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9︰賊精賊精的

作品:《清穿皇妃︰四爺,高抬貴手

    桃華聞言點點頭,“奴才也是一直安撫年格格,就是年格格這幾日的情緒不太好,讓奴才想辦法見主子爺,哪有這麼容易,奴才都愁死了。網om”

    羅嬤嬤冷笑一聲,“要這麼容易,溫氏還能獨寵這麼多年?”

    桃華只是嘆氣,她也是羨慕的很,溫側福晉真是厲害。

    端午節那日的事情,主子爺肯定不會不查的,但是最後主子爺卻以長住听竹閣作為結尾。

    主子爺的意思誰還不明白?

    溫側福晉沒有失寵,年格格……也沒出頭。

    至少現在主子爺眼里還沒這個人。

    “奴才回去一定好好的勸說格格,只是中秋節的時候能順利嗎?”桃華有些擔心的說道。

    後院的人能見到主子爺的機會不多,主子爺又不愛逛園子,也不愛在府里瞎溜達,平日子里想要裝個偶遇都沒機會。

    就算是進後院,那也是一順腳直接去了听竹閣,人影子都瞧不見。

    一見到頭能見到主子爺的日子就那麼幾天,可不是要好好的把握機會。

    桃華走後,羅嬤嬤進了屋,跟福晉回稟了一聲。

    福晉的神色淡淡的,“這就忍不住了?”

    羅嬤嬤笑著說道︰“年格格在家是小女兒,想來是沒受過這樣的委屈,這樣也好,如此一來年格格跟溫側福晉是不能站在一起了。35xs中秋節那天還是要好好的謀劃一下,總不能功虧一簣。”

    花了這麼大的力氣捧了年氏,難道是要來當擺設的嗎?

    況且……

    “年家那邊要不要知會一聲?”羅嬤嬤咬著牙說道,“要是年家那邊能在主子爺跟前露個臉,指不定也有收獲。”

    福晉擺擺手,“還不用,這個時候就把年家搬出來,可不是什麼好事。主子爺的性子……”

    吃軟不吃硬,就怕弄巧成拙。

    “那今年的七夕……”羅嬤嬤試探的問道。

    福晉皺皺眉頭,“簡單的過一下,午宴擺一下就好,不用鋪張了。”

    羅嬤嬤點頭,七夕節主子爺未必會露面,大張旗鼓的也不好。

    “福晉歇著吧,老奴會把事情辦妥當的。”羅嬤嬤落下帳子,悄悄地退了下去。

    福晉仰躺著盯著帳子頂,瓜瓞綿綿的花樣,可此刻懸掛在頭頂像是一個笑話。

    用力的閉上眼楮,眼前的一切都沒了蹤跡。

    溫馨好久沒再前院留宿了,早上起來還有些不習慣,盯著陌生的帳子好一會兒才起身。

    四爺已經起來了,正在院子里抱著六阿哥玩,遠處的學堂里有讀書聲隱隱傳來。35xs

    溫馨不由得精神一震,忙掀起帳子起身。

    翡翠跟碧璽進來伺候,後頭跟著雲玲幾個。

    溫馨挑了一身海棠紅的以上,腳下踩了軟緞繡鞋,頭發梳了個簡單的二把頭,對鏡梳妝點了胭脂,這才走了出去。

    雲秀在門口打起簾子,溫馨站在廊檐下,就听著四爺正在跟六阿哥進行雞同鴨講的對話。

    她快步走了過去,听到腳步聲,四爺回過頭看了一眼,“醒了?”

    溫馨盡量保持正經臉點點頭。

    昨晚上也不知道是哪個興奮的不行,不然她怎麼會起晚了?

    過了三十的人了,不僅身材保持的好,動力還挺足。

    “想吃什麼?”四爺笑著問道,沒去逗溫馨,就怕把人逗惱了,有時候小姑娘臉皮還挺薄。

    在一起這麼多年了,也沒見有多大的改善。

    “喝點粥吧。”溫馨習慣喝粥,沒有粥的早膳能叫早膳嗎?

    四爺原是習慣早上吃餑餑的,被溫馨帶的如今也愛喝粥了。

    熬得軟香的米粥下了肚,好克化,還舒服,比吃餑餑好多了。

    如今膳房別的不說,至少孟大廚熬粥的手藝那是直線飆升。

    早膳是雞絲粥,還有四爺愛吃的皮蛋粥。

    就在院子里擺了個圓桌,桌上除了粥,還有幾樣腌菜,做的各色蒸包、炸果子,滿滿當當的一桌很是豐盛。

    溫馨吃了個油炸果子,酥脆焦黃,入口噴香,配著一口粥簡直不要太美。

    孟大廚做的胭脂鵝脯也是美味極了,切成小塊擺在白瓷盤里,瞧著也養眼。

    兩人用完早膳,四爺正琢磨今日要不要帶著溫馨去街上逛逛,甦培盛就腳步匆忙的進來了,“爺,十三爺來了。”

    “十三?”四爺有些意外。

    溫馨瞧著四爺有正事,就道︰“那我想帶著六阿哥回去吧,不擾了爺的正事。”

    四爺有些可惜,抓著溫馨的手,“原想著今日無事帶著你出去逛街,卻是不巧了。”

    “那等你有空的時候再補上就是,也不差這一日。”溫馨喜滋滋的說道,四爺有這個心就成。

    瞧著溫馨開心的樣子,四爺也笑了,“那你先回去吧,午膳可能不過去了,你自己用。”

    溫馨點著頭雲秀雲玲已經帶了六阿哥跟她的奶娘來了,溫馨抱過兒子跟四爺告別,轉身離開。

    四爺這才看著甦培盛道︰“把你十三爺請進來吧,只他一個來的?”

    “是。”甦培盛應了一聲,瞧著四爺沒別的吩咐,就趕緊去了。

    溫馨抱著六阿哥回了听竹閣,小家伙現在已經能坐住了。

    能坐著絕不躺著,小家伙學會了坐。就不愛躺著了。

    溫馨怕他腰板太弱,坐得太久不好,就索性也歪在榻上陪他躺著玩。

    她一躺下,小家伙就躺下了。

    賊精賊精的。

    馮嬤嬤掀起簾子進來了,臉上帶著笑,“奴才見過側福晉。”

    “嬤嬤來了,你身體好些了?”溫馨靠在軟枕上笑著問道。

    馮嬤嬤急著回府當差,連夜趕路回來的,結果進了府送了那口氣,自己倒是躺了幾天才能起身。

    馮嬤嬤現在真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自打她道側福晉身邊,就沒正經干過事兒呢,這些日子也只是在听竹閣小打小鬧的當差,心里真是不安極了。

    “多謝側福晉關懷,奴才這回真沒事了。”

    听著這話溫馨就笑了,“這話說得,嬤嬤不用介懷,咱們听竹閣沒那麼多不講理的規矩,知道嬤嬤的心就是。”

    馮嬤嬤一臉的感恩,這才回話道︰“老奴得了正院那邊的消息,說是明兒個的七夕,在正院午間設宴,側福晉要過去嗎?”

    溫馨看了馮嬤嬤一眼,“只設午宴,沒有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