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2 章

作品:《在你心里睡一下

    鄭知開始相信禍不單行, 他媽這邊的事情還沒有解決,游擇一他爸那里就又出了事。

    晚上,他媽睡他的房間,他跟游擇一一起睡原本的那個客房。

    鄭媽媽早早地睡了,他們倆洗完澡之後照例坐在書桌前備戰高考。

    鄭知有些不在狀態,一直想著怎麼才能找到他跟他媽獨處的機會, 而且還需要大段的時間,搞不好最後得求助周通兩口子了。

    正琢磨著, 他的手機突然響了。

    他看了一眼來電人,立刻有了不好的預感。

    打電話來的人是那個商場的經理,而這個商場就是游擇一他爸當停車場管理員的那個商場。

    鄭知拍拍游擇一的背, 輕聲說︰“我去接個電話。”

    游擇一已經習慣了這樣, 點點頭, 告訴他去陽台的話披一件衣服。

    自從游擇一他爸到那邊工作開始, 鄭知時不時就過去看一眼, 無非就是不放心那個人,雖然他接觸得少,但那人大概什麼樣兒,他心里還是清楚的。

    兩三個月下來,看起來倒是真有一副“改邪歸正”的意思在里面,每次他去的時候都看那人雖然不積極但至少老老實實地工作著,側面跟別人打听的時候也都說︰“老游這個人雖然懶了點兒,但跟大家相處倒也還算不錯。”

    鄭知漸漸放下了心,最近也沒怎麼去過了。

    沒想到, 現實又給他上了一課,告訴他,本性難移。

    游擇一爸爸竟然跟停車場的另外一個管理員在商場下班之後進行盜竊,而且直奔財務部門。

    兩人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竟然打開了保險櫃,偷了現金和支票,他還拿走了幾份重要的合同。

    鄭知覺得這人真的可笑,听電話里的人跟他講,被抓到之後,他竟然企圖用銷毀合同的事情來威脅公司,想要利用這個逃脫罪責。

    當年因為詐騙入獄,如今又因為偷盜被抓。

    鄭知只覺得對不起兩個人,一個是那個看在他面子上雇佣了這個罪犯的商場經理,另一個就是對此還一無所知的游擇一。

    掛了電話之後,鄭知在陽台抽了兩根煙,他突然覺得那人再次入獄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至少短時間內不會再來找游擇一的麻煩了。

    他知道自己這麼想很自私,可像那樣的人,如同吸血鬼一般,放任他出來纏著游擇一,遲早有一天,他們會一起跌入深淵。

    按滅煙頭的時候,鄭知決定再做一件自私的事,他暫時不打算把這件事告訴游擇一,一切事宜都由他來處理。

    告訴游擇一,只會讓他徒增煩惱,對于現在的他來說,最重要的是面對幾個月後的考試和更好的未來,至于這些潮濕陰暗的地方長出的苔蘚,讓他來清理就好了。

    周六原本鄭知打算找機會跟他媽聊聊,結果因為游擇一爸爸的事情,他出去跑了一天,晚上回來的時候,游擇一躲在房間學習,他媽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電視。

    “你這靜音看電視劇,挺別致啊。”鄭知把外套往沙發上一扔,過來靠著他媽坐下。

    鄭媽媽給他比了個“噓”,小聲說︰“別吵,擇一學習呢。”

    鄭知笑了,摟著她說︰“以前我上學那會兒,你跟我爸是不是也這樣,在家話都不敢大聲說?”

    “你終于知道了啊?”鄭媽媽笑著看兒子,“為了你,我們可是操碎了心,以後你自己當了爸爸就知道了。”

    鄭知笑笑,沒說話,心想,這輩子我當爸看來是挺有難度了。

    “周末總這麼忙嗎?”鄭媽媽心疼孩子,“一大早就出去了,這時候才回來,晚飯吃了嗎?”

    “吃過了。”鄭媽媽嗅了嗅,“也是,我都聞著酒味兒了。”

    鄭知為了賠罪,上午忙完律師那邊的事情,下午又請那個商場經理吃了個飯,這回的人情他是欠大了,還不知道該怎麼還。

    而游擇一他爸那邊,他怕聯系到游擇一,無奈之下只能主動出擊,但鄭知存了私心,幫他找律師不是為了讓他少判幾年,而是讓他盡可能多地在里面待幾年,更何況,他屬于累犯,原本就會被重判。

    在鄭知看來,這個人依然活成了一個社會渣滓,與其讓他游蕩在外,不如收押起來好好管束。

    一個人,對自己、對家人,從來沒有付過責任,也從來沒有重視、珍惜過自己自由人的身份,把別人對他的好都當做理所當然,把別人的善意和優待踩在腳下當笑話,這樣的人,還留著有什麼意義?

    鄭知在很多事情上都不是心慈手軟講究情面的人,這一回,他也不會因為對方跟他愛的人有血緣關系就手下留情。

    他只希望游擇一能理解,等到有一天,游擇一知道了一切的時候,不要太怪他。

    鄭知進屋跟游擇一打了個招呼,趁著他媽不在,偷偷接了個吻,然後又退了出來。

    等到鄭知洗漱完畢,跟他媽聊完天,已經很晚,因為他媽星期一就要回家,所以,真正要解決的大事,不得不在星期日提上日程了。

    鄭知從臥室出來沒有直接去找游擇一,而是到陽台給周通打電話。

    “出櫃?”周通有些驚訝,“這麼突然嗎?”

    “突然嗎?”鄭知說,“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我媽都要開始給我準備婚禮了。”

    “我勸你還是慢慢滲透,這麼突然給她來一擊,我怕她受不了啊。”

    鄭知明白周通說得對,可這太難了。

    他媽不願意面對這種事,而且他們又聚少離多,如果真的要慢慢來,那可能五年之後進度條還不到百分之五十。

    “一口氣解決了算了,”鄭知說,“我有信心處理好,但是明天就靠你們了。”

    “……行吧,那我明早就給他打電話。”周通說,“兄弟,你真想好了?其實就告訴她你準備做獨身主義,也不是不行吧?”

    “不行。”鄭知非常堅決,“她是我最親的人,我不能騙她。”

    鄭知相信這世上有“善意的謊言”這麼一說,但是,如果可以,他想溫柔地告訴他媽他最真實的一面。

    她是他最愛的人,也是這輩子唯一愛的女人,她總說兒子大了跟自己有秘密了,他看得出來把這句當做玩笑話的她眼里的落寞。

    給一個人最好的尊重就是坦誠不欺騙,更何況,鄭知也希望她能接受游擇一。

    家人和愛人,鄭知抱有著一種不切實際的美妙幻想,希望有一天可以四個人坐在一起,其樂融融和和美美地過個年。

    或許,就是今年。

    或許,是明年。

    也或許,要等很久。

    但不管怎樣,他要努力試試看。

    游擇一自從辭職開始悶頭學習之後就很少一個人出門,除非是周末鄭知非拉著他到外面遛彎兒。

    鄭知總說他不要把弦兒繃得太緊,容易斷掉,還調侃他說最近這段時間倆人做那種事兒的時候,游擇一總是比他先累,明顯缺乏運動。

    所以,當他一早接到何葉的電話說是讓他陪著去買東西的時候,他非常猶豫。

    “去吧。”鄭知說,“我估摸著她是真找不到別人陪她了。”

    鄭知笑著揉揉他頭發︰“前幾天我們倆遇見,她還跟我說想找你聊天呢,我怎麼覺得她最近對你格外有興趣呢?”

    “你別胡說,”游擇一趴在桌上打了個哈欠,“可是我懶得出門。”

    “人家好不容易放個假找你,你就這麼不給面子?”鄭知坐在他身邊,把咖啡杯遞到他嘴邊,“今天我也要帶我媽出去,不能陪你,你出去走走也好。”

    听鄭知這麼說了,游擇一喝了口咖啡,點了點頭︰“那好吧,我跟她說一聲。”

    “嗯,多吃點兒好吃的,你最近好像又瘦了呢?”

    “沒有,我好像胖了。”

    鄭知壞笑著把手搭在他腰上,一點一點往下摸︰“是嗎?那我來驗驗貨。”

    “別鬧!”游擇一慌里慌張地躲開他,“被你媽媽發現就完了!”

    看他小心翼翼的樣子,鄭知更堅定了今天跟他媽坦白的決心。

    他親了一下游擇一的額頭,站起來說︰“行了,不鬧你了,我去看看早飯,你快收拾一下出來吧。”

    吃完早飯,游擇一換好了衣服,剛準備打電話給何葉,她的電話就先來了。

    “到樓下了。”何葉帶著笑意說,“下樓吧小美人兒,姐姐帶你出去玩。”

    “……你這語氣怎麼跟嫖客似的?”接電話的是鄭知,他站在陽台抽煙,手里拿著游擇一的電話,“而且我們家美人兒比你大,你得叫哥哥。”

    “怎麼是你接的電話?”何葉嘟囔著,“我還想調戲他一下呢,看他害羞,特別有意思。”

    “你差不多就行了,今天人交給你了,你給我照顧好。”

    “放心吧你,”何葉說,“你快讓他下樓,還有啊,今兒你的事兒,加油,成了之後,記得請客。”

    “你也放心吧,我就希望到時候我能四肢健全地請你們吃飯。”

    游擇一從衛生間出來,到處找手機。

    鄭知過來,把電話給他︰“何葉在樓下了,去吧。”

    游擇一跑去廚房,跟鄭媽媽打了個招呼就跑了,鄭知關好門,回頭看了一眼廚房的方向,用力深呼吸了一下,然後朝著他媽走了過去。

    作者有話要說︰ 晚上還有一更,明天後天也是三更到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