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章

作品:《在你心里睡一下

    夏夜的風也並不總是能讓人覺得舒服, 這座城市,連夏天的夜晚也是潮濕悶熱的,裹著熱氣的風在空氣里游蕩,撩撥得每個人都大汗淋灕。

    鄭知跟游擇一坐在路邊抽煙,他說︰“你倒是找了個好地方思考人生。”

    “我沒思考人生,”游擇一說, “我只是不想回家。”

    “……嘖,給我個機會吹捧你行不行?”鄭知抽完一支煙, 看了看滿地的煙蒂,“在我收拾完這些之前,你還有最後的機會把手里的煙抽完。”

    “不抽了。”游擇一掐斷了煙, 跟鄭知一起把地上的煙蒂收拾干淨, “走吧。”

    他抬腳往前走, 卻被鄭知拉住了。

    “哪兒去?”

    “公交站。”

    “鄭經理有車。”鄭知得意地笑笑, 甩了甩手里的車鑰匙, “鄭經理還有房。”

    “……不要再炫耀了。”游擇一任由他拉著自己往前走,難得的沒有甩開。

    “不是炫耀,這是在對你施壓。”

    “對我施什麼壓?”

    鄭知的車就停在不遠處,倆人沒說幾句話已經到了車前,他親自給游擇一打開車門說︰“游先生,上車吧。”

    游擇一坐進去,等鄭知也坐好之後問︰“你還沒回答,對我施什麼壓?”

    “要你認清現實,跟我在一起, 能少奮斗二十……不對,五年吧。”

    游擇一被他逗笑了︰“為什麼不是二十年?”

    “我認真想了想,二十年對我來說難度太大,五年可以,五年你剛好可以大學畢業,到時候你繼續奮斗,我抱緊你大腿就行了。”

    鄭知語氣輕松,像是在開玩笑,但游擇一都听進了心里。

    他記得鄭知跟他提過的,希望他重新參加高考,雖然听起來有些不可思議,但這一刻,游擇一突然動了心。

    兩人在車上沒再多說什麼,到了游擇一家樓下,鄭知說︰“我在樓下等你。”

    游擇一有些驚訝︰“你不一起上去嗎?”

    鄭知點了支煙,笑著說︰“我要是說我也上去,你會同意嗎?”

    不錯,如果剛剛鄭知要求陪他一起上去,他也是不會答應的。

    即便在這個晚上,游擇一已經開始動搖,可並不代表他真的願意讓鄭知去為自己解決一切麻煩,他做不到那麼無恥。

    盡管這在鄭知看來才不是“無恥”。

    “謝謝你。”游擇一解開安全帶,正準備下車,誰知,身邊的人突然靠近,在他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個吻落在了他的嘴唇上。

    帶著煙味的,輕柔的吻。

    他又想起那個中學時代的那個早晨,又想起十八歲的鄭知留在他生命里的第一個吻。

    “去吧,”鄭知捏了捏他的鼻子,“我等你。”

    “……別像哄孩子似的哄我。”游擇一下了車,關門的一瞬間說了句,“我比你大,是你哥。”

    他丟下這句話,快步走進了樓道里。

    鄭知含著笑看著他消失在樓道,心情大好地打開音響,一邊听歌一邊等他未來的男朋友。

    他已經越來越有把握了,游擇一的天平已經向他傾斜了。

    早上游擇一把鑰匙給了他爸,到了樓上,只能敲門。

    門鈴壞了好久,沒人來修,敲門敲得震天響,過了好久才有人來給他開門。

    開門的是一起合租的一個男生,黑著臉給他開了門,抱怨道︰“沒鑰匙就別回來了!”

    游擇一連連道歉,回房間的一路都在說︰“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他到了自己臥室門口,房門沒關,他剛站在那里就聞到了一股濃重的煙酒味兒。

    他皺著眉走進去,關好了門,屋里的男人只穿著條短褲坐在床上,用撲克擺什麼陣。

    見游擇一回來,男人抬眼瞧了瞧他︰“你租這什麼破地方,屋里連個電視都沒有。”

    “沒有錢,”游擇一站在那里冷著臉對他說,“能找到這個住處已經不錯了。”

    那人嗤笑一聲︰“我看你這就是個障眼法,給我看的。”

    游擇一皺了皺眉︰“你什麼意思?”

    “我看見樓下停的那輛車了,好車,”游擇一他爸把手里的牌往床上一丟,靠著後面的牆,抽著煙看他,“我兒子行啊,賣屁股賺錢,日子過得挺滋潤的吧?”

    “你說話放尊重一點。”游擇一臉色越來越難看,“我們沒你想得那麼齷齪。”

    “得得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你們怎麼玩兒,我不管,給我錢就行。”

    “我沒錢給你,你把我的鑰匙和卡還給我,現在立刻從這里出去。”

    “怎麼跟你老子說話呢?”

    游擇一厭惡極了他的這種說話方式,在監獄這些年,依舊沒能讓他學會做人。

    “我跟你沒關系。”游擇一說,“早上是因為公司門口人多,我懶得多和你爭執,從你進監獄的那天,咱們就沒關系了。”

    “放什麼狗屁呢!”男人隨手抓起身邊的煙盒用力朝著游擇一丟過去。

    煙盒輕,沒打到他。

    男人不甘心,從床上起來,抬手就打在了游擇一臉上。

    “打完了?”游擇一躲都沒躲,直勾勾地看著他說,“打完了能走了嗎?”

    “走個屁!我告訴你,你要是敢趕我走,我就敢明天繼續去你公司鬧!你不是怕嗎?那行啊,我就找你相好的去,就你們捅屁股的那點兒破事兒,你們不怕別人知道是吧?那我就幫你宣傳宣傳!”

    “行了!”游擇一一嗓子喊得仿佛聲帶都破了,他恨極了,咬著牙對眼前的人說,“我是不是上輩子造了太多的孽,這輩子才攤上你這麼個……”

    他不願意說“父親”,這個男人玷污了這兩個字。

    “誰知道呢。”男人又坐回了床上,“但畢竟咱倆父子一場,怎麼也有情意在,我這不也實在是走投無路了才來找你麼。”

    他拍拍自己身邊的位置︰“來兒子,坐下咱爺倆好好聊聊。”

    “我沒什麼跟你可聊的。”

    “那怎麼能行呢?這都多少年沒見了,我得好好看看你。”他笑著打量游擇一,“真是長本事了,連男人都被你勾得五迷三道的,跟誰學的啊?”

    “我們能不說這個嗎?”游擇一咬著後牙槽說,“你說吧,你到底想讓我怎麼樣?我真的沒有錢,跟他也不是那種關系,你不要打他的主意。”

    “我能打誰的主意?”男人把煙頭往前一彈,掉在了床單上,很快就燙出了一個黑色的窟窿。

    游擇一盯著那窟窿看,覺得那就是自己的生活。

    “你知道,你爸這些年也吃了不少苦,出來了吧,也想好好過日子,有個賺錢的行當,再給你找個後媽。”

    “……你做夢呢吧?”

    “怎麼說話呢?”男人不悅地看向他,“你都能找著男人,我就不能找個女人了?”

    游擇一不理會他,等著他繼續說。

    “我說你也行,這些年也不去看看你爹,要不是我在里頭表現得好,減刑了,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看見我這優秀的兒子呢。”

    “挑重點說,”游擇一懶得听他這些廢話,“我只想知道你到底要做什麼。”

    “行吧,他還在樓下等你呢吧?我這當爸的還明白春宵一刻值千金的道理,不耽誤你們時間。”他說,“給我安排個不累又賺錢的活兒,我看你這兒雖然不怎麼樣,但湊合先住著也行,但是得給我弄台電視機來,要不太無聊了。”

    “你什麼意思?你要住在我這兒?”

    “怎麼了啊?你跟人吃香的喝辣的住大房子開豪車,你可憐的老爸就想住一下你這破房子都不行?非要把我這個剛出獄的可憐蟲趕到大街上是吧?”

    “……我沒有跟他同居,除了這里我沒別的地方住。”

    “那行啊,那咱倆一塊兒住這兒。”男人抬手撓了撓自己的肩膀,笑著說,“但是吧,你爸雖然人到中年了,也是有那方面需求的,要是哪天帶人回來,你就只能受著了。”

    “你能別這麼下流嗎?”

    “什麼叫下流?解決生理需求算是下流?那你們這種捅屁股的算什麼?我當爸的都沒說你什麼,你反倒管起我來了?”

    游擇一覺得自己馬上就要爆發了,他不想跟這個儼然是個無賴的人起沖突,畢竟,這人知道自己上班的地方,如果真的惹急了,鬧到公司去,事情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這里留給你住吧。”游擇一說,“工作只能你自己出去找,我也沒辦法。”

    “你沒辦法就讓他想辦法,我看他可挺有能耐的。”

    “你能不能別老是想著把他扯進來?他跟我沒關系!”游擇一終于忍不住吼了出來,“房子留給你,鑰匙留給你,我的工資卡也給你,求求你了,別來煩我了行嗎!”

    他吼完,轉身出去,狠狠地摔上了門。

    屋里的人見他走了,不怒反笑,拿著新買的手機,撥通了游擇一的號碼。

    “兒子,”他說,“在我錢花完之前,我不煩你,工作你不給我找也行,但得保證你老子有錢花。你爸爸剛從那個鬼地方出來,這兩天得樂呵樂呵,你也是,跟你的小相好快活去吧,爸爸沒錢了會聯系你的,祝你們早生貴子。”

    電話掛斷了,游擇一站在樓道里閉著眼深呼吸,努力平復自己的怒氣。

    他的手機又收到了一條短信,還是來自那個號碼︰哦我忘了,你們倆男人,生不了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