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母子爭執

作品:《清穿皇妃︰四爺,高抬貴手

    孫姑姑出了永和宮,站了一會兒,就看到有太監一路引著四爺走了過來。網om

    孫姑姑笑著迎上去,躬身行禮,“老奴給四爺請安。”

    “姑姑請起。”四爺應了一句。

    孫姑姑笑著直起身,笑著往前給四爺引路,讓那小太監回去,笑著說道︰“娘娘知道四爺來可高興了,特意讓老奴來迎您。”

    四爺神色微緩,點頭,“娘娘身體可還好?”

    “就是最近有些睡不安穩。”孫姑姑邊走邊道,“四爺一項可還好?娘娘不能出宮,也只能空掛念著。”

    “都好,娘娘可請太醫看過了?”四爺道。

    “是老毛病了,娘娘不欲驚擾人,不許老奴去請太醫。”孫姑姑嘆口氣,娘娘熬了一輩子,不肯被人看低了去。

    四爺進了永和宮,踏上青石甬路,繞過照壁,這才說道︰“還是要看看太醫,回頭我去太醫院知會一聲。”

    孫姑姑臉上笑得開心,“四爺的話娘娘是會听的。”

    四爺心里哂然一笑,踏上了台階,走了進去。

    德妃最喜歡坐在臨窗的暖炕上,今日依舊坐在那里,看著四爺進來,就笑著說道︰“你今兒個怎麼有空來了?”

    四爺給德妃問了安,這才坐下回話,“想著有些日子沒來探望娘娘,進來看看。om皇阿瑪去了行宮,娘娘這里有什麼事情就讓人給我遞話。”

    四爺想著,這話他都說出來了,主動遞了台階,希望娘娘不要瞞著他才好。

    德妃聞言笑的更開心了,“你好好的當你的差,我這里沒事,不給你添麻煩,知道你好好的,我就安心了。”

    四爺有些失望,抬頭對上德妃真心實意的笑容,到口的話頓了頓,然後才說道︰“娘娘為我著想,我心里知道。”

    德妃嘆口氣,“我就只剩你跟老十四了,只盼著你們都好好的,還有什麼好求的。沒事你也少進宮,皇上不在宮里,你的差事要緊,別讓你皇阿瑪失望。”

    四爺一顆微熱的心,忽然就冷了下來。

    十四弟每次來永和宮,娘娘都說沒事常進宮看看。

    到他這里就是少進宮,什麼差事要緊,什麼別讓皇阿瑪失望。

    說到底,娘娘心里是想著他多立功勞,早些立下功勞,早日封王為她掙得臉面吧?

    孫姑姑那邊看著四爺的神色就變了,心里著急得不得了。35xs

    娘娘還真是一點也不注意,這話怎麼能這樣說?

    可是這會兒四爺在,她也不敢提醒娘娘,虧得宮人送進茶來,孫姑姑忙過去,親手端起來奉茶,趁機岔開話題,笑著說道︰“娘娘是擔心四爺來回奔波辛苦,听說四爺在戶部當差很辛苦的。”

    听了這話,德妃一下子想了過來,臉上就有些訕訕的。

    四爺面無表情的點頭,“給娘娘請安的時間還是有的。”

    德妃被這句話給懟的,茶都差點吞不下去。

    孫姑姑︰……

    她臉上的笑容都要僵掉了。

    四爺心里冷靜下來,索性也不繞圈子了,抬起頭看著德妃說道︰“听說娘娘宣溫氏進宮?”

    德妃面上的神色微變,力持鎮定,不讓自己露出什麼,點頭說道︰“也不是只有溫氏,你福晉還有李氏也一起進來,好久沒見她們,來陪我說說話。”

    四爺點點頭,“娘娘想要人陪你說話是應該的,只是溫氏懷著身孕,她這一胎開始就吐得厲害,現在身子還在調養。宮里規矩大,進來一趟就要折騰,看在她肚子里孩子的份上,娘娘讓她在府里歇著吧,等到中秋給您請安。”

    德妃的臉色瞬間變得鐵青,沉著臉說道︰“怎麼,讓溫氏進宮說說話,倒是委屈她了?”

    四爺也不看德妃了,凝視著前方,緩緩說道︰“說不上委屈不委屈,不過是她雙身子,還請娘娘體諒。”

    德妃心里氣的厲害,怎麼也沒想到老四進宮是為了溫氏的事情二來,當下就道︰“尋常人家媳婦伺候婆婆也是應當的,怎麼到你這里反倒是嬌貴起來。一路坐車進來,能有多辛苦,難道我這里還是龍潭虎穴?”

    這話不僅是質問,幾乎是問罪了。

    四爺垂下眼眸,“娘娘一向是愛清靜的人,連兒子來給您請安都要沒事少來,平常也不見娘娘宣召福晉她們。說起來,最近兒子倒是听說了些事情,娘娘若是為了八弟府上的事情,您也不用擔心,八弟那里自有良妃跟惠妃為他討個公道。”

    德妃捂著心口,臉色煞白煞白的,“老四,你是什麼意思?”

    四爺就站起身來,拂拂衣角,看了德妃一眼,“溫氏是兒子孩子的額娘,是兒子看重的人,還請娘娘高抬貴手。”

    四爺說完行了個禮,轉身就走了。

    德妃氣的將手邊的茶盞都給摜在了地上,摔碎了一地。

    孫姑姑臉也白了,沒想到四爺回說這樣的話。

    先扶著娘娘坐下,就忙說道︰“娘娘別生氣,四爺也是看重孩子,話難免重了些。”

    “你別替他說好話,他這是打我的臉呢!”德妃抖著身子說道,“我這麼做是為了誰?直郡王現在風頭正盛,老八也被皇上看重,老八家的雖然行事張揚,可是被一個側福晉打了臉,惠妃來要個公道,難道我還能不給?又不是要命的事兒,不過是低個頭道句謙,這又有什麼?”

    孫姑姑其實一開始就是不贊成的,但是她也不敢直勸。

    此時听了這話,才猶豫著說道︰“宮里頭傳的八福晉的那些話,娘娘也是知道的,惠妃不過是想給八福晉找回臉面,踩著溫側福晉的臉,把這事兒壓下去……”

    “怎麼,她就委屈不得?”德妃怒了,“不過是個側福晉,得了幾分寵,倒是敢慫恿著老四來跟我做對了?真是好本事!”

    德妃真是氣狠了,說出來的話也格外的刻薄。

    孫姑姑心想壞了,娘娘這是想岔了,豈不是更生氣?

    她還想說什麼,德妃揮揮手,“你別說了,我心里都明白,我倒要看看,等那一日,那溫氏來還是不來!”

    孫姑姑心里暗暗喊糟,怎麼這就擰上了?

    這可怎麼辦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