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四爺如國寶

作品:《清穿皇妃︰四爺,高抬貴手

    福晉要擺宴,四爺這個時候忽然說了要去莊子上住些日子,嗯,帶了溫格格。35xs

    別人都忙著替福晉待客,四爺只能帶上“閑人”出去了。

    溫馨歡快的收拾衣裳行囊,這次沒有討厭的人跟著,終于能好好的玩了。

    這一下子府里的人都懵了,完全沒想到四爺會突然要去莊子上,更沒想到唯一沒有差事的,先前還被人暗中笑話的溫格格,這會兒倒成了眾人羨慕嫉妒恨的那個了。

    正院里福晉跟東院里李氏會不會氣吐血溫馨不知道,反正她是挺開心的。

    被人打臉可不是個什麼好事情,現在四爺替她打回去,那種心情真是爽呆了。

    怎麼看四爺怎麼好,這人怎麼就能這麼好呢?

    瞧瞧這一巴掌打的理直氣壯,別人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坐上四爺的馬車,溫馨撲稜著小翅膀跟著四爺飛走了。

    福晉送走了四爺,神色略帶疲憊的回了正院。

    四爺怎麼就能這樣做!

    她不過是不用溫格格,又沒有苛待她,也值得四爺為了這事兒給她臉色看?

    溫格格就那麼好,難道一點委屈都不能受?

    “嬤嬤,這個溫氏……”這個溫氏不能留了,福晉只覺得心交力瘁的,這人比李氏危險多了。網om

    李氏當年得寵的時候,也沒見她能哄著四爺這麼縱著。

    利用四爺的手打她的臉,溫格格膽子太大了。

    羅嬤嬤聞言也是深有同感,“溫氏的確是心思狡詐,李側福晉當年不如她。”

    兩人心思相同,福晉就嘆口氣,“鈕祜祿氏那里用起來吧。”

    “是,想來鈕祜祿格格也願意的。”與其在府里過被人欺負的日子,能傍上福晉她怎麼會不樂意?

    福晉點頭,鈕祜祿氏這段日子並不好過,現在自己給她機會翻身,想來她也想清楚了跟著誰。

    鈕祜祿氏心機手段都不缺,用她來對付溫氏再合適不過了。

    “莊子上那邊可有自己人?”福晉問道。

    “之前那個溫泉莊子是有的,這回主子爺去的是另一處,人倒是有,就是是粗使的,不太能頂用。”

    “只要讓她打探著溫氏的行蹤就好,吩咐下去吧。”福晉揮揮手。

    “是。”羅嬤嬤轉身退了出去,親自去辦這事兒。

    溫馨坐著馬車跟著四爺一路到了莊子上,這個莊子比之前的那個溫泉莊子大多了,就在京郊的地方,背後靠著一座百余米的小山包,大片的山林連綿在一起,瞧著就神清氣爽的。

    溫馨開心起來,眼楮里都能冒出星星來。網om

    四爺看著她興奮地掀開簾子往外瞧,也不攔著她,心里卻想著帶著她出來就對了,這不就開心了。

    四爺提前送了信過來,這里早已經收拾妥當。

    四爺讓人把溫馨的箱籠直接送進了他的院子,溫馨有些意外,“這不太妥當吧?”

    “有什麼不妥的?”四爺反問道。

    溫馨卡殼,有什麼不妥的還用說嗎?

    能跟你住一院子的只有福晉啊,況且福晉也不能住,在這里福晉也有自己的院子啊。

    看著溫馨傻愣的樣子,四爺就笑了,“你是來伺候爺的,自然是要跟爺住在一起,有什麼不對?”

    這樣講也是沒錯,但是還是不合規矩。

    “你啊,平日里最沒規矩,這會兒偏又講起規矩來。”

    這能一樣嗎?

    她平日沒規矩的都是小事,這可不是小事兒,福晉知道了必然要剝她一層皮,這是挑戰福晉的尊嚴啊。

    四爺不會不知道,可是還是要這麼做,態度挺強硬。

    溫馨能怎麼辦?

    當然是開心的住進去,二人世界啊有沒有?

    至于福晉……

    溫馨覺得等見到福晉再說吧,她又不是班婕妤有卻輦之德。

    她就是最平凡不過的小女人。

    瞧著溫馨糾結了一小會兒,就開開心心的住進去了。

    四爺覺得自己瞎擔心了,瞧她適應的多好。

    四爺住的地方自然是這莊子上最大的院子,既然住了進來,溫馨也懶得再做樣子把自己的行禮搬到別的房間去,就直接讓人送去了正房。

    溫馨發了話,四爺也沒阻止,雲玲趙寶來等人連忙去收拾格格的行禮。那邊周牽也帶著翡翠碧璽收拾四爺的箱籠。

    屋子里沒有他們落腳的地兒,四爺索性牽著溫馨的手走出去。

    “咱們在四周逛逛。”

    “好啊好啊,去哪兒逛?”

    “你想看什麼?”

    “那就隨便走唄,走到哪兒看到哪兒。”

    “……好。”

    甦培盛帶著人遠遠地跟著,就看著前頭溫格格腳步輕快的都要飛起來,一點矜持都沒了,真是毫無儀態可言,偏四爺瞧著就是開心。

    甦培盛也是不懂,怎麼溫格格做什麼都是好的。

    溫馨哪里知道甦培盛的吐槽,遠遠地就看到田埂上佃農正在春種,遠處河流上架了水車挖了溝渠,能看得出這莊子上的莊頭對田地很上心。

    他們剛到一會兒,就看到一身泥土的莊頭遠遠地跪地請安,並不敢靠前。

    四爺讓甦培盛過去傳話,“讓他們忙自己的就好。”

    甦培盛去了,溫馨又看到那莊頭听了四爺的吩咐,又對著四爺的方向磕了頭,這才轉身快步走了。

    四爺這莊子是皇上賞的,以前是皇莊,規模還挺大的,兩人順著田埂走了好一會兒,也只是走出去不遠的地界。

    佃農是很辛苦的,耕種一年,也只能得個溫飽。

    溫馨細細打量了,這里的佃農氣色衣裳都還不錯,可見日子尚可。也能看得出來,四爺不是個苛刻之人,待自己門下的佃戶也是寬厚。

    走累了,兩人折回來往回走。

    溫馨看夠了風景,就開始鬧四爺,悄悄地借著袖子的遮掩去勾他的手。

    四爺就側頭看了溫馨一眼,神色莫名。

    溫馨卻不管哪個,她就當兩人出來度蜜月,難道還不能偷偷牽個手了?

    溫馨正想著自己再去勾一下,就感覺到四爺的大手把她的手包裹起來,抬頭看著前方,也不看她,就這麼往回走。

    溫馨眼尖,卻看到了四爺微紅的耳尖。

    哎喲,這是害羞了?

    真是千古奇觀啊。

    四爺越是這樣,溫馨越是去鬧他。

    臉紅的四爺啊,簡直是國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