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作品:《在你心里睡一下

    18歲的鄭知在第十一高中算得上是個名人,長了張堪比小鮮肉明星的臉,性子傲得很,哪怕是跟同學,都不會多說一句沒用的話。

    不僅如此,成績還好,高中三年,始終都是年級前十名。

    有同學開玩笑說鄭知就是那種典型的台灣偶像劇男主人設,但鄭知自己知道,他不是。

    他只是懶得說話,只是恰巧腦子不差。

    而且,偶像劇男主角的身上是不會發生高考失利需要復讀這種丟人的事情的。

    鄭知這個人心態一直都不錯,該玩的時候玩,該學習的時候學習,家庭和睦,一切順利。

    那年高考前,年級主任挨個找他們排名靠前的學生談心,所有人都覺得鄭知考個名校是不成問題的,而且還得是全國排名前三的名校。

    但命運這東西比任何人想的都更難以捉摸,高考考場上,鄭知答題時並沒覺得有哪里不對勁,可成績出來後發現,失誤不只一點點。

    按照鄭媽媽的意思,她不想讓兒子再吃一年的苦,雖然考得不好,但起碼去個重點大學難度不太大,而鄭爸爸則考慮不如干脆把孩子送出國去讀書,也算是出去見見世面了。

    但鄭知不願意,他覺得自己選了那兩條路的話,就好像是逃兵一樣。

    “我又不是考不上名校,”鄭知收拾收拾東西,準備提前結束自己的暑假,“復讀也沒什麼了不起,學習又累不死人。”

    因為他要復讀,鄭媽媽心疼得自己先上了火。

    同屆的同學們在高考結束之後有足足三個月的假期,但鄭知沒有,他那會兒還在慶幸,還好沒一考完試就把以前的書全都給賣了。

    十一高對于復讀生有兩種安排,高考成績一般的,會被分到統一的復讀班,每年差不多兩個班級,文理各一個。成績特別差的,會安排插班,基本上是分到年級平均分數比較低的班里,至于那些像鄭知這種成績很好只是一時失利的學生,學校會讓他們自己選是去年級第一的班級插班或者進入復讀班。

    鄭知不喜歡復讀班的那種氛圍,太壓抑,他覺得那兒出來的人一個個兒都好像頭頂著烏雲,各個兒都跟抑郁了似的。

    就這樣,他進了高三(13)班,班主任是個年輕女人,還不到三十歲,這是她第一次當班主任,雖然初來乍到,但很顯然過去兩年成果還不錯,家長也都很認可。

    開學那天,鄭知出門晚了點兒,路上又堵車,結果成了全班最後一個進門的。

    “老師,不好意思,我來晚了。”假期染了個黃色頭發,開學前一天晚上才想起來學校禁止染發的鄭知在門口站著,白色的襯衫短袖罩在身上,扣子從第三顆才開始扣起,校服褲子的褲腿被挽到了小腿肚,整個一副流里流氣的學校小混混模樣。

    坐在最後一桌的游擇一跟所有人一樣,好奇地看著門口的人,突然有些忐忑,因為全班只有他旁邊這一個空位了。

    老師看向鄭知,招手讓他進來︰“還沒開始上課,進來吧。”

    鄭知走進去,站在講台上。

    “自我介紹一下。”

    鄭知點點頭,開口說︰“我叫鄭知,復讀插班生。”

    坐在下面的學生又開始竊竊私語,那個周通坐的位置離游擇一不遠,游擇一听見他說︰“我靠,他怎麼來咱們班了?”

    “好了,鄭知你坐到最後一排那個位置吧,下周就開始輪換座位,不用擔心。”

    鄭知看向了老師手指的方向,剛巧跟抬起頭來的游擇一對視上。

    游擇一太久沒出來跟人接觸,僅僅一個對視都讓他尷尬得不知所措。他趕緊移開視線,低頭胡亂翻著自己的課本。

    鄭知從老師身後過去,往自己的座位走。

    “對了,鄭知啊,”班主任提醒他說,“今天回去把頭發染回黑色,既然回來上學了,就得有個學生樣子。”

    鄭知放下書包,沖著老師比了個“Ok”的手勢︰“好。”

    游擇一始終低頭看著自己的書,但自從鄭知坐過來,他就聞到了來自對方身上的一股似有若無的香味,是那種剛剛洗過的衣服殘留著的洗衣粉的香氣,不刺鼻,很好聞。

    鄭知坐下後把書包塞進桌膛里,看了一眼看也不看他的同桌,原本想打招呼的心思也沒了。

    他本來就沒那麼愛說話,更何況人家明顯沒有向自己示好的意思,他才懶得拿熱臉去貼冷屁股。

    掏出課本跟練習冊,鄭知隨手一翻,也不介意是哪章哪節,握著筆就做起題來。

    那是19歲的游擇一跟18歲的鄭知第一次見面。

    游擇一記得鄭知的名字,但鄭知對自己的這個同桌一無所知。

    一無所知,可也並不好奇,那時候的鄭知心無旁騖,一心等著第二年的夏天。

    大城市跟小城市終究是不一樣的,從四線城市來二線城市上學的游擇一從第一堂課開始就覺得不適應。

    以前在學校的時候他就不是什麼優等生,雖然有努力在學習,但也不知道是腦子太笨還是用錯了方法,成績始終平平。

    但那會兒起碼老師講課他是能听懂大部分的,偶爾遇到听不懂的題,下了課去找老師重新給講解,老師非但不會嫌煩,還會夸他努力認真。

    那麼努力的游擇一,在當時的學校里,年級排名在200左右,整個年級有700人。

    當時他覺得自己也還可以,運氣好的話沒準能摸到重點線。

    然而到了這里,他發現自己真的太差勁了。

    基礎本來就不好,又一整年沒坐在課堂上,老師講課的時候他一開始是思路跟不上,到了後來就開始走神。

    開學第一天的前兩堂課都是數學,老師講得很賣力,同學們听得很起勁,可游擇一卻累得直頭疼。

    好不容易熬到下課,他長嘆一口氣,趴在了桌子上。

    鄭知看了他一眼,沒說什麼,起身去了廁所。

    游擇一覺得心煩,大姨好不容易把他送進這里上學,他特別害怕辜負了他們一家。

    腦子里亂哄哄的,接下來兩節課是英語,游擇一英語一直都不太好,愈發擔心起來。

    “新來的!”

    突然有人拍他的背,游擇一坐起來,發現竟然是那個叫周通的男生。

    這男生長得特別高,但是黑瘦黑瘦的,看起來像竹竿一樣。

    他眼楮很大,一瞪眼有點兒凶,有點兒嚇人。

    游擇一記得他在自己自我介紹的時候起哄,自然對這個周通印象就不好。

    周通坐在了游擇一旁邊的椅子上,問他︰“你也是復讀的嗎?”

    游擇一不知道應該怎麼給自己的性致下定義,但懶得跟他解釋那麼多,索性就點了點頭。

    “能進我們班了不得啊!”周通突然摟著他肩膀說,“你高考多少分?”

    “……我沒高考。”

    “啊?”周通沒听懂他的意思,“你不是復讀的嗎?”

    “我錯過了高考,所以來的。”

    游擇一不太喜歡跟不熟悉的人過分親密,他往旁邊躲了躲,想要跟周通保持距離。

    “干嘛?”周通被他的行為惹惱,推了他一下說,“嫌棄我啊?”

    “麻煩讓一下。”

    游擇一跟周通同時扭過頭去,看見了鄭知。

    鄭知臉上沒什麼表情,手指敲了敲自己的桌子,對周通說︰“我的位置。”

    周通悻悻地讓開,隨即嗅了嗅,笑了一聲對鄭知說“你抽煙啊?”

    剛坐下的鄭知看了一眼周通︰“關你什麼事?”

    游擇一見這兩人火藥味十足,有些尷尬。

    “誰稀罕管你。”周通瞪了一眼鄭知,回了自己座位。

    游擇一听見周通跟其他人說︰“復讀生真牛逼啊,一個比一個牛 br />
    他原本就不太喜歡周通,這麼一鬧,更覺得要離這人遠點兒了。

    游擇一一點兒都不想給自己惹麻煩,也不想交什麼朋友,他連課都听不懂,哪有什麼精力去管別的。

    他就只是祈禱別人不要來招惹他,千萬千萬別來煩他。

    “切。”

    游擇一听見旁邊的鄭知不屑地笑了,有些奇怪地看向對方。

    鄭知也看了他一眼︰“那種人你不愛搭理就不用理,他要是找你麻煩你就……”

    鄭知停頓了一下,笑了一聲說︰“告老師。”

    一天下來,到了晚自習的時候,游擇一頭疼得覺得自己可能得了絕癥。

    最後一節晚自習沒有老師講課,他們可以隨便做題。教室里安靜得很,就連周通都在悶頭學習。游擇一跟一道數學題對抗許久,好不容易做出來了,結果一看答案,錯得離譜。

    他皺著眉頭趴在了桌上,沒一會兒,竟然睡著了。

    游擇一睡得並不踏實,耳邊始終都好像鬧哄哄的,還做了個莫名其妙的夢,夢里一個看不清臉的女人說是他媽媽,還把他臭罵了一頓。

    他是被那個女人罵醒的,一個激靈,撞得桌子都跟著晃了幾下。

    鄭知正在做題,旁邊人這麼一動,筆尖戳破了紙。

    他轉過去看游擇一,發現對方眼楮通紅。

    “你沒事吧?”鄭知小聲問他。

    游擇一半天才回過神來,搖了搖頭,抱歉地說︰“對不起。”

    鄭知回過頭繼續做題,低聲說︰“你沒對不起我。”

    游擇一點點頭,他知道,別人都在學習的時候他卻睡著了,這是他對不起自己。

    放學的時候鄭知只拿了一本物理練習冊就走了,游擇一慢慢騰騰地收拾著東西,腦子里想著晚上回去之後的安排。

    先把今天沒搞懂的數學題弄明白,然後看一下老師明天要講的內容。

    他背起書包,往外走的時候突然想起來自己並沒有課程表。

    “游擇一!”

    有人叫他,游擇一一回頭,發現竟然又是周通。

    他覺得這人簡直有毛病,怎麼就非纏著自己呢?

    “問你點事兒。”周通跑過來跟他一起往外走,“你同桌上課的時候都干嘛啊?”

    “就……做題啊。”游擇一覺得他特別莫名其妙。

    “你能不能幫我抄一下他各科練習冊的名字?事成之後,你隨便提要求。”

    游擇一雖然上課听不懂老師講的題,但周通的話他立刻就明白了。

    “你為什麼不直接問他?”

    “……你別管,你就說行不行吧!”

    游擇一沒說話,推開又要摟他肩膀的周通,背著書包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