棵樹,老實的說道︰“爬上去的。”

    墨二擰著眉,查看了一眼那棵古樹,下意識覺得不可能,古樹的枝椏很高,樹干又是潮濕的,一個弱女子是如何躲過兩個常年習武的男子,進到屋里的?

    這時墨一也推著溫勛出來,墨一的臉上全是自責,他沒想到這姑娘竟有這麼大的心思,會擅自跑到世子房里偷看世子沐浴。

    看向甦漾漾的眼神也變得復雜,甦漾漾委屈的咬了咬嘴唇,“我只不過想要同小哥哥說點事情而已……”

    所以,沒必要這麼對她吧?她還只是一只可愛的小貓咪啊,做成人已經夠難了,還要都為難她。

    “同世子說話的話,不能等到白日麼?”

    白日她根本就不敢靠近啊,墨二把她當賊一樣防著,只要她稍微靠近,就拿他那猶如銅鈴一般的眼楮瞪著她。

    貓對危險的事物向來都是避之不及的,怎麼可能會主動靠近。

    “不說那些,你有何目的?為何要靠近世子?”

    世子自小就生活在水深火熱中,若不是世子聰慧,又有他們二人護著,恐怕早就遭了殃。

    所以,面對對世子有危害的人物,他們都不得不嚴謹對待。

    墨二一開口,甦漾漾下意識一抖,“我……只不過是冷,想要小哥哥暖被窩而已,就同他商量商量嘛,若是他不同意,我……我就……”

    “就怎樣?”

    “就努力,努力!”甦漾漾說著還覺得這是一個很偉大的目標。

    溫勛都快要被她的話給氣笑了,這女子的腦子究竟是如何想的?

    他,堂堂元勝王朝親王之嫡長子,世襲父親的爵位,雖說如今處境略艱難,但那身份也是萬般尊貴的,豈有她這被人厭棄的孤女能夠肖想的?

    還暖被窩,他……

    溫勛拂袖預備離開,墨一猶豫了一下,在他耳邊耳語了兩句︰“屬下覺得,甦漾漾似乎……這里有點問題,世子要不留她一條命。”

    雖然對她的行為還是很氣,但是又不忍心就讓她這般喪了命,墨一只好低聲同溫勛求個情。

    他這般一提醒,他倒是好像反應過來,這女子行事不同常人,常常語出驚人,難道真的是腦子有問題?

    “他看著,不大像腦子有問題啊。”

    “屬下同她接觸過幾日,大約是被關在家里,行事說話都與常人有所不同,屬下于心不忍,這才求了情帶過來的,只不過沒想到她會做出這般事情來,是屬下魯莽了,請求世子責罰。”

    “你當真要為這女子求情?”

    “就……饒了她一命,此後是生是死,就看天意了。”

    溫勛倒不是真想要她命,只不過這女子還有可疑的地方,就這麼放走了不大好,不如留在身邊,到時候看她背後的人是誰。

    “讓她留下來,戴罪立功。”溫勛皺著眉頭看了眼地上可憐兮兮的甦漾漾。

    虧了虧了,他怎麼就被這女子看光了,若是讓他查出來是誰主使,他定要對方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