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2 章

作品:《在你心里睡一下

    鄭知抽完了三根煙才等來游擇一, 他還以為那父子倆聊得太投入把他給忘了。

    他一直都知道游擇一跟他爸爸關系不好,相對于那個因病去世的媽媽來說,這個因為詐騙而入獄的爸爸是更不能提的人。

    從昨晚到今早,鄭知已經大概摸清了他們的關系,基本上已經惡劣到游擇一恨不得能此生不見的程度。

    但鄭知明白,不管游擇一怎麼排斥, 他都沒辦法躲掉這個人。

    剛從監獄出來的人,他已經與社會脫節了, 更何況,估計除了死命地纏住自己的兒子以外,他也沒有別的路可以走了。

    沒有其他的家人可以幫他, 沒有工作, 沒有存款, 一無所有。一無所有的人是很可怕的, 他會絞盡腦汁去榨干別人。

    鄭知也從來沒有遇見過這樣的人, 更何況,這是游擇一的父親,如果真的有一天需要他出面,他必須以一個相對正確的方式去解決所有的問題。

    他在車附近轉了兩圈,突然覺得肚子餓,往前走不遠,有一家賣壽司的小店,他過去買了兩盒,回來的時候發現游擇一正站在那里等他。

    “聊完了?”

    游擇一原本在發呆, 突然有人說話,嚇了他一跳。

    他抬頭看向聲源處,發現是鄭知,松了口氣。

    “嗯,今天還要麻煩你……”

    “說什麼麻煩!”鄭知把手里的袋子遞給他,“你晚上在公司沒吃吧?”

    游擇一接過來看了一眼里面的盒子,他認得這家的壽司,一個十塊錢,他從來舍不得買。

    兩人上了車,鄭知問他︰“怎麼樣?”

    “我可能得另找房子了。”游擇一臉上沒什麼表情,聲音也沒什麼情緒波動,剛剛他在樓道里足足站了二十分鐘,直到所有的怒氣都散了才走出來。

    “另找房子?以後他住這里?”

    鄭知知道現在游擇一心情一定不好,但實在忍不住心里的竊喜,因為住處被佔,他這里成了游擇一的退路。

    “找什麼房子啊,就住我這兒吧。”

    “不行。”游擇一說,“不合適。”

    “說什麼合不合適的,你就算找房子,能負擔得起嗎?”鄭知說,“你想想,你一個月工資多少,要付這邊的房租,還要生活,以後是不是還得管著他的吃喝?還有錢租房子嗎?”

    游擇一的頭埋得更低,他知道鄭知說得對,繼續這麼下去,他連吃飯的錢都沒有了。

    “我真的不是故意打什麼主意,但是現在,你最好的選擇就是搬到我那兒去,”鄭知一本正經地說,“你這麼想,就算我們只是最普通的老同學,你遇到麻煩了,我能不幫忙嗎?”

    游擇一沒說話,鄭知嘆了口氣說︰“你好好想想吧。”

    快到家的時候,鄭知的手機響了,來電人是周通。

    “干嘛呢?出來陪你小葉姐選婚紗啊。”

    “……怎麼這時候才選婚紗?你們倆下個月就婚禮了。”

    “我們這不是都忙麼!”周通看了眼導航,“等會兒我把地址發給你,你也過來瞧瞧,她說信不著我的審美。”

    “信不著你就能信得過我了?”鄭知覺得好笑。

    “對啊,她說了,一般來說,gay的審美都比直男強出不知道多少倍。”

    “……她說得倒是沒錯,但我今天去不了。”

    “為什麼?約會呢啊?”周通突然來了興致,“我是不是打擾你們了?”

    “沒有,正在回家的路上,反正我去不了,大不了等會兒她試好了你拍照發給我,我在家給你參謀參謀。”

    “滾吧你,不來還想看美女?”周通對他這種行為嗤之以鼻,“小鄭子跪安吧,我到地方了,要開始陪娘娘試婚紗了!”

    鄭知笑著掛斷了電話,跟游擇一說︰“是周通,他今天晚上跟何葉去試婚紗。”

    說到這個,游擇一突然好奇起來︰“他們倆到底怎麼在一起的啊?我記得何葉……”

    游擇一記得何葉喜歡鄭知,盡管那時候沒人真的提過這事兒,但他感覺得到。

    “大學的時候我們一個學校,周通那小子不是個東西,花言巧語就把我們校花追到手了。”

    游擇一笑了,看向窗外,輕聲說了一句︰“真羨慕你們。”

    他突然想,其實還是自己不夠好,如果當初能跟他們考上同一所大學,或許後來的事情都不會發生。

    “有什麼可羨慕的,”鄭知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你看你現在不是也不錯嗎?”

    “什麼?”游擇一以為自己听錯了。

    “我的意思是,你又遇見我了,這不是挺好的麼。”

    兩人到了家,鄭知又把昨晚游擇一穿過的那身睡衣給他拿了出來。

    “我看要不這樣吧,那個客房直接收拾出來以後你住就好了。”鄭知說,“你也別糾結了,我給你算房租,一個月五百塊。”

    “……鄭知,你不用……”

    “等會兒,我還沒說完呢。”鄭知靠在門邊雙手環抱在胸前笑著看他說,“你該不會真以為我要做慈善吧?一個月房租五百,你還得負責做早飯以及陪我無聊的時候陪我聊天。”

    “不止這些吧?”游擇一知道鄭知是在最大的限度上幫了自己還維護了他的尊嚴,“還有什麼附加條件嗎?”

    “有。”鄭知突然靠近,湊在他耳邊說,“當你有生理和心理的需要時,如果能找我的話,我會感激不盡。”

    “……別鬧了。”游擇一說,“除此之外,水電費也我來付吧。”

    他明白,盡管如此,他還是佔了太大的便宜,在這個地段住這樣的房子,一個房間早就兩千五百塊不止。

    “行啊,”鄭知倒是沒多猶豫,“可是我還是希望你考慮一下我的那個附加條件。”

    游擇一瞪了他一眼,抱著睡衣轉身回屋了。

    “喂,你耳朵紅了!”鄭知調侃了一句,然後心情大好地也回了房間。

    游擇一坐在床上,看著這個他住過一晚的房間,突然想︰所以,同居生活就這麼開始了嗎?

    他沒想過跟鄭知會發展成這樣,原本說好了要離人家遠一點兒,結果這麼快都住到了一起,這算什麼呢?

    他低頭看了看懷里的衣服,想起鄭知的那句話。

    “當你有生理和心理的需要時,如果能找我的話,我會感激不盡。”

    他不自覺地想到了那個緋色的晚上,借著微醺的理由,放肆得不成樣子,那是他干枯無趣的生活里濃墨重彩的一筆,鄭知帶給他的是那種前所未有的起伏和歡愉,以後還會有嗎?還可以再有嗎?

    這麼想著,游擇一突然覺得有什麼在身體里涌動,他不敢再繼續想下去,這實在有些丟人。

    鄭知洗完澡出來發現周通給他發了好幾條信息,那家伙等著何葉試婚紗等得百無聊賴,就來找他聊天消磨時間。

    周通︰你跟游擇一在一起?

    周通︰你倆進度怎麼樣了?

    周通︰重色輕友的家伙,能不能回個信?

    周通︰哪天叫他出來咱們一起吃個飯唄,好歹我倆也算是高中時代最好的朋友了。

    周通︰鄭知,你是人嗎?你倆在干嘛?

    周通︰媽的,禽獸。

    鄭知看完了周通發來的一串消息,靠在床邊笑著給他回︰我怎麼禽獸了?就洗個澡的工夫,你就不能消停會兒?

    周通這邊剛看著何葉試完了一套婚紗,新娘本人不太滿意,進去換第二套,他收到鄭知的信息立馬關掉了消消樂,問鄭知︰洗完澡呢?你倆進度是不是太快了?

    他發完之後,趕緊又發了第二條︰不過也對,咱都成年人了,要還是你倆中學那時候的進度,估計得老得牙都掉了才能上床。

    “我說你能不能別整天滿腦子都是這種事兒?”鄭知干脆打了電話過去,“他就是出了點事兒在我這里借宿,我們一人一個房間,純情著呢。”

    “得了吧你,”周通說,“我就問你,你想不想跟他那個?”

    “何葉干嘛呢?”

    “別轉移話題,你就說想不想?我就不信你不想!”

    鄭知低聲罵了一句︰“關你屁事,管好自己,都要結婚的人了,別總惦記別人家床上的那點事兒。”

    “嘖嘖嘖,看看我說什麼了,”周通笑了,“行吧,好兄弟不打擾你了,都洗完澡了,肯定得干別的事兒了。”

    “閉嘴吧,改天一起吃飯,到時候你別什麼話都說。”

    “那您放心,我絕對不說你想睡他這事兒。”周通賤兮兮地笑著說,“我就告訴他,我們鄭知這些年為了他守身如玉,做夢的時候夢里都是他,沒別人兒!”

    “……掛電話吧,短時間內不要再聯系了。”

    跟周通扯了會兒淡,扯得鄭知心情還不錯。

    雖然剛才嘴上一直罵周通,但周通說得倒是沒錯,這麼些年,他不止是沒法跟別人談戀愛,就想著來個一夜情發泄一下他都做不到。

    心里有個人,于是每次想干點什麼事兒的時候,就總好像有那個人在看著自己,自己做了,就是對不起他。

    鄭知一度以為自己這輩子算是完了,但好在,那個“盯”了他八年的人又出現了,並且現在就在他隔壁。

    他從床上起來,打開門,走到了游擇一房門前。

    他先是趴在門上听了一會兒,沒听到什麼動靜,突然覺得自己這總行為有點兒過于猥瑣了,于是站直身子,轉過去背貼著門,幻想著那人在屋里活動的軌跡。

    還沒腦補出一個真實的場景,身後的門突然開了,鄭知整個人往後仰過去,兩人都嚇了一跳。

    “鄭知,你干嘛呢?”游擇一一臉驚訝。

    鄭知尷尬得不行,抓抓頭發,胡扯了一句說︰“那什麼,洗完澡沒找到吹風機,來看看是不是在你房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