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挑撥

作品:《清穿皇妃︰四爺,高抬貴手

    也是耿格格運氣好,不一會的功夫,秋菱就回來了,神色間帶著幾分興奮,低聲說道︰“格格,三阿哥正在園子里玩呢,剛鬧著出來的。om”

    耿格格眼前一亮,“咱們也去,三阿哥身邊誰看著他?”

    “要不說運氣好呢,是李側福晉。”秋菱笑道。

    耿格格也是沒想到自己的好運氣,李側福晉已經很少自己帶著孩子出來玩了,“走。”

    耿格格自己領著四阿哥,現在四阿哥又大了些,她已經不能抱著他太久,抱不動了。

    好在這孩子性子乖巧,領著他走路倒也開心得很,不時地抬起頭看她一眼,傻笑的樣子,讓耿格格看著心里有幾分惆悵。

    把四阿哥養成這樣的性子,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與世無爭才能保命,她也是為了他好。

    李側福晉院子里養了一條小狗,雪白雪白的,取了個名字叫繡球。

    三哥喜歡得很,現在正在園子里追著繡球跑。

    四阿哥的眼楮看到繡球的時候,就挪不開了,耿格格瞧著心里有些發酸。

    盡量忽視自己心中的難過,瞧著四阿哥的手走過去,笑著跟三阿哥打招呼,“三阿哥又帶著繡球出來玩啊?”

    三阿哥抬起頭看了耿格格一眼,發現自己不太熟悉,就饒過她又追著繡球跑了。35xs

    耿格格一時有些尷尬,牽著四阿哥的手緊了緊。

    四阿哥抬起頭看了耿格格一眼,耿格格立刻換上開心的笑容,領著四阿哥過去給坐在亭子里的李氏請安。

    李氏因為李家的事情心里正煩著,瞧著耿格格進來請安也不怎麼搭理,只是道︰“起來吧。”

    耿格格牽著四阿哥的手站起來,笑著說道︰“奴才帶著四阿哥出來轉轉,倒是沒想到會遇上側福晉,三阿哥瞧著又高了些呢。”

    听著耿格格提到兒子,李氏的神色緩了緩,“坐吧,這大冷天的要不是他非要吵著出來,哪里會在這里吹風。”說著就看了看四阿哥,“耿格格不是我說你,四阿哥這也太胖了些,小孩子太胖容易長不高。”

    耿格格︰……

    要不是讓人不對四阿哥有敵意,她何至于讓四阿哥吃的胖一些。

    再說四阿哥也不是很胖,只是比三阿哥稍胖一些罷了。

    壓著心里的不適,耿格格還要帶著笑與李氏周旋,圍著倆孩子說了些吉祥話,看著李氏的神色慢慢的緩和下來,耿格格這才把話題朝著自己想要的方向引去。35xs

    周嬤嬤不在,李氏的警惕心也沒那麼強,很容易的就被耿格格帶偏了。

    耿格格做出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府里的流言實在是太不堪,側福晉也該查一查才好,不能這麼放任下去。”

    李氏還不知道流言的事情,听了耿氏這麼說整個人都要炸了,“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都兩天了,側福晉不知道嗎?”耿氏一副小心翼翼又帶著幾分糾結的樣子,“奴才原以為側福晉知道的,真是……還請側福晉恕罪。”

    李氏哪里知道,這幾天為了李家的事情焦頭爛額,她想盡了辦法也沒能想到好的主意。

    今兒個李家來見她,她都沒敢見人。

    主子爺那里壓根見不到人,要讓她去听竹閣求溫氏幫著遞句話給主子爺,這比殺了她還難受,她是絕對不會去做的。

    如此一來,她心情不好,只怕是周嬤嬤听說了什麼,也不敢直接跟她說。

    李氏是性子直,但是她又不傻,這麼明顯的事情她看不出來?

    這分明就是福晉有意的!

    李氏瞧著耿格格手足無措的樣子,心里嗤笑一聲,嘴上卻說道︰“我不怪你,你跟我說說到底怎麼回事。我听說今兒個烏拉那拉家又來見福晉了?”

    耿格格面帶為難的猶豫一下,這才輕聲開口說道︰“奴才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說是有這回事兒。”

    說著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瞧了李氏一眼立刻轉開了目光。

    李氏一看,立刻說道︰“你也進府幾年了,我是什麼性子你知道的。你只管說就是,我不會怪你的。”

    耿格格還有些為難的樣子,低聲說道︰“不是奴才不說,而是奴才不知道怎麼說,畢竟是沒有根據的事情,這……這要是說錯了……”

    “說錯了也不怪你,你說。”李氏就覺得耿格格一定是知道點什麼,上回她在正院被為難,還是她難得發善心幫她解了一回圍。

    不然的話,以耿格格小心謹慎的性子,怎麼會無端端的跟自己說這些?

    這下好了,李氏自己腦補,連耿氏來跟她說悄悄話的理由都找好了。

    要是耿格格知道了,只怕是更無語了。

    先有大格格的婚事拿捏著李氏,現在又想利用戶部的事情再壓一頭,福晉這是要徹底的想要讓李氏不能翻身。

    李氏一旦道德上出現點瑕疵,幾個孩子自然不能讓她養著了。

    耿格格想了想,總結一下語言,就把自己的懷疑以委婉的方式說了一下。

    尤其是揣測福晉的心思說的極其的細致。

    溫側福晉只是讓她提醒一下李氏,但是李氏這樣的性子,如果沒有足夠的憤怒,是絕對不會跟福晉直接頂著來的。

    要麼不動,要麼就讓李氏跟福晉直接翻了臉。

    不然,這二人一旦還是以前那種局面,要是福晉知道她做點小動作為難她,李氏到時候也只會隔岸觀火。

    她自己就算了,但是她養著四阿哥,絕對不能讓四阿哥跟著她一起受罪。

    溫側福晉是會幫她,但是二人達成的默契,明面上是不會出手的。

    所以,耿格格想得更多,做得更多。

    耿格格這樣一說,李氏何止是氣炸了,听著耿格格的意思,福晉這是要把她打壓下去,想要接手自己幾個孩子?

    大格格在幾年就嫁出去了,二阿哥大了些記住些事情,但是三阿哥還小,養上一兩年只怕就不記得自己這個生母了。

    不出五年,她的幾個孩子,只怕是真的要在福晉手里壓制一輩子了。

    李氏又氣又怒差點緩不過氣來,福晉這一招實在是太狠了!

    為了大格格她忍了那麼久,結果呢?

    換來福晉這麼算計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