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章

作品:《在你心里睡一下

    游擇一覺得整個人都是暈的, 他看不清楚自己也看不清楚這個世界。關于性取向的問題,他這邊還沒有個定論,別人卻只是因為一張照片就給他貼上了標簽,而且,四周滿是嘲諷。

    他從來不覺得同性戀是什麼值得被人拿出來反復嘲笑的事,無論他是否喜歡同性, 他都不覺得喜歡同性是可恥的是可以被歧視的。

    同性戀不是病,也沒有做傷天害理的事, 愛情無關于性別,只要發生了,就是美好的。

    可是, 顯然這社會上的大部分人並不這麼想。

    無數人把“同性戀”三個字與“變態”畫上了等號, 想想宿舍里那幾個人平時如何在背地里譏諷寧路, 就能想到此刻他們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說著什麼樣的話。

    游擇一走在周通前面, 出了網吧, 他說要吹吹風,可這天氣,沒有一絲風吹來。

    沒有風,可那謠言卻傳得鋪天蓋地。

    周通問他︰“渴不渴?我去買水。”

    游擇一搖了搖頭,問他說︰“你會抽煙嗎?”

    都說一醉解千愁,但游擇一不敢喝酒,怕自己酒量不行,喝完之後更麻煩。

    不能喝酒,還有煙。

    “啊?我不抽煙啊。”周通抓抓頭發, 煩躁地嘆了口氣,“老游,你別這樣,那個誰不是說了嗎,走自己的路讓別人瞎幾把說去吧。”

    游擇一低頭看著自己的影子,說︰“我只是不明白。”

    “不明白?”

    “嗯。”游擇一轉頭,逆著光看向周通,“同性戀招誰惹誰了?為什麼人人喊打?為什麼誰都能來踩兩腳?不是說好了眾生平等的嗎?平等呢?”

    周通皺著眉看他,半天,終于開口說︰“傻啊,哪有什麼眾生平等啊。”

    自從媽媽去世之後,游擇一就認為自己什麼都不怕了,可到現在他才發現,他之所以會那麼想,是因為當時還沒有更多可怕的事發生。

    當學校論壇把他是同性戀這件事傳得沸沸揚揚時,他內心的恐懼一層層堆疊起來,先是害怕被鄭知知道,再是害怕被周圍的人用異樣的眼光看待,最後,天黑了,他開始害怕回宿舍,他怕听見那幾個室友用之前對待寧路的態度對待他。

    雖然他知道自己並沒有做錯什麼,甚至他到目前為止也不能確切的肯定自己真的是同性戀,但他還是怕,這個世界讓他覺得自己仿佛身處地獄,周圍都是企圖將他折磨致死的妖魔鬼怪。

    只有周通,陪著他,護著他。

    周通看得出來游擇一不想回宿舍,他也不催,也不勸,就陪著心事重重的好朋友坐在操場邊上發呆。

    游擇一說︰“你不好奇這件事嗎?”

    從一開始周通就沒有多問一句,反倒是一直安慰鼓勵他,游擇一不可能不感動,他從沒想過周通竟然是這麼講義氣的一個人。

    “好奇,”周通倒是坦率,“但你不願意說的話,我就不問,作為好兄弟,挺你就完事兒了。”

    游擇一歪著頭看了他半天,終于露出了一個笑模樣。

    “我真的不知道我是不是,”游擇一說,“我以前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那天我去圖書館還書,回來的路上看見那個男生。我覺得他特別勇敢,不是每個人都能站出來告訴別人自己是同性戀,他只是想尋求一份認可,所以才張開手臂等一個擁抱,但在我之前,沒有人過去,我覺得心酸。”

    周通听完,沉默了一會兒,問︰“所以,你其實不是?”

    “……我不知道。”游擇一又開始糾結,“或許是,或許不是。”

    “啊?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這是什麼意思?那你有喜歡的人嗎?”

    被問到這個問題,游擇一立刻想到了鄭知。

    他想起第一次看見鄭知,那人染著黃色的頭發出現在教室門口,想起那個晚上,自己發著燒去藥店,遇見那人對方卻只當自己是陌生人,又想起那些兩人頭挨著頭講題的晚自習以及並肩躺在鄭知床上心跳加速失眠的夜晚。

    他們認識沒多久,但好像一起經歷了很多。

    只不過,游擇一想,這些故事都只是被單方面寫進了我自己的日記本里,在鄭知那兒,沒有留下一絲痕跡。

    “大概吧。”游擇一回答周通說,“我也不能確定那是不是喜歡。”

    周通閉了嘴,因為他看著游擇一听到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腦子里突然冒出了一個念頭,他不敢問,問了就是麻煩。

    平時玩笑歸玩笑,但如果是真的,周通覺得未必是好事。

    “老游,不管怎麼樣,你要是遇著麻煩就找我,千萬別讓人給欺負了。”

    游擇一又笑了,低頭輕聲說︰“周通,真的謝謝你。”

    游擇一早上到班級的時候,教室還沒有幾個人。

    前一晚他一直磨蹭到宿舍樓鎖門前一分鐘才跟周通回去,回去後直接去了自習室,在那里趴著睡了一晚。

    他睡得不好,斷斷續續做了好幾個夢,沒有一個讓人覺得輕松些。

    早上為了避免跟那些人打照面,他老早回去,輕手輕腳地拿東西洗漱,收拾好之後,趁著室友們起床之前就離開了宿舍。

    吃了個早餐,比平時提前了四十分鐘就到了教室。

    他沒想到自己去的時候,鄭知已經在了。

    游擇一一進門看到剛好把書搬到新座位的鄭知,兩人對視一眼,鄭知欲言又止。

    之前他們兩個關系就有些微妙,現在游擇一只要一想到鄭知也看過那個論壇上的帖子了,心里就不舒服,他總覺得自己喜歡上對方的事已經徹底暴露了。

    游擇一從來沒有奢望過鄭知也會對他有什麼感覺,所有人都說初戀是沒有結果的,所以他就等著某一天這份不該有的感情隨著時間變淡。

    他不敢也不想讓鄭知知道,現在好了,很有可能人家已經猜了個八九不離十,萬一鄭知覺得惡心……

    游擇一心里煩,趕緊移開視線,從那一刻起,他非但不敢和鄭知說話了,甚至連看都不敢直接看對方了。

    他每一刻都小心翼翼,怕招來對方的厭惡,怕引來周圍人的嘲笑。

    明知道自己沒做錯什麼,可還是無法讓這種恐懼感消失。

    接下來的幾天,盡管游擇一努力讓自己專注于學習不去听外面那些風言風語,可每次去廁所,還是會被那些奇怪的注視弄得焦慮不安。

    某次課間,他去廁所,剛站在小便器前面,就听到旁邊兩個男生在說笑。

    一個說︰“哎,你說同性戀里面那個女的,是不是得蹲著尿尿啊?”

    另一個說︰“我又不是同性戀我哪兒知道啊,要不你問問那個誰?”

    游擇一咬緊牙關不吭聲,上完廁所洗完手就往外走,結果還沒等出去,就被人攔住了。

    是剛才聊天的那兩個男生中的一個,男生嬉皮笑臉地問他︰“我問你啊,你是同性戀里頭男的那個還是女的那個啊?”

    游擇一皺了皺眉,煩躁地推開對方。

    那人還不依不饒︰“哎呦,還生氣了,呸!”

    另一個男生過來推了游擇一一把說︰“真他媽應該在門上貼一個同性戀禁止入內,大家站一起撒尿,誰知道你們腦子里琢磨什麼下流的東西呢!”

    游擇一心里的火徹底竄了上來,他轉回頭去對著那個男生說︰“你想多了,就算我是同性戀,對著你們這樣的家伙,多看一眼也覺得惡心。”

    他話才剛說完,就被兩個人推搡著按倒在了地上。

    游擇一從來沒有打過架,更何況是一對二,他縮在廁所的地上,護著頭,承受著辱罵和拳腳。

    這一幕剛好被推門進來的寧路看見,寧路慌了,第一反應就是跑出去到13班求助。打游擇一的那兩個男生他認得,學校有名的混混,自己貿然上去只會添亂。

    “周通!鄭知!”也不管有沒有人在看著他,寧路直接站在13班的門口大聲喊那兩個人。

    周通正跟同桌用紙筆玩五子棋,听見聲音看向了門口,鄭知也從練習冊中抬起了頭。

    班里的人看見寧路,瞬間議論起來,寧路也不管那麼多,沖著周通就喊︰“游擇一讓人打了!”

    周通和鄭知跑到廁所的時候剛好上課鈴聲響了,廁所里的人已經都走得差不多,打人的兩個家伙也不見了,游擇一正在洗臉,嘴角腫了起來。

    鄭知皺著眉看他,冷著聲音問了句︰“誰他媽干的?”

    游擇一沒說話,寧路趕緊回答︰“9班的孟江和吳浩明。”

    “操,我就知道是這兩個癟犢子。”周通握了握拳頭,對游擇一說︰“老游,沒事兒,你等著哥們兒給你出氣。”

    游擇一擺擺手︰“不用。”

    他說完,看向了鄭知。

    鄭知緊盯著他,眉毛皺得像是再也舒展不開了。

    游擇一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錯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他覺得這一刻從鄭知眼里看出了燃燒著的怒意。

    “游擇一,你沒事兒吧?”寧路擔心地湊過去看看,“腫了,挺疼的吧?”

    游擇一搖頭說︰“還好,上課了,都回去吧。”

    寧路擔憂地看了一眼游擇一,然後自己跑著回教室了,剩下的三個人各懷心事地一起往13班走,到門口的時候,鄭知把走在最前面的游擇一拉到了身後,自己上前,敲了門。

    老師扭頭一看見鄭知,又看他後面站著周通和游擇一,無奈地揮揮手說︰“快點兒回去,以後下課要辦事兒的趕緊,打鈴之前都回來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