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新格格

作品:《清穿皇妃︰四爺,高抬貴手

    溫馨不是個傻的,仔細一思量,就尷尬了。om

    四爺該不會以為她吃醋把自己氣病了吧?

    可是一大早的人都不見就給攆西院去了,溫馨實在是想不到別的理由啊。

    好尷尬。

    莫名其妙的就給自己安了一頂善妒的帽子。

    今日西安行宮那邊格外的熱鬧,青海和碩親王扎什巴圖爾、鄂爾多斯多羅郡王董羅布、松阿喇布等人,以及喀爾喀台吉、青海台吉等人來朝,一眾皇子都要隨侍在側。

    四爺說了,這次西巡到西安也差不多就到頭了,接下來就該是商議回京的事情,所以這些草原西北的部落首領才會趕著來西安朝見。

    據四爺估算,在西安至少也得呆個十幾天,所以她一點也不著急。

    晚上等溫馨都睡著了,四爺還沒回來。

    半夜里溫馨就感覺到身邊多了個人,迷迷糊糊的滾了過去,還帶著濃濃的酒氣,溫馨就半睡不醒的睜開眼楮。

    不等她說話呢,四爺就劈天蓋地的吻了下來,把她壓住了。

    不知道他興奮個什麼勁兒。

    第二天早上溫馨醒了,轉頭就看到了半坐著的四爺,還愣了一下。

    她已經感覺好久沒在早上看到四爺了。網om

    “醒了?可有哪里不舒服?”四爺輕咳一聲不太自在的問了一句。

    昨晚上酒喝多了,回來鬧了小格格折騰好久,忘了她還病著,四爺難得愧疚了。

    溫馨本來沒覺得什麼,但是四爺這麼曖昧的一問反而紅了臉。

    她算是知道了,四爺不僅悶騷,而且晚上劃船不用槳,全靠浪!

    兩人你看我,我看你都紅了臉,又子中擼 蘿安恢 澇趺疵娑運囊  饜砸還贍耘拷忱鎩br />
    四爺就悄悄地松口氣,小格格的臉紅的跟隻果一樣,偏偏那雙眼楮又黑又亮,他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感覺到四爺緊繃的身軀,才知道他也緊張著呢,溫馨一下子就笑了。

    這一笑,帳子里那古怪的氣氛頓時消失了。

    四爺就自在了。

    雖然還是沒說話,總覺得兩人之間更親近了些。

    “今日可好多了?”過了好一會兒,四爺回過神來就問溫馨的身體。

    “我就說了嘛沒大事,今日精神多了。”溫馨笑著回了一句,坐起身來更衣起身。

    四爺也跟著起來,“今日皇上要帶著諸皇子及善射侍衛去教場,怕是又要忙一天。”

    溫馨趿拉上鞋,拿過四爺的外衣給他穿上,聞言她就說道︰“那爺小心,刀槍無眼。網om”

    “嗯,無妨。”四爺抬起頭任由溫馨給他系上領扣,“左右爺不上場,看別人熱鬧就是。”

    外頭甦培盛等人早已經捧著盆帕等物,听著動靜魚貫進來服侍。

    等二人用完早膳,八爺順路來叫四爺倆人就急匆匆的走了,溫馨這里還沒想著今日怎麼打發時間,就有京城的信到了。

    是福晉寫給四爺的信。

    福晉這個人最是持重,行事謹慎,不是要緊的事情,也絕對不會送信來,難道是府里有什麼大事兒發生?

    溫馨一天都有些心神不寧的,想起留在太原府的耿氏,會不會跟耿氏有關系?

    應該不會,這才多久,福晉不可能知道耿氏在太原養病的事情。

    原想著四爺也會跟昨日一樣回來很晚,沒想到天剛黑就回來了。

    溫馨把人迎進來,就把京里福晉來信的事情說了,並把信拿出來遞了過去。

    四爺洗了手臉這才接過信,牽著溫馨坐下,就撕開了信封。

    溫馨小心翼翼的打量四爺的神色,可四爺這個人心思深,她看不出什麼,心里越發的有些緊張。

    四爺看完信,就看著溫馨神色略有些緊張,不由得笑道︰“怎麼了這是?”

    溫馨看著四爺還能笑出來,本能的松口氣,就道︰“我是有些擔心,福晉千里迢迢送信,怕是府里有什麼不妥當。”

    四爺就想起溫馨多思多想的性子,就道︰“沒什麼大事兒,府里一切都好,福晉只是報個平安。”

    至于福晉信里提及德妃娘娘,說明年給他選了個鈕祜祿氏大姓的格格進府,這樣的事情就不要先給溫馨說了。

    前頭才有幾個美人把她嚇病了,滿人格格的事情緩一緩再說吧。

    德妃娘娘覺得今年給的兩個格格都是漢軍旗,難免委屈了四爺,這才想著再給個滿族大姓的女子彌補一下。

    四爺對這些事情也不太上心,沒當回事兒。

    因著溫馨總愛多想,不想她一路上玩的不開心,索性就把事情壓下了。

    溫馨看著四爺雖神色如常,但是眼眸深處那一剎那的猶豫,還是讓她心里微微有些警惕。

    福晉信里必然是有事情的,但是四爺不跟她說,她就暗暗留了心。

    到了第二日,四爺離開之後,溫馨就讓趙寶來去王德海那里套話。

    上回西院幾個美人的事情,王德海在四爺跟前說的話,溫馨已經知道了,她倒是沒想到他居然會給自己使絆子,說起來自己可沒得罪過他。

    虧得她跟四爺這段時間有些情分,不然的話,王德海這話就能讓自己在四爺跟前落不了好。

    趙寶來回來得快,進來就低聲說道︰“……說是宮里娘娘給主子爺準備了滿族大姓的格格,但是具體情況還不清楚。”

    溫馨幾乎是立刻就想起一個人來。

    實在是太有名了,弘歷他娘啊。

    明年可不是鈕祜祿氏進四爺府的年份嘛。

    “格格?”雲玲有些擔心的看著發呆的主子,“您別擔心,主子爺心里有格格,任憑她是哪家來的,都不能漫過格格去。”

    呵呵,還真是不好意思,人家鈕祜祿氏才是笑到最後的大贏家。

    難怪四爺昨晚上不說,溫馨心里就有些難以言喻的感覺。

    四爺為什麼瞞著她?

    是覺得這樣的事情沒有必要跟自己說嗎?

    歸根究底,還是自己的分量太輕了。

    “耿格格那邊可有信送到西安來?”

    雲玲一愣,不知道格格為什麼這樣問,就搖搖頭,“奴婢不知,要不奴婢打听一下?”

    溫馨想想就點點頭。

    想來耿氏這段日子在太原府也應該不好過,兩人聯手總好過一人單打獨斗的好。

    福晉送信的舉動,讓溫馨嗅到了絲絲的危機迎面而來。