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作品:《招財世子妃

    墨一因與甦漾漾多搭話了幾句,自認與這小姑娘挺投緣,親自將一些吃食和取暖的東西帶了過去。

    小姑娘住的地方比較簡陋,簡易搭建起來的木板床上只有一床之前分發下來的薄被,在這樣潮濕的天氣下,肯定是不夠的,他敲門進來,只見小姑娘將自己團成了一團,縮在了床的角落里,看上去格外可憐。

    大家雖都是落魄了,好歹家里有人相互協助,也就這小姑娘,孤身一人,現如今這般可憐樣,更是招人疼了。

    “是不是太冷了?我見你穿的就單薄,給你拿了兩床棉被,世子身邊沒有女子伺候,所以沒有給你找兩件女子穿的衣裳。”

    甦漾漾有些犯困,往日這個時候,她都鑽溫勛被窩里,躺在他熱乎乎的胸膛上了。現如今,只能眯著眼楮,眯瞪瞪的看著墨一。

    墨一宛如一個焦心的老媽子,碎碎念念的交代她一個姑娘家應當如何在這般困境下生活。

    甦漾漾耳朵動了動,最後干脆雙手將耳朵捂住。

    在墨一心中,將甦漾漾當成了一個心智比較小的孩童,見她這般孩子模樣,也不生氣。

    墨一這般疼她,其實還有一個原因,他去詢問了一下她的鄰居,原意是想讓她幫襯一下,誰知鄰居一听是甦漾漾,就連忙擺手。

    再三追問之下,這才知曉甦漾漾的身世。

    原是大戶人家的小姐,因出生母親難產而死,又被算命的斷定是個克父母之人,被送到這鄉下,名曰養病。

    十幾年了,那人家起初還會送一些錢銀來,後面更是一點音訊都沒了。

    至于鄰居,大家都有些怕她那過硬的命格,不敢與之親近。

    墨一也不能強迫人家來親近甦漾漾,只是听聞這樣的身世後,更加心疼這位小姑娘。

    明明是位大戶人家的小姐,可惜現如今卻只身一人在這破舊的安置區,至于那個命格問題,墨一嗤之以鼻。

    那算命的,十個有九個是瞎說的,還有一個是特別瞎說的,他才不信呢。

    所以,在去了她鄰居那邊之後,對甦漾漾簡直是一顆老母親心,只差敞開胸脯喂母乳了。

    甦漾漾的性子本懶,在睡覺的時候,尤為不愛搭理人類,就是有人類樂此不疲的在她的耳朵後面碎碎念,若不是這人是墨一,她定要撓人不可。

    墨一給她放下了褥子,又念叨了幾句後才離開。看小姑娘都冷的瑟瑟發抖了,他一個大男人,也不好在屋子里多待,只能另想辦法。

    回去後,便同世子說了這可憐姑娘的身世,邊說邊觀察著自家世子。

    溫勛是個人精,哪里不知道他想要做什麼,說是他最心軟,其實墨一才是最心軟的那一個。

    墨一的身世也是一把辛酸淚,他原本是和妹妹相依為命的,妹妹生病,無錢拿藥,便將自己賣到了溫府,可惜他妹妹沒那個福氣,命短,還沒享兩天福便沒了,現如今怕是覺得那小姑娘像他那妹妹,所以這才動了惻隱之心只不過,那小姑娘似乎苗頭不對啊。

    “那小姑娘,是不是喜歡本世子?有被本世子的美貌所折服?”

    墨一知趣的沒有搭話,果然,他家戲精世子又開始表演了︰“看來是本世子的魅力委實挺大,路上隨便遇到個小姑娘,都想要撲過來。”

    有時候,墨一覺得他家世子坐輪椅上的時候還是挺正常的,就是在無人的時候,總是太……癲狂。若是外面那些花花蝶蝶見著他這般模樣,指不定會驚掉下巴。

    等戲精世子表演完,墨一等著世子說話。

    “你若真覺得那姑娘好,就接到這邊來,不過得保證不跑到我跟前來。”溫勛不喜女子,更不喜撲上來的女子。

    他的臉長的好看,光是這臉,就足以讓不少名門閨女撲上來。不過大多在看到溫勛坐的那把木制輪椅後便退縮了,但這依舊影響不了他家世子招蜂引蝶的能力。

    墨一想著把她分到廚房,幫忙做飯,到時既保證了吃穿用度,也不會在世子跟前晃,對甦漾漾而言,也是最好的安排了。

    甦漾漾沒想到下午墨一便來接她了,甦漾漾想著墨一真是個好人,以前喂她肉干,現在又把她送到小哥哥身邊。甦漾漾伸出自己的手,在墨一的頭上摸了摸,一道人類看不見的福氣跑到了墨一的身上。

    墨一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被人摸腦袋,有些疑惑,“你摸我頭做什麼?”

    甦漾漾一本正經,“給你加個福氣。”

    墨一失笑,也伸手摸了摸甦漾漾的腦袋,“那我也給你加個福氣。”

    墨一只是個普通人,並不能加福氣,甦漾漾看了眼墨一,她還是別告訴他這個真相好了,人類都是好面子的動物。

    下雨是一個很讓貓討厭的天氣,會弄濕小爪爪,甦漾漾舉著傘,盡量踏在沒有積水的地方,姿勢很優雅。

    溫勛他們是過來安置受災的百姓的,除此之外,還需要解決這暴雨的問題,大河縣不少村都被淹了,現在就剩下地勢比較高的地方沒有被淹。

    暴雨下了七天之後轉小,但依舊不敢保證後面會不會再來暴雨,所以最近溫勛他們都在忙活這件事情。這個差事是個苦差事,溫勛對外是個病秧子,時時刻刻身邊得有人幫扶著。

    墨一把甦漾漾送到了住處,稍微安置了一下,便前去找世子了。甦漾漾其實也有點想跟了去,可墨一不準,還再三叮囑她,不準出現在世子跟前。

    甦漾漾有些委屈的癟了癟嘴,坐在小凳子上,這天氣更適合睡覺,甦漾漾眯著瞌睡。直到天黑,溫勛他們才回來。

    當然,甦漾漾依舊沒有機會上跟前去,就被抓到廚房去做飯去了。

    甦漾漾哪里會做飯,她不偷吃已經是忍住本性了。最後廚房的小伙計讓她燒火,甦漾漾覺得燒火這個事情應該難不倒她,就听小伙計說的,往灶台里添柴禾。

    直到一股黑煙升起,小伙計才發現她快把廚房給燒了,一屋子的人被燻了出來。

    甦漾漾辦了壞事,被灶房的小伙計氣哄哄的送到了墨一跟前。

    墨一看著面前髒兮兮的小姑娘,有點頭疼,“你沒在家里干過這些麼?”

    甦漾漾搖頭,做貓的時候,還不是人類乖乖的送到她跟前,她只需要“喵喵”兩聲就好了。

    可好像變成人之後,賣萌不管用了,還需要她自力更生,她一只帶著福氣的頂頂好貓,第一次做人,還真的做不好這些。

    墨一也沒想到她居然什麼都不會做,“你如果什麼都不會做的話,那你是不能留到這里的。”

    雖然他有心幫助她,但他畢竟自己都只是個侍衛,伺候世子的,總不能養一個閑人帶著,而且世子還不喜歡。

    一听到不能留到這里,甦漾漾急了,“我還是會很多東西的。”

    “你會什麼?”

    “我會加福氣。”

    “嗯?”墨一沒听懂,又問了一次。

    甦漾漾認真的跟她說了一句︰“我會加福氣,我還可以招財。”說完,還舉起右手,手指握成拳,上下搖擺,嘴里念念有詞︰招財進寶,財運滾滾來。

    甦漾漾發誓,她從來沒有主動招財過,都是別人主動把她供起來的,現在為了不被趕出去,她只能主動拿出絕活兒了。

    墨一噗嗤一笑,“還真是個傻姑娘。”

    可笑完,突然外面有人進來稟報喜訊,“墨一侍衛,快去稟報一下世子,大好的消息,大河縣旁邊的富紳自發捐贈了不少錢財和糧食過來,希望咱們早日能夠將大河縣的河水退下去。”

    墨一震驚,若有所思的望了望甦漾漾,趕緊進門去和溫勛稟報。朝廷下發的救濟糧並不多,大家都省著吃的,災銀大多都用來挖河道了,這個時候錢比什麼都重要。

    現在有人主動送上錢財和糧食,無疑是冷中送炭,特別及時。

    溫勛听到這消息,自然欣喜,讓墨一和墨二把他推出來,親自去感謝那些富紳。

    甦漾漾還呆愣在院子里的,溫勛出來,自然與這小姑娘對視上了。

    在溫勛正要責問之際,墨一在溫勛耳邊稟報了剛剛她的招財之舉。

    溫勛自然是不信的,不過是湊巧罷了,哪能真有人會招財?那麼會招財,怎麼不自己給自己招點?

    但這時候把她攆走,務必會傷了墨一的心,墨一顯然對這個小姑娘上心了。

    “你過來跟著,若是犯錯,別怪我到時候心狠。”

    “好。”甦漾漾耷拉的眼楮頓時精神起來,只要能跟在他身邊,何愁冬日不能讓他暖被窩?

    甦漾漾在腦中已經開始計劃了,若是以後混好了,定要讓溫勛給她暖被窩,還要給她喂小肉干,要那種上好的牛肉,吃起來很磨牙的那種……

    “漾漾,漾漾……”墨一的聲音打斷了她的幻想,她抬頭望他,“怎麼了麼?”

    “我可警告你啊,不要有小心思,不然我也保不了你。”墨一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反正就是打心眼里覺得這個姑娘好,想要像哥哥一樣照顧她。所以現在也是實心眼里叮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