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7︰再刷好感

作品:《清穿皇妃︰四爺,高抬貴手

    六阿哥手里捧著點心,還知道給皇爺爺行禮,規矩倒是不錯,就是手里捧著點心行禮,怎麼看怎麼可樂。網om

    康師傅對著六阿哥招招手,問道︰“怎麼你自己,你哥哥們呢?”

    平日子里六阿哥身邊總是不缺人的,今兒個怎麼落單了?

    六阿哥吃了一口點心,旁邊的梁九功看的嘴角抽了抽,這時候還敢繼續吃呢,一點都不帶怕的。

    這膽子也是大。

    “滑冰去了。”六阿哥清脆的回答到,“我追不上,又餓了,就跑下來找吃的。”善哥兒說完,還加了一句,“點心噎人,皇爺爺能給我杯茶嗎?”

    康師傅︰……

    梁九功︰……

    梁九功瞧著皇上的神色,就知道沒有不高興,忙親自去倒了杯溫茶過來,服侍著六阿哥喝。

    六阿哥不是個嬌氣的性子,甜甜的一笑,雙手拱了拱,謝了梁九功這才接過來。

    梁九功看著稀罕的不行,眉眼之間都帶了笑,“六阿哥慢點喝,別嗆到。”

    一杯茶灌下去,六阿哥舒服的松口氣,把茶杯還給梁九功,還知道對著康師傅說了句,“謝謝皇爺爺的茶。”

    康師傅看著六阿哥就問,“你膽子倒是大,自己也敢到別人的地盤上找東西吃。35xs”

    “不是別人的地方,我進了門看到梁總管的背影了。我哥哥說了,在宮里皇爺爺最親了,皇爺爺不會心疼一塊點心吧?”六阿哥就皺起了眉頭,“要不明天我帶點心來還你,我們府上的孟大廚做的點心可好吃了,我一次能吃一小盤子,可我阿瑪不許。”

    康師傅一時無語,他富有天下,會心疼一塊點心?

    一時給氣笑了,又听著他說哥哥說皇爺爺最親,心里又覺得有種難以言語的偎貼。

    這個哥哥自然是善哥兒了,那孩子打小跟他親近,這樣交給弟弟,好像也沒什麼錯。

    而且,听六阿哥的意思是,他先看到了梁九功的背影,知道這是皇爺爺的地盤,所以才趕緊來吃東西。

    六阿哥不認為自己是偷吃,他把哥哥的話當真了,皇爺爺最親,吃一塊點心就是吃自家人的東西,怎麼能算偷呢?

    梁九功沒忍住笑了,真是很久沒看到皇上這樣的表情了,被個小娃娃給說的無法言語了。

    康師傅瞧了梁九功一眼,自己也笑了,對六阿哥說道︰“你哥哥說得對,皇爺爺這里的東西能吃,只是下次不要自己動手,要叫人拿給你吃好不好?”

    六阿哥歪歪頭,先是點點頭,然後才說了一句,“我額娘說咱們滿人的男子漢不能太嬌氣墜了祖宗的威風,自己的事情自己做,這樣的小事我能做到的。35xs”說完就帶著炫耀的語氣開口,“我吃飯都不讓人喂的,很早就不讓人喂了。”

    “你額娘還說什麼?”

    “晚上不許畫地圖。”

    康私服愣了下,就看著捂著臉的六阿哥,指頭露了縫往外張望,壓低聲音說道︰“我昨天玩的太累了,晚上沒能起夜在床上畫了一幅地圖,被我額娘笑了。”

    尿床說成畫地圖……

    這個溫側妃倒是有些意思。

    梁九功樂的肩膀抖起來了,六阿哥實在是太逗樂,張著手指往外偷瞄的架勢,真是太好笑了。

    跟六阿哥聊天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康師傅就樂了好幾回,這孩子真是個天生的開心果,關鍵是他自己還一本正經的模樣,最令人開心了。

    所以,康師傅牽著偷吃的六阿哥出去赴宴的時候,外頭一眾皇子跟大臣都是吃了一驚。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四爺的身上。

    尤其是一群皇子,心里暗罵四爺太狡猾了,居然派兒子去討好皇上!

    簡直是太有心機!

    莫名其妙的背了個心機鍋,四爺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看著上頭站在皇上身邊的兒子,見到自己還眼楮彎成月牙,對著他偷偷地招招手。

    眾人︰……

    皇上把六阿哥留在身邊用膳,特意給他安置了個小桌子,一群人的眼楮都紅了。

    四爺雖然面無表情,但是心里卻是皺成一團,不知道皇上是什麼意思,只能見觀其變。

    就連善哥兒都沒這個待遇呢,六阿哥倒是破了例。

    四爺讓人傳話給兒子,說是六阿哥在皇上這邊,讓他們放心,瞧著上頭笑的一臉憨厚的六阿哥,四爺默了。

    六阿哥吃飯的食欲太棒了,完全沒有宮里長大的皇子們的嚴謹,也沒有不良的挑食的習慣,而且六阿哥用膳不用人服侍,自己拿著碗筷吃的那叫一個香。

    這樣的儀態其實有些失了規矩,皇家的孩子打從出生,規矩禮儀就是刻進骨子里的。

    但是在宮外養大的皇三代們,倒是沒有這樣的嚴苛,但是像六阿哥這樣飯桌上放飛自我的也是絕無僅有。

    看著他吃什麼都香,連康師傅都不知不覺的跟著多吃了半碗飯。

    梁九功在一旁服侍,嚇得眼珠子都出來了。

    吃飯時狼吞虎咽,但是一吃完飯,六阿哥的良好教養就讓他規規矩矩的坐在那里,面帶微笑的看著人,一點也沒有坐不住的意思。

    康師傅覺得有趣,就問他,“怎麼不跑了?”

    以六阿哥的性子,怎麼能坐得住。

    “大家都沒吃完呢,吃飯要尊重人,不能無故先退席。而且一粥一飯來之不易,我阿瑪說用膳的時候要心懷誠心對待。”六阿哥也想出去啊,但是想起她額娘的話,他就不能動了。

    而且在家里用膳的時候,就是要一家人一起撤席,他習慣了。

    康師傅覺得可樂,六阿哥身上有太多矛盾的地方,玩起來不怎麼守規矩,但是到了這樣的場合,又能端的住。

    這孩子的性子,就像是在中間邊緣線游蕩,晃晃悠悠的總令人提著心,也總令人驚喜。

    在他身上,康師傅就看到了善哥兒的影子。

    果然是一母同胞的兄弟。

    而且,六阿哥說的這話,的確是像老四能講出來的話。

    這孩子打小性子嚴謹,且又憐憫百姓,從不鋪張浪費,倒是沒想到他教孩子也是這樣。

    而且六阿哥這樣小就能做到,可見是老四用了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